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第八年:“闭麦”挣扎,圈层夹击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赤木瓶子2019-07-22 13:27事业线
两三年时间,综艺市场已经大有不同。

又一个暑假,又一年“好声音”。

7月19日晚间,《中国好声音》第六季(以下简称为:《好声音》)如约而至,步入第八年的选秀综艺,每一年都需要求新求变,来应对行业不断更迭的审度目光。

节目开播后,#李荣浩闭麦#、#王力宏不老神颜#等话题登陆热搜,当晚,节目平均收视率在1.5%之上,峰值破2%,拿下收视冠军。当晚,同期对垒的另一档声音类节目是《声入人心2》。

从“正宗好凉茶正宗好声音”到“oppo中国好声音”,一面是“合家欢式”声音类选秀综n代,另一面是去年初露头角的美声文化新秀,以及同期的网络音乐综艺如《乐队的夏天》、《中国新说唱2019》、《明日之女》,即将上线的《一起乐队吧》《合唱吧!300》等等,站在圈层音综的漩涡中央,留给综n代的进阶空间还有多少?

王力宏初“试水”,“一键闭麦”导师叙事再增强?

2019年《好声音》的变量主要有以下几点:

导师阵容上,上一季周杰伦、谢霆锋、李健全员更换,罕现于内地综艺屏幕的王力宏成为新导师,而游走于近两年内地新生代综艺中的“后辈”李荣浩也成为新加盟的导师,阔别好声音舞台一年的常驻导师那英也宣告回归。

赛制上,从“转椅子”变为“滑滑梯”,到增设“魔镜”、“点歌”的新玩法等,每年《好声音》与《新歌声》的“求新求变”步履从未停止。

而今年《好声音》最大的看点莫过于“一键闭麦”——转身的导师拥有“一键消音”其他竞争导师的权力,在第一期节目中,那英、李荣浩成为首轮“受害者”,被闭麦后,只得给选手送上了临时手写的表白信,这一赛制无疑再度加强了导师叙事线

而在选手阵容上,首期节目播出后,显然没有去年大爆文静少女丢下“黑嗓信号弹”来得强烈。对观众而言,新鲜惊奇甚至愕然的元素,都成为文化“出圈”的最快速媒介,尽管它们短暂却强烈。

但随着近年来大批音乐类综艺对观众审美的迅速催化培养,观众对于“新奇”的阈值显著提升,即便如“从火星来的选手” 邢晗铭般灵动新颖的音乐诠释,也并未如去年的“少女黑嗓”般引爆话题。首期节目中唯一获得四位导师转身的崔佳莹唱功熟练婉转,却也难有更多的记忆点,而曾夺得金曲奖最佳女歌手的纪晓君却“爆冷”离场。

综上,尽管导师叙事明显再被加强,但首期选手亮点相对较少,这几乎成为这档“选秀综艺”近几年来的普遍现状,即便是前三甲,这些名字也在逐年变得陌生。

八年“好声音”,四年“上市路”

提到《好声音》系列IP,便不得不提到背后的制作公司灿星。

四年时间,历经一波三折的上市尝试,灿星终于在去年正式冲进IPO赛道,而灿星制作的上市之路自然离不开《好声音》这档王牌综艺。

从冠名商角度,《好声音》前四季的冠名费可谓节节攀升,分别是6000万、2亿、2.5亿、3亿,前4季的广告收入超过40亿元。而在去年年底灿星披露的招股书中也显示:

灿星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4.62元、27.06亿元和20.58亿元及2.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1亿元、7.3亿元、4.5亿元和691万元。灿星称,2017的收入下降主要源自内容制作及运营业务收入下降所致。

其中,三年间,《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6.43%、37.33%、32.33%。这也意味着,从2015道2017三年时间,一档《好声音》、两档《新歌声》为灿星贡献了约28.18亿元收入。

《好声音》的商业价值对灿星的上市之路功不可没,且随着节目的日趋平稳,灿星也开始在原创综艺及网络综艺领域探寻更多可能。

在《好声音》打响第一枪后,灿星迅速以“好声音”为出发点,打造出的一系列联动节目:如与浙江卫视合作的《中国好歌曲》《中国好功夫》,与广东卫视合作的《中国好男儿》等。

除此之外,也许是因为通过《中国好声音》尝到了音乐竞技类综艺的甜头,灿星还与江苏卫视合作,在引进韩国《蒙面歌王》版权后,又接着打造了一档原创音乐综艺《蒙面唱将猜猜猜》。

而在网络综艺领域,无论是与优酷合作打造《这!就是街舞》《这!就是原创》等原创系列综艺,还是从2014的上市尝试、2016年股份制改制、2017年末完成首轮融资,以及阿里和腾讯音乐注资,都让如何应对互联网时代网生内容的变革,成为灿星正在应对的命题。

招股书中提到:本次募集资金“拟投资于未来两年的新的综艺节目制作,并补充流动资金。本次募集的资金不仅可以使得公司继续制作适应时代发展的大体量综艺节目以保持卫视综艺节目制作的领先地位,还可以将业务延伸到网综制作,成为一家有能力打造互联网优质综艺节目的节目制作公司。同时,公司还可以进一步发展音乐制作授权及其他衍生业务。”

音综下半场,圈层or大众?

圈层化的力量来势汹汹不容小觑,近两年来,视频网站纷纷看重了圈层文化的影响力及年轻人的青年文化号召力,《中国有嘻哈》《这!就是街舞》《乐队的夏天》等圈层综艺层出不穷。

在此环境下,《好声音》更像是一档“合家欢式”音乐选秀,八年时间早已为其铸造了品牌声誉,老少咸宜,舒适无害,甚至已经有了一批看着节目长大的“孩子”,其中就包括导师李荣浩。

这是这档老牌综艺的优势,也是在流量当道、话题吸睛的网络综艺时代,留给综n代的桎梏。

超过七年的素人歌手消耗、大批更加垂直、深谙运营之道的圈层综艺的来势汹汹,让节目的“长辈之态”愈发浓厚,正如同《星光大道》一般,合家欢综艺固然有口碑声誉累积,但很难再有突破,重夺“爆款”之位。

势头正猛的原创综艺的流量分割与选手争夺,着实也给《好声音》带来了莫大的压力。在造星能力上,得益于反套路赛制及网络话题流量的带动,网络选秀综艺似乎略胜一筹。

在《好声音》中出圈的学员,似乎一届少过一届,难再造梁博、吴莫愁、张碧晨、姚贝娜、陈冰、吉克隽逸当年的盛景。而在近两年来的网络圈层综艺中,也时常能够看到熟悉的身影,例如参加《中国新说唱》的万妮达、陈梓童,都曾在《好声音》中“悄然”登场。

两三年时间,综艺市场已经大有不同。

在圈层音综、偶像养成等综艺节目的扎堆下,观众的目光聚集地早已不再因选拔类综艺节目的“导师转身”、“选手惊艳”而长时停留,相比过去的主动与引领之态,如今的电视综艺开始变得有些“被动”。

不过我们能够看到,网络综艺的包容性创新性更强,加上原生互联网内容在运用互联网实现创新性的技术优势不断加强,下半场的圈层“新鲜血液”仍旧源源不断,而综n代也在努力克服“7年之痒”,进行内容革新与定位找寻。

*本文作者赤木瓶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