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破产,王思聪的熊猫直播是怎么黄了?

钛媒体赵宇航 小黄鸡2019-03-10 09:55事业线
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熊猫就被“资金短缺”、“急寻接盘”等传言缠身。但直至今日,仍未有核心人物站出来,为熊猫的失败做一个归因。

从传出破产传言,到真正遣散员工、宣布结束,熊猫直播只用了短短几天时间。

3月7日深夜,熊猫直播创始团队成员、现任COO张菊元深夜发布内部信,疑似确认熊猫直播关停。张菊元内部信称,“选择结束并不是对员工与团队的否定,而是大势之下,一个无奈却最理智的选择。”

熊猫直播原定于3月18日关停服务器,但有熊猫直播离职员工对钛媒体透露,由于资金确实紧张,服务器将提前在3月8日择机关停。

不过据钛媒体查询,熊猫直播现在还可以看到直播画面,“现在熊猫所有主播的CDN切到了腾讯,之后可能还会放一段时间LPL(英雄联盟联赛),好像可以用到月末。”多位熊猫直播人士向钛媒体解释。

注:熊猫平台仍有不少主播在直播,截图自熊猫App

一位熊猫员工小A称公司的同事都很喜欢熊猫直播,“校长(王思聪)赞助了员工遣散费,给我们发到离职为止,再加上半个月工资赔偿。怀孕女员工是给一个月工资赔偿,大家想8号离职就可以走,上到20号就得断一个月社保。”

钛媒体进入望京SOHO的十八层,熊猫直播公司内,发现里面并不是网传的空无一人。在这个到处充斥着卡通熊猫形象和手办的空间内,将近六十多位熊猫直播员工依旧在自己的岗位上进行着公司后续工作,大家的情绪看着都较为稳定。据说位于这栋楼二十三层的熊猫空间在一个月前就已经被拆了。

注:熊猫直播公司人力资源部是当时最冷清的部门;图片丨钛媒体拍摄

2015年7月,王思聪带着电竞圈资源与2000万的注册资金杀入直播。作为“网红”王思聪的第一个创业项目,熊猫直播自出生以来就备受关注。而直播也是王思聪旗下电竞泛娱乐业务里重要的一环。

熊猫的倒下并非无迹可寻。自2017年下半年开始,熊猫就被“资金短缺”、“急寻接盘”等传言缠身。但直至今日,仍未有核心人物站出来,为熊猫的失败做一个归因。

钛媒体在近两日向多方信源联系后,发现熊猫直播早在2018年年初,公司内部就传出“没钱了”的消息了。去年年中,为了承诺的C轮融资,熊猫几乎与行业内的互联网公司都联系了一轮,但最后都不了了之。

至于近日被大众热议的“王思聪真的会抛弃他第一个创业项目吗”?

虽然工商信息并未显示,但某投资方内部人士向钛媒体证实,王思聪及旗下投资机构的股份已经退出熊猫直播。

截至发稿,另一大股东奇虎360也未发声。

360、牛蛙君、乐视网与“出问题的”投资方

在内部信中张菊元称,“从2017年5月最后的融资消息之后,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熊猫没有任何外部的资金注入,管理层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不断的尝试,寻找了至少5个潜在的投资方和多种方案,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解决掉资金的缺口。”

不过,熊猫直播投资方之一告诉钛媒体,这位多次公开向媒体披露信息的张菊元“早已出局”,2018年就已从熊猫直播高管团队淡出。但熊猫直播团队员工对钛媒体否认了这一说法,该员工表示,“实际上到了最后阶段,只有张菊元还在管理公司”。

从天使轮从未公开露面的投资方、到A轮传说中的乐视网、再到B轮众多机构投资者,熊猫直播究竟有哪些股东?

通过查询熊猫直播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企业年报,钛媒体简要梳理了几个重要时期熊猫直播的股东变动情况。

注:2015年末股东情况,公开资料来源:启信宝

注:2016年末股东情况,公开资料来源:启信宝

注:2017年末股东情况,公开资料来源:启信宝

1、全身而退的早期投资人

经过梳理,钛媒体发现,在熊猫此前未公开过的融资经历中,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是熊猫直播最早的伯乐之一。该公司曾在2015年向熊猫直播注资4000万资本金,并于2016年全部退出。

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陈江文,是执一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陈江文原为鼎晖投资合伙人,有11年私募股权投资和创业资金投资经验,并对通讯、软件、网络、新式媒体和消费有深刻的认识。在鼎晖创投期间,她曾负责投资和管理过的项目就包括奇虎360

