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杀入院线“保底”,爱奇艺能孕育出自己的“探照灯影业”吗?

杀入院线“保底”,爱奇艺能孕育出自己的“探照灯影业”吗?

娱乐独角兽Mia2019-05-16 14:29事业线
爱奇艺的下一步

“选择电影,选择短视频,选择直播,选择网剧,选择网综,选择VLOG,选择VR,选择人工智能……选择未来,选择生活,理由呢?没有理由。”无限多的娱乐选择正在席卷每一个具体的人,并在网上抽象化为平台们争相抢夺的用户流量。

而平台们内容乃至竞争方式的同质化,让人渴望着有更多反常规、出乎意料的搅局者出现。比如最新入场的这位——爱奇艺影业。5月10日的世界大会上,它正式公布了“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并发布了6部电影片单。

“当下中国电影产业的痛点,是每个环节都痛。”爱奇艺影业将负责影片的立项、投资、宣发,参与创作和制片管理,参与保底,每部影片投资规模为2000万-5000万不等。制作公司和创作人将获得票房分成奖励,院线分账比例从通常的52.269%提升至60%,并降低与影院的最低结算票价。

流媒体影企化,影企流媒体化:

没有永远的敌人

“他们在网上自己做网络大电影不好么?非要来做院线电影,我们本来就是薄利行业,除了票房也很难有其他收入,卖品也做不动。”一位院线人士抱怨道。

在独立工作室制度上率先加入本土互联网平台的创新色彩,或将进一步颠覆“先生产,再放映,再反馈”的传统模式,而变更为“定制生产,即时反馈”的全新模式。不同于院线的抵触,中小影企和创作者则表现出更为欢迎的态度。“和爱奇艺合作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件事情。因为他们有着巨大的流量池,以及观众数据库,能够帮我们更精准地定位影片和观众,这样风险就小很多了。一位制片人如是说。

传统电影行业与流媒体似乎时常处于剑拔弩张的两端,但不可否认的是,两者也在相爱相杀,互相吸纳对方的特色。Netflix的《罗马》遭到美国AMC和Regal两大主流院线抵制,但以其激进的内容策略而吸引了一批不满五大的优秀创作者,过去一年推出超过80部电影。亚马逊宣布每年将推出30部以上电影,其中三分之一在院线上映,其余的在自家平台点播。今年,迪士尼宣布将上线流媒体服务Disney+,康卡斯特计划将推出Xfinity Flex, AT&T也将推出以HBO为主导的全新流媒体服务,并将终止对Netflix的内容版权授权。

影企流媒体化,流媒体影企化也同样在国内上演着:腾讯通过旗下腾讯影业、企鹅影视参投《毒液》《八佰》《黑衣人:全球追缉》等多部头部影片,阿里影业绑定斯皮尔伯格的安培林影业,参与《绿皮书》《何以为家》等奥斯卡、戛纳获奖片的联合出品或发行。而影企入局流媒体,当以欢喜传媒的“欢喜首映”为代表,徐峥、宁浩为非执行董事,绑定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张艺谋,与王小帅、贾樟柯、文隽等建立合作关系,欢喜首映也成为《疯狂的外星人》独家版权拥有者。

相比Netflix线上优先发行自制电影的激进,“新玩家”爱奇艺尽可能地展示出了温和的一面:不会绕过院线,也不会缩短窗口期。用让利来做大蛋糕,与视频网站“砸钱做内容”的逻辑一致。在共生互利语境下,没有永远的敌人。


如何将院线+互联网收入最大化,是爱奇艺目前聚焦的关键。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事业群总裁杨向华在媒体采访中说:“爱奇艺从没想过与电影院对立……我们谈的是多元变现的问题,过去通常是割裂的。……我认为的对立是指,因为不合作,故意延长窗口期,让盗版滋生,电影院没有收益,爱奇艺也没有收益。”

爱奇艺能催生自己的探照灯影业吗?

