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股”已成往事,“暴风”断臂求生

Newseeders2019-05-22 10:34事业线
暴风魔镜及暴风体育优化过后,暴风TV的走向更成了关乎暴风集团生死命运的指向标。

继暴风魔镜、暴风体育部门被优化后,暴风TV也被曝要解散的消息。

5月20日,多位暴风TV员工收到他们的区总发送的“解散”通知,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暴风TV欠薪、裁员、缺货、搬迁等风波,但其官方一直未对此进行回应。这使得暴风TV的现实情况更加扑朔迷离。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暴风TV员工回应称,“公司并没有解散,只是受累于行业形势,缩减规模,但没有裁很多人,公司新的搬迁地在月亮湾大道2076号中国高科大厦。”

暴风科技(原暴风影音)自2015年上市以来,其业务布局从单一播放器跨界到AR、VR,再到入局智能电视,有暴风铁三角之称的暴风魔镜、暴风体育、暴风TV在这四年里的发展也是历经坎坷,裁员、欠薪波折不断。

曾经的“妖股之王”,为何聚焦暴风TV业务,在入局互联网电视市场之后,又是如何一步步失去了这张“王牌”?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动刀暴风TV

“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遣散所有员工。”

5月20日,多位暴风TV员工向红星新闻提供微信截图消息,他们各自从区总那边收到了“解散”通知,其中提到总部正式发出通告,队伍开始解散。此前,也有媒体报道,深圳暴风智能科技公司张贴的一张搬迁通知显示,暴风智能已搬离原办公地点,新办公地点并未公布,搬迁通知显示的时间是5月15日。

铅笔道记者就此事求证暴风智能(暴风TV为暴风智能旗下产品),其一名售后客服回应称,目前售后部门正常运营,他们没有接到公司总部的裁员及解散信息。

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到现场查证的消息,暴风智能公开的公司地址——三诺智慧大厦12楼、19楼现场人去楼空。该大厦物业表示,12层楼的员工是在上个月就已搬走,19楼则是上周搬走的。记者拨打暴风智能办公室还留下来的三个联络号码后,其中一人回应称,“公司并没有解散,只是受累于行业形势,缩减规模,但没有裁很多人,公司新的搬迁地在月亮湾大道2076号中国高科大厦。

终于,继去年7月暴风魔镜和暴风体育的“保留火种计划”后,冯鑫开始对暴风TV动手了,一部分暴风TV的员工成了缩减规模的“牺牲品”。

5月10日,媒体报道暴风TV近10名员工在三诺智慧大厦楼下,拉横幅讨要拖欠半年的工资。4月18日,有员工发微信截图向媒体爆料自己被移出公司200余人的工作群。该员工还表示,4月初,公司内部流传着一个消息,大家有望在这个月领到拖欠已久的薪水。

“保留火种计划”出自冯鑫去年7月9日的一次内容谈话——《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以下称两小时长谈。这是他面对公司资金压力所提出挽救公司的解决方案之一,对暴风TV以外的其他业务下决心动大手术。

具体而言,魔镜和行业内另外一家做toB业务的公司重组,原有的业务保持魔镜产品的火种,保持最小化的团队的规模,再做一个to B盈利的公司,既保留了VR的火种,又进入到一个自我健康的状态。对暴风体育也是类似的处理方式,做一个to B赛事的公司重组进来,原有的业务保留暴风体育APP的火种,让它开始自我供血。

这一计划使得去年7月10日,暴风魔镜裁员,同年7月12日,暴风体育由巅峰时期的130人减少到10人。

暴风“断臂求生” 

冯鑫的另一解决方案,就是紧紧抓住暴风TV。

不过,All for暴风TV并非冯鑫最初对暴风集团的思考。在暴风集团上市的前三年里,冯鑫对暴风集团的业务布局经历了 DT大娱乐联邦生态——暴风铁三角——All for 暴风TV的转变。

2015年3月24日,暴风科技在A股上市,上市后以55个涨停板刷新了新股涨停的记录,市值两个月内攀上了360亿元的高峰,暴风科技(后更名为暴风集团)曾被称为“妖股之王”。