考虑到陈江文的经历,她或许是360战略投资熊猫直播的“撮合人”。但该消息未获得任何证实。

熊猫直播的工商信息也显示,2016年11月底,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执一资本)退出,奇虎360接棒。

奇虎360并未公开过投资金额。

当时媒体报道显示,周鸿祎曾表示:“360为熊猫TV提供了直播技术的支持,但具体持股比例,因为360参与了很多基金,是哪家基金参与投资的、投资比例是多少,其并不清楚”。

不过,据年报显示,熊猫直播在2016年底有五大股东:王思聪的好友龙飞(疑似代持)出资5000万、奇睿天成(即奇虎360旗下投资公司)出资3000万、自然人金明出资1000万、蓝玥文化出资1000万、天津珺明策(张菊元,熊猫直播关联公司)出资960万。

而如果现在王思聪及旗下投资机构确实已经完成退股,奇虎360则是熊猫直播最大的股东。

2、只在“绯闻”中出现的乐视网

一位曾任熊猫直播中层的人士向钛媒体表示,2017年上半年,本有一笔来自乐视的融资未到,影响了融资进展。

2016年,乐视网将数亿投资熊猫直播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天眼查熊猫直播的子网页上,也显示了乐视网为其A轮领投人。

但实际上,据钛媒体查询熊猫直播股东信息,乐视网(或旗下机构)从未在列,也没有任何资金注入到熊猫直播中。

熊猫直播确实与乐视网有过交集,在2016年,熊猫TV独家直播2016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Mid-Season Invitational,简称MSI)时,用了乐视云服务,两家达成战略合作。但在此后,熊猫直播未与乐视网有其他互动。

3、消失的牛蛙君王玥

而另一个未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重要公司,则为上海蓝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据钛媒体查询工商信息显示,上海蓝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王思聪好友王玥创办的一家文化公司。王玥是NewBee(新兵)电子竞技俱乐部、上海蓝游文化的老板,网名牛蛙君。

熊猫直播曾在2016年6月将上海蓝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添加为新股东,而巧合的是,在同一时间段,蓝游文化则获得王思聪普思投资3000万投资。

年报信息显示,上海蓝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对熊猫直播注入1000万元资本金。

2017年底,王玥的蓝游被曝出拖欠员工薪酬。据该爆料贴称,蓝游自2017年6月就开始出现资金危机。

而在该爆料微博下,疑似王思聪本人回应称:这算啥,我被他坑的经历简直可以拍电视剧。

据消息称,在2017年3月,熊猫直播B轮融完资之后,王玥退股带走了一大笔钱。

该微博已被博主删除,但有网友保留了王思聪回复的截图

4、“10亿”B轮融资中存在“问题机构”

钛媒体梳理熊猫直播2017年B轮融资后股东占股比例情况时发现,宣传中的10亿融资是否全部到账,成为一大疑云。

截止目前已公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中,其中的汉富资本在2017~2018年期间曾曝出资金和债务问题,创始人已不在国内。股权信息中显示汉富“近700万元认缴金额”,最终是否到位成疑。对此,汉富投资某内部人士对钛媒体表示,整理过已投项目,“从未听说过该项目(投资熊猫直播)”。

至于为何B轮有些投资机构的认缴资金时间在2035年,一位投行机构人士向钛媒体解释,没有标注实缴出资,不知道这些钱到底有没有进入到公司账户。“2000年那会儿注册公司都是要实际出资,所以那会儿好多人借钱去完成这个公司注册,然后需要这个钱,真实的在公司帐上有一个月的时间。但是现在都不需要了,就是你现在想注册多少钱都行,只要我随便注册一个。十个亿注册资本的公司也可以,只要把这个认证的时间往后放就可以了。”

因此,按持股比例,钛媒体反推出来的熊猫直播的融资阶段为:

2015年11月:北京君厚泽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自然人金明;

2016年11月:奇虎360、上海蓝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天津珺明策文化传播中心(有限合伙);

2017年4月:真格基金、博派、创梦资本、钜派投资

2017年5月及其后:源石资本、鼎盛鑫泰、辰海资本、兴证资本、汉富资本、中翼投资、沃肯资本、长兴大象等。

潜在四个收购方为何一个都没谈成?

