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威之后阿里之前,多空交战香港IPO下半场

棱镜恒祥2019-08-03 10:25事业线
百威之后阿里之前,多空交战香港IPO下半场

6月下旬,赶着上半年香港IPO市场的热络行情,任云所在的一家新经济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为了这次上市,整个公司已经筹备了半年多,现在进入了冲刺阶段。

今年首6个月,港交所共有108宗IPO,集资总额698亿港元,同比增加35%。当中不乏上市后大涨的个案——中烟香港(06055.HK)是其中的佼佼者,上市至今股价累计升近4倍。

对港交所来说,2019上半年的这份期中考卷虽无耀眼之处,但也较去年更上一层楼。

然而,进入7月后,香港的新股市场迅速进入胶着状态。最早显示出这一苗头的,是本有望创5年来规模最大IPO的百威亚太,其在7月中旬意外宣告上市中止,令市场愕然。此后,伴随市场不确定性的增加,香港IPO市场观望气氛渐浓。

市场关心的最大不确定性在于,上半年传的沸沸扬扬的阿里巴巴回港上市,能否如约进行——这既关乎香港能否将“第二上市”的新政正式落地,也关乎港交所在今年全球交易所的IPO排名。

此外,诸如滴滴、字节跳动等新经济独角兽在IPO上市地的选择上,是否最终会选择香港,也充满变数。

按照既定的时间表,任云所在的公司将于今年第四季度上市。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一切工作仍在按照既定的安排有序进行,但也在等待一个最佳的时间窗口。

香港年内规模最大IPO夭折,只因估值

2019年上半年,百威亚太无疑是香港市场最受瞩目的IPO。凭借最高逾760亿港元的集资额,一旦成功上市,百威亚太肯定稳进2019年集资规模前两名的IPO,与在香港第二上市的阿里巴巴,一争高下。

但这一裹挟着巨大市场想象力的“巨无霸”IPO却在上市前夕折翼。

根据百威亚太的招股书,该公司的招股价介于每股40港元至47港元,上市后的市值介于4239亿港元至4981亿港元。如果按照招股价上限计算,百威亚太IPO的集资额最高可达764.46亿港元。

百威亚太CEO Jan Craps曾在香港公开表示,希望能够借助在香港上市,打造一个亚太地区的平台,为百威营造更多的增长空间,特别是与当地的品牌达成更多的合作关系。

凭借近百亿美元的集资规模,百威亚太从宣布上市之初便被放在聚光灯之下。按照时间表,7月15日是百威亚太公布招股价的日子。在百威亚太IPO定价揭盅之前,就有消息传出,该公司或将推迟定价。

有消息人士向《棱镜》透露:“直到7月15日下午,百威亚太方面的负责人,还在与两家保荐机构——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的负责人,讨论定价,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出乎市场预料的是,7月16日半夜,百威亚太母公司百威集团突然宣布,终止这一IPO。

多位市场人士向《棱镜》确认,百威亚太此次IPO失败归根结底是投资者给出的报价与公司的期待无法达成一致,说白了就是公司的期待太高,而投行卖不出去。

《棱镜》统计市场数据显示,如果按照百威亚太的招股价,其市盈率最高可达45倍,而中国本土品牌的啤酒估值介于28至34倍,从市盈率角度看,百威亚太IPO估值较高。

也有投资者向《棱镜》透露,在百威招股期间,多家券商销售向其表示,百威的认购非常火爆,无法分配到额度。据他分析,不排除有投资者在表达了参与认购的意向之后,认为百威估值太高,最后时刻取消认购,令其股票无法售出,最终导致这一IPO失败。

本次百威亚太上市不设基石投资者,该公司保荐机构摩根士丹利的亚太股本市场部和承销部主管Alex Abagian曾公开表示,对百威亚太的IPO充满信心,不设基石投资者,是希望市场能有更多的股票供应、更多流动性。但这一安排在行情急转的情况下,也让百威亚太没有了支持的后盾。

除了估值较高之外,百威亚太上市后的成长性也让部分投资者持怀疑态度。根据该公司招股书,百威亚太上市所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偿还母公司债务。百威集团3年前收购全球第二大啤酒厂商南非SAB Miller,导致债台高筑,分拆百威亚太在香港独立上市主要是为了降低该公司负债。

上半年IPO市场虽无亮点,但不耽误赚钱

在不少香港金融从业者看来,百威亚太的上市失败,究其原因还是自身问题,今年以来香港IPO市场整体表现并不差。

一位在香港从业十余年的中资机构策略师对《棱镜》说,即便百威亚太IPO集资金额用于为母公司还债,但这也不是导致最终失败的原因。2010年,友邦保险(01299.HK)在港上市,也是为了给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的母公司还债,当时仍然受到了市场的认可,因此,百威的失败不能归咎市场。

