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关停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是作秀,更是示威

36氪苏建勋2019-10-17 16:09酷公司
这动摇了甲骨文基业之根本,当中传递了“我能迁移,你也可以”的信号。

在一阵倒计时中,亚马逊电商副总裁 Dave Treadwell 敲下几行代码,屏幕上显示“stopped oracle(终止甲骨文)”,围观的人们爆发出一阵欢呼,还有人开了香槟。

北京时间 10 月 15 日晚,亚马逊 AWS 首席布道师 Jeff Barr 在其官方博客宣布:亚马逊消费者业务彻底关停了最后一个 Oracle(甲骨文)数据库。为此,亚马逊还拍摄了一部短片记录这一时刻,上述场景就是片中一幕。

亚马逊的员工们庆祝最后一个甲骨文数据库关停。图片来源: Jeff Barr博客视频截图

这对亚马逊来说意义重大。由于甲骨文在云计算领域持续发力,亚马逊则开发了自己的数据库,两家公司管理层也多次隔空互嘲对方业务,亚马逊自然无法向竞争对手继续采购,这就好比天猫淘宝不会使用华为云的业务。

亚马逊如此隆重地庆祝脱离甲骨文数据库,颇有些向后者示威的意义。

早在 2010 年前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就声称要摆脱甲骨文数据库,可由于这项工程规模巨大,直到 2018 年 11 月,亚马逊 AWS CEO Andy Jassy 在社交网站上发文称,到 2018 年底,亚马逊可以将88%的甲骨文数据库迁移到自家数据库中。

如今,这项工作的进度条终于完成至 100%。为了彻底移除甲骨文数据库,亚马逊调集了消费者业务部门的100多个团队参与迁移工作,包括:电商 Amazon Prime、Amazon Fresh;音箱 Alexa;内容 Kindle、Amazon Music等;以及广告、交易、财务、订货等内部系统,总计迁移了存储在近7500个 Oracle 数据库中的75 PB内部数据。

被迁移的数据自然会存储在亚马逊自家的数据库中。2014 年,亚马逊就推出过自研数据库产品Amazon Aurora,除此以外,还有 Amazon DynamoDB、Amazon Redshift 等,这些产品保证了亚马逊不会因为数据迁移导致业务停机。

花费数年、调配上百团队,亚马逊对这项工程寄予厚望。亚马逊 CTO Werner Vogels 就曾在去年 11 月,亚马逊关停最大的一个甲骨文数据库后表示:“这是我今年在亚马逊最开心的一天。”

亚马逊要回面子

省钱是亚马逊迁移数据库最直观的优势。

根据亚马逊 AWS 首席布道师 Jeff Barr 在博客中的统计,将数据库迁移至自家系统后,虽然还是要继续付费,但基于亚马逊的应用规模以及享受的折扣率,可以将数据库成本降低60%,数据库管理支出减少70%。

“贵”是甲骨文被诟病多年的一大特征,亚马逊 AWS 的 CEO Andy Jassy 曾公开批评甲骨文数据库“又贵又难用”。可由于发展时间长、产品线全面,甲骨文在全球市场占比依旧居高不下。美国评级机构William blair 的一份报告显示,在 2015-2017 年,甲骨文数据库的全球市场份额均高居第一。

图片来源:William blair 报告截图

因此,打破甲骨文在数据库的高价垄断,无疑是亚马逊迁移至自家产品的用意之一。

数据库性能的不被满足,则是亚马逊抛弃甲骨文的又一动力。

由于数据库是支撑 IT 系统数据运行的基座,以电商来说,用户的每一笔下单、付款、售后,背后都有数据库的支撑。而在电商领域,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在诸如双十一这样的促销节点,数据库能否具备良好的可扩展性,抵御短时间内大批用户涌入的高并发状态。

显然,甲骨文数据库的表现没有让亚马逊满意,而在亚马逊迁移完成后,Jeff Barr 在博客中提到,以广告业务为例,该团队在迁移后可以在数分钟内将数据库规模与吞吐量增加一倍,以适应高峰流量,而以往这种扩展工作通常需要耗时数月。

