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怕抖音、快手,百度推出新App,再战短视频

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郭静2019-11-26 09:25事业线
抢来抢去,最终都是抢时间,时间就是金钱。

短视频的风从2015年刮到现在,没有任何止步迹象,无论是行业领头羊抖音、快手,还是后面的追赶者腾讯、百度们,在短视频这片战场上,谁也不敢轻言放弃,谁也不敢断言行业格局已定。短视频的敌人,不是“友商”,而是时间,可又有谁能持续“霸占” 时间呢? 

百度竖屏短剧App“番乐”iOS版上架

11月5日,有媒体报道称,百度即将上架第四款短视频产品“番乐”。11月8日,番乐App的Android版本开始逐步上架,11月21日,番乐iOS版正式上架App Store,番乐与百度网盘、手机百度、百度地图等属同一个开发者, ID为“Beijing Baidu Netcom Science & Technology Co.,Ltd”。

番乐App是竖屏短剧形式,用户可直接用百度ID进行登录,在“热门”频道中,用户可以看到一系列短剧内容,剧情共分为古风、都市、青春、单元剧几个形式,单集内容时长从30秒——5分钟不等,目前更新的短剧中,最长的有100多集。视频无广告,用户也不需要向内容创作者打赏。

从产品名称来看,百度短视频战略玩的是“去百度化”,比如,好看视频、Nani小视频、全民小视频,这几款产品都没有用“百度+XXX”命名,而百度早期的诸多产品,都是直接以“百度+XXX”命名,比如,百度地图、百度网盘、百度文库等。

“去百度化”后,少了一些辨识度,但却让产品更容易扎进用户层,比如“好看”、“全民”更符合用户口味。

番乐的名称并不时髦,也不便于记忆,不过,它的命名自有其因。番乐官网的title是“【番乐App】年轻人都在玩的番剧社区”,番剧可能很多人都没听过。百科显示,“番剧”是一个外来语词汇,意思为日本连载动画电视剧,属于二次元用户常用语。

最近几年,二次元成为行业最热的概念之一,而且二次元还是年轻人的代名词,二次元的代表公司哔哩哔哩更是成功赴美上市,市值近52亿美元。

由此来看,番乐要圈的就是年轻人群体,而不是快手、抖音这种全年龄段用户。

差异化竞争

BAT三巨头中,对短视频追的最狠的是腾讯和百度,阿里巴巴在短视频方面表现的非常佛系。连续推出14款短视频App后,腾讯仍然没有停下推出新短视频App的步伐,当然,其主力仍是微视。

百度并没像腾讯一样搞多产品围剿策略,但它在短视频上的投入也非常大。

百度在短视频领域的布局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百度子业务线推出的产品。比如,“榴莲”,榴莲App的前身是“百度图片”App,这款产品并不在百度主核心范围内。上线仅一年时间,榴莲App就夭折了。

百度贴吧团队也曾试水过短视频业务,2017年12月,百度贴吧推出了一款Nani小视频产品,这款产品跟百度贴吧结合地非常紧密,多个主要区域中都被Nani小视频占领。可惜好景不长,Nani小视频仅过了8个月时间便更名为伙拍小视频,不久后伙拍小视频便销声匿迹。

百度云团队曾推出过一款图片变视频的短视频产品百度大导演,不到一年时间,百度大导演便悄然下线。

2019年7月29日,百度网盘团队推出了一款工具型短视频产品一刻相册,用户通过该App能制作卡点视频,上线至今,该短视频产品并没有出彩的地方出现。

百度的短视频业务,最终还是要看核心业务线。当百度核心全力聚焦的时候,效果明显不同,百度的短视频产品迅速跃升至行业一线阵营。2018年,百度上线了两款短视频产品好看视频和全民小视频,好看视频主打横屏短视频,全民小视频主打竖屏短视频。2019年春节期间,百度和央视春晚达成独家互动合作,百度投入10亿红包资源,受此刺激,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的用户量暴增,好看视频还拉来了林志玲做代言人,至此,百度短视频彻底站起来了。

