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盘《陈情令》的“真香”过程,耽美剧开画再差也不怕?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林余2019-07-21 10:46事业线
“兄长,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7月17日深夜,这句《魔道祖师》中的经典台词再一次登上了微博热搜第三位。上一次的出现,是在配音演员边江在两年前参加《身临其境》中作为开场白。

但所有读过原著的观众都知道,伴随着这句登场而来的,是前世一连串的生离死别,世事无常:魏无羡与江澄决裂,“穷奇道截杀”中金子轩被温宁误杀后,温情被挫骨扬灰,不夜天血战师姐被误杀,蓝忘机对长辈拔剑受罚,魏无羡身死。

CP女孩们在磕糖又吞刀。

而同样伴随着剧情由喜转悲而来的,是《陈情令》在口碑、评分上的转变:开始喊着打死不看的不少书粉“真香”了,豆瓣评分从开画的4.7一路爬上了6.7,整整拔高了2分。

(B站用户@圣诞夜的风在《陈情令》主题曲下的心路历程)

于是数娱梦工厂试图复盘《陈情令》在这三周中,是如何引得粉丝大呼“真香”的。耽美剧的改编与营销又有哪些经验规律?

《魔道祖师》IP系列之最糟开画诞生?

2017年的时候,北大教授邵燕君与被誉为“IP第一人”的侯小强曾有一场关于IP改编的对谈,侯小强的答案可以总结为“人设+套路”:1、找到喜欢(原著)的共因。2、找到合适的团队来放大。

这些年来,IP改编的最优答卷是《琅琊榜》,低分答卷不胜枚举。

《琅琊榜》的案例适用于两个条件的满足,擅长做家国情怀的正午阳光,找到了最合适的演员,将最为打动人心的“赤子之心”放大。

在《陈情令》的案例中,编剧找到了粉丝喜爱的共因了吗?应该是找到了的。

至少在如今上线的剧集中,原著中不少经典场景“屠玄武”、“血洗莲花坞”、“剖丹”、“乱葬岗”、“穷奇道”都做了一一还原,并用重新架构后的逻辑,补足了原著中所留白的“乱葬岗”场景。而原著主要人物的性格和经典的台词也做了保留,比如高挂在热搜上的“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不过,找到这些原著的高光时刻并不困难。毕竟作为一部以同人作品闻名的作品,如果编剧对原著有着足够的尊重和了解,同人创作中反复出现的梗、台词都能够给剧本创作指出方向,尤其是《魔道祖师》还有一首堪称魔道全人物场景图志的著名同人歌——《同道殊途》,以“歌词+对白”的形式浓缩了全剧几乎所有主要人物的个性和大部分经典台词,堪称为全书“划重点”。

《陈情令》的故事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最初选角时,选择没有任何训练的偶像演员就已经足够令粉丝不满,而在2018年的年中时,原著粉丝就曾经因为路透和种种传言将《陈情令》改成BG,双男主变大女主,加戏等等问题撕上了热搜,导致官方不得不公开两度发言,反驳这样的言论。

而无论是官方被粉丝误解,或因被粉丝教育后重新作出的抉择,最终来看尽管“温情”这一角色在《陈情令》中提前出场,并抢走了“魏无羡”不少功能,总体而言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至少在“蓝家求学”改编情节下线,回到原著“温家压迫—众人反抗”的主线之后,《陈情令》的口碑一点点有所反弹。

但《陈情令》最大的问题在于整体团队——它找到了最好的团队来放大这些闪光点吗?答案显然是否定。

微博用户@安提戈涅_WhiteBlade曾以《长安十二时辰》的灯光设计、导演拍摄水平作为《陈情令》的对比,来反思《陈情令》的制作水平。

《陈情令》第一集开场那一段蜜汁特效更是足以劝退一堆观众。

而豆瓣对该剧的打分即便后来有所上涨,但也刚刚够上6分的及格线。也许,这部《陈情令》会成为魔道祖师这样一个超级IP系列中评分最低的作品。

演员的造型和演技同样成为《陈情令》在开局时被广为诟病的原因,且大部分火力主要集中在王一博饰演的蓝湛身上。

以第一集蓝忘机的出场为例,原著中是这样描写的:

而动画中是这样展现的:

到《陈情令》中是这样拍摄的:

场景、灯光到演员造型展现,没有一个能够符合,也无怪第一集开始,《陈情令》被原著粉丝全网嘲。

但正是这样一部开画惨不忍睹的《陈情令》,后来是如何慢慢翻身的呢?

