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为弱势群体提供真正有效的支持?

36氪神译局2019-11-30 11:16酷公司
真正的支持和安慰很少同时出现

编者按:很多处于非边缘群体的人们会对帮助边缘群体的人产生一种冲动,但这种冲动落实到行动中就不那么顺利了。本文作者Willie L. Jackson II提出“做同伙”这个概念,通过解析同伙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为我们如何更好地帮助弱者提供了一种路径。原文标题Don’t Be an Ally, Be an Accomplice。

图片来源:KarenYoojin

当我在国内(译者注:指美国)举办“支持者技能工作坊”时,我有时会自我介绍为“资深非裔美国人”——通常是在面对一大群白人的时候。

当然,这是活跃气氛的玩笑,但它的目的是严肃的:我用幽默让我的听众们放松,这有助于接下来理解一些艰难的和私人的话题。

我知道来这个工作坊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经历和观点。很多人在谈论种族、性别、性取向和其他关于边缘群体的议题时,都有过不舒服甚至受到精神创伤的经历。我工作过的许多公司都会有关于偏见的谈话,但很多都做的不太对。因此,在我的工作坊中,作为学习体验的一部分,他们能够体会到身体上和情感上的安全在场。

当然,大多数报名参加“支持者技能工作坊”的人认为自己已经是“支持者”了。支持者究竟是什么?在这种语境下,支持者就是那些不属于边缘群体但又积极支持这个群体的人。

社会上有种普遍存在的偏见,即许多(在数字上并不具备代表性)少数族裔报告称,非边缘群体的人有着支持边缘人群的冲动,这是令人鼓舞的。但把这种冲动付诸行动可能不那么顺利。我要提醒各位,支持者的概念,有一些人是坚决不认可的,因为他们曾经被那些善意的、自称为“支持者”的人的笨拙行为伤害过。

我与Kim Tran博士合作开发了支持者技能框架,我在多元化战略公司ReadySet担任顾问,也教授这个框架。它提出了一个颇有挑战性的问题:你把自己看作是一位支持者,这很棒,但如果你把这个概念付诸行动,是什么样子的呢?

做一个同伙,而不是一个支持者

我鼓励大家从“支持者”框架转向“同伙”框架,这对一些支持者技能工作坊的参与者来说过于让人惊讶了。但我有我更喜欢、更提倡使用“同伙”框架的原因。

如果没有上下文,大多数人会认为“支持者”是正面的词汇,而“同伙”是负面的词语。但是,从历史上看,我们现在享有的许多自由——例如黑人的公民权利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在不久前还只是一个梦想,那会儿需要重重地打破当时存在的种种不公。破坏既不容易,也不礼貌。

我用这个词,是希望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这项工作——作为同伙的工作——可能会让你付出代价。也许是走出你当前的舒适圈或失去你现在的社会地位,甚至危及你的安全。真正的支持和安慰很少同时出现。

同伙会试着“更关心”对方

对一些人来说,成长可能是不那么急躁,在参与人员复杂的谈话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成为一个更积极的倾听者。对另一些人来说,成长可能意味着承认他们犯了错误,并向受到伤害的人真诚地道歉。但对其他一些人来说,成长似乎意味着在面对争吵时,要有勇气大声说出争吵的影响,与对方进行沟通。

曾经,有个老板建议我,“多关心一点没关系。”当时我并没有完全理解这句话。但多年来,我一直记着这句话。以我的经验来看,许多听众都是在关心他人的连续体中生存的,这包括减少阴谋论,也包括手持标语的社会正义追求者们。

但是关心是私人的,不需要遵循既定的规则。一些最激进的机构改革经纪人拒绝公开宣传他们的承诺,他们只是一步一步地做着实事。我经常以女演员Jessica Chastain(劳模姐)的故事作为例子,她曾向黑人女演员Octavia Spencer承诺,她将利用自己作为好莱坞当红白人女明星的特权,帮助Octavia获得公平的薪酬,争取同工同酬的权利。她也确实做到了。

