咋咋呼呼的马桶MT、聊天宝、多闪,为何这么快没声了?

刘旷刘旷公众号2019-03-08 09:06事业线
微信除了社交,还包括了支付、交通、资讯等延展功能,特别是如今发展火热的小程序,小程序的应用便捷程度甚至盖过了APP的风头。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微信依旧会稳坐社交第一的交椅。

东汉末年,太师董卓把持朝政,凶狠专横,各诸侯便带兵讨伐董卓。董卓派华雄迎战,不料被关羽杀之,之后派吕布迎战。有着“人中吕布,马中赤兔”之称的吕布连斩盟军数将,气焰嚣张。危急之下,公孙赞率领刘备、关羽、张飞兄弟三人迎战,吕布虽勇,但难以一敌三,最终战败,落魄逃回虎牢关。

这是《三国演义》中最经典的“三英战吕布”情节。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2019年1月15日,马桶MT、多闪、聊天宝相继发布,略有三英战吕布的意思。有趣的是,观摩了俩月,2019年的“三英战吕布”与名著中的“三英战吕布”有些偏差,虽“天下苦微信久矣”,但马桶MT、聊天宝、多闪这三英未能形成气候,反而是被微信逐个封杀。

马桶MT:被扼杀在摇篮里

云歌智能旗下的匿名社交产品马桶MT在1月14日就已经开始在圈子里传开。据悉当天就有不少用户在马桶官网上下载企业版的马桶MT。但同时也出现了不少状况,见下图。

第一张图为马桶MT官网链接在微信内被终止页面访问,第二张图为其好友邀请短信遭遇腾讯大王卡封杀。对于微信毫不留情的封杀,王欣连发了三条微博,语气也由最开始的挑衅、到惊愕、再到慌张,错综复杂。

再者,观察第三张截图,截图的内容中提到了“涉黄”二字,不少人认为此次马桶MT或难逃打擦边球的嫌疑。也就是说,马桶MT自己都无法做到严监管,法律那关都过不去,如何谈定位匿名社交?最终还可能会成为非法利用的棋子。

相关媒体报道,马桶MT的一小时匿名群聊中,该功能限定了一小时结束后对话框里面的内容自动消失,不法用户恰好利用这一点,在这一小时的时间里散播一些灰色的敏感话题,导致了整个匿名社交氛围负能量化。

不过,实际上在马桶MT在内测之前就已经向微信示好,但作用并不大。或者可以假想,是不是腾讯早就想到了马桶MT会被不法分子利用?马化腾也曾在微信评论中提到,“负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的,没的说。”

1月15日马桶MT官方APP正式上线时,其APP内注册页面一直显示手机短信验证码错误的状况,导致了新用户无法注册。所以这也是导致马桶MT前期用户基数薄弱的关键原因。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马桶MT的危机公关又接着出现。

1月18日,王欣在微博痛斥有人“通宵骗钱”,冒充MT官方人员欺骗用户称,只需要给钱就可以开通“匿名私聊”。都知道,马桶MT此前只有匿名群聊,这就为不法分子提供了欺骗的名目。

但是反过来马桶MT团队是否应该想想,事件的本质根本不在匿名群聊还是匿名私聊上,而是部分用户,或者说不法企图者为何会对匿名私聊如此感兴趣,甚至愿意为此付费?其实背后逻辑很简单,羊毛出在羊身上,说到底还是马桶MT产品本身设计的原因。

扣上了“匿名”的帽子后,部分用户以为在这张匿名的网下不需要负责,故此肆无忌惮,这就容易滋生不良话题的群组出现,从而刺激了匿名情况下人性暗黑面的出现。也为此,今年2月份中国国家网信办连续约谈了微信 7.0 版、聊天宝、马桶 MT、多闪等四款社交类新功能新应用企业负责人,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表示,互联网企业应强化安全和法治意识,依法依规经营,确保网络空间清朗。

所以说,就算没有微信的封杀,马桶MT也躲不过监管部门的监管。在人性放纵的社区氛围下麻烦不断,匿名社交路甚是难走。而且其至今未能在IOS系统上下载,命运多舛的马桶MT只得被迫调优,看来其IOS版上线更是遥遥无期了。

