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褚时健 所有创业者应该看下他如何走过晚年的至暗时刻

铅笔道南镜2019-03-09 09:57事业线
很多人评价褚时健是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他的人生经历甚至不能简单用丰富二字来形容。

“2019年3月5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享年91岁.

很多人评价褚时健是极具争议性的人物,他的人生经历甚至不能简单用丰富二字来形容。他是晚年丧女的失意老人,是曾经的阶下囚;但他也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烟草企业“红塔山”的管理者,75岁再创业的勇敢企业家,褚橙商业神话的缔造者。

到了晚年,褚时健迎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51岁,褚时健任玉溪卷烟厂厂长;70岁,女儿自杀身亡;71岁,被判无期徒刑;74岁,保外就医;75岁,再创业,承包2000亩荒山;84岁,他的果园年产橙子“褚橙” 8000吨,利润超过3000万元。

如今,褚橙年产超过10000吨,利润超过6000万元,被称为“中国最励志的橙子”。他的故事和创业精神,深深影响众多企业家和创业者。

王石引用巴顿将军的话,这样评论褚时健:“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从人生巅峰跌落低谷,遭遇牢狱之灾、丧女之痛,种种打击没有摧毁褚时健。在他身上非常鲜明地体现了企业家的素质:直面残酷现实并且击败它。

狱中酝酿褚橙

1999年1月份,71岁的褚时健陷入了人生的至暗时刻。当时,他被判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时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对于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来说,几乎已经一眼看到了生命的尽头。但两年后,也就是2001年,因为褚时健在狱中的表现,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刑事裁定后,将他的刑期减为17年。

按照如此的刑期,即使能熬到出狱的那一天,这个老人出狱时将是近90岁高龄。


72岁的褚时健送进监狱,后减刑为有期徒刑17年。

然而,毕竟是已经70多岁的老人,再加上他天性闲不住,一闲下来身体状况就每况愈下。后来有一次,他竟然晕倒在牢房里,医生赶来检查才发现,他患有严重的糖尿病。从那之后,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他只能扶着墙挪步,每走几步都喘得厉害。

褚时健第一次觉得人身在大自然规律面前的无情,他曾经的雄心壮志,在日渐衰老的身体和日益严重的病情面前,是那么茫然而无助。

2001年底,在监狱服刑2年多后的一天,褚时健的弟弟褚时佐到监狱来探视他。这两个从小在一起的兄弟,如今再见时都已经两鬓斑白。家里没有什么特别的礼物,来看哥哥的时候,弟弟只带了一袋自家的橙子。

褚时健切开尝了尝,很是清甜,有一种别样的果香。他问褚时佐:“这个品种很特别,和别的橙子不一样。是华宁的果苗?”褚时佐告诉他,是原产湖南的一种冰糖橙。

褚时健顿时来了兴趣,他建议弟弟大量种植这种橙子。“资金不够我可以托朋友帮忙凑点。”他说,“我们可以一起做,我能出去更好,不能出去,就算是支持你了。”

此后弟弟几次探视,两人聊天的内容就全是有关冰糖橙的了。褚时健会出门到山上或操场上散步时,用步伐计算果树之间的株距和行距,心里计算每亩地的投入与收成。

2002年初的一天,因为严重糖尿病,褚时健在狱中再次晕倒,连下地走路都难以承受。无奈之下,74岁的褚时健申请了保外就医,而后被批准保外就医。这位当年烟农们心中的财神没有重返红塔山,也拒绝了所有国内外烟商的邀请,前往哀牢山隐居。自此,褚时健踏上了另一条别样的创业路。

古稀之年创业

走出监狱那天,褚时健就打定主意要做点事情,尽管他的“监外执行审批表”上写着他的病情是:糖尿病、原发性高血压Ⅱ级、陈旧性心肌梗死。

他已经离不开胰岛素,药片也一天不落地必须吃。但他还是坚持要做点事情,一方面是他天性中的闲不住,每天无事可干让他浑身更不自在。

褚时健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的年龄,但所谓的寿命、晚年,都是一些未知数,他已知的是自己迫切要找到一种生活状态,一种忙碌的生活状态。“如果闲下来,我会病得更严重”,他说。