我不能告诉你应该关心什么或者如何表达自己的关心,但我相信每个人——无论他们的身份如何——都能将他们的关心付诸行动。

同伙明白,边缘人群的边缘化地位并非显而易见

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方式和我在工作坊中的定位深深植根于我作为一个非裔美国人的身份:我是奴隶的后代和佃农的子孙。我并不羞于把我的身份公开地讲给你们,但我这么说,也不是在要求所有人都要对我小心翼翼、做小伏低。事实上,我也会邀请其他人在工作坊中讲出自己的身份。

我们当前文化的最大缺点之一是,我们拒绝探究自己在美国复杂的共同历史。我的意思并不是简单地详述土著人和被奴役的人们所遭受的暴行,尽管我们不应该羞于承认历史真相。我的意思是,我们共同的历史比我们所讨论的更加复杂、不同群体相互依存。

我进入工作坊讲课,简直就像陷入白人的海洋里,他们看上去这么单一,但是细心观察过后,他们很可能比第一眼看上去拥有更多样和边缘化的身份:许多听众告诉我,虽然他们外表是白人,也被当作白人来看待,但他们在种族身份认同上是多种多样的。许多有意大利、爱尔兰和犹太血统的人,他们的祖先曾遭受迫害而逃离故土,来到这里。许多白人发现,他们在与他人的对话中会感到矛盾、被忽视、愤愤不平。当然,工作坊听众们其他的身份则更加隐私:LGBTQ+、不同能力的人(译者注:即残疾人的委婉语,differently abled)、自闭者等等。

在明显是少数群体和边缘人群的工作坊里,他们关于自己身份经验的表达往往是缺失的。这实际上使得这些白人群体无从了解自己被边缘化历史身份,是一种刻意的忽视和虚伪。

当我们这个由黑人和白人二者组成的社会把这么重要的议题束之高阁时,我热衷于创造一个空间,让所有这些议题都能被更广泛地讨论。我不认为我们这个工作坊要让我们所认为的“白人”占据更少的空间、“黑人”占据更多的空间,这相当于是我们在给他们压迫的感觉了,这不好。

同样,承认与边缘化共存的现存制度下的特权也很重要。例如,尽管我的种族身份在历史上和体制上被边缘化,但作为一个受过教育的、异性恋的、身体健全的男性,我所享有的特权却又很多。

我们的工作坊有各种各样的人,见证别人故事的这个空间是神圣的。

同伙无法了解一切

承认(换一个更坦率的词,学习)未知的东西是一个重要的起点。在美国,我并不总是对种族和身份进行分析。事实上,我所接受的粉饰过的正规教育,在让我准备好以自己的身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现实方面严重不足。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了解了自己的历史,也从各个方面了解了作为一个美国黑人意味着什么。

尽管我们有良好的愿景,我们有崇高的理想,但我们依然要学习更多东西。我们的世界有着普遍的增长机遇,有着一些令人欣慰的东西:没有一个人完全明白这一切。

作为同伙,我们的目标并不是避免严肃的谈话,也不是避免我们可能说错话或做错事的情况;事实上,我们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在它们身上,学会在我们情绪激动的时候,把它们融入我们的价值观。这并不容易,因为冲突和压力在生理上影响着我们,它们促使大脑释放皮质醇和肾上腺素到血液中,使身体进入战斗、逃跑或冻结反应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们会依靠生物本能对迫在眉睫的危险做出反应,而不是做复杂的思考,也不是去展现我们的社会风度。

换句话说:我们没能达到我们的希冀和价值观所彰显的那种水平,我们会堕落到依靠最基本的本能和所受训练的水平。这就是为什么训练自己这么重要——训练在必要的时候寻求介入的方法,训练我们的反应,尤其是当我们感到尴尬、羞愧或被点名的时候。

*本文作者神译局,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36氪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