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超越公司“上市”背后:新一代流量的资本术

数娱梦工厂杨雪2019-09-18 09:53事业线
凭偶像选秀光速走红的杨超越,如今又抢先搭上了资本的快车。

锦鲤”杨超越,最近又成了焦点。

9月10日,香港上市公司传递娱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递娱乐”)发布公告,其附属公司广州戴德以9600万,收购闻澜(上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闻澜”)60%股权。杨超越正是闻澜旗下的核心艺人。

收购公告一经发布,传递娱乐11日开盘后连续三天股价上扬,股价上升幅度超过11%。

偶像经济2018年大火后,从去年的范丞丞、孟美岐、蔡徐坤,到今年夏天的肖战、李现,新一代的流量前仆后继,也带动背后的乐华娱乐、哇唧唧哇、壹心娱乐等公司成为了舆论焦点。

短短几年间,新生代流量的资本运作意识明显提高。凭借《创造101》光速走红的杨超越,如今又抢先一步搭上了资本运作的快车。

而上一批流量明星往往采用经纪约的形式,和经纪公司捆绑多年后,才会走上独立开设工作室或者成立公司的道路。

然而过去几年的明星公司“上市”的案例普遍,高昂的业绩对赌成本,让Angelababy等大批明星被套牢。杨超越们作为新一代流量,能否在拥抱资本时打开新局面?

1.6亿估值,传递娱乐看上杨超越什么?

根据公告,传递娱乐附属公司广州戴德与闻澜及其原股东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广州戴德收购闻澜60%股权,并根据闻澜业绩对赌的完成情况,在3年后有权以相应的价格收购剩余40%的股权。

根据60%股权9600万的价格来计算,本次交易中,闻澜全部股东权益估值达人民币1.6亿元。

目前闻澜除杨超越外没有别的成型艺人,她是公司最重要的“摇钱树”,外界也猜测其在公司中有代持股份。1.6亿,可以看作传递娱乐对闻澜手上和杨超越签订的经纪约的估值。

(闻澜股东中并没有杨超越,但外界猜测代持)

1.6亿估值是什么概念?跟过往跟上市公司传过绯闻的明星公司相比,这个数字不算惊人。

2016年,暴风集团计划收购刘诗诗、吴奇隆夫妇的稻草熊影业的股份,稻草熊估值高达18亿,刘诗诗手中股份价值超过2个亿。2017年,文投控股试图以16.7亿收购悦凯传媒,杨洋父子持股价值高达4.55亿。

虽然这两起著名收购案因估值过高被证监会叫停,市场对明星公司的追捧仍然可见一斑。

相比吴奇隆夫妇、杨洋,出道两年不到的杨超越星途显然还在起步阶段,加之前几年涌进影视业的热钱早已退潮,估值形成巨大落差似乎在情理之中。况且闻澜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这家公司还在亏损之中。

闻澜主要从事策划文化及娱乐活动、演出经纪人及培训音乐乐队业务,在通过2018年《创造101》一炮而红之前,杨超越正是闻澜旗下CH2女团的成员。

火箭少女是一个为期两年的限定组合,合约将在2020年6月到期。这两年时间里,合约由海南周天和各家原生公司共享,两者的分成比例大概为七三分成。或许正是因为分红有限,闻澜在杨超越走红后,2018年的税后净利润仍为亏损。

然而出道以来,杨超越在影视、综艺、广告代言全面开花,成为炙手可热的流量明星,巨大的商业价值也得到了资本的垂青。或许正是看到了这一点,传递娱乐选择了提前布局。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对于闻澜来说,这笔交易并不是稳赚不赔。

公告的对赌条约写道,三年对赌期结束后,如果闻澜盈利超过7000万,剩余40%的股份将会溢价以8000万的价格回购;一旦低于7000万,差额部分都需要闻澜自掏腰包、进行补足。

闻澜想要实现3年7000万、平均每年2300多万的利润目标,并非易事。偶像经纪业务具有高度不确定性,很多流量明星出道即巅峰,后续发展乏力。

(杨超越出道后以个人身份签下了多条广告代言)