那段时间,褚时健和马静芬在市场上买了许多柑橘类水果试吃,最后得出结论,不论是国外的新奇士还是国内其他橙子,口味都不如华宁和新平哀牢山地区出产的冰糖橙特别。


“如果闲下来,我会病得更严重。”褚时健说。

褚时健就此下了决心种植褚橙。彼时,他已75岁。

种植褚橙的这些年,他每月下地8~10天,对果园管理盯得非常细致,严格管理从玉溪到嘎洒果园,200多公里,全是山路,行车至少3个多小时。褚时健打电话通知次日8点到果园开会,第二天绝对准时到,所以没有一个下属敢迟到。

褚时健的弟弟褚时佐也在种果园。当地人说,差别大着呢。他弟弟的果园,工人上班还像大锅饭时代,上午7、8点几十名农民一窝蜂地到田地干活,下班时再一轰而散,几十个人在一起,不乏有人偷工减料。

但这在褚时健的果园行不通,每个技术员、每户农民干得怎么样,存在什么问题,他都很清楚。他到果园时,吃住就和工人一起,一起吃饭,一起聊天,深知工人的想法和情况。

他对质量把关极严,品种不好的、个子太小的、质量不好的橙子,他都让农民摘掉,这是怕别人说:这是褚时健种的橙子,如果差了,丢脸,也坏名声。据褚时健说,以前他在红塔时,不在集团办工,他一般在田地间考察,烟叶的质量就是这样出来,烟叶的质量也和氮磷钾成分有关,还有农民的种烟技术,他关注农民、烟草质量。

褚时健的商业思路很清晰,尽管刚踏入这个行业,但他不只是简单种出橙子。他把手下人召集到果园边,蹲在地上就开了会:“兄弟们听好了,我种的橙子,以后不是拿到菜市场卖的。”

有人当时就笑出了声:“褚老板,我们这是种果树,不拿到菜市场,拿去哪里卖?”褚时健瞪了他一眼:“我会让你拿到高档场所去卖,我们要做的是高端产品。”

采摘、精选、装箱、派送,褚时健严格把控每一个环节。


后来,褚时健果真这样做了。他将果园产的冰糖橙拿到附近的集市上贩卖,标明“褚时健种的橙”,每斤定价比别的橙子贵3元。哀牢山最初的900亩果园起步,2003年扩大到2400亩。租赁土地最初的上千万元来自与家人及亲友的支持,2007年偿还清。

从2006年到2013年,“褚橙”平均每年有1.37千吨的增长量。2014年,“褚橙”销售额达到了1亿多元,纯利润达到7000多万。同年,褚时健当选《财富》“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再次书写传奇。

因为其极好的口味,“褚橙”开始慢慢风靡昆明大街小巷,褚橙和褚时健也成为一时人们津津乐道的传奇。此时褚橙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入口的水果,因为褚时健的人生经历,它被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2012年,褚橙年产量9000吨。其中,约200吨为电商网站“本来生活网”销售业绩。虽然200吨褚橙相较9000顿只占2%,褚橙但却因此再去全国一夜成名,变成家喻户晓的“励志橙”。

褚橙进京

2012年10月底,当本来生活网在西南片区的买手把褚时健的橙子报告给北京总部时,当地的员工特意附上了有关褚时健的一份介绍材料。本来生活网市场总监胡海卿当时就觉得,这会是“一个值得做的点”。

本来生活网核心管理层多来自媒体。胡海卿也不例外,他出身于《南方周末》,曾采访过王石、潘石屹江南春等知名企业家。凭媒体人敏锐的嗅觉,他非常清楚褚时健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但胡海卿还不能很快下定决心,除了创始人的故事外,他需要对橙子本身有更多的了解。于是,他亲自来到云南,找到褚时健品尝褚橙。那时,他看到这位老人脸上黝黑且光亮,走路有点迟缓,除了戴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外,同当地的农民无异。