同样对甲骨文产品表示不满的还有阿里巴巴

2014 年天猫双十一期间,阿里巴巴用的正是甲骨文数据库,可在双十一的用户汹涌来袭后,天猫团队发现,甲骨文数据库无法支撑如此大的流量,天猫只好将 10%的流量转给当时并不成熟的自研数据库 OceanBase。

和单纯作为客户的阿里巴巴不同,在省钱、提性能的产品需求之外,亚马逊宣布弃用甲骨文,更有些“要回面子”的意味。

由于迁移数据库耗时较长,虽然贝索斯等一众高管早早喊出了摆脱甲骨文的口号,但在项目尚未完成时,亚马逊仍需要采购甲骨文的服务,这让甲骨文不免对亚马逊冷嘲热讽一番。

2017 年底,当亚马逊迁移数据库的新闻喧嚣之上,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就曾在当时略有不屑地表示:“有一家公司刚向我们支付了5000万美元购买数据库和其他技术,这家公司正是亚马逊。”

甲骨文需要反击

“这对Oracle最大的冲击,是动摇了其基业之根本,会加速企业上云 ,尤其是业务上云。这对Oracle是致命的。”一位 IT 领域资深人士对 36 氪表示 。

上述人士进一步谈到,亚马逊完成数据库的迁移,意味着向业界展示,如何用云的方式解决企业业务级要求的数据库,当中传递了“我自己就是个超大型企业,我能迁移,你也可以”的信号。

从 2014 年推出自研的Aurora关系数据库服务后,亚马逊在数据库领域动作频频,目前已经推出包括Amazon DynamoDB,Amazon RelationalDatabase Service(RDS)和Amazon Redshift等多款数据库服务,

甲骨文则在云计算领域持续推进,但它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

由于市场份额占有率不高,2018 年 11月,亚马逊 AWS 的 CEO Andy Jassy 还对甲骨文创始人埃里森进行了一番调侃。在 Andy Jassy 的一张展示云服务公司市场份额的幻灯片上,埃里森的头像被放在圆形统计图中,正以滑稽的样子向外张望

“在云服务领域,有些人如埃里森根本就没有出现在统计表中,他们只是‘突然闯进来’的。”Andy Jassy表示。

根据图表所示,在云服务领域,亚马逊AWS占51.8%的市场份额,微软有13.3%,阿里巴巴则占有4.6%,而甲骨文似乎连个位数都没有。

对云服务的缓慢推进也体现在甲骨文的业绩中。根据其在今年 3 月发布的财报显示,云服务和授权支持业务营收为 66.62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65.87 亿美元相比增长仅 1%,该季度云许可和内部部署许可销售额则下滑了 4%,至 12.5 亿美元。

搅局者也越来越多。国内,随着“上云”的浪潮推进,阿里巴巴、华为、腾讯在今年接连发布了自己的数据库产品;海外,又有一 IT 巨头 Salesforce 声称在 2022 年完成数据库迁移,并把内部数据库代号取名为“Sayonara”,即日语里“再见”的意思。

甲骨文已经到了必须要反击的时候。以传统软件起家的甲骨文必须重构其产品、技术、商业模型,以适配眼下云计算的架构,一位企业 IT 数字化厂商的 CEO 就对 36 氪表示:“甲骨文的传统数据库产品,与当下流行的公有云架构融合得并不好。”

这需要甲骨文在底层做出转型。2018年,埃里森终于提出,将云计算置于企业发展核心,并称甲骨文的未来将取决于其云ERP SaaS服务及自治云数据库。去年 10 月,甲骨文推出包括 ERP、人力资源等一系列云产品更新,并在其中重点加入 AI 能力,意图剑指亚马逊。

对于其发家的数据库产品面临的竞争,甲骨文也显得信心十足。

“就数据库整个能力来讲,如果我们以1到10来比较,如果说甲骨文能达到10,现在看到的一些产品连5都没有做到。” 甲骨文公司高级技术咨询总监李珈在去年接受采访时说。

*本文作者苏建勋,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