一般影视公司的业绩对赌协议多与旗下核心艺人进行权益深度捆绑。火箭少女合约到期后,杨超越大概率会回到闻澜,届时将对闻澜的收益带来更大的帮助。

闻澜目前正在积极培养更多女团练习生,将会参加爱奇艺和腾讯视频明年推出的女版选秀节目。但去年以来偶像选秀扎堆,观众大有审美疲劳之势,再造一个“杨超越”的难度越来越大。

在杨超越重心发展的综艺和影视方面,传递娱乐倒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传递娱乐旗下已有杨洋、宋茜、吴尊等知名艺人,还收购了厚海文化。纳入同一家公司后,杨超越未来很可能有机会得到传递娱乐更多的资源。

各路巨头掘金流量,有的忙抄底,有的忙上市

与闻澜高度依赖杨超越不同,乐华娱乐、哇唧唧哇、壹心娱乐等公司拥有更多的流量艺人,形成了较为稳定的业务模式,过去几年也纷纷吸引了资本的青睐。

2018年,推出UNIQ、YHBOYS、宇宙少女等组合的乐华娱乐,成为了《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两档选秀节目的最大赢家,通过“1+2+5”的策略(即“1位明星导师+2个已出道或有一定曝光度的练习生+5位完全的新人”),推出了王一博和程潇两位舞蹈导师,收获了包括范丞丞、孟美岐在内的5个出道位。

2019年的选秀节目中,乐华娱乐乘胜追击,旗下艺人相继在《以团之名》《青春有你》和韩国《Produce 101》第四季高位出道。此外,《声入人心》第一季的人气选手王晰加盟乐华娱乐,王一博也因《陈情令》大火正式跻身一线流量。

但收获超高关注度的背后,乐华娱乐的上市之路却一波三折。

此前乐华娱乐最知名的艺人当属韩庚。作为最大的明星股东,他持有300万股,在乐华2015年9月挂牌新三板时,身价大涨,一举跨入“亿万富翁”行列。周笔畅、黄征各持有42万股,股票价值也达到了1335万元。

目前三位明星所在的西藏华果果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仍为乐华娱乐第四大股东,和杜华(乐华文化法定代表人)共同持股6.23%。

新三板上市后,乐华娱乐的业绩表现并不理想,2014年到2016年的净利润只有3131万、5010万和6448万元,2017年上半年更是只有1873.35万元。其中核心的艺人运作业务不如人意,从2015年的1.97亿元下降到2016年的1.71亿元,2017年上半年年报直接没有提及这部分收入。

2018年3月,挂牌不到30个月的乐华娱乐,又匆匆从新三板摘牌。此后,乐华娱乐几度借壳上市失败,转而谋求单独IPO。

乐华娱乐从2018年4月开始接受招商证券上市辅导,6月6日公布了第一期辅导工作报告。截止今年7月4日,报告更新到了第七期。最新的辅导报告显示,券商还在就乐华娱乐去年财务状况与公司管理层进行讨论分析。

据业内人士介绍,上市辅导期一般在6个月到12个月左右。目前乐华娱乐仍处于该阶段,已经经过了漫长的15个月时间,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预计上市的时间也在一推再推。

自2014年获上海文投2.54亿元投资以来,乐华娱乐五年内没有进行过公开的融资活动。去年,财新网曾独家报道乐华娱乐将启动新一轮融资,微博、今日头条有意参投,但后续并没有下文。

A股对企业经营状况的考察远高于新三板,影视股更是重点关注的对象。乐华娱乐的IPO的前景并不乐观,韩庚、周笔畅和黄征等明星,能否顺利成为上市公司股东还充满未知数。

随选秀节目一同高位出道的,还有《创造101》女团火箭少女的运营方哇唧唧哇。2017年,选秀教母龙丹妮离开天娱,创立了哇唧唧哇娱乐文化公司,接连签下X玖少年团和毛不易等人气偶像。