“影业巨头出资,由小电影制作公司、独立工作室负责完成制作,由此,影业巨头能够在商业大片日益模式化、套路僵化之际,以较低成本得到更有创意的优质内容并以此参加影展,减少内容风险,而中小制作公司、工作室也能够专注于制作本身——爱奇艺的电影计划,核心本质其实是海外十分常见的一种独立工作室制度。”一位海归制片人对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分析道。“只不过,由流媒体而不是电影公司来完成这件事,还是很新鲜少见的。

上个世纪中期的好莱坞处于制片厂中心制时期(American Studio year):当时的八大电影公司以流水化作业的方式生产电影,类型和叙事方式不断重复,集中生产歌舞片、西部片、警匪片、爱情片,以获得利润最大化,曾一度铸就好莱坞黄金时代。

50年代末,电影工业受到反托拉斯法案、电视出现两大冲击,不得不转向差异化策略,寻求专业人才。大批创作者自发成立独立工作室或独立制片公司,马丁·西科塞斯、斯皮尔伯格、科波拉等名导涌现,好莱坞成为整合全球资源的工业体系,并逐步转向导演中心制。

时至今日,独立工作室制度仍然在为六大提供着源源不断的创意。流媒体和科技巨头也纷纷入局角逐优秀的独立工作室。“奥斯卡收割机”探照灯影业是二十世纪福克斯旗下专门负责制作中低成本独立影片的子厂牌,代表作包括《犬之岛》《三块广告牌》《水形物语》《黑天鹅》等等,大部分影片预算都在2000万美元以内。今年1月,苹果宣布携手《月光男孩》背后的新兴独立制片公司A24,以新片《触礁》首度展开合作。美国、韩国等电影工业发达的国家,至今仍普遍采用这一制度。

在国内,FIRST青年电影展等影展是孕育独立电影创作人的主要场所。“大环境对中小成本影片仍然不是很理想,头部爆款赚钱的可能性更大。如果有机会的话很愿意和爱奇艺合作。”一位创作者表示。

爱奇艺主要发力的也是中小成本独立制作的腰部影片,原定一年推出10到12部影片,也就是投入2亿到6亿,随着计划公布后上百份项目书投向爱奇艺,这个数字有可能进一步变大:从已公布片单来看,《萝莉大叔》由筷子兄弟成员之一、拍摄网络爆红短片《11度青春之老男孩》的王太利担任导演,《发热的春天》聚焦于2003年非典狙击战,《追钱逗爱熊仁镇》由朱亚文和张榕容出演,《非常死刑犯》改编自“比《肖申克的救赎》更中国”的真实事件,《一号坦克》改编自1937年南京保卫战真实事件,由张艺谋多部影片的执行导演李爽担任导演,《分手合约2》改编自丁丁张小说《永无止境的约会》。

上述6部影片涵盖喜剧、犯罪、剧情、灾难、战争、爱情等多种类型,分摊了内容风险,具有灵活机动、制作周期短、资本回报率高等特点,产出以小博大的黑马可能性不小,同时网络收入表现也好于强调视效的商业大片,能够保证爱奇艺实现“票房表现和网上表现都不错”的目标。

那么,爱奇艺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节点入场?原创电影计划可以预见为其带来的好处如下:一、扩大增量市场。2018年Q4财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到8790万,全年会员收入首次突破百亿大关,龚宇在世界大会上宣布今年爱奇艺订阅用户总数将破亿。

视频网站下半场凭借自制网综、网剧对会员的争夺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在自制网大领域爱奇艺是市场份额占60%以上的头部玩家,而在自制院线电影领域,流媒体巨头尚难言胜负,独家电影版权能够撬动会员经济,降低天价版权费用减小亏损,回看率较高的影片更能释放长尾效应。

二、形成优质人才和IP贮备。近年来,传统民营五大电影公司和大导演少有爆款产出,反而是中等体量公司和新生代年轻导演后来居上,如《流浪地球》背后的北京文化和导演郭帆。Netflix的网络电影完全按照院线标准生产,爱奇艺以原创电影保底吸引优秀创作者,定位将更加精良,受众更为广泛,将为后续吸纳更多人才储备和IP储备,撼动行业格局。

三、打通产业链全线。爱奇艺通过为原创电影提供用户、资源、数据、技术等六大体系支持,涵盖影片从立项、投资到创作和制片管理、宣发的整个生命周期,也推广了自家开发的智能选角系统“艺汇”,自家票务平台“爱奇艺票务”。

从单打独斗的分散小手工作坊式作业,到资源整合的生态系统,或许是激活创意,实现电影工业化的必经之路。过去,从购票方式、宣发、观影习惯等环节,互联网都完成了深远变革。

而此次身为流媒体的爱奇艺借鉴好莱坞巨头普遍采用的独立工作室制度,入局原创电影制作环节,更可能带来的影响是:进一步透明化规范化整个行业标准,加速流媒体与电影行业的融合和革新。爱奇艺能催生自己的探照灯影业吗?最终能够发声的还是作品。

*本文作者Mia,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