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贾跃亭,打钱”

新芽NewSeedquinn2019-04-11 13:12事业线
在FF汽车量产前,贾跃亭还是那个贾跃亭,还是那个永远喊着“下周就回国”的人。

大洋彼岸的贾跃亭又发微博了。

清明节前夕,贾跃亭在微博上表示,FF即将推出新的旗舰车型V9,“我们打造的全新车型V9,感谢大家关注,基本设计理念:融合设计、人工智能以及人车无缝互联的豪华移动智能空间。”

随后FF官微也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简单介绍道:“将在中国生产、销售及运营的互联网智能豪华电动车全新品牌车型V9,已经在FF美国研发中心开始征程了。”

尽管新车型的所谓征程才刚刚开始,而在贾跃亭发布的微博下,评论早已打得不可开交。一部分人仍在质疑贾跃亭究竟能否造车成功,调侃“又有新PPT了”;另一部分则是贾跃亭的忠实粉丝,“贾总我坚定持有乐视陪你东山再起”,不知老贾看后是否会流下两行热泪。

有如此多的质疑之声倒也不足为奇,因为贾跃亭此次发布的新车型图片仅是一张动图,除了依稀可见的车型轮廓以及闪了一下的前后车灯,再看不出其他任何的细节,并且此图还被网友挖出,与奇点汽车发布的IM8车型外观极其相似。

老贾,这次难道连PPT都懒得做了吗?

下海经商“贾会计”

1973年2月6日,在山西省襄汾县吕梁山脚下一个叫北膏腴的村子,贾跃亭出生了。这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家庭,贾跃亭的父亲是一名中学教师,母亲则是一位家庭主妇,在贾跃亭的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分别叫做贾跃民、贾跃芳。

在当时,哥哥、姐姐都比贾跃亭学习要好,都是正牌的大学毕业生,而贾跃亭则是上了山西当地的一所财政税务专科学校,学的是会计学,这给后来“贾会计”这一外号提供了素材。

只不过毕业后他并未回老家,而是来到女友的家乡运城市垣曲县地税局当了一名普通的网络技术管理员,这也与他在上大专期间就接触了计算机有关,据说,贾跃亭对当时传阅甚广的《硅谷热》爱不释手。

贾跃亭23岁那年,中国正处于经济迅猛发展的时期,一波又一波的人选择辞职下海经商,嗅觉敏感的他自然不会放过掘金的机会。尽管贾跃亭代表单位参加税务局系统内的计算机比赛拿了第一名,但这种小荣誉还不足以挽留住他,最终还是辞职了。

1996年,贾跃亭创办了山西垣曲县卓越实业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洗精煤、运输、印刷,注册资金50万元,其中贾跃亭出资20万元。而其当时在垣曲县地税局月薪仅有300元,20万元对其来说是一笔巨款,仅靠自己是无法拿出来的。由此可见,贾跃亭在财务方面的天赋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随后,贾跃亭更是筹得500万元,在当地投资建设了一家私立学校,名为“卓越双语学校”,覆盖小学到高中。据《第一财经》报道,一位垣曲本地人曾表示,当年整个县城对于一位二十五六岁青年可以斥资500万元盖学校的举动议论纷纷。但这些议论对于一门心思赚钱的贾跃亭来说并不算什么。

1998年,一个在饭局上偶然接触到的“通讯业务”让贾跃亭心动了,他转移了自己的阵地,来到太原市,成立了“山西西贝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接了几笔通信基站的大生意后,中国的互联网浪潮来临,于是贾跃亭再次抛下所有,来到了首都北京,开启了他为梦想窒息的旅程。

来到北京的贾跃亭,成立了北京西伯尔通信科技有限公司,并开始涉足互联网。2004年,脱胎于北京西伯尔流媒体部的乐视网正式成立,贾跃亭正式向几家主流视频网站发起挑战。

快速奔跑的乐视于2010年8月在国内创业板上市,这比优酷赴美上市要早了四个月,使其成为国内视频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并且在上市后不到三年的时间,市值就超过了已经合并的优酷土豆。

