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卸任只属于马云,独角兽CEO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离职潮

36氪杨锦曦2019-10-01 10:08事业线
好日子一去不复返。

9月,对普通人来说是秋高气爽,但是对CEO这个群体来说,却是不折不扣的多事之秋。

情况甚至比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还要更严峻。根据高管培训公司Challenger,Gray&Christmas统计,2008年1月到8月,美国共有992名CEO离职,但在2019年,同期共有1009名CEO离职。仅今年8月,美企CEO离职人数就达到159人。

进入9月,CEO离职潮愈演愈烈,而且这回CEO离职的都是大众熟知的知名公司:共享办公独角兽WeWork、老牌电商eBay、电子烟巨头Juul Labs的CEO 24小时内接连宣布辞职。对CEO来说,毫无疑问,高薪且高自由度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他们必须为充满风险的经济环境和行业的剧烈变化买单。当大股东和董事会对公司业绩不满时,他们将是众矢之的。公司估值一直往下掉?换掉CEO甚至是把创始人踢出局,看起来是挽回华尔街和股民的心的最短路径。

9月的最后一天,让我们盘点一下过去一个月里辞职的大牌CEO们。

当然,要说卸任这件事,整个2019年最风光的商界卸任高管非马云莫属。9月10日,马云正式辞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交棒张勇。与马云一贯追求的“武侠气”相符,这场卸任大会被操办成了整个中国商界的大事件,名流云集,几乎刷屏了所有媒体渠道。

马云在卸任晚会中眼含泪花

“备受瞩目的阿里创始人开始他的下一项事业。”9月10日,《华尔街日报》将马云卸任的消息刊登在版面最显眼的位置。而接下来离职的企业高管们,却远不及功成身退的马老师这般风光,他们离职原因,各有不同。

WeWork CEO:上市遇阻引咎辞职

美国时间9月24日,联合办公企业WeWork宣布联合创始人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将不再担任CEO,但仍会留在董事会,担任非执行董事长。

WeWork成立于2010年,在全球29个国家、111座城市设有业务,会员数量将近53万。创始人纽曼掌握了公司大部分股权,日本软银集团是第二大股东。

管理千亿远景基金的日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曾称WeWork是他投资的“下一个阿里巴巴”。而自从今年8月提交上市招股书之后,WeWork的前景发生戏剧性的转变。

WeWork在上市过程中,市值由年初的470亿美元断崖式下跌至150亿美金。随后,WeWork宣布推迟公司IPO计划至年底进行。

同时,WeWork的商业模式与治理结构也饱受投资者质疑。激进的公司文化,以及纽曼本人的怪异举止和肆无忌惮的言论也招致诸多批评。

WeWork 前CEO亚当·纽曼,图片来自ic photo

曾经被寄予厚望的“下一个阿里巴巴”,如今背负巨额亏损,变成投资者的负担。在第二大股东日本软银集团CEO孙正义的主导下,亚当·纽曼辞去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虽然我们的公司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但最近几周,针对我的审查已经引发太多负面关注,为此我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戴姆勒宝马CEO:对公司战略理解不足

据外媒报道,9月23日,德国豪华汽车制造戴姆勒和宝马成立的合资移动出行公司的移动出行事务CEO丹尼尔·格尔德·汤姆·马科滕(Daniela Gerd tom Markotten)提出辞去职务。

戴姆勒与宝马与2018年3月就整合移动出行业务达成协议,2019年1月获得政府批准启动出行业务。今年2月,戴姆勒与宝马原则上同意合并旗下包括网约车、共享汽车、充电服务等移动出行类部门成立一家新的合资公司。

如今,成立仅半年的合资公司CEO提出辞职,并且未透露任何继任者信息。外界舆论纷纷给出自己的解读。

有分析人士认为,马科滕的辞职是由于对戴姆勒宝马出行战略长线布局理解不足所致。宝马董事会成员Peter Schwarzenbauer曾明确表示:“我们合并后的首个目标是要成为行业大玩家,然后才能实现盈利。”而新合资公司CEO似乎并没有完全理解宝马和戴姆勒对于未来出行的布局。

也有舆论对马科滕离职原因持不同看法。德国月刊《经理人》杂志援引该公司人士的消息称:“马科滕认为两大汽车厂商对该业务的投资力度不够。”

eBay CEO:与新董事会意见不合

美国时间9月25日,已经上任4年的eBay首席执行官官德文·韦尼格(Devin Wenig)提出辞职。他在推特中写到:“在过去几周里,我与新董事会的意见分歧越来越突出,是时候离开了。”

在过去几年里,电商领域竞争加剧,eBay所占的市场份额不断下滑。根据eMarketer的数据,2019年,eBay占美国零售电商销售总额比例6.1%,而亚马逊占总额47%。

今年年初,eBay与对冲基金Starboard和Elliott达成协议,对董事会成员进行调整,增加了两名新成员。两家机构不断给eBay施压,推动其出售旗下票务部门StubHub和eBay Classifieds业务。

媒体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董事会围绕出售eBay Classifieds业务的争议是导致韦尼格离职的主要原因。

Juul CEO:为限售令买单

Juul是2015年PAX Labs生产的电子烟产品。自2017年,Juul Labs从PAX Labs剥离出来开始,凯文•伯恩斯(Kevin Burns)就担任其首席执行官。2018年,Juul Labs生产的产品占据美国市场的份额达到75%。

电子烟在中国仍然是创业高峰期,但在美国及印度等市场,电子烟面临的则是禁令和争议。截止9月26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全美多个州已累计报告与电子烟相关的肺损伤病例805例,其中死亡病例已有13例。央视新闻援引美国健康官员消息称,美国吸食电子烟已经达到“传染病级别的比例”。

9月11日,白宫颁布电子烟的销售禁令;20日,沃尔玛宣布门店全面停售电子烟;印度、泰国、日本等国家宣布全面或部分禁售电子烟……

CEO伯恩斯不得不为这些风险和后果买单。9月25日,凯文·伯恩斯提出辞职,并全面暂停在美国一切渠道投放的广告。

纵观以上企业的经历,我们不难发现,CEO大都在公司合资、上市或面临重大改革时宣布离职。正如CNBC援引一项报告指出,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全球增长放缓,使得多数公司开始加强CEO问责制。当公司的改革举措效果与预期不符,CEO就不得不迫于董事会的压力,为公司的不景气买单。

*本文作者杨锦曦,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