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创业十年全记录:点我达“侥幸”求生记,从数次濒死到独角兽

创业十年全记录:点我达“侥幸”求生记,从数次濒死到独角兽

锌财经钟微2019-03-11 16:25事业线
从点我吧到点我达,合伙人退场,融资不顺借款续命,这个理想主义者没有忘记“即时物流”的使命,带着公司“绝地求生”。

2019年3月9日,国内最大的即时物流企业点我达开起了年会。

点我达创始人兼CEO赵剑锋在这一天,讲述了一段长达十年的创业故事。

站在2019年往回看,2009年赵剑锋创办点我吧时,移动互联网处于爆发前夕,外卖行业风口初见端倪,赵剑锋是其中最早的探索者之一。后来巨头的入场,制造出一场硝烟弥漫的惨烈战役。

从点我吧到点我达,合伙人退场,融资不顺借款续命,这个理想主义者没有忘记“即时物流”的使命,带着公司“绝地求生”。

赵剑锋回顾过去十年时,多次提到资金紧缺和市场竞争,2014年春节,他借了300万给公司员工发了年终奖,并告诉投资人,如果一个月之内钱打不过来就不用打了,点我达已经快要彻底死亡。

幸运的是,点我达扛过了这一艰难时刻。后来点我达又经历数次危机,但最终活了过来。

如今,大格局已定,2018年,点我达获得了即时物流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正式加入菜鸟、融入阿里体系,成为集团军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目前,点我达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注册骑手超过300万,为150多万商家和1亿多终端消费者提供即时物流服务。

“为什么有的人总是一帆风顺、香车美女、人生得意呢?”这是15年前赵剑锋问天使投资人张伟的问题。现在,他借此话题表达,“创业十年,哪里是什么天选之子,只不过是侥幸活着,活着已经拼尽了全力。”

十年来,赵剑锋在跌宕起伏的商场里寻求生存,这位“侥幸活着”的创始人,最终在狂风中站住了脚跟,带领点我达,从无名之辈到如今占领即时物流领域的一席之地。

2009-2012年:最早期的探索者,把自己拼搏成穷光蛋

十年的故事,从2009年“点我吧”的创立开始。

其实,在赵剑锋创立点我吧之前,有过一次成功的创业经历,他创立杭州经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目前该公司已成功上市。这是他人梦寐以求的财富自由之路。

但赵剑锋很快开始了新的创业,点我吧的诞生只与“价值”二字有关。他希望能够做一件真正对行业、对社会产生价值的事。

赵剑锋的方向是清晰的,成立之初,点我吧瞄准的是本地生活服务,同年,赵剑锋首次提出了“即时物流”的概念。

赵剑锋的思考路径是:

一、本地生活服务最好的切入点是外卖;

二、外卖的核心在于物流配送;

三、物流配送的核心又在智能调度。

彼时,移动互联网的浪潮还未兴起,如今我们称之为“商业巨头”的美团、滴滴等都还未成立,从2013年开始,外卖线下的高频机会才刚被发现,巨头们虎视眈眈、跃跃欲试。直到2015年,外卖行业才迎来“即时物流”的元年。

如果不是如今提起,少有人会知道,赵剑锋和点我吧是这段历史里最早期的拓荒者。他曾想抢先注册“即时物流”的商标,但被驳回,因为“即时物流”被认定为一个通识概念。

2009年,还是诺基亚时代,手机定位的商业应用还没有办法实现,赵剑锋在点我吧的所有配送电动车上装了GPS,这样的配备在那时可称之为“豪华”。

这种超前性的探索回顾起来,赵剑锋感叹,“这么讲起来,好像我们多么睿智,多么有远见,简直都是对的。可是结果呢?结果是我们‘死’了。”

