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盈利35亿,刘强东回归后的京东能否"二次崛起"

网易科技一橙2019-03-01 13:33事业线
随着零售业务规模和品类的增长、精细化运营的深入,京东在供应链上的规模效应和管理效率的优势正在逐步凸显。

2月28日晚,京东集团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及2018年全年财报。

报告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净收入为1348亿元,同比增长22.4%。2018年全年净收入为4620亿元,同比增长27.5%。2018年全年净服务收入为459亿元,同比增长50.5%。

2018年京东第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持续经营业务净亏损为48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9亿元。2018年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持续经营业务净亏损为25亿元,2017年全年为净利润1.168亿元。

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Non-GAAP),2018年第四季度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为7.499亿元,实现连续12个季度的盈利。2018年全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持续经营业务净利润为35亿元,去年全年为50亿元。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东过去12个月的活跃用户数为3.053亿,去年同期活跃用户数为2.925亿。京东2018年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季度活跃用户数同比分别增长20%和22%。

受财报影响,京东股价盘前大涨6%。

亮点|核心业务持续增长

此次财报的最大亮点之一,即是京东的核心业务稳定,并保持着有质量的增长。

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京东商城的经营利润率为1.1%,去年同期为0.6%。2018年全年京东商城的经营利润率为1.6%,2017年全年为1.4%。

可以看到,随着零售业务规模和品类的增长、精细化运营的深入,京东在供应链上的规模效应和管理效率的优势正在逐步凸显,过去三年间,京东商城的经营利润率从2015年的0.1%提升到2018年的1.6%。

2天前,京东商城升级为京东零售子集团,商业模式上将从开放式货架向全零售形态转变,目标实现企业、家庭、男性,女性、高线城市人群和低线城市人等目标用户的全覆盖。

京东立志打赢的全品类战役,在这次财报中初现光芒。在非电品类,京东在2018年的收入增速达到了42%,高于行业同品类增速。

这些成绩也让刘强东感到欣慰,他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京东在核心品类的销售收入增速持续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京东在技术上的投入提升了用户体验,大大提高了运营效率。随着京东推进‘无界零售’战略,我们将致力于优化公司各项业务的资源,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另一个亮点则是京东随着零售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开放,京东集团2018年物流及其他服务收入同比大幅增长了142%,由此带动了2018年全年净服务收入达到459亿元,同比增长50.5%,占整体净收入的比例接近10%。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京东在全国运营超过550个大型仓库,总面积约为1200万平方米。

包括物流收入在内的净服务收入的快速增长,不仅为京东整体财报打了辅助,还表明京东无界零售的布局已经从孵化期走向了发展期。

财报中还有一条消息值得注意,京东已与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合作共同成立了京东物流地产核心基金,京东承诺认缴该基金20%的份额并担任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和资产管理人。预计该基金未来管理的资产规模约109亿元人民币,基金将从京东收购部分现代化物流仓储基础设施且京东将继续租用这些基础设施。

这意味着,这次交易将帮助京东进一步释放京东物流地产这些资产的价值。

疲软|上市以来最“累”一年

京东曾长时间顶着“亏损王”的帽子,直到2016年才开始盈利,到2018年的第四季度,更是创下了连续十二个季度盈利的记录。

但如今大家的关注点则转向它营收增速的放缓。京东的营收跟净利润确实有增长,但增速却几个季度持续下滑,尤其是活跃用户的增长已经越来越慢。

京东零售子集团CEO徐雷曾坦言,过去的一年大家的感受都是“累”。他提到,2018年可以说是京东历史上内外部环境变化最剧烈的一年,在经历了十几年的高速增长之后,商城进入到了一个大变局时期,各种不确定的状况突如其来。

去年京东的确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刘强东自去年8月底以来的“缺席”,让这艘巨轮风雨飘摇。拥有十几万员工的京东集团,从此不再从容。

2017年初,京东一度与百度的市值相差不到几亿美元,差一点把BAT中的B替换成J。但目前京东较去年年初的最高点719亿美元,市值已经腰斩,跌了超过300个亿。

从市值排名看,京东距离第一阵营互联网巨头拉开了较大距离,成立三年的拼多多和其只差了半个身位。例如,今年1月24日两者市值差距一度不到2亿美元,紧接着京东25日大涨近7%,才暂缓了市值被拼多多反超的“危机”。

