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下沉到10亿人群市场、发力一公里生活圈,这家公司在颠覆传统信息分发

下沉到10亿人群市场、发力一公里生活圈,这家公司在颠覆传统信息分发

新芽NewSeedcharlotte2019-05-13 11:48酷公司
广告、红包、社交,三者的有效结合,红信圈让信息有效、精准地触达了用户。

2017年12月初的一天,红信圈创始人李远航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广场,溜达了一圈,他找到了为广场舞大妈放歌的大爷,并向其推荐了红信圈。

“什么是红信圈?”大爷疑惑的问。

从这第一位用户开始,红信圈迅速在广场舞大妈团队中扩散开,正式上线当月用户就破十万,直接导致服务器崩溃。飞速的裂变传播让李远航十分吃惊,在团队不断更新迭代中,他意识到自己正在打开一个万亿级的市场。

红包、广告、社交,颠覆传统信息分发

李远航是一名连续创业者,红信圈的创始团队也都从事游戏行业。成立之初,是想做一款基于LBS的游戏。但2016年底微信、支付宝等一系列红包活动给了李远航启发,他看到了LBS➕红包的机会。

对于小微商家而言,如果想推广自己的产品和门店,传统方式主要有几种:58、赶集等平台发布广告,美团大众进行竞价排名,或者直接雇佣人工街边发传单。新芽了解到,单个发传单人员一天工资约200元,大平台投放广告每月基本需要2000~5000元。

此外,中小微商家辐射的主要是门店周边数公里范围内的消费者。“附近的人”很重要。

最早的红信圈也比较简单。是基于LBS红包信息交互,每条信息内容都能以红包的形式进行传递,用这种形式为小微商家、个体用户提供信息发布工具社交平台。

“市场需求真的很大。市面上的互联网广告大都是单向发布,没有互动;其次,大平台投放广告真的很贵,没有专门面对中小微商家的产品。”李远航对新芽NewSeed分析道,,“如今,大家微信玩烦了,很多人又不敢玩陌陌。对红信圈来说,红包只是工具、载体,增加乐趣。我们C端也开放,不止是商家发红包,也是同城朋友圈。”

除了发红包,红信圈在B端还有粉丝模式,通过后台大数据分析用户的领红包类型、回复率、沟通次数等数据,商家发送的红包可以精准匹配给领过类似红包以及对类似红包兴趣度高的用户,并且针对用户的行为逻辑,推荐用户关注感兴趣的商家。C端,红信圈还有同城有趣事儿、生活圈、商城、小说阅读等功能,接入第三方资源,如拼多多等,为用户提供视频直播、团购、小游戏、同城资讯等信息。

红信圈平台上主要有三种推广方式:一是用户裂变,类似趣头条;二是线上➕线上精准用户推广;第三种是红包裂变,相比传播广但留存一般。

盈利模式上,商家每发送一个红包信息,红信圈会针对商家发布红包信息收取一定服务费。

此外还有会员增值服务,按月、季、年收费和按区县一级行政单位划分的领地认购费。

广告、红包、社交,三者的有效结合,红信圈让信息有效、精准地触达了用户。

打造101体系,发力一公里生活圈

“我们是最在地图上画出了一公里的圈。”李远航对新芽展示,“当时有很多人模仿,但他们不清楚这个一公里到底要干嘛。”

具体来讲,101体系:“1”代表一公里生活圈。这里面不光是信息的智能匹配,还有社交、社区电商等;“0”指的是零门槛,主要是对比现有的微信、头条、美团等大平台,他们门槛高、投入高、操作复杂、周期长,而红信圈操作简单、红包1块钱就可以发广告,BC端也可以互动;最后的“1”代表要一直保持0到1度创新,操作不断做减法。

红信圈主要服务小微商家、个体户,主要有两大类:

1、微商,目前微商被微信屏蔽差不多,他们急需要一个平台来获量。而红信圈正好满足了他们,使用效果也是最明显的;

