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网大去廉价运动:从“5块钱票房生意”到3000万预算,从5万到50万剧本费

网大去廉价运动:从“5块钱票房生意”到3000万预算,从5万到50万剧本费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Mia2019-06-18 10:23酷公司
在激烈的会员拉新争夺战中,给出高额补贴的视频网站成为最大的买家,

“网大这个词已经污名化,已经某种意义成为low的代名词,处于行业鄙视链的底端……没有好的故事剧本演员特效、宣传费用也很低,题材雷同跟风现象严重……这个行业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也到了必须升级的时候了。”近日,企鹅影视副总裁常斌“18点关于网络电影的思考”语惊四座,刷屏朋友圈。

在“18点”思考中,常斌还提出了“把单部预算提升到1000到3000万,数量不受限制,网大的概念升级为自制电影”,以及“从普遍的价值五万到十万的剧本,升级到起码找到五十万剧本费的编剧。

事实上,在6月11日的腾讯视频“远航”年度发布会上,就已经宣布网络大电影将全面升级为自制电影:除了上文提到的资金升级,还有与合作方联合营销的资源升级,以及优质自制电影付费单点等分账尝试、推动院线发行的商业模式升级。

而此番常斌直击网大痛点的惊人之语,无疑再度阐释了腾讯视频在互联网人口红利见顶的焦虑下,试图以精品化长视频内容抢占用户碎片时间,狙击短视频的决心。

公开数据显示,在过去的2018年间,三大平台共上线网络电影1482部,占全年上线的1526部网络电影产量的97.1%。其中,爱奇艺上线1018部,处于绝对领先地位,优酷上线337部,约占前者三分之一,腾讯上线127部,数量上远远落后。

2018年,爱奇艺、优酷平台分账票房千万以上的网络电影高达34部,其中爱奇艺占25部,优酷占9部。腾讯未公布去年网络电影票房,而是在《2018腾讯视频年度指数报告》中公布了播放量排行TOP10的网大,冠军是播放量过亿的《罪途1之死亡列车》,从TOP10类型上来看,犯罪、玄幻、喜剧、动作等商业类型占主导地位。

当2018年淘梦、众乐乐出品,优酷上线的《大蛇》以5078万分账票房抬高了网大天花板,2019年第一季度的网大却迎来了一个不太美好的开局:无一部网大分账票房过2000万,且千万级网大总分账同比下降8000万以上。去年2300多部网大备案,最终近半数流产。随着政策管控收紧,今年备案网大数量、上线数量或将进一步下降。

鄙视链、寒冬之火与边界

“实在是太穷了,哪哪都穷。从编剧导演、到制作团队,跟院线电影用的根本不是一批人。”一位网大相关从业者向记者吐槽道。事实也的确如此,一般来说“号称五百万投资的网大,还得打个折扣,会有一些水分”。

在激烈的会员拉新争夺战中,给出高额补贴的视频网站成为最大的买家,一般根据有效观看时间达到5分钟或6分钟支付给制片方2元左右的分账。其他变现方式还包括平台广告营销分成、片中的中小品牌植入。

在电脑上观看网络电影的视听感受与影院无法相提并论,网大追求的是快节奏、强情节,而不是大制作,以三四线年轻男性受众为主,与早年间男频网文生长的逻辑类似,也正因如此,大多数网大走量不走质,拍摄周期都在半个月左右,几个月即可上线。

在捉襟见肘的资金局限和紧迫的时间要求下,“粗制滥造”也就可以想见了。多数网大追求一部包含多个元素,却因体量原因难以容纳,未能“类型化做到极致”。许多网大不在内容精品化上发力,而是在名字上“先声夺人”地标题党、蹭IP:例如以28万投资博取1500万分账票房的“网大传说”《道士出山》巧蹭了《道士下山》的热度。不少网大的名字都和院线大片长成了双生兄弟。而心态上的不自信、挣快钱定位,也从这一点体现出来。

冯小刚监制《剑王朝》,陈凯歌监制《外八行》……随着《白夜追凶》《无证之罪》到今年的《破冰行动》等剧出现,网剧由早年间的野蛮生长蜕变为精品担当,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名字也出现在网剧幕后团队名单上。同为网生内容,处于“鄙视链底端”的网大还远远未迎来精品化转折的节点。

