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牌黄牛口述:“中华土味潮人”月入十万的新生意

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伽利略略略略2019-06-09 15:31事业线
潮牌生意本质上是一种宗教,一种审美的宗教

钱哥跟我透露,这次UNIQLO x KAWS 联名发的T,根本没有难度,利润也低,他自己都懒得做,他群里的一哥们儿雇了两拨专业的大妈,从店里抢了几十件回来,如果我想要可以给友情价,200一件就成。

1

黄牛“钱哥”

“不管啥潮牌,你钱哥我出手,基本就稳了,买手圈里大部分人我都熟儿,全国各地品牌店都有认识的哥们儿,我们还有好几个线上抢购千人行业群,线下专业大妈硬核排队,要啥您说话儿,抢不着退钱”。

钱哥是一个职业黄牛,老家在哈尔滨,在北京混了好多年了,一张嘴就是带着京腔的东北话,大碴子味带着儿化音听着很有喜感。

我17年认识他的时候,他在西直门附近倒腾苹果手机,那时候他还是标准的社会人打扮:小背心,紧身裤,脚踩豆豆鞋,留着一个板寸,东北味十足。

大概是从去年开始,钱哥的生意开始“升级”了。

钱哥纹了半只花臂,圆圆的小肚子顶着红底白字的supremeT恤,露着脚脖的工装裤,配上一双刚抢回来的AJ1“黑红脚趾”。

手机倒爷摇身一变,成了三里屯潮牌买手。

2

疯抢:以爱之名

优衣库联合KAWS联名出了一款99的体恤,引发了众多“潮人”的疯抢,一时间中华土味潮人风头无两,很快盖过了靠抢货声名在外的“中国大妈”。

这队伍,这长度,太有抢购的Feel了

大妈们看着就跃跃欲试

就算手机掉了也要冲

疑似釜山行在优衣库拍摄的未采用镜头

3

数位塑料模特惨遭毒手

这原本只是中华土味潮人的一场暴力狂欢,但是众多无辜塑料模特却在这场闹剧中被残忍牵连:

一位正在认真上班的塑料模特,被强行脱去打底衬衣,公众场合摆出不雅的姿势:

遭遇同样情况的还有塑料模特S和M,她们同样在上班时被两名彪悍的女性强行脱去上衣:

模特B,C,D,E,F 等等也不同程度上遭遇到了类似的情况:

更有数名塑料模特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自己的胳膊和裤子,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众多时尚青年战斗力惊人,抢购潮牌这条道路可能并没有那么简单。

扎着小脏辫,穿着工装裤天天在朋友圈里晒自己时尚生活的小哥哥小姐姐,她们的潮牌可能是这么来的:

做一名国产潮男,真的很不容易

为什么一款联名T恤能有这么大的魔力呢?

Kaws本是一名美国街头文化艺术家,以广告涂鸦走红,他在2006年创办街头潮流品牌Original Fake,这个潮牌最显著的特点就是:

一个请假去抢购99元联名T恤的潮人朋友发自肺腑的对我讲:

为什么一定要抢?为了好看吗? NO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能买得起正版KAWS的机会了。

4

中华土味潮人和黄牛大军

90后-00后是中华潮味青年的主要构成人群,他们的青春期遇到了正在走上坡路的街头文化。

篮球,滑板运动,嘻哈说唱,涂鸦等等多样的街头文化对这一代年轻人的个性发展和兴趣养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街头文化借此在全球文化消费市场中有了相当重要的位置。

随着街头文化越来越风靡,少数先锋群体带头,无数的少男少女争相模仿,四处扫货,追逐各式各样的时尚潮牌成为了“新信仰”,他们在中华大地上打响了一场又一场抢购战。

钱哥也是在这时敏锐的捕捉到了机会,做起了潮牌生意。

5

潮牌买手的圈子和江湖

职业买手是有“行业圈子”的,在线主要是微信群,在北京也时常有小圈子内部的线下聚会。

有东北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得有兄弟。

钱哥每天都在群里和同行交流,从新品发布信息到货源信息,或者帮忙消化库存,大家互通有无,共同进步。

钱哥业务很广泛,也不只是潮牌,但凡需要抢的东西,钱哥总能找着路子,从AJ、椰子、联名vans等球鞋,到Supreme的限量款箱包,星巴克的猫爪杯,甚至包括网红脏脏包和喜茶。