百度2019年Q1财报显示,3月份好看视频日活跃用户达2200万,同比增长768%。2019年5月,百度好看视频总经理曹晓冬透露称,好看视频独立App月活用户已破亿。

幸运的是,番乐同样来自百度核心业务线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这样它的资源等方面会好很多。它还与好看视频、全面小视频进行差异化竞争,番乐主打的是年轻人群体,内容也是以短剧模式为主,番乐、好看视频、全面小视频三者在百度内部互不干扰。

很多互联网产品之所以被“打趴下”,并不是被外部友商给打败的,而是因为内耗斗争导致内部资源分发不均,最后落得个“悄然离场”局面,现实就是如此魔幻。

对标快手小剧场

竖屏短剧并非番乐首创。竖屏短剧的诞生与网络自制剧的爆发有很非常大的关联。

2013年优酷的自制剧《万万没想到》爆红后,各类短小精悍的自制剧内容开始先后爆发,比如爱奇艺的《废柴兄弟》、腾讯视频的《快乐ELIFE》等,时长近20分钟左右的短网剧成为用户的最爱。短视频成为热点后,部分内容创作机构也开始尝试制作横屏版的短剧内容。再之后竖屏短视频爆红后,一些短视频创作者也开始尝试竖屏形式的短剧。2018年末,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都有过竖屏短剧的尝试。

到2019年,越来越多的竖屏短剧内容诞生。

2019年4月,快手开始推出为竖屏短剧专门推出了快手小剧场版块。2019年8月,快手小剧场被独立出来,形成“追鸭”APP。

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追鸭”App推出后,快手在后续的版本中,并未用到“追鸭”这个名字,而是将产品名称恢复为“快手小剧场”。相对来说,“追鸭”名字不便于记忆,因此,即使是快手旗下的产品,在没有辨识度的情况下,很难获得大的流量。而采用“快手小剧场”名称,则可以借用快手的热度,同时也能跟快手App进行结合。

快手小剧场App目前仅有Android版本,华为应用市场、豌豆荚、应用宝等应用商店中均可以下载,iOS版暂未上线。

在产品形态上,番乐与快手小剧场非常相似,两者都是主打竖屏网剧。不过,因为上线时间更早+内容生产者更多的缘故,快手小剧场的分类要更多,其包括霸总、校园、动漫、恋爱、乡村、古风等近20个频道;快手小剧场会呈现聚集内容的播放量,而番乐则展示的是剧集“喜欢数”;另外,快手小剧场还支持搜索功能,而番乐目前版本暂未推出搜索功能。

番乐算是竖屏短剧领域的后来者,不过,番乐贴着“百度”的标签,谁也不敢小觑。

短视频从大众走向小众

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短视频用户规模为6.48亿,网民使用率达75.8%,互联网娱乐应用中,短视频的用户规模和网民使用率仅次于长视频。短视频已经成为“杀时间”的利器。

短视频是属于大众的,但随着行业的竞争,大众市场的短视频产品已经没有变量。

艾瑞指数显示,2019年10月短视频App月度独立设备中,前十名的名次和2019年1月短视频App月度独立设备排名几无变化,只有“皮皮虾”的位置被“腾讯微视”给抢走了。

这意味着近10个月时间,尽管行业有众多的App先后推出,但头部的位置已经恒定,想要做大众市场的短视频产品,根本没有“出头之日”,月独立设备做到千万级别的都很少。

既然大众市场没有想象力,那么,小众市场是否还有空间可以挖掘呢?

就目前来看,百度番乐、快手小剧场走的就是典型的小众短视频路线。

二次元行业,“番剧”人尽皆知,但在大众市场,“番剧”是什么,用户根本不知道,该关键词甚至没被百度指数收录,这意味着“番剧”每天在百度中的日均搜索指数小于100。

毫无疑问,番乐找到了一块好的“处女地”,在竖屏短剧这块市场中,少了许多竞争对手,如果番乐能在竖屏短剧这块小众市场也站稳脚跟,对于百度的移动生态而言,显然是好事。

抢来抢去,最终都是抢时间,时间就是金钱。

*本文作者郭静,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