“百威亚太IPO失败对市场信心没有打击,我们该干嘛干嘛。他们发不出来,还是因为自己要价贵。大家不傻,这么贵赚不到钱,为什么要买?”某中资IPO基金经理蔡敏对《棱镜》说。

对蔡敏来说,今年的工作忙碌程度与去年并无差别,依然是早晨9点上班,晚上10点或者11点下班,总有充满投资机会的IPO需要去研究,时间一如既往的不够用。

他透露,从他自己管理的基金来看,今年上半年,回报还算好,香港市场整体不错,IPO投资的回报也高,只要参与抽IPO都会赚钱。

如果从统计数据来看,与去年相比,今年上半年香港的IPO市场,甚至可以称得上更上一层楼。

根据普华永道的统计,截止到今年6月底,香港共有108宗IPO,去年同期为84宗,集资总额698亿港元,同比增加35%。仅以主板上市公司数目计算,今年上半年有78间公司,去年同期58间,集资总额694亿港元。

百威之后阿里之前,多空交战香港IPO下半场

数据来源:普华永道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港交所启动上市新政之后,今年上半年,共有20家新经济及生物科技公司上市,集资总额为254亿港元。

从上市首日表现来看,有26家公司股价升10%之内,去年同期为21家;15家公司股价上升11%至200%,去年同期为13家;另有27家公司上市首日股价下跌,去年同期为14家。

百威之后阿里之前,多空交战香港IPO下半场

数据来源:普华永道

蔡敏说,虽然不少公司上市首日股价出现了下跌,但总的来说,只要不要错过反响特别好的几只股票,基本上都会赚钱,例如中烟香港、翰森制药(03692.HK)等。

《棱镜》统计数据发现,按照7月26日收市价计算,中烟香港股价已较6月12日的发行价升3.87倍,而6月14日上市的翰森制药股价累计升近53%。

定价方面,今年上半年多数公司市盈率介于10倍至20倍之间,共计31家公司;去年同期为21家公司,10家公司市盈率为20倍至30倍,5家介于30倍至50倍。

“但是整体来看的话,热度不如去年。因为今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去年那么火的东西出来,比如小米、美团,以及去年8家公司同时上市的盛况。今年印象特别深刻的就百威。“某私募基金分析师王玉良对《棱镜》表示。

观望气氛浓,仍有近200家企业排队

尽管今年上半年香港IPO市场的表现还算热烈,但进入下半年,在百威亚太宣布中止IPO后,形势还是起了一些变化。

“我们最初希望去美国,但是鉴于市场环境,我们开始考虑香港,现在对我们来说什么时候上市,又难以做出决定,因为不确定性太高。我们一切都准备好了,就是在看什么时间窗口合适。”近日,某内地大型新经济公司管理层向《棱镜》透露,对于何时正式开启IPO,仍举棋不定。

这家公司或许是不少拟上市公司目前心态的一个缩影。对于下半年香港IPO市场的走势,不少本地市场人士都难以给出确切的判断,观望情绪转浓。

一位中资投行的工作人员向《棱镜》分析称,最近一周市场非常安静,几乎是零招股,主要原因是不少金融从业者正在放暑假,此外接下来马上开始中期业绩期,没有IPO招股并不算不正常。

“不过主要还是市场情绪,现在每天港股成交量已经降到不到700亿港元,大家都在观望。”她说。

自去年开始,诸如字节跳动、滴滴等新经济独角兽已多次被传,今年将在香港IPO。但直至目前,仍未有明确信息。而传闻已久的阿里巴巴在香港的第二上市,在几轮媒体报道、公司“不评论”的来往之后,上市步伐似乎已近,并被市场视为香港今年下半年最重头的IPO。

不过多位市场人士向《棱镜》表示,阿里巴巴在香港第二上市,由于市场观望气氛浓,该公司的上市时间表、集资规模仍未有明确的信息,大家都在等待。虽然目前香港市场的流动性并没有太大问题,但是时间窗口没有选择好的话,对阿里的集资额还是有很大负面影响。

对于接下来香港IPO市场的走势,普华永道香港企业客户主管合伙人黄炜邦仍持有乐观的态度。

他说,除非有重大负面消息,港交所全球新股上市排名会“坐亚望冠”,今年下半年已有近200间企业在排队申请上市,这可令全年香港总集资额达到约2500亿至3000亿港元。

“据我所知,目前仍在筹备的IPO,暂时还没有看到要取消或者作出太大的变动,大家对市场仍充满期待。”王玉良也说。

“最近每周都要飞来香港,来了香港就是穿梭在中环的办公楼,一个会接着一个会,见投行人士,与潜在的投资者进行沟通,上市之前这会是常态。”任云对《棱镜》说,自己仍在为公司下半年在港IPO而忙碌着。

*本文作者恒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棱镜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