当时,冯鑫对暴风集团的蓝图是布局DT大娱乐,把暴风集团从单一视频服务扩展为一个联邦生态,通过14 个项目的布局,在内容、服务、商业三条线上完成了全球DT大娱乐战略的基本轮廓。

两年后,对于公司业务,冯鑫谈的最多的是暴风铁三角(暴风魔镜、暴风电视、暴风TV)。去年4月17日,在暴风TV的发布会上,冯鑫表态以后不谈铁三角,2018年到2020年,内外只说一件事情,就是暴风电视。冯鑫在其两小时长谈中提到,“回过头看目标还是太多了,有些贪婪”“不够专注”。

暴风TV,承载了暴风集团未来的希望。

冯鑫希望从智能电视切入智能家居、生活和娱乐领域。他在两小时长谈中曾提到,用手机、电视机、Echo这些硬件的方式成为互联网的参与者,它的每个用户的生命周期,用户和产品的感情和联系,它能产生的每个用户的商业价值,就要大于绝大部分的软件和网站。“这个价值是非常惊人的。一个暴风TV的用户,价值至少是暴风影音APP的几十倍。”

冯鑫认为,互联网最终剩下的两个战场——客厅互联网和汽车互联网比较,客厅互联网的价值甚至远大于汽车互联网。暴风TV占领的客厅互联网,是物联网的中心,是空间和价值远远没有被释放的领域。这是AI的终极形态机器人之前,客厅AI应用必经的一个过程。

因此,在冯鑫紧紧抓住暴风TV的解决方案中,他要求暴风TV的CEO刘耀平,要确保每个月暴风TV的销售数量和业务规模都保持持续增长,要确保最主要型号的产品的销售保持良好的流通性。

踏入互联网电视红海

国内互联网电视的蓝海是在2013年。

当时,国内的乐视、小米等互联网企业,海信、创维、TCL等传统企业开始布局互联网电视。先是在2013年5月7日,乐视率先发行乐视TV引起行业关注,4个月后,首款小米电视问世,TCL则联合爱奇艺推出TCL爱奇艺电视。

互联网企业多采用这种方式:以内容补贴硬件,在硬件上不赚取利润,甚至补贴售卖,只在后面的持续内容、服务上,以及其他应用商收费。

布局互联网电视,互联网企业在品牌溢价和产业链管控能力处于劣势。比如,互联网企业没有自己的生产线,代工厂每生产一台电视,都要收取代工费,传统企业则可在这方面降低成本。还有,生产电视的必须材料液晶屏,遇到价格行情不稳时,传统行业可通过自己的渠道和存货去平衡,但互联网企业则不行。

因此,2015年12月入场的暴风TV显然没有赶上互联网电视的“早集”。不过,这并不妨碍暴风靠补贴占领市场份额。

2016暴风集团年报显示,这一年暴风TV销售约80万台,累计销量超百万台。这也令暴风TV成为当年成长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互联网电视品牌。集团年报还显示,当年硬件销售(主要是暴风TV)收入过9亿,占营业收入的55.68%,同比增长597.18%。不过,通过补贴获取用户反映在收入上只能是卖得多赔得多。

获取用户规模后,视频内容的质量决定了用户的付费的付费意愿、用户粘性及深挖用户价值的可能性。目前的互联网电视,视频内容多来自腾讯、爱奇艺和优酷等第三方视频平台,内容同质化比较严重。因此,在运营用户环节,互联网企业的优势方面也并未显现。

另外,大手笔的补贴背后需要强大的经济支撑。企查查显示,成立于2015年的暴风TV至今只有4次融资记录,除天使轮金额未知外,其余共计15亿人民币。这与当时乐视TV多次单笔融资就超过了15亿元的融资能力不可相较。关于这一点,冯鑫也曾在两小时长谈中提到,暴风TV现在其实并不缺什么,唯一要的是资金的支持来更快的奔跑。无论是从打法、团队的建设、业务模块的搭建都已经完成了。

国内彩电市场大环境也并不乐观。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中国彩电市场零售量规模1202万台,同比下跌1.1%,零售额349亿元,同比下跌13.1%。

在此趋势下,互联网电视业务的发展,道阻且长。暴风魔镜及暴风体育优化过后,暴风TV的走向更成了关乎暴风集团生死命运的指向标。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Newseeders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