2018年3月,获得来自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的战略投资后,哇唧唧哇选择绑定平台,和腾讯进行全方位的深度合作。旗下艺人肖战在腾讯独播暑期大剧《陈情令》中收获超高人气,目前拍摄的《余生请多指教》,出品方也有企鹅影视的身影。X玖少年团的其他成员所出演剧集,也多有腾讯方的参与。

腾讯还投资了杨天真的壹心娱乐。壹心娱乐近两年屡屡押准流量,去年暑假火了白宇,今年夏天火了李现。这家公司擅长通过微博、抖音、小红书等新媒体营销,帮助流量明星保持高话题度,进而提高其商业价值

百度和阿里也不甘落后,在艺人经纪领域进行资本布局,企图从源头参与流量的打造。

爱奇艺先后成立了爱豆世纪和刺猬兄弟,前者负责《偶像练习生》出道的NINEPERCENT经纪约,后者负责签约《中国新说唱》晋级选手。除此之外,爱奇艺还持有果然天空95%的股份。阿里则投资了悦凯影视,除了杨洋,悦凯的明星股东还有宋茜。

杨幂、Angelababy…老牌流量也“受困”对赌协议

在“明星资本化”的热潮下,不少老牌流量跨界进军资本市场,与上市公司深度绑定,成为利益共同体。通过的方式也正是对赌协议。

这当中,嘉行传媒的运作方式很有代表性,这家公司始于杨幂,但又不止步于杨幂。

2015年8月,嘉行传媒通过借壳西安同大,曲线登陆新三板。嘉行继而通过西安同大与尚世影业签署对赌协议,尚世要求嘉行从2015年到2017年,三年累计实际实现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3.1亿。如果嘉行无法完成的话,还要从尚世手里回购自己285万股的股份。同时,嘉行如果出现实际控制人、核心管理人和核心艺人出现离任或解约,也会触发回购条款。

也就是说,嘉行不仅要在三年内赚足3.1亿,在这期间嘉行的艺人也不能解除经济合约。

对赌协议给嘉行艺人带来的压力显而易见。杨幂带领旗下的迪丽热巴和张彬彬等明星共同奋斗,片约、广告不断,成了圈内知名“劳模”。虽然嘉行最终凭借爆款《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提前完成了对赌协议,杨幂等明星也由此得到了丰厚的资本回报。

但经历了2017年的辉煌后,嘉行就开始走下坡路,并在2018年5月终止了新三板的挂牌,IPO之路遥遥无期。

与此同时,杨幂出演的嘉行自制剧《谈判官》《扶摇》《筑梦情缘》,在豆瓣评分均未超过5分,收视率远远不及《三生三世》,被批评“拍剧追求数量而不追求质量”。杨幂的粉丝更是在最近上演了“手撕嘉行”,打出抵制嘉行的口号,让杨幂和嘉行都陷入了舆论危机。

(杨幂粉丝举牌抗议嘉行引发关注)

华谊兄弟也通过对赌协议“捆绑”过Angelababy等明星。2015年,华谊兄弟出自7.56亿元收购了浩瀚影视70%的股权,后者的明星股东包括Angelababy、郑恺、冯绍峰。

但浩瀚影视2015年的净利润就没能达到协议目标,Angelababy等明星只能按照协议要求赔付1000万元,在2016年价格低位增持华谊兄弟股票,并承诺一年不减持。

以超低价入股后,参股公司被高溢价收购是明星们获得收益的另一种方式。

李易峰曾在欢瑞世纪2016年借壳星美联合上市时,凭借0.19%的欢瑞股份,收获了570万的上市红利。但欢瑞在今年被曝光为了成功上市,竟连续四年业绩造假,遭到了证监会的严厉处罚,李易峰等艺人当年因为欢瑞上市获利也重新引起了外界审视。

随着市场泡沫褪去、监管层面考察趋严,明星的资本运作面临的风险仍不可小觑,新一代流量和背后的各路资本能否最终闯关成功?

*本文作者杨雪,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数娱梦工厂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