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贾跃亭,破产了”

新芽NewSeed刘博2019-10-15 13:21事业线
如今一语成谶,贾跃亭的确是放弃了一切,乐视、FF的CEO与董事长一职,相关的股权权益都将不再属于他。

就在国内首例个人破产案顺利办结之时,一个月前宣布放弃一切,一心还债的贾跃亭,近日也在债务处理方面有了新的动作。

新芽NewSeed(ID:pelink)昨日获悉,一个名为“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的微博账号,发布了《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表示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第11章(chapter 11)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同时设立债权人信托,并在条件满足的时候把全部在美国资产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控股母公司Smart King股权。



尽管贾跃亭个人并未在社交媒体上对此事进行回应,但由其创立的法拉第未来(下称“FF”)也同步发表了声明称,公司创始人兼CPUO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此举将彻底解决其在国内的债务问题,不会影响FF公司正常运营,对公司的股权融资和未来IPO将带来积极的帮助。

只是贾跃亭由于巨额债务问题背负了严重的信用危机,因此即便此次在美个人破产重组成功,对FF未来的融资和IPO计划能起到多大的作用仍不得而知。

破产重组为最优解,但何时回国仍然未知

根据该《声明》显示,在英属维尔京法院的禁令解除后,贾跃亭将把美国法院认可的全部个人资产,即个人持有的全部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

据了解,贾跃亭还将主动给债权人提供额外的三种保障:第一,债权人依然保留对贾跃亭及其他直接债务人原有被冻结的所有中国资产的处置权;第二,除贾跃亭之外的原有债务人及担保人,继续履行他们的还债义务;第三,与之前只是拥有向担保人贾跃亭要求偿债的权利相比,根据本方案,全体债权人在法律上有权利通过债权人信托参与贾跃亭资产的处置并获得相关的收益,相当于在法律层面获得了强有力的偿债保障。

同时,该《声明》还强调:“这是贾跃亭先生解决个人债务问题、保障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方案。”因为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有破产清算(Chapter 7)和破产重组(Chapter 11)两种方式,前者比后者难度更小,可以直接豁免所有个人债务,但后者有更大的可能性使债权人得到更大的偿付,从而减少了债权人只能得到少部分债务偿还的风险。

至于余下需要偿还的债务数额,《声明》表示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其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待偿还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值得注意的是,该《声明》还提到,在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把个人所持有的全部FF股权和相关收益权转让给债权人,个人担保义务和债务也将得以解除,从而可以回国推动和落实FF中美双主场战略。

有媒体将此举解读为在个人破产完成后,贾跃亭便可以履行回国承诺,“下周回国”梗将成为现实。但由于中美两国之间司法制度的问题,相互承认司法判决的案例极少,因此即便美国法院判定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成功,中国法院也有可能不予承认。所以贾跃亭何时回国,仍是一个未知数。

FF经历最大人事变革,毕福康需向老贾“取经”

今年9月初,FF刚刚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事变革。创始人贾跃亭正式卸任公司CEO一职,并继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而有着“宝马i8之父”之称的毕福康博士正式接棒前者,成为FF全球CEO。

根据当时FF发布的公告显示,短期内,毕福康将领导团队全力冲刺首款超豪华智能互联网“新物种”FF 91电动车的量产准备工作,并完成下一款大规模量产豪华车型FF 81智能电动汽车的最终研发。而贾跃亭将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此外,FF还将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对于选择与贾跃亭携手合作,加入FF的原因,毕福康表示主要有三点:“一是贾跃亭先生;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最后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

而毕福康同样清楚,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筹集资金。“对于第一阶段,目前仍有上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让所有这些事情发生。”

但正是因为融资不顺出现资金危机才离开拜腾汽车的毕福康,恐怕在筹集资金方面还是要多向前任CEO贾跃亭“取经”。

回顾过去,在贾跃亭因为经营乐视失败和赴美造车陷入资金危机之后,其凭借着强大的融资能力,先后迎来过三位“白衣骑士”。

2017年1月15日,仅仅经过了一个多月时间的尽调,孙宏斌便以150亿投资乐视网、乐融致新、乐视影业三家公司。在贾跃亭宣布卸任乐视网董事长后,孙宏斌不得不接手董事长一职,但仍未扭转乐视网的颓势。最终,孙宏斌 “无力回天”,从而无奈的结束了自己200多天乐视网董事长生涯。

紧接着,不差钱的许家印来了。2018年6月25日,恒大集团旗下的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股份,进而成为Smart King公司第一大股东。仅仅3个月之后风云突变,贾跃亭将恒大一纸诉状告上了法庭,直到去年底,双方持续数月的纠纷终以和解告终,所有原协议终止。

随后,第九城市董事长朱骏出现了。按照双方协议,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拥有经营控制权。但目前,双方的合作并无任何实质性进展。

结语

在卸任FF公司CEO的当晚,贾跃亭在微博上写道:“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如今一语成谶,贾跃亭的确是放弃了一切,乐视、FF的CEO与董事长一职,相关的股权权益都将不再属于他。

至于老贾何时回国,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方案介绍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