罗永浩认怂

新芽NewSeed邓一鸣2019-01-09 09:36事业线
这几天间或有网友晒出罗永浩拎着行李箱奔波的身影,这个胖子还在做也许是最后的努力和挣扎。

“罗永浩到底还行不行?”

在创办锤子科技的六年时间里,每一次锤子快完蛋的时候,这个问题就会被拎出来重新问一遍。

从去年10月接二连三的爆出裁员、欠薪、法人变更、讨债、资产冻结等负面消息之后,罗永浩反击了两三次,最近一次发声是1月15号将参加快如科技2019发布会,除此之外,一直怼天怼地的罗永浩彻底失声了。

1月7日,锤子科技的资产又因与立讯精密工业的买卖纠纷再次被冻结。这也是过去一个月内锤子遭遇的第三起资产冻结保全案。

“想买个锤子手机支持一下老罗,京东和锤子官网上扫荡了一圈,全都没货”,1月6日一位叫潘攀的“罗粉”无奈地告诉锌财经。

等待罗永浩的不仅仅是老罗的粉丝,还有被裁的员工和催债的供应商们。罗永浩和他的1600万粉丝似乎难以抵挡这一波又一波“催逼”的浪潮,锤子科技的大厦也摇摇欲坠。

在手机这门生意上,罗永浩的运气和时间不多了。

考砸了

去年下半年互联网考试考砸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戴威,另一个是罗永浩。

继2018年12月锤子被法院冻结财产和保全后,1月7日,锤子科技的资产又因与立讯精密工业的买卖纠纷再次被冻结。

再次把锤子和罗永浩推上风口浪尖。

最早把罗永浩拉到风暴眼里的是2018年10月16日财经网的报道,文章指出,15日,锤子科技成都分公司其中一处办公地点解散,锤子多条后路被堵,资金负担严重。

锤子科技当时回应称,传言不实,公司目前为加强技术团队研发实力,正进行北京、深圳、成都三地技术人员整合。二十天后,罗永浩在成都召开了一场“没有手机”的发布会。

之后,罗永浩一如既往地在微博上活跃,也许是早已习惯了站在风口浪尖,没想到这一次是山雨欲来。

11月7日,财经网爆出,多位熟悉锤子科技的人士透露,由于受内外环境的影响,锤子正在收缩成本,明年锤子可能不会再推出手机。《证券日报》报道称,锤子科技方面透露,公司的确有危机,但请给锤子时间。

11月13日,网易科技的一篇《锤子生死劫》更是支出锤子资金链极度紧张,并已经开启裁员,只剩40%员工。

这一篇报道彻底“激怒”了罗永浩,他很快就在微博上反击:“这是创业六年来见过最失实的报道,彻头彻尾的耍流氓”,并表示“会起诉的”。

对此,11月15日一位在此次裁员中被裁的知乎名为“不知道叫啥”的锤子前员工在知乎上证实,网易科技的《锤子生死劫》一文的情况基本属实,此次裁员并没有给员工任何准备,裁员当天通知员工,三天之内就办完离职手续,没有任何缓冲期。

近日,锌财经联系到这位叫王真的前员工,他告诉锌财经,锤子科技成都分部只留下一些客服人员,其他人员都已被裁,直到锌财经联系上他时,他还没收到上个月的工资。

然而,罗永浩的一张律师函并没有堵上众人的嘴。没等他起诉,锤子就被告上了法庭。

11月20日,酷派旗下子公司东莞宇龙通信就将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告上法庭,原因是拖欠了450万元左右的货款未结。

11月21日,当《证券日报》再次提及锤子科技无法发出工资时,罗永浩被逼急了,称锤子科技已经如期发过工资了,质疑《证券日报》锤子科技消息源的真实性,又曝出“证券日报的老板有一堆私生子”来转移视线。

再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欠薪、供应商讨债、法人变更、断货、寻求收购、资产冻结,几乎囊括了所有一家公司穷途末路的征兆。