而另一款擅长在乱战中夺焦点的聊天宝,情况也很不如意。

聊天宝:节节败退,错过发展期

新闻最多的当属子弹短信的升级版——聊天宝。这与它的前领导罗永浩高调的行事风格不无关系。

与马桶MT的定位不同,聊天宝主打熟人社交,且据罗永浩在发布会上称,聊天宝是一款可以聊天赚钱的应用。但其与马桶MT相同的一点是,同样遭到了微信不同程度的封杀。

不过,聊天宝还是完成了短暂的逆袭。在产品发布后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聊天宝就居于APP Store的社交榜排名榜首,另外聊天宝的激活用户也正式突破了100万。尽管如此,面对微信10亿体量的用户,聊天宝还是有了点班门弄斧的意思。

况且,其以聊天赚钱为噱头,聊天宝的“摇钱树”游戏在2月19日,系统错误地派发数量庞大的金币,据悉有用户在“摇钱树”游戏中提现了上万元。随后,聊天宝官方微博表示,“摇钱树”功能由于出现bug已暂时下线,不过近期(截至2019年3月5日)“摇钱树”又以测试版重现江湖。

可见聊天宝在技术的提炼上还有很大提高的空间,但是其为了留住用户,也算是煞费苦心了。另外,小游戏构思与微信小程序的游戏类似,点子已不再新鲜。加之其内容板块信息量大,难免给人一种杂乱的即视感。

最后,公开资料显示,聊天宝主体公司北京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由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100%持股,而成都快如科技有限公司由云上漫步和云上畅游两家公司控股。近日,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2月罗永浩先后退出了天津云上漫步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天津云上畅游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东行列,退出后两家公司实际控制人变为王威

根据最新消息,3月6日36氪报道,“多位接近聊天宝(原名:子弹短信)及其内部人士向36氪证实,昨日(3月5日)下午,聊天宝团队宣布就地解散,原来大约两百人的团队,‘只保留二三十人’,或将回流到锤子科技。”

聊天宝,是否真要与互联网告别了?

多闪:戴着“社交”面具的抖音2.0

无论是马桶MT、聊天宝、还是多闪,都没有躲过微信的封杀。但是若评价三位两个月以来的发展状况,多闪无疑是发展最好的。

截至2018年12月,抖音国内日活跃用户数已经突破了2.5亿,国内月活跃用户数突破了5亿。依靠抖音引流,多闪相对体面。这对多闪来说是好消息,但对微信而言相反。

因此,对于如此年轻且来势汹汹的竞争对手,情理之中微信会采取一定的遏制措施。多闪也曾向微信示弱,称其只是主打年轻人社交。但是微信不为所动,反而是不遗余力将其摁住。

原因很简单,多闪自谦不是微信的对手,只做年轻人社交,那么年轻人长大之后呢?商场如战场,微信也不会做“养虎为患”之事。所以多闪前期下载链接被微信屏蔽,应该是商业正常手段。

只不过,若只谈多闪的产品体验,通过笔者体验来看,对比微信的即刻视频,多闪的功能相对花样些。这点上还是字节跳动术业有专攻,毕竟抖音的火爆并非偶然,其产品的设计以及用户体验在一定程度上还是符合大众需求的。

所以说,背靠抖音的超级流量资源和好友关系网络,多闪获取好友的渠道也更加多样化,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了微信“即刻视频”的新功能。因此,对微信用户的流量分割来看,社交上多闪对微信而言一定程度上还是存有危机隐患的。

而关于多闪这个产品的开发,不少人也曾提出质疑,“字节跳动为何不直接在抖音上增添社交功能?重新开发一个多闪APP是不是有点多此一举了?”对于这个问题的解答,恐怕是各执一词了。

小结

天下“苦”微信久矣,但大哥依旧是大哥。

马桶MT、聊天宝、多闪三位此次“围剿”微信的行动,憾不动微信反被封杀。如果说微信封杀聊天宝和多闪多少显得不够磊落,那么封杀马桶MT却有点大快人心的意思。

话说回来,以这两个月的战况来看,王欣的马桶MT先行衰退,聊天宝不再是罗永浩的聊天宝,而多闪最终也非对手。这一出“三英战吕布”的戏码,差不多是以三英失败暂告一段落。

所以说,以目前的市场形势观察,2019年开年的三大新品牌,仍旧悍动不了微信在市场的地位。

尽管多闪的未来有几分希望,但多闪取代不了微信,因为腾讯为微信打造的生态链已经成熟。

微信除了社交,还包括了支付、交通、资讯等延展功能,特别是如今发展火热的小程序,小程序的应用便捷程度甚至盖过了APP的风头。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微信依旧会稳坐社交第一的交椅。

本场战事,微信告捷。

*本文为新芽NewSeed特邀作者刘旷公众号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