总之只要稀缺的,得排队的,钱哥总能替你搞到。

钱哥朋友圈晒货的小视频

抢到的货,大部分情况下靠微信就能消化掉,在北京甚至可以直接送货上门,碰上销路不好的,他们也会走淘宝代购或者咸鱼的路子。

原价99元的联名体恤加价几十元在网络上销售

钱哥手里还攒了四五个2000人的兼职QQ群,群里大都是学生进来赚零花钱。有抢货的订单,除了用软件刷,需要真人信息预约的时候,钱哥就会发到群里,让兼职的群友合起来去抢单,抢到的人大概能得到几百块的酬劳。遇上难抢的货,群里几千人一块上,也总能有所斩获。

QQ群里的抢货公告

线下操作会更加的简单粗暴,他们是职业选手,大多从经验到心态都是专业的,因为“多劳多得”,这些代排队买手,买的越多,最后到手的提成就会越多,所以他们总是很早就赶到现场排队,像专业运动员一样冲进卖场,稳准狠的抢货。

19年球鞋抢购的风潮愈演愈烈,钱哥凭借着这股东风和他组织的小兄弟们乘风而起,各种各样的业务都在做,商业触角也越来越广,一个月赚个十几万不成问题。

如果你也是一个追风的“潮流人士”,那么和你抢新款爱疯,限量版AJ的排队大军里,很可能就有钱哥的兄弟们。

星巴克猫爪杯抢购大军

南京黑红脚趾发售,黄牛抢购引发斗殴

6

全员恶人:潮流文化

“这些小孩,贼有钱”,这是钱哥做潮牌生意快两年的直观感受。

“主要还是家里有钱,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嘛,富起来的人生了娃,娃就也有了钱,零花钱多了,消费观就慢慢改变了,几千块一双鞋,眼都不眨,赚他们的钱要更容易一些”。

这是钱哥总结的生意经,其实从手机贩子转到时尚圈,跨度不算小,钱哥最后能站稳脚跟除了有做生意的天赋,他对时尚的独特理解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潮流关键就是个与众不同,你能穿的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买不着的你能买着,那你就牛逼,有面儿。

我妈年轻的时候,主要靠烫头,喇叭裤和蛤蟆镜,扛个大音响在厂区大院跳迪斯科就是新潮。

我年轻的时候,主要靠发胶,染发剂和刘海,那个时候学校门口,满大街都是网吧和理发店,全靠同学们的零花钱养着,我做的这个生意本质上和他们差不多。

现在这些扎着小脏辫,穿着工装裤,到处抢潮牌的“00后新青年”和当年带着蛤蟆镜,穿着阔腿裤的50后,其实都是一类人。

说到底,还是为了能多让姑娘们看几眼”

50后潮流人士

80后潮流人士

90-00 后潮流人士

7

聊了不多一会儿,微信上叮叮当当的又来了生意,钱哥赶忙谈客户去了。

记得《乌合之众》里有这样一句话:掌握了影响群众想象力的艺术,也就掌握了统治他们的艺术。

对于KAWS和钱哥来说,的确如此。

主任的朋友马首富是这样理解潮流的:

潮牌生意本质上是一种宗教,一种审美的宗教,它的主要的目标是利用现代的传播手段创建审美鄙视链,寻找信徒,只要影响足够数量的狂热信徒,这就是一门足够好赚的生意。

主任觉得:马首富说得对。

给主任一个好看,不然放学厕所见
*本文作者伽利略略略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互联网圈内事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