没有任何回应,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罗永浩似乎异常地平静,外界只能从锤子和罗永浩周边的只言片语中知道,这家公司和这个人还在。

“希望锤子科技能有一个人站出来,告诉你们的支持者或者反对者发生了什么,怎么应对……让大家猜其实很难受的,无论如何,坦诚是褒义词吧。”

网友的质疑像是丢进了黑洞,没有得到丝毫回应,只有微博认证为锤子科技产品经理的朱海舟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我们在考试。

但是纷至而来的被裁员工的工资单、供应商的欠账单、用户待交付的订单,这一切都指向一点:罗永浩考砸了。

资金缺口无底洞

2018年12月19日,一群供应商员工举着横幅出现在锤子科技门前讨债,他们还自备了食物,从早上十点到达这里一守一天,直到晚上八点才离开。

这已经不是锤子第一次被供应商上门围堵了。据报道,早在2018年12月初,在锤子科技办公楼下就有数十人举着“锤子科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标语,想锤子科技讨要欠款。

锤子缺钱,从2012年创立至今,资金压力始终是锤子科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根据锤子科技投资方成都尼毕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书显示,2015年锤子科技全年亏损4.62亿元,2016年上半年又亏损了1.92亿;

“手机是红海,一两亿在手机行业压根什么都不算。手机是资本密集型行业,老罗做的事挑战太大,进的时点也不好,智能机大爆发机会没抓住,有些自不量力。”科技自媒体潘乱曾发表过对罗永浩和锤子科技的看法。

但是锤子也不是没有过钱。

据天眼查统计,从2012年成立至今,锤子科技共获得7轮共计22亿元。

锤子科技的钱都花到哪里了?造手机。

听起来,像一句正确的废话。但手机销量的惨淡是锤子一直没有打破的魔咒,除了一款坚果系列销量突破100万台外,根据公开数据,锤子科技六年发布7款手机,销量总计不足300万台,在动辄上亿销量的中国手机市场上,显得微不足道。

罗永浩对自己的手机一如既往的自信,“我们小厂商负责创新,大公司把我们抄的连底裤都不剩!”

但这种沾沾自喜的“创新”,消费者根本不买账。根据今日头条发布的《2018手机行业内容营销白皮书》,OPPO手机的品牌用户粘性最高,粉丝中同时又是手机用户的比例高达40.26%。

苹果、vivo、小米的粉丝粘度位于第二阵营,粉丝中同时是用户的比例均超过36%。

图片截自今日头条《2018手机行业内容营销白皮书》

而锤子,粉丝中同时又是用户的比例仅有5.04%,也就是说大约100个粉丝中只有5人会买锤子手机。

前手机行业资深分析师金迪也向锌财经表示,当前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更多的是通过软件来提供的服务,反向倒逼硬件革新。好的产品服务,是满足更多符合大众用户、给大众提供解决方案,而非为了进行差异化而改造或增加创新的产品卖点。

坚果手机从创立初期就针对技术达人类型的小众市场,小众市场的用户需求更新得更快,这就要求锤子科技有更强的反应能力与速度来应对。

但是锤子科技的研发和供应链的调配能力有限,无法及时回应用户的需求,制约了其自身发展。

“专注”有时候是个贬义词。尤其是你专注的东西没有形成核心竞争力的时候。

有网友曾问罗永浩,经历了这么多事,如果可以回到2012年,你还会不会选择做手机?“会,但不一定会六年的大部分精力都用来做手机。”罗永浩回复到。

现实摆在面前,罗永浩开始不断增加变现盈利的新项目。

除了已经基本沦为“笑话”的坚果TNT工作站、子弹短信,锤子开始呼吸净化器、行李箱、智能音箱、服饰等周边产品开始了一系列布局。

其中今年8月横空出世的子弹短信,罗永浩当时称是锤子投资的公司。几十家VC跟在屁股后面,一个礼拜不到1.5亿元的融资,一度让罗永浩以为自己又有希望了。后来财经网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子弹短信核心团队就是锤子科技,罗永浩卖力宣传为的就是短时间内拿到融资缓解锤子的资金压力。