2、线下用户,主要是发布线下到店红包和商品优惠券等。主要取决于用户密度和自身产品力(价值)。

数据统计,目前红信圈的用户年龄主要集中在35-50岁之间,女性用户占比更多。从最早来抢红包,到如今更多用户开始在平台上吐槽、表白、宣泄等,停留时间约十几分钟左右,打开频次也大幅度提高。

自2017年7月上线公测起,红信圈一直保持每两周一个版本的迭代速度。目前,红信圈累计注册用户近500万,2018年GMV已超千万。

近日,红信圈上线2.0版,也标志着加速发力一公里生活圈。

手机发单,就用红信圈。在李远航看来,基于LBS红包信息,红信圈更符合现在的社区电商的需求。社区电商以小区为范围、用红包激励还有千万团长。他透露,目前红信圈在和社区电商合作试水,当一公里用户密度足够多,会考虑自己做。

万亿的下沉市场

快手在巨头们忽略的市场,积累的大量用户;黄峥内部孵化出拼多多,迅速在四五线城市扩张;趣头条爆发式增长,并快速上市……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下沉市场。

“你把红信圈介绍给你爸妈,他们会玩的不亦乐乎。”李远航笑道。拼多多满足了下沉流量的电商购物;趣头条满足了下沉流量的新闻娱乐。而红信圈要做的,是满足了下沉流量的信息发布。

李远航对红信圈的发展规划十分清晰,他介绍:“红信圈1.0时代,是红包信息的开创者,定位于用红包信息的方式连接商家和用户的工具;2.0时代,聚焦同城生活圈,定位于红包信息+有利有趣的开放式工具社交平台;3.0时代,发力1KM生活圈,定位于智能信息+同城社交+社区电商的综合平台。不光是智能信息匹配,还会有社交、电商等。”

2018年2月,红信圈获得众海投资的近千万人民币融资;2018年5月,获得天津财富通千万级Pre-A轮投资。

“当吃住行游购娱都被满足后,再想从它们身上撬动金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或者说成本会很高。接触到红信圈,研究后我们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众海投资副总裁王晓刚对新芽分析道,“趣头条为什么能快速起来,除了资讯外它其实也对广告行业进行了颠覆。之前的广告投放触达到C端后除了信息流没有更多的交互,趣头条不仅发分发广告还分发资金,它通过金币奖励的形式,第一次完成了信息流以外的价值流传递。红信圈也是如此,可以说延续了趣头条的颠覆。”

传统的广告投放中,百度属于竞价排名,广告成本是上升的。此后出现的今日头条、趣头条类的新闻客户端,降低了成本扩大了腰部的广告主群体,但对小微个体户成本还是不够低。从接触到投资打款,王晓刚推进红信圈的速度很快。“红信圈101体系中,’0’可以说是杀手级的颠覆。而且操作简单,按红信圈的逻辑1块钱的红包能触达100个人,把广告整体分发成本降到了足够低。未来如果做好用户画像加上精准投放,杀伤力会非常大。”

有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拥有各类市场主体超1亿户,其中个体工商户7328万户,占比80%。随着互联网用户及渠道的整体下沉,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对自身产品或服务的推广营销需求增加,已成为移动广告主要增长点,预计2019年移动广告营销费用将超4800亿元 。

流量生意,是很可能出现非常大体量公司的赛道。一线城市中,类似分众传媒等梯媒需要高密度的商圈和人群聚集区,辐射等范围主要是CBD写字楼、社区等。但到了三四五线城市,人群较为分散,即使是分众也完成不了下沉市场的覆盖。

三四五线城市还有很大的时间和金钱等剩余没被“榨取”,下沉赛道受到了越来越多创业公司和投资人的关注。如今所有的商品、服务都在下沉,小微商家、县域广告市场的潜力不可限量,但下沉市场还没有出现像分众这样具备统治力的“流量管道”。

“今天很难用一个数量级去框定,广告行业肯定是万亿级市场。分众服务一二线城市4亿人口就创造了近千亿市值,如果能服务好60万乡村10亿人口,肯定能成就大体量的公司。”王晓刚表示。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