意外拉低观众预期后

《陈情令》复刻了《镇魂》的回血套路?

如果回看剧集本身,以第十集为分界线,口碑出现了一个明显的转折:温情下线,魏无羡和蓝忘机开始探索独立副本,原著中的人气角色”清风明月“晓星尘、“凌霜傲雪”宋子琛、薛洋纷纷提前登场,剧本节奏加快,原著中最为密集的几个高潮“联手屠玄武”“血洗莲花坞”“坠入乱葬岗”开始登场,全剧由悲转虐。

这是遵循原著所带来的魅力。作为一部原耽作品改编的大IP,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原著粉的眼睛。在播出前期一轮轮的撕逼和吐槽声中,《陈情令》也有意外收获:在最大程度的曝光同时,最大可能的拉低了观众的预期值。

当该剧逐渐回归主线,步入原著的高潮后,即使制作水准依旧难称优秀,五毛钱特效,尴尬的演技依然存在,但对比前期,粉丝观众心中已经开始形成了一定“免疫力“,而剩下的情绪自然会反弹进入“真香”的阶段。

如果大家对去年优酷的网剧《镇魂》还有留有印象的话,这个心理反弹的操作有些类似于朱一龙的“喜提女儿”梗。

有《镇魂》席卷了所有CP女孩的珠玉在前,给了腾讯视频的《陈情令》一个可模仿的蓝本:什么物料能够激发粉丝最大的热情,什么样的宣传能够为剧目带来最大的热度。

在《镇魂》结束之后,曾有白宇的粉丝为《镇魂》的传播做过万字以上的长复盘,将《镇魂》所有的传播流程做了一个精细到点的复写。

(《镇魂》6.13-6.19 宣传,图中图例表示时间错误,来源微博@宇宙是彩虹色长文《给镇魂复个盘》,引用仅用做分析举例)

表情包battle、双人采访、粉丝热情高涨下的UGC内容产出,都被证明是激发宣传热度的有效手段。将剧集的讨论落点在演员身上,对演员的谈论又反推高了剧集,最终剧集的热度又成为了演员的沉淀资产,转化为肉眼可见的粉丝数量。

对《陈情令》而言,抓住原著粉丝,再将其成功推广至整个腐女圈层中,这个剧就至少成功了一半。

在关于肖战、王一博的双人采访中,对于原著的理解,肖战更占优势,一则魏婴形象和演员贴合度高,角色魅力容易与演员相互成就,二则魏无羡本身性格脱跳,演员的表现空间更大。

相比之下,王一博出演的蓝湛则评价欠佳的多。蓝忘机作为高冷设定,一不小心就容易面瘫,王一博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前期对于角色把握不是很准确,但和导演、制片交流后,在后期重新理解人物。”之类的回答,这一回答或许可以解释随着《陈情令》剧情的推进,蓝忘机这一角色在后期要比前期看着稍稍顺眼。(你们确定不是审丑疲劳?)

在《陈情令》前期演员间的张力和CP感不足的时候,用来补足热度的幕后花絮发挥了很大作用。

官方微笑着告诉粉丝,“磕不动‘忘羡’没关系,我们还有博君一肖”。尽管在剧集中,尤其是耽美相关作品的一大忌是“上升演员本身”,但两个同龄演员在拍摄过程中种种互动,都可以通过粉丝解释为各种“萌点”,从中找“糖”。

而《陈情令》准备物料之足超乎想象,在传闻中足足有300个G。

众多粉丝的入坑之初是王一博和肖战长达九分钟的小学生式吵嘴,并围绕着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展开了一系列密集物料的轰炸——总有一个萌点能够戳中搞CP女孩们的萌点。

《陈情令》的宣发上有一个绕不过去的称为“《陈情令》AI”的微博用户@一个帅桃,以无时无刻不在转发《陈情令》相关而著称,随着剧本的日益转虐,成为众多女孩们磕糖的快乐源泉。

一天发博数达到420条,如果刷完这位朋友的全部微博,几乎可以完完整整整理出一个男男CP如何营业才能好磕的指南。这一套从《镇魂》到《陈情令》重现的密集组合拳被微博@北派瓶邪总结为:

《镇魂》已经走完了全部,而《陈情令》正在向7和8迈进。

《陈情令》热度为何能居高不下?