但是,谁也没想到子弹短信这么快就黯淡下去了。

再后来闹出些动静的就是拉杆箱,这句“地平线8号旅行箱,为了野心和远方”的文案的后半句,罗永浩说,原本他是想写“为了钱和远方”,但是团队觉得太俗,就换成“野心”。

他的那句“我创业是为了改变世界,不是为了赚几个臭钱”似乎依然振聋发聩,但是现在罗永浩更需要的是钱。

据第一次财经报道,罗永浩近日已经先后接触过百度、华为、阿里、今日头条等方面寻求接盘,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生存还是毁灭?

找人、找钱、找方向,俗称的CEO必备三件套,罗永浩前面两样都不占。

罗永浩曾公开表示,自己在融资上不太擅长。2016年在接受GQ中国采访时,罗永浩表示,“人家跟我说资金很紧张了,我就继续加紧找钱。”

这应该是拖垮锤子科技根本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就是聚人,短短六年,锤子经历两任CTO轮替,2016年前荣耀销售副总裁李开新也来了,但只待了一周左右便匆匆离开。据腾讯《深网》报道,李开新一来就和罗永浩拍桌子吵起来了,因为罗永浩之前告诉李开新锤子融资了3亿,但李开新入职之后发现根本没这事,“觉得自己被骗了”。

整点科技主编董晓龙告诉锌财经,锤子科技的问题在于,这家创业公司除了罗永浩这个一号人物,再也没有二号人物、三号人物了,比不上雷军身边有一批得力干将。

“公司那么多的副总裁没有一个敢拍板做主的,哪怕一个特别小的事儿都需要老罗定。”锤子科技的前员工王真向锌财经透露,自己是抱着极大的热情加入锤子科技的,但是这家公司的做事风格比较流氓,所以很失望。

罗永浩的嘴炮一向打得很漂亮,早些年没进入手机圈就把圈里的大佬们批评个遍,说雷军土,说黄章笨,到2014年与ZEALER创始人王自如互联网史“第一约架”。

高调不是错,但是至今没有捧出一款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和销量,连着投资人对罗永浩的信任也几乎透支干净,锤子科技的最后一笔融资还停留在2017年8月,成都市政府6亿人民币领投,锤子获得10亿人民币的战略融资。

在冷静的投资者眼中,手机市场的洗牌已成定局,小品牌很难翻盘,把钱交给一个得不到广泛市场认可、表现一直较差的公司是不理智的。

早些年罗永浩还吃过供应商的亏,当产品研发出来,锤子科技又在研发、生产、供货平均比竞品晚4—6个月。对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罗永浩自称有“社交恐惧”在创业初期几乎不见供应商。在得知小米手机的创始人雷军每年例行拜访过中等层级以上的供应商后,他才重视起来。

这几天间或有网友晒出罗永浩拎着行李箱奔波的身影,这个胖子还在做也许是最后的努力和挣扎。

把时间拨回到2018年10月23日,雷军和罗永浩同时出席黑鲨游戏手机发布会,当时二人还坐在一张桌子上喝酒,就在外界以为罗永浩要为锤子找到出路时。转眼二十五天后的11月19日,小米宣布和美图达成合作,雷军和吴欣鸿分别发微博高调“认爱”。

而彼时的罗永浩,还在忙着和证券日报在微博上撕逼。

这些年,罗永浩重新定义了很多东西,唯独没有重新定义他自己。

1月11日,记录了包括罗永浩、戴威、Papi酱等14位创业者创业历程的纪录片《燃点》即将上映,这部纪录片的导演关琇曾说,她是为了记录正在发生的创业史才拍摄这部纪录片的,创业就要“燃”起来,尤其是在这么冷的冬天,不燃,肯定没戏。

锤子科技,还能燃起来吗?

*本文作者邓一鸣,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