接近熊猫直播的一位投资人士告诉钛媒体,王思聪2018年一整年都处于焦灼状态,急于为公司寻找合适的并购对象,并且靠个人借钱的方式缓解资金压力,同时压住舆论,并多次亲自出面参与谈判。

但无一达成。

另一熊猫直播离职员工小B向钛媒体称,2018年3月,公司内部就已经有人在传“没钱了”这一消息。之后的5月,就陆续开始有员工离职。

2018年6月 ,熊猫直播被媒体公开报道出资金链断裂危机。据当时界面报道称,熊猫直播已负债7亿元人民币。

熊猫直播在当时对这一消息进行了否认:“资金链断裂纯属谣言,熊猫直播现金流没问题,C轮融资规模超10亿元,且到了收尾阶段。”

但据消息人士透露,为了这次C轮融资,熊猫直播几乎在行业内都问了一圈。

与此前媒体报道不同,斗鱼向钛媒体否认曾进行谈判。而潜在接盘方之一苏宁对钛媒体回应旗下已有龙珠直播,收购没有意义。

已被钛媒体证实的潜在投资方为网易、腾讯、360、虎牙。而这四家就是熊猫直播之前所宣传的C轮融资。不过熊猫提出的条件则令上述四家略显为难。

据接近网易的人士小C向钛媒体透露,当时熊猫报价至少三十亿元,且有十几亿负债:“他们给出的条件是买下熊猫直播后,还要把债务还清。同时熊猫直播还是想让王思聪掌握控制权。”

除此之外,上述四家各有其他犹豫的因素。

小C表示,熊猫直播上大部分流量为腾讯旗下的游戏。如果收购后,腾讯开始针对直播游戏版权进行管制的话,这对网易来说就是极大的版权风险。且当时网易旗下的CC直播已比战旗直播体量要大,最后洽谈不了了之。

而被王思聪寄予厚望的熊猫和虎牙谈判,也因双方在对价上没有达成一致以失败告终。这成为压倒熊猫直播的最后一根稻草。

钛媒体同时向熊猫直播离职员工小B求证该说法,小B称这与他了解的情况基本吻合。

以下是钛媒体根据多方信源整理出的熊猫直播2018年融资时间线:

熊猫直播2018年融资时间线,制图丨钛媒体丛笑

路人眼中“混乱的”熊猫,

与员工心目中“可爱的”熊猫

上述接近熊猫直播的人士认为,除了融资不利,熊猫之死更大的原因在于内部经营和运营上的漏洞。

首先,斗鱼、虎牙等平台拥有一套成熟的头部主播运营体系,而熊猫直播除了补贴主播的能力较弱,在运营体系上没有能与头部平台竞争的能力,导致于优质主播大量外流(媒体曾报道熊猫的主播被虎牙大批挖走)。

此外,相比于斗鱼、虎牙背后有腾讯的注资,腾讯在2018年3月先后投资了斗鱼和虎牙,腾讯代表着游戏行业最大的上游公司。唯独熊猫直播缺少流量、游戏版权等资源扶持,这让熊猫直播在惨烈的直播行业竞争中处于不利之地。

而反观熊猫直播,不但要面对外部的竞争激烈,内部管理层也略显混乱与弱势。

已离职的前经纬中国VC经理、“庄神”庄明浩,是王思聪挖过来的副总裁,他主要负责熊猫直播的融资问题。

近些日,早已离职的庄明浩也在私下里透露,导致熊猫直播失败有“很多原因”,对于离职,他曾对媒体说:“尽完了人事,发现天命难违”。

娱乐资本论在2018年的报道中称,熊猫的直播管理和运营人员“佛系”,任由主播划水刷量。而熊猫主播也多有吐槽,称熊猫本身管理混乱,做事走程序都要一两个月,还不一定有结果。

但员工小A对钛媒体称,“我们公司制度确实有点松散,但有的合同慢一点也有我们自己的考虑,行内人才懂了。”

昨天(3月7日)晚上,熊猫直播进行了一场主播与用户的“末日狂欢”,而小A与他的同事选择在凌晨的微信朋友圈刷屏互相告别。熊猫员工们对于同事的彼此欣赏、以及对熊猫工作氛围的喜爱,似乎与我们关注的熊猫倒闭外因内因是两个世界。

接受采访的离职员工小A对钛媒体表示,在破产时刻,他对这家公司最想说的一句话是:“爱过!”(本文首发钛媒体,作者丨赵宇航、小黄鸡,制图丛笑,编辑丨葱葱

*本文作者赵宇航 小黄鸡,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钛媒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钛媒体

钛媒体合作伙伴

964篇文章

最新鲜犀利的商业见闻,最国际视野的前沿技术,最不常见的独家猛料。钛媒体(www.tmtpost.com),引领未来商业与生活新知,一个创新者最爱聚集的地方。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