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酷公司
  • 一边“焦虑”、一边“重生”:《奇葩说》六年的“疯狂游戏”

一边“焦虑”、一边“重生”:《奇葩说》六年的“疯狂游戏”

娱乐独角兽周锐2019-11-03 20:01酷公司
《奇葩说》有了第六季,舆论直言不讳的为它冠上了一个副标题,“这是一个奇迹”。

阔别10个月,前天(10月31日)《奇葩说》第六季正式上线。当天节目豆瓣开分8.6分,创下近3季新高,#被肖骁说哭了#等节目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第二期节目预告里,最强大魔王黄执中被新奇葩打败,粉丝哗然——一切都彰示着《奇葩说》作为国内最初的说话类网综,以一种高质量、高密度的状态回归了,并且不介意打破旧日的神话。

这一天,或许是《奇葩说》第五季(以下简称《奇葩说5》)时不曾预想的。2018年9月《奇葩说5》播出,播出之前节目团队经历着说话类节目最沉闷的时刻,新生代网综已经纷纷冒头,从《中国有嘻哈》《偶像练习生》《明日之子》等垂直音乐类、偶像选秀类爆款综艺,到《心动的信号》《妻子的浪漫旅行》等观察类慢综艺,网综市场上综艺内容与模式已经越发多元化与垂直化。

而说话类综艺在《奇葩说》打开网综时代的大门之后数量迅速增加,《吐槽大会》《火星情报局》等热门综艺接连上线,但是言语激辩、幽默吐槽的新鲜感消失之后,说话类综艺很快面临模式固化、人才缺失、审美疲劳、话题管制等问题。如何还能用“说话”吸引观众,行业内部焦虑丛生。

《奇葩说》作为老牌说话网综,第五季面临“综N代魔咒”与市场退潮的双向冲击,受到的影响也并不小。彼时米未CEO马东对团队定下的KPI是“我们的目标是有第六季”,在预热宣传中,奇葩说5化身为一位需要急救的病人。这一切都显示着第五季时,米未团队面临拐点。

庆幸的是,《奇葩说5》最终在上线期间(2018年9月21日-12月08日)获得艺恩播映指数60.5分,同期第二名,#奇葩说#相关话题微博阅读量飙升至78亿,讨论量高达658万,屠榜微博热搜140余个,领跑爱奇艺平台Q4综艺市场。

《奇葩说》有了第六季,舆论直言不讳的为它冠上了一个副标题,“这是一个奇迹”。

《奇葩说6》的“疯狂游戏”

“第六季以前,我人生都是春天。”《奇葩说6》第一期预告里黄执中说,随后颜如晶、肖骁、傅首尔等老奇葩们都纷纷出现了崩溃的一面。马东则露出了隔岸观火的期待神情,“我特别喜欢这一季的这个赛制,所有的老奇葩从刚开始就要经历这种折磨,谁都别跑。”

《奇葩说6》的基调已经显现,沿袭了第五季的二分之一生存战的赛制,新老混战,黄执中、颜如晶、肖骁等选手与新选手们一起开杠,“杠”化身成一个实体分数,辩论胜败,收缴对手的杠数,杠越多对自身与团队越有利。现场的新选手感叹,这是“狮兔同笼”。

第五季24期节目中,从最开始的生存战到BBking争夺战,比辩手们一共经历了五个赛段,从个人开杠到争夺队长、车轮战淘汰,赛制上达到了《奇葩说》历来最残酷、最严苛,输出观点与辩论输赢已经同样重要,因为前者是辩手说话的意义,后者则是保障辩手说话的权利。根据目前节目透露出的赛制信息,《奇葩说6》赛制的特殊之处在于蔡康永、罗振宇、薛兆丰、李诞四位导师也均下场带队辩论。

实际上从第4季起,《奇葩说》的赛制就在逐渐复杂化,要求辩手在有限时间内进行观点输出、言语交锋,通过节目节奏与淘汰机制、压力氛围增加语言类节目的可看性与戏剧感。放在语言类节目整体下行、寻求突破的大环境下,赛制改变无可厚非。

但这并没有完全改变《奇葩说》的困境,豆瓣评分显示,《奇葩说》第四、五季评分为7.8与7.4分,放在鱼龙混杂的综艺市场内,这个评分已经进入口碑行列,但是相对于前三季的成绩,这是一个低谷。

而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是什么,一方面是辩题的选择范围与话题性减少,而观众的审美需求与内容需求在日益升高,思考能力迅速增加。第五季中大部分辩题与情感相关,这种辩题向情感渲染型选手倾斜,技术性的逻辑辩论反而失去优势。有粉丝评论,第五季辩题是让人可惜的,“并没有为小群体说话,只是讨论大众生活中会遇到的问题。但不知道为什么题目总是绕不开情情爱爱,可惜了某些选手和嘉宾。”

