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星的男人们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刘小土2019-01-10 09:32事业线
随着我国文艺工作者不懈的努力和少女们颜值的与日俱增,男粉群体正在迅速崛起。

很长一段时间,直男都是站在追星的对立面的。比如2018年的网络盛事:虎扑直男大战吴亦凡。

然而,随着我国文艺工作者不懈的努力和少女们颜值的与日俱增,男粉群体正在迅速崛起。他们再也不是硬糖君当年嘲笑的“无价值用户”,虽然顶不起半边天,好歹有1/3天顶顶。

选秀节目火爆、饭圈文化繁荣,过去一年,硬糖君身边曾经对追星嗤之以鼻的男同胞,纷纷在真香定律面前败下阵来。他们从吃瓜群众转入粉丝阵营,乃至彻底融进饭圈文化,武装起了应援N件套。

并不是说以前就没有男生追星。但过去那种男性追星,在如今的饭圈文化里,是领不到“粉籍”的。

旧版男粉丝以路人粉、白嫖党居多。他们的爱往往止于颜值,或者是标榜自我喜好的符号,很少深挖明星的才华、人格魅力等,也难以形成极强的情感投射。除了48系粉丝,他们也极少为自家偶像做数据、撕资源、参与日常应援。

2018年3月,全体宅男的“老婆”新垣结衣电影在内地上映,票房惨败。当时就有“老婆叫得勤,掏钱不上心”“宅男们,咋不给gakki老婆包场”的调侃。男粉无价值,也是硬糖君曾经做出的判断,甚至为此担忧过当时还在预热的《创造101》。

但硬糖君还是误判了饭圈文化的感染力。随着李一桐、杨超越们的走红,虎扑长安、NGA村民在娱乐圈的存在感不断加强,甚至也开始掀起声势浩大的粉丝战事,男粉的价值有待重估。

当男人追星,他们都在怎么想、怎么做?硬糖君和几位男粉聊了聊。相较女粉,他们的追星心理、应援策略以及所遇难题都明显不同,极具性别特征。

追星,真香啊

“我只能抽出半小时的时间,你想问啥抓紧。” 不然(化名)说话间,把应援手幅放在桌上。

眼前这幕,用“魔幻现实”四字形容最为贴切。想当初,鹿晗关晓彤公布恋情,一位鹿晗女粉在我们共同的群里甩出大量免费赠送的鹿晗应援物品。

“代言产品我们帮忙内销下,手幅、写真和灯牌什么的,你就权当交了智商税吧。”这话正是出自不然。那时的他还完全无法理解应援行为,将此视为“吃饱撑得”。

如今,不然对此矢口否认,还为自己的“黑历史”辩护。他表示以前不追星,是因为无法体会迷妹们的快乐,加上听过一些脑残粉的无聊行为,让他愈发抵触这种“堕落文化”。

直播开启了不然的追星之路。他的偶像是位直播网红,如今正向明星转型,参加过几档综艺,有一定的关注度。采访当日,不然正准备前往录制现场,为她举灯牌打call。

在不然看来,男生并非没有追星基因,而是缺乏培养粉丝情怀的土壤。他们不像女生,对电视剧、综艺、访谈等节目兴趣十足,可以消耗大量时间、情感寻找对口偶像,也能通过与同性朋友分享和八卦获取追星快感。

“我几乎不追剧,也不怎么八卦,周围的兄弟也都是看脸粉人,很难做到真情实意。”不然解释道。

不过,喜欢玩游戏、听歌的男性用户,倒是常在女主播身上花费大量时间、精力,不然也是如此。当付出的时间金钱达到一定程度,不然对主播的情感悄然发生变化,从兴趣型围观群众变成了边缘粉丝。

“之前也没觉得自己是粉丝,给她掏钱更多是顾客心理,她唱歌我付费,捧个场嘛。后来朋友带我去看了次她的录制现场,周围有人喊名字啊、晃灯牌什么的,那种体验很不同。原来还可以这样玩,特别解压,感受到了粉丝的力量和快乐。”不然说。

接下去就是最常见的粉丝成长路了。这位网红女主播进入大众视野后,数度卷入舆论风暴。当她饱受非议时,在“保护所爱”的心理驱动下,不然开始为她控评反黑,制作能提升路人缘的视频素材,正式成为了一名标准粉丝。

不然的追星经历,是众多男生转粉的真实写照。他们一旦找到追星入口和同伴,情感便会得到释放,迅速融入粉丝阵营,“虎扑长安”就是典型。

所谓虎扑长安,出自《媚者无疆》。李一桐饰演的女主晚媚,剧中官配名为长安。该剧播出期间,虎扑论坛中李一桐的男粉便自诩“虎扑长安”,用此身份为偶像展开弹幕应援,对抗吃瓜群众的吐槽攻击。

虎扑女神李一桐,因饰演《新射雕英雄传》中的黄蓉在虎扑影视区走红。金庸剧在虎扑群体的怀旧好感、李一桐的长相、黄蓉的人设,均深合直男口味,很快就获封女神。因剧入粉籍的虎扑用户起初在影视圈为偶像盖楼,而后也展开了线上控评、线下应援等活动。