《陈情令》为什么能够折服无数搞CP的女孩们,她们究竟在磕什么?这个问题在每部耽美作品中都曾被提起,而答案则是——人间真情。

耽美原著中感情问题的处理,历来是改编的难处:不能删,删则剧不成剧;不能全,全则不过审。

《镇魂》中的一句“或许这就是兄弟情吧”,不知雷翻了多少读者粉丝观众,继而催生出“社会主义兄弟情”这样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描述;而《陈情令》的处理无疑更为巧妙且合理,在最近播出的这集中,魏无羡将自己和蓝忘机的关系定义为“平生知己”。

这也更符合原著作者墨香铜臭的判断:

而在仙侠作品中,“知己”无疑是在爱情之外,一个更为合理的描述。

古有“高山流水遇知音,彩云追月得知己”的说法,甚至于更多仙侠中的经典CP都诞生于这样的“知己”中。古早CP中有小鱼儿与花无缺、陆小凤与花满楼;再近有仙三的景天和徐长卿、百里屠苏和欧阳少恭。

而仔细探究这样的组合,不难发现男男CP中最具吸引力的组合始终是相反相成的——一动一静,一冷一热的组合极具张力,同样成就了不少作品中的经典。

借用@宇宙是彩虹为《镇魂》划分的目标用户人群,同样适用于《陈情令》的划分,核心用户圈层是《魔道祖师》粉丝、耽美爱好者们,但泛用户圈层上,《陈情令》是有题材红利所在的。

回溯过去近十年里真正意义上能够捧红演员的爆款作品,从《仙剑》《宫》《甄嬛传》《花千骨》《琅琊榜》到《人民的名义》。除《人民的名义》外,古装、仙侠比例之高,侧面能够证明人民群众究竟喜闻热见怎么样题材的作品。而在最早开局的大众宣传上,《陈情令》的通稿宣发都落在“古风”“传统文化”上。

而从另一个维度去看所谓的圈层爆款,《盗墓笔记》《古剑奇谭》《伪装者》到《镇魂》,即使题材各异,水平层次不齐,但无疑都是腐向红利的获益者。

但大众对于耽美文化的号召力是后知后觉的,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耽美市场的推进与女性意识的转变是双线并进的。

耽美题材中对于异性恋的反叛,和其中隐含的女权对于男权的颠覆,注定被主流文化所斥拒。然而网络传播的适时出现,为耽美亚文化的繁荣提供了空间,而在这一空间中所形成的独特的交互式传播,让耽美文化圈层迅速扩张。

男女CP有更广泛的大众接受度,男男CP则有更强的粘性,更具战斗力。耽美圈层的高粘性的社区文化、交互式的强传播及圈层的高消费能力成就了其在商业化上的能力。

“一个腐女百万兵,得CP粉者得天下。”并不是一句简简单单的口号,而是有真实数据支撑所在的。以《魔道祖师》为例,从原本的小说连载到广播剧再到动画,能打的同人作品,收入破千万的广播剧,定价为3880元的魏无羡BJD娃娃在开售的18个小时内,销售超过了1000只,这意味着衍生品单角色BJD这一独立品类一项,销售额就达到了388万。更不用提《魔道祖师》在线下漫展每每最早被扫平的周边专柜,以及数以亿计的“可爱多”。

2015年《上瘾》不仅捧红了许魏洲和黄景瑜,让本身的IP价值也大放异彩,仅众筹周边的费用就收回了制作成本,让大多影视圈中不少人跃跃越试,然而一纸禁令的下发,让“耽美剧演员”的身份又成了烫手山芋。

《琅琊榜》和《伪装者》又是另一层意义上的成全,《伪装者》《琅琊榜》靳东、王凯和胡歌的大三角,“靖苏”“楼诚”CP一度屠榜了整个B站和lofter,《镇魂》中走出了朱一龙、白宇。

无怪乎有感慨言:

而从晋江历代题材的历史演变中,女性受众的需求热点如何变迁:从最早的白莲花女主—到后来的反白莲——大女主——再到女尊——再到耽美,在耽美题材的禁令彻底放开之前,将始终将处于题材红利期,但同时也将充满着审核与下架的风险。

耽美影视产业严重的供需不平衡,吸引着资本一轮又一轮的投入,至少真正的CP搞不了,在视频网站的无穷的智慧下,搞一个似假还真的“人间真情”,依旧能够磕快乐。

(最后感谢微博@宇宙是彩虹色对于本文数据分析的授权使用。)

*本文作者林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