褚时健用一个小脸盆端上了切好的褚橙。“橙子是青黄色的,看上去不算特漂亮,到底怎样?”胡海卿吃了一口后,他的眼睛亮了,“橙子真好吃,这事儿成了。”

在这次会面中,褚时健陪胡海卿一行到橙子园里走了一圈。在种植橙子的山上,有褚时健当年花了1000多万元引上来的自来水管道。当年修管道的钱是褚时健借的,现在都已还清。站在山上,老人的目光闪亮,当年的一切苦难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

11月5日,褚橙从云南来到北京,5天内,20吨褚橙一售而空。

此后,跟褚老谈合作时,胡海卿一咬牙,先订了20吨。11月5日,褚橙从云南来到北京,5天内,20吨褚橙一售而空。

经此一战,褚橙和未来生活网大获全胜。这也带动了平台其它商品,诸如水果、柴鸡蛋、有机牛奶、新鲜猪肉等的销售,网站订单量达到以往的三四倍。

浮云身后名

褚时健高龄创业,决定做家族企业,但却出现家庭产权纠纷。褚橙未来两位接班人褚一斌(褚时健儿子)与李亚鑫(褚时健外孙女婿)之间的矛盾一直难以化解。

二人对褚橙的发展贡献度不同。褚一斌最初就跟着褚时健一起创办园区,而李亚鑫2007年底才回国效力。但某种意义上,褚橙后来的热销,一定程度上离不开李亚鑫的营销能力。

对于接班问题,双方看法自然不同。褚一斌认为,自己接父亲的班理所应当。李亚鑫认为自己才是褚橙发展的功臣和中坚;而对褚橙的发展方向,二人理解不同。

金融出身的褚一斌希望加速做大公司,然后进一步上市李亚鑫不主张如此,他认为关键是要把品牌做实,对得起“褚”字。

李亚鑫担忧褚橙发展过剩。2015年时,褚橙有自己的电商公司,与本来生活网、天猫、京东等平台都有合作。但事实上,褚橙在线下的销售量远超线上。

褚时健高龄创业,决定做家族企业,但却出现家庭产权纠纷。


而同年,褚橙质量开始出现下滑。个子小、皮色不均匀,口感酸,坏果率高……这一年市场给出的回馈并不乐观。褚时健因此在媒体上公开道歉,并提出了质量、途径、品牌等方面的改善办法。第二年,他们砍掉了37000棵树。

2018年2月初,马静芬接受了网易财经采访,谈到接班人问题时,她表示在当年1月份,他们夫妇已经将公司交给儿子褚一斌负责。但马静芬对公司如今的运作方式语焉不详,只提到内部仍然存在竞争。

无论如何,纵观褚时健一生,他虽然富有争议、命途多舛,但仍然不失为伟大的企业家。王石曾忆起他十多年前初上哀牢山时,看到褚时健戴着一顶草帽,衣服圆领破旧。那时他正和一个帮他修水泵的人讨价还价。

这个人开价80元,褚时健说:“最多给你60元。”两人就围绕着80元还是60元讨价还价。王石感叹:“他曾经是多么叱咤风云的人物啊!”

在自传中,褚时健这样说:“曾有人评价我是这个国家里最具有争议的人之一,我的人生的确起起落落,不过,活到今天,我觉得一切都是经历,都是财富,没有那些得到,没有那些打击,就没有今天的褚时健。”

斯人已逝,光辉永在。

参考资料:

1.  书籍《褚时健传》 作家 周桦 著 中信出版社

2. 书籍《褚橙你也学不会》 作家 黄铁鹰 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3. 文章《“褚橙”进京记》 记者 桂杰 撰稿 中国青年报


*本文作者南镜,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铅笔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