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美分期:学习瑞幸好榜样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杨泳洁2019-05-31 09:56事业线
整容主力军中,很多人的收入并不足以支撑昂贵的医美服务。医美分期即美容贷的出现显得十分应景。

2016、2017年是中国医美分期的草莽阶段。各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市场很快从蓝海变成红海。

“瑞幸咖啡你知道吗?”

张迪在微信上问,他说,他们有信心做成全国最大的医美共享平台,上市速度可能比瑞幸还要快。不久前,瑞幸咖啡在全球创造了成立18个月即上市的新纪录。

图片来源:张迪朋友圈

张迪所说的“医美共享平台”名叫美美咖,他对外的身份是美美咖市场总监,本质上,他就是该平台的一个代理。他告诉全天候科技,美美咖采用的是类似瑞幸咖啡的新型商业模式——先补贴培养用户,迅速积累用户,再想办法赚钱。“美美咖赚的是未来的钱”,他说。

对于美美咖的上市梦,也许张迪自己都信了。在QQ群、微信朋友圈等渠道,他几乎每天都在卖力地推广美美咖的服务。

“6月1号之后,贷款公司全国要禁止整形分期,现在不整容以后就要现金了,想变美的小姐姐抓紧时间噢。”在一个关于整容的QQ群里,张迪不断催促。在他发布信息里,对用户诱惑最大的还不是可以使用分期贷款,而是美美咖推出的5万元变美基金。

据张迪介绍,在美美咖平台新注册的用户,首次消费金额5万元以内的都可以获得全额补贴,具体操作方法是:用户在美美咖合作的350余家医院及美容机构整形并支付后,美美咖将分36个月定时定量向用户在美美咖的账户返还费用,返还总额与客户首单消费总额相等,用户可直接提现。

图片来源:张迪提供及美美咖小程序截图

5万元以内免费整容,资金周转不便的还可以通过金融机构贷款解决,一切都看起来似乎很美好。

那么,美美咖具体是怎样的运营模式,它又如何赚未来的钱?

美美咖总部位于湖北武汉,自称是一个泛医美生态电商平台,对上战略合作整形医院,对下整合生美连锁品牌,目前旗下拥有医美电商品牌美美咖、科技美容连锁品牌白玉美肤以及女性信用管理服务平台易美信。

目前,美美咖主要通过代理商扩展C端用户,业绩提成是美美咖吸引代理商的重要手段。全天候科技获得的一份美美咖招商海报显示,代理商需要向其投资一定的资金变成其股东,代理商投资的越多,级别越高,所享受的提成比例也会越高。以“总经理”职位为例,代理商需投入20万元,对应的收入包括:2%的大区业绩奖金,15%的大区招商业绩奖金,同时享受总监级别同等收益等。对于级别最低的“特约服务商”,代理商需投入4999元,可以获得的收益包含推荐用户消费,奖励消费总额的20%;推荐加盟的特约服务商整形用户销售业绩的3%;直推3个加盟服务商或单月团队业绩10万以上,可以直接升级为高级服务商,获得更多收益。

美美咖服务商招募海报

另外,代理商还需要向美美咖平台缴纳一定的保证金。如果代理商终止合作,保证金可退,投资不予退还。

为了吸引代理商加盟,今年4月8日,美美咖还在武汉光谷国际网球中心举办了一次盛大的演唱会,邀请王心凌、李克勤、彭佳慧等明星到现场演唱。

图片来源:大河票务网

美美咖的代理商则主要通过抖音、微信、QQ及线下美容院等多渠道获客。据张迪透露,一位抖音的网红通过一次直播就成功转化了两位客户,成交额近10万元,网红拿到了2万余元提成。

美美咖市场部的一位员工告诉全天候科技,截至目前,美美咖已在全国设有十三家分公司,服务商上万名,大型合作机构近三百家。

最终美美咖通过这样几个方式获利:客户整容后医院的返点;客户在美美咖平台消费的盈利,以及代理商加盟的费用。

李勇是一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医美项目的负责人。在他看来,美美咖的模式“就是一个巨大的气球,本质上是一种资金盘传销”。

