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遭退市,汇源果汁难过“年关”

钛媒体柳牧宗 王糈2019-12-14 08:50酷公司
留给昔日“国民果汁”复牌的时间已不足50天,汇源果汁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朱新礼本人才能给出答案了。

被称为“国民果汁”的汇源果汁如今危机重重。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一份民事裁定书,招商银行曾于2019年9月20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扣押、冻结德源资本持有的股权、银行存款及其他价值共计人民币41.03亿元财产。

而德源资本的实际控制人,是汇源集团的创始人朱新礼。除了此次德源资本被冻结,朱新礼一手打造出的“果汁帝国”——汇源果汁,如今也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

据了解,因为关联交易违规贷款,汇源果汁自2018年4月3日开启停牌之旅,停牌时间已超20个月,至今仍未复牌。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所有复牌条件, 汇源果汁将面临退市局面。

复牌无望,卖身无门,汇源果汁的退市之路或许真的近在咫尺。今天,#汇源果汁或将退市#等话题相继登上热搜。 

一代人的回忆,难道就要陨落了吗?

公司负债114亿,创始人成老赖,“国民果汁”汇源面临退市

汇源果汁成立于1992年,创始人为朱新礼。

汇源果汁前身是一个濒临倒闭的小厂,在朱新礼的苦心经营下,汇源果汁逐渐成为享誉全国的“国民品牌”。

汇源集团董事长朱新礼,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喝汇源才算过年”......汇源果汁的广告语可谓是一代人成长的重要记忆符号,尤其90后。

在2007年,汇源果汁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

此时的汇源果汁(01886.HK)在香港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总市值一度超过313亿港元。而且汇源果汁募资24亿港元,成为香港当时最大的IPO项目,朱新礼的身家也随之暴涨。

之后好运也接连而来。在2008年9月汇源上市的第二年,可口可乐拟以每股12.2港元的价格,总金额超过24亿美元(约合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的股份。消息一出,汇源果汁当时股价大涨164%,市值一度暴涨。

可口可乐天价收购汇源果汁,也震惊了中国的资本市场。不过由于涉及垄断问题,这项收购案最终遭到商务部禁止。

可口可乐收购案成为泡影后,汇源果汁的股价也随即腰斩,市值也蒸发近50亿港元。

2008年也成为汇源果汁由盛到衰的转折点。在这之后汇源果汁也走向低迷,汇源集团更是连年亏损、债务告急并且濒临退市,汇源帝国瞬间倒塌。

据界面报道,2009年,汇源首次出现了亏损,净利润为-0.99亿元。虽然汇源果汁在2010年一度扭亏为盈。但从2011年至2016年,汇源果汁的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

一方面业绩下滑,另一个方面汇源果汁的债务危机迟迟无法解决。

据新浪财经报道,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总负债为114亿元,资产负债率51.8%。在这114亿元负债中,有83.5亿元是借款。

更糟糕的是,朱新礼一系列的关联交易,直接导致汇源果汁被停牌。

2018年3月,据媒体报道,朱新礼在未经董事会批准、无签订协议的情况下,向汇源集团旗下的关联方北京汇源出借42.75亿元贷款,汇源果汁也因此违反了港交所相关的上市规则,被港交所宣布停牌,至今尚未复牌。

汇源果汁要是想在港交所复牌,就必须遵守相关的复牌规定,并且予以补救:

1.对相关贷款进行法证调查、公布调查结果,并采取合适的补救行动;

2.进行独立内部监控审阅,以及证明本公司已有足够的内部监控系统;

3.证明管理层在诚信上并无监管机关需合理顾虑的地方;

4.公布所有欠缺的财务业绩,并说明任何审计修订;

5.通知市场所有关于本公司的重大资料。

为了解决债务危机,实现自救,汇源果汁曾打算“卖身”给天地壹号,用包括商标在内的等价资产出资,与天地壹号成立合资公司,但结果以失败告终。

据了解,如果不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上述所有复牌条件, 汇源果汁将被港交所取消上市地位。而现在距离这个期限,仅有50多天。

汇源果汁仍无法满足复牌条件,朱新礼旗下德源资本又被法院查封冻结,朱新礼今年也多次被相关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朱新礼和汇源果汁这个“年关”实属难熬。

成也朱新礼,败也朱新礼,我们或许可以从他的经营管理模式上,一窥汇源果汁跌落神坛的原因。

家族管理弊病积重难返,汇源果汁何去何从?

朱新礼是山东人,个人有着浓重的乡土情结,在企业管理上,倾向于任人唯亲。

在家族式管理下,汇源果汁遍布朱氏家族的身影:女儿朱圣琴担任公司副总裁多年,女婿高勇曾任公司副总裁,弟弟朱新德曾担任汇源果汁总经理,侄子朱胜彪曾担任汇源果汁法定代表人,并负责汇源果汁旗下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

这些“朱家人”,并未将家族生意发扬光大,反而爆出不少负面消息。

据悉,朱新礼的儿子朱胜华,只在家族企业上了一年班,就感到兴趣索然,不愿意接班。朱新礼遂将视线转移到女儿朱圣琴,以及女婿高勇身上。

朱圣琴曾在“可口可乐收购事件”之后,在汇源推出内部合伙人的有限创业机制,对公司架构、薪酬激励等进行大整改,但令汇源的销售团队元气大伤,运营问题越来越大,陷入财务危机之中。

而她的丈夫高勇,曾因涉嫌利用汇源的广告业务牟取巨额利润,而慢慢淡出了汇源。

此外,2012年,汇源果汁承认北京汇源饮用水公司总经理朱胜彪,在商标转让当中操作违规,已被免去职务。

随着时间推移,家族化管理的弊病日益凸显,朱新礼也曾想过聘任职业经理人,来挽救汇源果汁的颓势。

2013年7月,汇源创始人朱新礼卸任汇源总裁一职,前李锦记酱料集团CEO苏盈福走入人们视线。

据悉,这名职业经理人以“杀尽官僚作风”的管理风格而著称,与汇源果汁订立了为期5年的服务合约,朱新礼也曾表态称:“哪怕汇源被我新招进来的人折腾死了,我也认。”

苏上任后,大刀阔斧地启动了一系列改革,包括裁撤掉所有事业部,要求销售人员砍掉影响利润的环节等,这当中也影响到部分朱家人的利益。

仅一年后,苏盈福便黯然离开。此后,梁家祥、于洪莉先后出任高级副总裁、执行总裁,但是都没有坚持多长时间,便选择了辞职。

“大家长”朱新礼不肯放权,让汇源果汁举步维艰。

在可口可乐并购案中,朱新礼代表汇源独自完成了并购交易,法律顾问也是在签约后,才被告知此事。并购案被商务部否决之后,汇源逐渐走向衰落。

另一方面,一言堂的做派,使得外来的职业经理人难以获得实际控制权,从而导致汇源集团不断有高管离职,企业陷入动荡之中。

进入2019年,汇源果汁人事变动越发频繁。

根据澎湃新闻2019年2月的报道,汇源果汁在一个月内接连有6名高管辞职,其中行政总裁吴晓鹏在位半年多就宣布请辞。2019年10月,汇源果汁再添一名高管离职。当时汇源果汁发布公告称,李国辉已辞任公司的公司秘书。

目前,汇源果汁的执行董事仅剩三人,分别为创始人朱新礼、朱圣琴、鞠新艳,不禁让人唏嘘。

留给昔日“国民果汁”复牌的时间已不足50天,汇源果汁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朱新礼本人才能给出答案了。

*本文作者柳牧宗 王糈,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钛媒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