2014年,“网络大电影”首次诞生,爱奇艺提出了这一概念,经历了2015年的井喷式高速发展,2016年从业公司数量和产量达到巅峰,2017年在市场监管加强下产量骤然下降,整体趋于规范,2018年的质量回升,数量下降,今年将满5岁的网大将迎来观众审美转变、监管收紧、资本离场、视频网站提高标准等多个维度的考验。

制作周期短、制作成本低等优势,令网大成为了寒冬之中为数不多的“火光”。近几个月,横店网大开机率基本高达50%以上,最高的时候甚至达到80%以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网大也有着网生内容所独有的优势:题材自由度更高,不受排片和时间空间限制,便于抢先占领移动端,观看付费成本远远低于院线电影,有利于下沉到三四线城市。

今年5月的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宣布入局院线电影保底,推出原创电影计划,网络平台与电影公司之间的界限进一步模糊。事实上,随着网大尝试双线发行,《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文艺片的窗口期越来越短,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之间的界限也越来越模糊

网络平台成为此类不以视听语言为主要卖点的中小体量电影回收成本、盈利模式多元化的最佳选择,而视频网站也能依靠这类影片释放长尾价值。由此可见,小众甚至文艺题材的尝试,不失为网大未来的方向之一。

今年在建国七十周年、建党100周年的时代背景下,各大影视公司片单纷纷表现出了献礼热情与“求生欲”,主旋律题材成为今年的关键词。而作为院线电影衍生“亚文化”产品,网大政策敏感度一向并不明显,不过,太过架空、戏说历史、涉及dan美题材的仍然是高危区。

优爱腾芒:

何时诞生自己的《罗马》?

6月12日,“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公布了2019年《互联网趋势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互联网用户增长为6%,全球新智能手机出货量下降4%,与此同时全球互联网用户达到了38亿,渗透率超过了50%。

具体到几大头部平台,腾讯今年Q1季度付费会员零增长,爱奇艺会员Q1会员达到了9680万,破亿在即,但也面临着即将到来的天花板。在此背景下,各大平台纷纷深度布局网络电影这一“有潜力,但尚未爆发”的领域。

最近参与这场“网大去廉价、精品化运动”的头部玩家还有优酷。今年6月12日,网络电影首次作为主流品类进入上海国际电视电影节的官方活动。优酷携手淘梦、奇树有鱼新片场、众乐乐、项氏兄弟、兔子洞等六家业内头部网络电影公司发布“锦绣合制计划”,并宣布推出“季播电影”。

去年9月,腾讯视频公布的最新网大分账规则显示,在网络电影的成片合作中,合作方分成比例最高为100%,评级为S/A级的头部合作项目中,合作方可以选择买断、分成保底、纯分成等几种方式。去年10月,芒果TV宣布以“超芒计划”入局,“会员拉新最高奖励600万”抬高了网大市场奖励上限。年1月开始执行的优酷网大分账规则中,由“播前定级”取代了“播后定级”。

在网大这场“权力的游戏”当中,最早入局的爱奇艺至今仍稳坐铁王座。新的挑战者不断入场,四国争雄局面初现,一直补贴非精品内容显然并非长久之计。何时才能诞生自己的《罗马》?这与整个中国电影产业工业化的水平有关,同时也与电影产业与网络交融的进程有关。

映美传媒创始人吴延在论坛上直言,“整个行业最大的问题在于做网络电影的时候还是比较套路和模式,极少网络电影被注入情感,情绪和情感共鸣层面在整个产业里被大家忽略掉了。”在《大蛇》成为去年的网络电影票房冠军后,今年不少创作方涌向了怪兽题材,跟风仍然是一大现象,而网大天然的创新基因尚未表现出来。

在从业者的口中,降低成本有很多途径。比如用物理特效代替CG特效,比如找新人导演编剧演员,比如尽可能地压缩剧组规模。而增加成本和投资,或许多多少少地让“网大去廉价运动”从观感上有所改善,不过,最根本的,还是制作的创意和诚意。

(企鹅影视常斌的网大18点思考原文)

*本文作者Mia,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