“美美咖补贴的金额压根不是5万元,他们提供的充其量就是市价2万元左右的手术,加上与合作医院的分成,其真正的成本还要更低,”李勇分析,“他们只是在36个月内返还本金,利息由用户承担,但可以绑定用户未来几年在他们平台持续消费,因为整容是条不归路,很多人尤其年轻女性都会上瘾,等于3年内要变相给他们打工、导流。”

值得注意的是,张迪提供的几家与美美咖有合作关系的医院均为民营医院,而且指向了莆田系。

图片来源:莆系网

在业内人看来,美美咖模式讨巧的地方在于,其作为导流渠道,一旦发生整容事故,承担责任的是医院,美容贷逾期需要负责的是金融机构,而且美美咖并不与金融机构直接对接,而是通过医院进行客户转化。因此,在过去的多次扫黑除恶过程中,多家做医美分期的金融机构及医院被查,美美咖却安然无恙。

医美乱象

因为不想整容,刘琳开始和周围的圈子格格不入。

刘琳是一家化妆品微商公司的江苏区代理商,她以往销售的都是面膜、润肤液、洗护套装这类产品,但最近公司的很多代理都从转型去代理医美了,不少代理吸引客户甚至自己先走上了手术台现身说法。

图片来源:采访对象提供

李梦瑶就是其中一名整容代理,95后的她如今已经从微整发展到了“动刀”——从最开始打水光针、美白针到肋骨填充鼻梁再到最近的隆胸。自己整容的同时,她还积极带动身边的朋友整容,“麻醉了啥也不知道,醒了就美美哒了。”她这样力劝刘琳“入坑”。

而让李梦瑶如此卖力推广的原因,除了越变越美,更重要的是背后的暴利。她们所在这家微商公司与杭州一家医院达成了合作,会员预充5万元的会员费,即可以优惠的价格在这里整容。而每发展一名会员,李梦瑶都能得到充值金额的约40%作为返利;会员如果能发展客户进来,同样可以拿到提成,李梦瑶作为上级也有相应的提成收益。

为拉动更多会员充值,李梦瑶所在的微商公司还提出了“充值即股东”的计划——用户充值5万,就可得到公司一股股票,充值金额更高,还有机会成为公司董事,分享整个团队的收益。去年一年,李梦瑶挣到了大约200万元的收入。在她看来,“整容不是消费而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像直播平台的网红一样,颜值就是经济。”

为了发展下线,李梦瑶除了在朋友圈发展用户,还通过美容院、美甲店等搜集意向客户。对于资金紧张的用户,她会向她们推荐公司合作的消费金融机构,用户录入简单的信息并确认后,很快即可下款。

当李梦瑶因为做整容微商赚的盆满钵满时,那些初入职场的女白领却因整容步入了陷阱。

沈靓去年毕业时找到了一份在传媒公司的工作,然而,老板在肯定她工作能力的同时,也示意她“个人形象有待提高”。

环顾四周,沈靓发现同事们个个都是俊男靓女,自己更加自惭形秽。办理入职手续的HR提醒她——可以通过整容快速改善,公司可以等到她做好手术后再正式上班。

此后,HR热心地把沈靓带到了熟悉的整形医院,不仅有价格优惠,还能提供零抵押、零担保、低利息的贷款。医院的美容咨询师建议沈靓做一个鼻梁耳软骨垫高的手术,这样可以使沈靓的五官变得更立体、时尚。手头并无太多闲钱的沈靓很快接受了手术。可惜的是,她恢复之后准备回公司上班时,那家公司倒闭了,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比丢了工作更糟糕的是,贷款催收的来了,最终,她不得不向父母求助才还清了贷款。