男粉的内斗日常

女性追星,姐姐粉、女友粉、妈妈粉、事业粉应有尽有。而男人追星,老婆粉几乎可以囊括全部。单一、重合的身份标签也导致他们在追星途中障碍重重,无法为偶像应援大展拳脚。

《创造101》播出后,杨超越就点燃了中年男子的追星欲望。而撬动增量市场的同时,也孕育出一个“尴尬”的粉丝群体。

叔辈没地位。你想想,我要去见面会喊‘超超越越,爸爸爱你’,大概会被保安请出去。”木子(化名)“控诉”道。

他已不是第一个在硬糖君面前吐槽处境尴尬的男粉。确实啊,已婚妇女尚能喊小哥哥们老公。可已婚男人若胆敢如此,势必会遭受妻子的灵魂拷问以及世人写满“变态”二字的眼神杀。

老牌游戏玩家社区NGA曾做过杨超越粉丝年龄调查,不少人自曝年过30。46层楼算下来,这里的杨超越男粉平均年龄37岁,与木子所在粉丝群统计结果相差无几。想想也是,玩《魔兽世界》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不服老不行啊。

年龄层偏高,而且在家庭、事业上有束缚,注定了高龄男粉无法时刻奋战在追星前线。不过,硬糖君在采访过程中发现,这些并没有影响到男粉追星日常的丰富和趣味。

通常女性粉上同个爱豆,天下姐妹便成一家,她们集体抱团斡旋于对家、黑粉和路人间,围绕偶像人气出圈和商业价值展开活动。男粉则不然,他们很少为“谁家爱豆最厉害”论辩,倒是在“同一爱豆麾下哪群粉丝最给力”上纠缠颇多,经常引发粉丝组织间的内斗。

此前,网上流传过一张8大互联网社区中杨超越粉丝眼中的对方与自己的图片,很好地反映了男粉的追星心理:除了“我们”粉群,别的都是弱鸡。

木子表示,当初#虎扑直男评价杨超越#的话题上热搜,就彻底引爆了各平台粉丝间的矛盾。多个杨超越粉群就“谁才是真爱”展开了激烈论辩,相应板块瞬间屠屏。

“虎扑凭啥上热搜,让超越妹妹挤在《创造101》的自建板块。我大NGA可是有她的专区,这才够牌面!”木子表示不服。

有趣的是,女粉丝为了彰显自己爱豆实力,经常变着法得跟对家比,百度指数、封面数量以及各种榜单,衡量指标千奇百怪。这种作战方式,在男粉内斗上同样适用,NGA要比牌面、虎扑要比人气、贴吧要比指数……总之,谁也不服谁! 

现场应援也就成了各家必争的舞台。虎扑男粉曾凭借着特色手幅、应援服,在杨超越录制综艺的现场脱颖而出。

“别问!再问杨超越”的沙雕口号配上蹦迪式应援,虎扑男粉们瞬间成为全场焦点和快乐源泉。相关视频传至网上,赢得了“追星boy真可爱”的点赞。

随后,NGA的“yu bie diu”应援手幅也受到好评。“鱼别丢”源自NGA的经典老梗,完美表达了粉丝永相随以及期待超越妹妹不忘初心的希冀,心机十足。“如何客观评价杨超越NGA后援会的应援语:yu bie diu”还一度登上知乎热搜榜。

女粉对外斗,男粉对内斗。女粉力证“我的偶像是最好的”,男粉则要争抢“我对偶像是最好的”。差异的追星方式充分诠释了男女的不同心理,要抓住和利用好这样的男粉心理,业内人士还需“因材施教”。

我们不是饭圈!

虽说不同平台的男粉暗自较量,但他们对自己却有一个相同的定位:我们追星不搞饭圈那套!

在NGA的个人版面,“本版和饭圈无关,请不要带入饭圈规则”的要求放在显眼位置。虎扑直男更是数次发起反饭圈战争,以对撕吴亦凡粉丝的战役走向大众视野。

然而,这些自以为遗世独立、冷静清醒、与众不同的男粉们,其实早就在复制相同的饭圈路径。

首先,在反黑控评这件事上,大家思路没有什么不同。《媚者无疆》播出期间,虎扑长安推出了《反黑行动组特别条例》,为女神李一桐组织反黑控评。

当虎扑直男嘲笑吴亦凡粉丝的饭圈文化,其实也早已将其照搬给自己的“女神”。

条例中要求粉丝们在晚媚(李一桐饰)受到危险、打击时在弹幕中予以支援;遇到投票、线下活动,抱团应援;李一桐被攻击时,冷静处理,及时将对方ID和惯用手段告知其他虎扑长安,共同抵制黑子。

嘴上说着自己不是饭圈人,身体确很诚实啊老铁。这些条例几乎完全照搬流量鲜肉的粉丝控评法,人家饭圈倒是没和你们收“版权费”呢。

其次,直男粉们以前无法理解迷妹“为偶像砸钱”的想法,甚至将粉丝经济等同于智商税。如今,他们也在发帖咨询“买了写真集藏哪里?”“要去见面会,怎么瞒过老婆”“怎样搞到活动名额”。

不过有些不同的是,女粉花钱的目的主要是自我享乐和服务偶像。大多数情况下,她们是为了爱豆的成绩买单,因此消费类别五花八门:专辑、代言产品、活动门票应有尽有,堪称大爱无边。

而男生追星往往更追求个人体验,按需消费。站姐西鸦(化名)告诉硬糖君,曾有男粉花大价钱雇她代拍偶像照片。而有次集资应援,她去这位金主那里拉赞助,却遭无情拒绝。

“其实也不是抠,这不是要攒钱还房贷呢。”木子解释道。“但我努力搞小金库,养好老婆再养爱豆。”

工作是不得不忍受的事,娱乐才是生活的主题。当男性为偶像掏钱的习惯也在不断养成, 这可是粉丝经济的蓝海啊,大家抓紧上!

*本文作者刘小土,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