以影视版权起家的乐视,陆续推出了超级电视、智能机顶盒、超级手机等一系列硬件设备,在2016年完成了对酷派的收购,并创立了乐视体育等生态企业。贾跃亭与乐视一起在这一年到达了巅峰,其个人身价在当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排名第37位,乐视市值则超过600亿元。

此时的贾跃亭频繁召开各种发布会,在台上高呼着“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而台下则坐着十几位明星股东为其加油打气。

PPT讲师“贾造车”

好景不长的是,由于手机供应链问题让乐视陷入了资金紧张,大量机构开始撤资乐视,贾跃亭也在内部信中不得不承认节奏过快导致公司资金不足。

但反思完没过多久,贾跃亭便大手一挥,宣布要在美国造车。明明资金紧张,却还要投入巨额资金进军汽车业,为什么?因为老贾用PPT和他的财技拿下了第一位前来驰援的白衣骑士。

2017年1月15日,仅仅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的尽调,孙宏斌以150亿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交易完成后,融创成为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在孙宏斌看来:“贾跃亭具有企业家精神,乐视网缺的仅仅是钱和治理结构。”

投资完成6个月之后,贾跃亭宣布卸任乐视网董事长,远赴美国投身于自己的造车梦之中,孙宏斌不得不接手董事长一职。在任职期间,孙宏斌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但仍未扭转乐视网的颓势。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业绩公告显示,乐视网2017年营业总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

除了业绩巨亏,乐视网的问题还有很多,包括现金流进一步紧张、乐视网偿债压力较大、对外投资出现亏损乐视网将担责、子公司反担保或被依法处置等等。孙宏斌或许真的觉得已经“无力回天”,从而无奈的结束了自己200多天乐视网董事长生涯。

此时的贾跃亭正在美国为FF公司寻求融资而奔波,直到2018年2月14日,在FF供应商大会上,贾跃亭才宣布公司完成了15亿美元的股权融资。此后,FF宣布汉福德工厂开工,国内实体高调拿地。但这些资金对于造车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好在这时,不差钱的许家印出现了。2018年6月25日,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进而成为Smart King公司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旗下核心资产便是贾跃亭的FF公司。

许家印更是在去年7月携恒大一众高管赴美对FF进行考察,并对FF全球领先的产品和技术给予了高度肯定,表示将“在资金、生产基地建设、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但此时FF也只不过在工厂摆了几辆试驾车而已,量产的时间一拖再拖。

仅仅3个月之后,贾跃亭突然将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直到去年底,双方持续数月的纠纷终以和解告终,所有原协议终止。贾跃亭与许家印“说散就散”,前者继续寻找金主,后者疯狂买买买,决定自己造车。

令人佩服的是,已经连坑两位大佬的贾跃亭,很快又迎来了一位白衣骑士,此人便是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

就在半个月前,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宣布已经与FF公司签署协议,双方成立专注于在华研发、生产和销售豪华智能互联网(IAI)电动汽车的合资公司。按照双方协议,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拥有经营控制权。FF则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包括生产基地在内的资源,并授予其包括V9车型及其他指定车型在中国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

双方此次合作可以看做是各取所需,连年亏损的九城或将借此机会重新回归国内市场,FF的资金压力也能够得到很好的缓解。只是这一次的合作双方能坚持多长时间,仍是一个未知数,但不得不说,贾老板的魅力真的很大,也或许他的PPT真的很精彩。

结语

在淘宝的司法拍卖频道,一项起拍价21.87亿元的标的即将于4月14日拍卖,而这项资产正是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财富时代置业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显然,贾跃亭又要卖楼去支撑他的造车梦。

有梦想没有错,我们也无权去无故质疑任何人的梦想,但前提是老贾不要一次又一次地去消费大家的信任,不要一直用PPT来让大家为其梦想窒息,失望多了,自然也就不信了。

在FF汽车量产前,贾跃亭还是那个贾跃亭,还是那个永远喊着“下周就回国”的人。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