吴伟就在一家做美容贷的公司任职。早前,他们公司的业务是714现金贷,但在今年315之后,现金贷行业被严整,公司老板几经辗转又发现了美容贷这片沃土。相对于李勇所在的持牌消费金融机构,吴伟所在的公司利息更高、套路更多,客户也更为精准。

沈靓这种由招聘单位转化的整容客户被业内称为“招转整”。吴伟提到,“招转整”目前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操作套路:首先要注册成立一家文化传媒或公关公司,通过招聘网站大量招聘年轻人,他们入职后都会被告知形象欠佳,建议他们整容。

当他们在医院整容需要大额开销时,放贷平台就要出场了。至于贷款合同,表面上看利率合规,但实际上套路满满。以一个4万元的整容手术为例,贷款平台会安排医院给出10万元的报价,贷款合同就可以按10万签约,多出来的6万就是贷款中介人员的提成以及平台和医院的分成。10万元的本金以及高额利息最终由贷款人偿还。

这些初入职场就借高利贷整容的人,最终要么由家人替其买单,要么被迫进入特殊行业赚快钱还贷。

这个链条上最大的输家就是那些整容甚至贷款整容的年轻的人。由于整形医院的水平或资质问题,很多人还会因整容引发病痛和医疗纠纷,甚至有人因为手术失败而死亡。

据上海市黄浦区法院发布的《2015-2017年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审判白皮书》统计,近年来,涉及美容整形类的医疗纠纷正呈现逐年上升趋势,已占该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案件总数的一成多。而相较于传统的医疗纠纷,这种以人体外观形象优化为目的的特殊医疗活动,不仅患者维权不易,医疗损害责任认定难度也较大。

医美分期从盛夏到入冬

随着年轻人消费观念的升级,中国医美市场正蓬勃发展。

《2018年医美行业白皮书》披露,2018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或达2245亿元,同比增速27.57%。未来5年,中国医美市场平均年增速预计将达到25.67%;预计到2022年,中国整形市场规模将达到3000亿元,其中二线以下城市的年轻女性将成为增长的主要推动力。

这其中,90后是整容大军的绝对主力。数据显示,90后、95后医美消费人群占比达51.55%。

约57%的医美用户计划消费的美容服务预算在1万元到3万元之间。但报告同时显示,月收入在万元以下的医美用户占比达到76%,其中月入3000-5000元者最多。

显然,整容主力军中,很多人的收入并不足以支撑昂贵的医美服务。医美分期即美容贷的出现显得十分应景。

在医美平台更美App联合创始人兼COO王思璟看来,虽然医美分期满足了求美者、医美机构、放贷机构各方的需求,但背后潜藏着不少风险。对于没有稳定收入的消费者来说,可能会陷入以贷养贷的困境。

此外,网络上有关医美分期暴力催收、利息过高等投诉也屡见不鲜,直指医美分期的高风险。

2016年和2017年是中国医美分期的草莽阶段。两年间,各个分期平台为了蚕食眼前利益,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市场很快由蓝海变成了红海。巅峰时期市场规模曾达到千余家,但至2018年底,医美分期平台数量已降至30余家,这主要是指较大的持牌机构,并不包含为数众多的地下平台。

李勇已在医美分期行业浸淫5年,完整了经历了行业从野蛮生长到渐渐入冬。他所在的持牌机构医美分期业务每月放款一度在5亿元左右,如今规模已经收缩至不到3亿,他们已经大举裁减线下驻点的员工。目前公司总人数已从2万缩减至1万。对于合作的整容医院,也开始精挑细选,除了要求规模,一旦出现骗贷会马上拉入黑名单。

“好好的市场,都被小平台搞乱了,但因为树大招风,我们持牌机构反而成了监管重点,现在是主流机构退了或者缩了,反而有些714现金贷转型过来的小平台在悄悄做,等于我们替他们培育了市场,不过总的盘子肯定比之前小了。”李勇说起来有点愤愤不平,但也无可奈何。他期待着市场规范时代的到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张迪、刘琳、李梦瑶、沈靓、吴伟、李勇为化名)

*本文作者杨泳洁,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