点我吧创立后的第一个春节,亏损380万,两个合伙人选择退出,员工年终奖凭着自筹费用勉强发放。赵剑锋陷在巨坑中,在挣扎与愁容中度过。

死亡与错误,是赵剑锋回顾十年历史时反复提到的关键词。赵剑锋说:“直到4年后,我去长江商学院上学,看到校训‘取势,明道,优术’,我才幡然醒悟,原来,那时的‘死’是必然的。”

根据长江商学院的官方解释,所谓取势,即在于顺应时代发展的趋势;明道即在于懂得事物发展的最原始规律,万事万物背后的运行规则;优术则是运用方式方法来达到自己的目标。

赵剑锋认为,点我吧在“明道”和“优术”上做得很好,但是在取势上却是零分。而这个道理,贯穿在2009年-2012年期间发生两件大事上:

其一,2011年,本该是点我吧“最辉煌的时刻”,点我吧完成区域扎根,在杭州成为最大的服务商。他认为,小规模做到盈利,符合商业逻辑,也符合商业理论和实践。但后来,赵剑锋发现这是一个错误。

“因为2011年,互联网元年已经开启。资本市场上的热钱开始汹涌溢出,中国整个商业环境和时代背景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发展速度,成为了当时致胜的关键。体量,成了压倒一切的法宝。而我们还在搞什么‘小规模验证’。我们没有看清时代的大势。至于为什么当时做盈利了,因为只是做了一个小生意。”

2012年上半年,赵剑锋拿到1200万人民币的融资,他提到往事很感慨:

“在我的记忆当中,这是我感觉最有钱的时刻,比我后面拿到几十亿感觉都还要多。因为那是经过我三四年艰苦卓绝的创业拼搏,我终于把自己拼搏成穷光蛋了,突然拿到1200万我真的觉得很多。”

其二,2012年下半年,十几个城市的同行想要加盟点我吧,点我吧的模式与其他平台不同,是当时唯一适合加盟的,比如调度,当时点我吧是唯一的总部中央调度,领先其它平台三年。但赵剑锋拒绝了所有加盟申请,一方面他看不到加盟对点我吧的意义,另一方面,同行有快速赚钱的愿景,赵剑锋确定这个项目赚不到钱,害怕辜负,怕背负骂名。

“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有多么的愚蠢,后来我看到一句话,叫做‘道德的高地往往是智商的洼地’。是的,我愚蠢地拒绝了他们,然后把他们也推向了死亡之渊,也错失了点我吧快速发展的机会。当时或许咬咬牙、拼一下,我们就成了。”

赵剑锋看着台下800多位点我达员工、全国各地赶来的媒体、商业伙伴,他说,“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今天我在这里讲的主题可能是‘点我吧十周年’,而不是‘企业十周年,点我达三周年’。”

2013年-2016年:以雷霆速度,换来一次重生

2015年的冬天,点我吧变成了点我达。这一个字的变化,既是点我吧命运的转折和突变,背后也映射着那一年外卖行业的战局变化、混战厮杀。

赵剑锋把这个故事从头讲起。2013年,公司扩张的关键时刻,赵剑锋突遭人生变故,事业和生活两边奔波,顾此失彼,点我吧扩张并不顺利。他说:“2013年是我最痛苦和最灰暗的一年。”

2014年春节,点我吧再次濒临“死亡”。

2013年,赵剑锋没有融资,到年底的时候,公司已经没钱,发不出工资和年终奖,两位合伙人因为生活所迫,也向赵剑锋递了辞呈。赵剑锋借了300多万给员工发了年终奖。

“我很清楚地记得,人力主管跟我反馈说,同事们在议论,为什么今年只有一个月的年终奖。我不能告诉他公司要死了,我已经没有了钱,我已经负债了,我什么都解释不了。”

无所依托时,赵剑锋有几个常去的地点,杭州的天竺三寺或是钱塘江,但2014年5月30日,他决定从山西出发去五台山,途中接到电话,投资人说决定投资了,他回复说:

