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罗森、山海蓝图“瓜分”全时,“最像7-11的本土便利店”不复存在

罗森、山海蓝图“瓜分”全时,“最像7-11的本土便利店”不复存在

新芽NewSeedquinn2019-02-26 10:51事业线
这个乘着资本春风而起的行业,如今却极易被资本反噬而去,国内便利店的曙光其实还远未到来。

“‘OurHours全时’账号迁移改名为‘北京OurHours全时便利店’,账号主体由北京全时叁陆伍连锁便利店有限公司更改为北京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

2月22日下午,OurHours全时便利店微信公众号发出这样一则通知,间接证明了全时北京、天津、成都公司确实已被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收购。

与此同时,于今年1月传出的罗森收购全时部分区域便利店的消息,也在近日得到了罗森相关负责人的证实。罗森(中国)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副总裁张晟向媒体表示,罗森的确在今年1月接手了全时便利店华东、重庆两地共94家便利店,至于具体交易金额暂不方便透露。

就这样,曾经拥有着近800家门店、被誉为“最像7-11的本土便利店”全时便利店,在由于资金危机陷入闭店潮苦苦支撑之后,终得以两种不同的身份继续下去。

全时的巅峰来去匆匆

据官网介绍,OurHours全时成立于2011年,定位为便利连锁智慧零售企业,旗下有全时便利、全时生活、全时MINI三大业态,布局中国西南、华南、华中、华东、华北五大区域。

从成立之初,全时就对标7-11在北京市场发展,之后还吸收了部分加盟、翻牌夫妻店等店型,门店数始终保持在300家左右。2017年底,全时便利启动“百城百万”计划,号称要投资百亿元、五年覆盖“100个城市,100万个终端”。

而作为全时发展的第一重点城市,北京市的全时便利店截止2018年11月达到了400余家,打破了外资便利店在北京地区垄断态势,成为该地区的头部便利连锁品牌。短短七年时间就达到此量级,其扩张速度不可谓不迅猛。

而全时的扩张,也依赖于其彼时正处于中国便利店最好的时代。

在电商发展的挤压下,超市和百货店等线下业态销售额近年表现不佳,一度出现负增长的现象,而便利店业态整体在销售额和新开店数在近年均保持了一个良好的增长。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18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相比2016年,便利店行业增速达23%,门店数量突破了10万家,市场规模已超过1900亿元,开店数量及同店销售双双增长。

新芽NewSeed(微信ID:pelink)根据网络公开数据不完全整理,从2017年至今,便利店行业融资事件超过70起,至少100亿元资金涌入,行业估值仍在水涨船高。

激进的扩张背后,也隐藏着巨大的资金危机,全时便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全时便利高速拓店,意味着要在多个城市承担预亏压力。以单店150万元左右的开业成本估算,全时便利在一年间新开数百家门店,加上进驻当地市场所需的后台管理公司,物流仓储等成本,全时便利资金链压力可以想见。

偏偏在此时,全时背后的大股东复华控股陷入了P2P爆雷危机。根据资料显示,复华控股主要从事地产、金融、环保、零售四大产业,其现金流主要来源于通过旗下资管公司发布私募产品以及P2P,主要有恒银中嘉、海象理财、复华投资和复华资产四个平台。

而海象理财大多数标的均为公司借款,其中一部分流向了复华控股旗下自己的项目,涉嫌高杠杆自融。从去年8月开始,P2P项目“海象理财”爆出兑付困难,复华控股随即陷入资金链危机,总部及各地分公司欠薪、裁员的消息不绝于耳,由此也将全时拖入泥沼之中。

失去了内部输血的全时,资金链于去年年底同样陷入紧张。多数门店都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导致被供应商断货,缺货率高达70%左右。一些加盟店每月需付五、六万元的房租,但在没有商品可以销售的情况下,日销只能达到4000元左右,不得不自行采购货物。

除此之外,一些门店还逼迫员工自行购买店内商品,如不听从还会进行变相裁员。闭店潮也随之而来,一些已经大面积缺货的门店在租约到期前提前关闭,仅丰台片区两个月就关掉了5家店。

全时苦心经营的便利店零售“王国”轰然倒塌……

罗森、山海蓝图各取所需

其实此次山海蓝图对于全时门店的收购在2月初已经曝出消息,还闹出一则乌龙。

当时有媒体报道称,全时便利店已经被雀巢旗下的银鹭集团所收购。随后雀巢方面就发表了声明,表示公司控股的是厦门银鹭食品集团有限公司,山海蓝图与厦门银鹭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联,否认了雀巢借道旗下银鹭集团收购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天津、成都所有门店的传言。

但这一纸声明却让真正的收购方浮出水面,即山海蓝图。经过查询,北京、天津和成都全时便利都在2019年1月新注册了微信公众号,账号主体分别为“北京、天津、程度山海蓝图商业有限公司”。

这三地的山海蓝图实际控制人皆为蔡学彦,而蔡学彦正是厦门银鹭进出口有限公司(银鹭集团全资子公司)的法人,也是银鹭食品的创始人之一,这或许正是外界误认为是雀巢收购的原因。

在山海蓝图收购的这些门店中,北京地区的数量为400多家,占比最高但受资金危机影响也最严重。据资料显示,自去年11月以来,全时便利店在北京关店约90家;截至2月13日,全时在北京的店铺还有320家左右,也就是说关店比例超过20%。

虽然北京门店负债情况较为复杂,资产质量情况以及收购后的整合风险都不可预测,但其还具有一定的市场价值和品牌效应,这应该也是山海蓝图对全时的看中之处,从三地新成立的公司仍保留了“全时”这一名称也可看出。

而罗森对于全时另外两个地区门店的接手,用店铺转让来说更为准确一些,因为此次交易并不涉及资本关系、控股关系、团队接收以及债权债务对接这四方面,仅是接收了门店、设备和部分自愿加入的员工。据了解,罗森对于这94家全时门店的改造换装工作已于年前开始,预计将于今年3月完成。

至于罗森接手的原因,张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基于三点考量:一是与罗森现有门店的互补性;二是与罗森自己开店的成本对比;三是与罗森战略重点的吻合程度。总的来说,就是全时与罗森具有较好的战略互补性。

从罗森本身来说,其中国区计划2020年达到3000家以上门店,2025年向着全国10000家门店的规模布局。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月18日罗森中国已宣布门店数突破2000家,其中,华东市场是罗森门店数占比达61%的第一要地,上海市、浙江省、江苏省门店数超过1220家;罗森重庆市场门店数则为207家。。

而通过接手全时这94家门店,可以持续提升罗森华东区域市场的覆盖密度,冲出多家友商的“围剿”,从而实现华东区域整体领先,以及巩固在重庆地区的发展基础,扩大在该地区的门店覆盖密度。

总而言之,这两家公司对于全时的接手,应该算是各取所需。

结语

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曾表示,便利店是一种运营成本极高的零售业态。“便利店看似经营简单,实际上这一行业成本控制的难度要远高于其他零售业态。如果企业内部成本管控失效、供应量管理不完善,加之产品品牌购买频率低、跟不上市场需求变化的脚步,便利店想要盈利是非常困难的。”

的确,房租成本、采购成本、人工成本这些都是便利店经营者所不能忽视的,尽管便利店的平均价格比传统超市高15%、毛利率多在20%~30%,但净利率却难超5%。即使强如7-11这类国际便利连锁品牌,从2004年进入北京市场,到2017年才弥补了累计亏损,进入纯盈利状态。

这个乘着资本春风而起的行业,如今却极易被资本反噬而去,国内便利店的曙光其实还远未到来。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