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微型电动车之王”倒下:曾年销4.3万辆,估值高达80亿,如今却拍卖自救

“微型电动车之王”倒下:曾年销4.3万辆,估值高达80亿,如今却拍卖自救

新芽NewSeed刘博2019-10-31 10:08事业线
知豆目前急需要做的是找到合适的接盘者,只有这样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否则只能留下布满灰尘的厂房。

曾经贵为“微型电动车之王”的知豆汽车,在经历了去年的销量暴跌之后,如今也走上了拍卖自救之路。

新芽NewSeed(ID:pelink)记者近日从阿里司法拍卖平台获悉,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2019年11月24日10时至2019年11月25日10时期间,对兰州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进行拍卖,起拍价为1.38亿元,公司评估价格仅为1.97亿元,保证金2500万元,加价幅度为10万元。

根据公告显示,本次被拍卖的兰州知豆汽车100%股权中,包含有建筑厂房、设备、土地使用权等固定资产和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等。

该公告还特别提示,竞买人必须提前亲自现场看样,自行了解标的物所有欠费等状况,参与竞买即视为对拍卖财产完全了解,并接受拍卖财产已知和未知瑕疵,未看样的竞买人视为对拍卖财产实物现状的确认,责任自负。交付以实物现状为准。

截止发稿前,该拍卖已有143人设置提醒,8139次围观,但无一人报名,最后能否拍卖成功仍未可知。

曾年销4.3万辆,将传统车企甩在身后

据公开资料显示,兰州知豆成立于2006年7月,由新大洋机电集团创始人鲍文光创立,专门生产A00级电动车,也就是所谓的微型电动车。2015年,兰州知豆与吉利控股等联合发起成立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并成为该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彼时,国内电动汽车市场开始进入快速发展时期,车型也主要分为三类,一类是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高端电动车,一类是兼顾经济性与实用性的中端电动车,还有一类则是以A0级、A00级车型构成的微型电动车。在这其中,以知豆为代表的微型电动车曾经占据“半壁江山”。

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市场纯电动乘用车销量近44.9万辆,其中微型电动车销量超过27.7万辆,占比达62%;2017年纯电动汽车车型销量排行榜前十名,有7个是微型电动车。

知豆更是凭借先发优势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估值一度高达80亿元。其2015年销量为2.53万辆;2016年销量为2.4万辆;2017年销量来到顶峰,达到4.3万辆,将比亚迪、奇瑞、江淮等一众传统大车企甩在了身后。

微型电动汽车市场之所以快速爆发,一方面是市场存在刚需,随着城市交通的愈发拥挤以及出行成本的增加,消费者转而考虑成本更低的代步车辆,续航里程短的微型电动车此时成为首选。

另一方面,微型电动车技术门槛低,造车成本不高。以知豆D2车型为例,其续航里程为155公里,只需要18KWH容量的电池,整车也只有0.74吨。较轻的车身、较少的电池、较小的马力让造车成本更低。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为加快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2015年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联合发布《关于2016-2020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支持政策的通知》,规划了2020年的财政补助目标,实行普惠制。

依照规定,大于150公里续航里程的纯电动汽车可以获得国家3.5万元的补贴,并且在地方政府处大多也能获得4.5万元补贴,因此一辆车就可以获得9万元补贴,可以看出政府支持力度之大。

但恰恰高补贴政策引得创业者蜂拥而至,低技术门槛为微型电动车市场出现危机埋下了隐患。

补贴退坡成为“致命一击”,知豆陷入泥潭之中

在2016年大量的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被曝光后,国家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开始趋严和退坡,当初微型电动车市场所埋下的隐患开始暴露出来。

2018年四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更是表现出了低退高补的态势,对纯电动车型来说:长续航、高能量密度电池的产品持扶持态度;对于短续航、技术指标落后的产品则降低了补贴标准,而且以“电池能量密度”和“能耗”进行补贴系数考核。

依照2018年新规,纯电动车续航150-300公里车型补贴分别下调约20%-50%不等,低于150公里续航的车型将不再享有补贴;续航里程300-400公里及400公里以上车型,分别上调2%-14%不等。