另一方面,新老奇葩之间的差距在赛制中暴露无疑,老奇葩如黄执中、颜如晶、邱晨等已经拥有了明星效应,以及辩手背景,在辩论上拥有过硬的技术基础与话术经验,鲜有新选手能够以辩论技巧动摇老奇葩们的地位,而以营造气氛、讲幽默段子、分享个人成长为主的选手,稍有不慎容易顺着氛围辩论,忽略观点和逻辑。

“虽然这是一个把辩论赛进行娱乐化的节目,但是老将们发言中的插科打诨仍然是基于立论和逻辑的,但是新人们似乎觉得段子才是制胜法宝,经常有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荒谬感,看新人和老将混搭在一组里合作时,这个水平落差上上下下太难受了。”

而这或许是《奇葩说6》需要解决的问题,辩题内容无法预料,但是从第一期节目来看新奇葩中已经迅速跑出了几个“黑马”。清华本科哈佛研究生美女学霸许吉如,与老奇葩杨奇函的辩论让人眼前一亮;给肖骁造成压力的狼人杀大神小黑,外形与声音的反差喜感与犀利的思维逻辑,被称为“新人中的第一名”;“局部网红”主持人李佳芮,成功打败脱口秀演员赵有成;以及击败黄执中的雷哥。

第一期节目中肖骁、大王等老奇葩因出色表现,登上微博热搜TOP3的高点,而新奇葩们也因在节目中的表现引起大众注意,新老选手、节目IP效应,多方加持,《奇葩说6》流量收割路径正在逐步扩大。

《奇葩说6》之外,米未的“夏天

现在所有内容生产公司都在担心自己是否足够年轻化,“团队都是90后”似乎已经是一个必要配置。据了解,《奇葩说》目前的团队主力都是20多岁的年轻人,制片人30岁出头,导演都是90后、95后。想要深扎年轻市场的意念不言而喻,而反过来,这是一种警惕,团队在思考让《奇葩说》在综艺市场走得更长久的方法。

近三年的综艺市场,语言类综艺面临的是下坡路,新观点、思维能力、斗智交锋等仍是市场需要的,但是娱乐氛围下语言类综艺即便是挂上了吐槽、奇葩等友善有趣的标签,也依旧是一门需要耐心的节目,因为对部分观众而言,听人说话本身就是一件消耗性活动。

在各类语言类节目绵延几代之后,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偶像养成类综艺大行其道,即便国内偶像市场还不够成熟,生产出的偶像甚至无处安放,但是2019年依旧有《创造营》《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节目前赴后继上线。这类节目的底气在于始终以粉丝经济占据着年轻市场的核心位置。

米未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第五季之时米未不能失去《奇葩说》,因为网综市场群雄并起,而公司旗下《黑白星球》《饭局的诱惑》《饭局狼人杀》《拜拜啦肉肉》等节目尚未能独当一面。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米未清楚的认知到延续一个已经具备IP认知度的节目比一档完全原创综艺风险更小,但这并不意味着米未没有开拓新的赛道。

今年夏天,比《奇葩说》更早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舆论热度的是《乐队的夏天》,集结痛仰、新裤子、海龟先生、旺福、刺猬、盘尼西林等31支乐队,邀请吴青峰、张亚东、高晓松等嘉宾,这档节目迅速在音乐圈层引起关注,并获得观众认可,豆瓣评分8.7分。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就像《奇葩说》让辩论圈与辩论艺术进入大众市场一样,《乐队的夏天》让常年出没在livehouse的小众乐队们进入综艺舞台,带着一种真诚。

“二刷之后,我觉得应该狠狠夸一下乐夏的后期画风和舞美,和奇葩说一样,米未真的是用了心的,国内没有团队比米未更适合接触这帮忒难搞的人了。”豆瓣上有评论写道。而《乐队的夏天》也让米未在综艺市场上有了新的筹码,《奇葩说6》的回归就显得更加从容。

粉丝们习惯把第五季之后的《奇葩说》称为“后奇葩时代”,这一方面是代表选手与节目赛制的迭代,一方面是希望新选手们能扛起大梁。《奇葩说6》开局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它让人回忆起《奇葩说》最初给人的思维冲击与辩论乐趣,往后的节目随着新奇葩陆续冒出,节目或许有更多的可能,而对于米未而言,这或许是《奇葩说》为米未带来的又一个“夏天”。

*本文作者周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