“你必须得一个月之内打钱。一个月之内不打,真的不用打了,因为我们已经熬不过一个月了,我们就会彻底死亡。”

幸运的是,钱及时到账了。2014年7月1日,点我吧完成远镜创投领投的1000万美元B轮融资。

但当他转过头,面对战场,眼前的局面却不一样了。

2015年,外卖行业接连出现巨额融资。7月,百度获得2.5亿美元A+轮融资。8月,饿了么宣布完成F轮系列融资总计6.3亿美元,三个月后又和阿里巴巴集团签署投资框架性协议,阿里巴巴集团投资饿了么12.5亿美元。2016年1月,合并后的美团-大众点评宣布完成超33亿美元的融资。赵剑锋感到了压力:

“别人拿到的钱是我们的数量级,我们凭什么赢?我觉得我们肯定赢不了,我们肯定要完蛋了。”

在一切还来得及之前,点我达项目启动,从调研到上线,仅26天。2009年提出的即时物流概念最终落地,形成的是一家物流企业。2015年9月,点我达拿到了阿里巴巴领投的亿元及以上人民币C轮融资。这是一次以雷霆速度换回的重生机会。

赵剑锋说:“这十年,我们从来没有动摇过我们的方向,并且我们很清楚,交易平台可以孕育物流平台,而物流平台也可以发展交易平台。但我们必须韬光养晦。”

但有人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我们的一位同行,率先从线下往线上走,被饿了么、口碑网、美团外卖联合封杀了,这惊醒了交易平台的小巨头们,不能相信这些人,我们要自己强控物流,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更为悲惨的生活。”

赵剑锋认为,世界上有两种人。他们都是高瞻远瞩、高屋建瓴,习惯了在空中俯瞰,区别在于:

“一种人的脚在地上,是巨人

另一种人的脚在空中,叫鸟人。”

“曾经的点我吧就是那个鸟人,我们不知道如何落地,不清楚通向使命的道路在哪。”而那位被绞杀的同行,赵剑锋认为,“我相信他们以为自己看到了商业的本质,往往都是站得高、看得远、摔得狠,因为都是鸟人。”

整个十周年的分享中,赵剑锋作为企业创始人CEO的演讲,其底色带着浓浓的暗调,他不厌其烦地描述每一次的垂死挣扎。他将这些经历描述成“侥幸求存”。

2016年的春节又是一个“生死存亡”的坎。

“2月26日下午,我到现在还非常清晰地记得这些日子,那天下班前,大概是15点左右,投资人告诉我们,很抱歉我们投不了了。因为2015年点我达上线之后,有非常出色亮丽的数据表现,我们在元旦后就拿到了SPA(股权收购协议),春节前就把SPA全部谈完,整个的投资额是1.8亿美金左右。然后过了一个春节告诉我说投不了。那个电话大概就通过了几秒钟,我说好的,谢谢。”

随后他开了两天的会,让1000多位员工离开。

“我没办法给他们任何的承诺,只能让他们全部主动离职。现在想起来,我还是非常愧疚、无地自容,其中有一点,我自己都觉得有点阵痛,在这个年代,以零补偿的方式,一天之内劝离了一天多个人,居然所有人都默默地走了,甚至没有曝出任何的声音。”

赵剑锋没有时间悲伤,2月29日他在办公室关了一天之后,3月1日的上午他就去北京,选择从零开始。那一年的清明节,阿里巴巴集团跟点我达达成了投资的意向,接下来的日子,他又进入了漫长的等待:

“我当时以为我们是百分之百完蛋了,因为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我没有收到任何反馈的信息,我想他们内部一定是出问题了。我那个时候已经戒烟好几年了,我特意买了一包烟,把电脑打开看看怎么办,如果说再放一次鸽子的话,我都放不起。”