这显然给了微型电动车企们“致命一击”,市场占比超过六成的A00级车直接沦陷,而这其中就包括曾经如日中天的知豆。

以知豆D2为例,在2017年能获得国家3.6万元的补贴,新政实行后,领取的国补仅为1.65万元。在此情况下,知豆等微型电动车企为了求变,必须要进行产品升级,但情况并不理想。

像北汽、奇瑞等都有制造小型、紧凑型甚至中级车的经验、技术和设备,并且有与其相配套的销售网络。微型电动车缺乏制造更大型车辆经验,进入该领域竞争有着先天的劣势。

并且随着车型的升级,造车成本也在提高,产品价格自然会相应上涨,但补贴又在下降,使得高度依赖补贴政策的微型电动车企们失去了价格优势。

技术不是其所长,价格优惠也不复存在,因此在考虑性价比的前提下,消费者对微型电动车升级后的产品很难再会买单。

这种负面影响直接体现在了知豆的销售数据上。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知豆汽车累计销量仅为1.53万辆,同比下滑63.9%,只完成年初销量目标的19%;2019年,知豆汽车销量再度恶化,前三季度累计销量仅为2095辆,同比暴跌84.5%。

销量的暴跌让知豆陷入了资金缺失的泥潭之中,债务压力陡增,甚至出现了欠薪情况。2019年8月,有媒体报道,位于北京的知豆智信技术有限公司多达80位员工3个月都未收到工资,而知豆汽车宁波基地的员工也称4个月未领到工资,同时工厂存在大面积裁员。

与此同时,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兰州知豆及知豆汽车面临的债务纠纷多达数十起,且大多数都为买卖合同纠纷,而此前一直表示该公司2019年将盈利的创始人鲍文光也已被限制进行高消费。



另外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兰州知豆总资产为19.02亿元,总负债为18.38亿元,净资产为6482.30万元,H1营收为2005.37万元,净利润为-1.11亿元。

昔日辉煌不再,分时租赁或是直接出路

尽管微型电动车昔日的辉煌不再,但从长期来看,该细分车型的发展空间依然很大,当电池成本逐步降低至与传统的燃油车发动机成本相当的时候,微型电动车市场或将再次活跃起来。

另外随着产业集中度、企业投资强度、技术创新力度的不同,微型电动车企间的差距将被拉大,新老企业之间合资、合作、重组的情况会变成常态。因此未来在微型电动车领域,其主导者必定是具有强大资源整合能力的企业。

而目前来看,要在当下的变局中求得生存,集中于短途出行的分时租赁业务,或是微型电动车最直接也是最现实的出路。

奇瑞新能源市场部长卢华平之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奇瑞eQ 2017年近一半的销量由分时租赁市场带动。

目前全国共有6300余家汽车租赁业户,租赁车辆总数约20万辆,市场规模以每年20%左右的速度增长,对于车辆的需求强烈,在上游产能过剩的情况,下游的分时租赁和共享汽车成为主要消化途径。

并且在2017年8月,国家就已针对电动车租赁出台了《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该《指导意见》明确指出:鼓励使用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并按照新能源汽车发展有关政策在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和建设方面给予扶持。

除此之外,微型电动车适合分时租赁企业的重要原因,也在于后期车辆在运营中的丢失与零件的损坏成本。其车身内部构造简单,零部件价格相对低廉,而其核心部件的电池组,更换一次的价格仅在千元左右,并且市场目前无法给出准确估价,使得其在二手车市场难以销售。所以分时租赁企业选用微型电动车,完全不用为车辆电池的丢失造成经济损失而担忧。

综上所述,依靠分时租赁和共享汽车,微型电动车企们或能走出暗淡,摆脱目前的困境。但知豆目前急需要做的是找到合适的接盘者,只有这样才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否则只能留下布满灰尘的厂房。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quinn

quinn新芽记者

1620篇文章

新芽NewSeed记者,关注汽车、出行、社交、企服、教育、硬件、文娱等多个领域,交流/报道/融资发布请联系:QuinnLiu@zero2ipo.com.cn,加微信:Online89757,请备注姓名-公司-职务~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