作为手持公司80%投票权的灵魂人物,刘强东的“明尼苏达事件”无疑是一切的导火索。但其实从去年年中开始,投资人对京东就逐渐失去了耐心,原因是逐渐疲软的业绩表现。

8月16日,京东发布了截至6月30日的2018财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京东第二季度净营收为12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1.2%,为上市以来的最低增速。营收、净利润等核心数据的乏力表现,在当天导致京东股价大幅波动,最终收跌1.21%。

京东CFO黄宣德在当天回答分析师提问时表示,疲软原因主要是季节性因素的影响。“今年6.18促销之后的季节性影响要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强,整个市场环境对部分品类的影响尤其大。”另一面是大动作投资损害了公司盈利,黄宣德将2018年称为公司物流部门的“投资年”,旨在建造更多的仓库、获得新技术,但这种大规模线下扩张能否带来更多的利润,这也需要更为漫长的时间。

此时就有媒体发现,作为京东集团上市前重要股东,高瓴资本已经退出了京东主要股东行列。

截止2017年2月28日,高瓴资本还持有京东6.8%的股权,拥有1.6%的投票权,但2018年其就不再在主要股东行列。一周前有媒体报道提及,高瓴资本Q4继续减持了京东,转而增持拼多多,重仓爱奇艺

未来|二次崛起是否存在希望?

危中有机。

京东仍没有脱离互联网的中心舞台。2018年,京东集团用于技术研发上的投入达到了12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幅82.6%。

去年双11大促,根据京东官方数据统计,京东商城在此次双11全球好物节期间累计下单金额达到1354亿元,比去年同比增长25.7%。紧接着京东集团发布了Q3财报,业务净利润3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同期同比增长200% 。GMV同比增长30%,达3948亿元。

彼时“明尼苏达事件”风波未平,刘强东就赶来为公司卖力站台,并谈及了2019年的增长策略——追求技术红利。

随着成为“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的战略确立,京东全面开启了从“科技零售”到“零售科技”的转型。“2018年集团对研发投入非常高,前9个月,我们的研发投入同比增长88%,这还不包括京东数科的研发投入。这主要是因为集团增加了很多研发项目,经过这一年多的研究,我们对很多项目也看得非常清楚了。”刘强东谈到。

他还做下了保证,2019年京东集团的净利润率的表现也会好于今年;在增长上,会保持高于行业的增速,继续增加市场份额;在现金流上也会有大幅的改善。

京东集团由内而外释放了一种强烈的信号:积极求变、主动求变。

今年1月,徐雷就曾提到在全新的挑战和残酷的竞争中,京东商城将迎接四个变化:从单纯追求数字,到追求有质量增长的变化;从单纯以货为中心,到以客户为中心的变化;从纵向垂直一体化的组织架构,到积木化前中后台的变化;从创造数字到创造价值的人才激励导向的变化。

核心业务除了电商以外,京东在金融和物流业务上也在积极开发新业务,而不是固步自封。

去年11月,京东金融品牌升级为京东数字科技,相继披露了其在数字城市、数字农牧、数字营销等领域的布局。紧接着,京东物流也推出了建设全球智能供应链基础网络的宏大计划,2018年京东快递开始进入常规快递行业。

更值得注意的是,在上周末举行的京东集团开年大会上,京东宣布2019年将末位淘汰10%的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集团内部人士表示,京东所作出的这个决策,是经过了深刻的内部反思之后,为了解决目前企业所存在的各种组织问题,以重拾创业精神和初心的一种举措。

目前,京东集团已成为一家包含零售、物流、技术、物流地产、保险以及海外等九大业务板块的综合零售平台和零售基础设施服务商,2018年专利申请量已超过3407件。随着NeuHub、智臻链、京鱼座等京东技术开放平台迅速成长,在满足自身应用的同时积极完成着数字化转型升级。

寒冬之下,本就更适合积极布局,弥补短板。

2019年的京东是否能达成刘强东的承诺,实现二次崛起,目前来看并非没有希望。

*本文作者一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网易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