所幸最终他们拿到了这笔融资,活了过来。

2016年到2017年,点我达是24小时的现金流,如果大客户当天没有打钱,第二天骑手就无法提现。几百万的骑手经常会收到服务故障,因为钱没有到账,他发不出工资来。这是每一天都可能死亡的一年。

“经过前面七年的生死之路,我们团队大家一心一意,一致同意,我们必须狂奔,我们宁可死在扩张的路上,也不死在原地。所以我们都很清楚,2017年,我们不是说今天有可能会死,我们是每一天都有可能会死,因为我不知道我的应收款究竟什么时候可以到。”

但从另一个角度,这又是成功者的故事。这几年间,点我达每年都有融资;点我达上线后,7天覆盖了10座城,120天后,日订单量突破35万单;2016年后,点我达再没遇到过发不出年终奖的境遇,曾经的亏欠,也在2019年春节,追发到了这1000名员工的银行账户上;2016年到2017年,现金流虽然是24小时,但业绩是呈十倍的增长。

赵剑锋说:

“只有当你飞升到一个坚实平台,这个时候才有资格、才能够去回望我们昨天的惊心动魄,去回望我们身后的万丈深渊。这一路走来,很多人以为我们是一帆风顺,其实我们活着就已经拼尽了我们的全力。”

2017年-2019年:单打独斗后,加入集团军作战

2018年7月11日,点我达完成战略融资,菜鸟网络以众包业务、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现金战略投资点我达,并成为点我达控股股东;而原来单打独斗的点我达,正式成为集团军的一员;公司模式也有了转变,协同成为了点我达的发展关键词,无论是菜鸟裹裹2小时极速上门,还是天猫直送1小时达,都是互相成就的关系。

“依托菜鸟,是一种共融共同,也是相互依赖。两者是一种背靠背的共生共存的关系。它必然对我产生巨大的影响,同时我也对它必然产生影响。”

在2019年,赵剑锋需要依托菜鸟的技术和资源,对物流进行升级和改造。通过打造多场景价值,实现各方面的应用在职能和空间上的自由流动和赋能。一个独特网络的形成,一定能够产生弹性、标准、低价的配送服务,从而赋能整个行业,并帮助点我达成为最大的配送平台。

点我达的战略决定背后,是赵剑锋对整个市场趋势的观察,这也是他强调的“取势”,即认识趋势的重要性,当下,他主要看到了以下三点:

第一,赵剑锋不看好物流赛道。他认为,物流是商流的下游,在整个消费产业链里面属于最末端。整个产业链里,你的上游越分散,你越有价值,越集中你越没有价值。物流行业的上流被巨头垄断,你没有发言权。

第二,整个资本市场的大形势,赵剑锋认为,只需要看亚马逊这家公司是不是在往前走,就意味着这个市场是否愿意为战略配送来买单。如果你的成本和体验相比于上游的客户有优势,但资本市场愿意为战略价值亏损来买单。别人可以多投钱来解决这个问题,并且市场会给他更高的估值。

第三,当AI时代来临,物流是其中最快速、最早被应用的行业之一。赵剑锋认为,AI时代它的关键要素是数据。

如今,点我达已满三岁,也定下了下一个三年战略——成为最大的即时物流平台,每天达到2600万单左右。

多场景融合将是未来点我达乃至整个末端即时物流最大的挑战。赵剑锋认为,多场景融合会产生充分的复用,打造更高的弹性,才能更好地降低成本。

十多年来,赵剑锋经历了数次企业的濒死和复活,他用一段话来形容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经历:

“在这么多年里,我们一直勇往直前,我们经常说不到黄河心不死,其实我们是到了黄河心不死,我们跳下去了我们可以游。所谓不撞击南墙不回头,我们是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我们可以搭梯子,我们可以爬过去。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因为这样的信念活了下来。一家创业公司,一直是悬停在空中的,你要么就是一飞冲天,直上青云,要么就是跌落的,粉身碎骨,不可能有第二种状态。”

*本文作者钟微,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锌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