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到河南,800公里加急:一吨口罩原料的产业链接力

微信公众号:棱镜张庆宁2020-01-29 09:33事业线
此次疫情出现,顺丰、德邦等快递公司发起绿色通道服务,运力主要来自企业提前预留和紧急调度的物流资源。

1月27日中午,李舒看到我们发布的文章——《这座城市每天可生产165万个口罩,但急需原材料》,她通过北京市朝阳区一位读者辗转找来。

“我们已经复工,可以供应原材料。”李舒是江苏丽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江苏丽洋”)的采购人员,这是一家位于江苏省南通市的新三板上市公司。

江苏丽洋拥有两条熔喷布生产线,熔喷布是生产口罩过滤芯的核心原料。

当日下午16时,李明忠将李舒的原料信息和联系方式发到群内。李明忠是长垣市医疗器材同业公会会长,他搭建了一个微信群,群内有长垣市40多家医疗器械生产企业。

10多分钟后,李舒接到电话,电话那头是河南省鸿冉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鸿冉医疗”)的采购员林青,他需要一吨熔喷布,用于生产医用一次性口罩。

江苏省南通市到河南省长垣市,共计800多公里,车程8-10个小时左右。

两家企业却被运输难住了,因为找不到货车司机。

物流快递全网停运

27日晚上,江苏丽洋把这吨熔喷布打包,着手联系物流快递公司。

“找了好多司机,都不愿跑,担心高速公路不通畅。”当晚8点,李舒拨通李明忠电话,希望他想想办法,“能不能给我们开个证明上高速?”

李明忠咨询了长垣市当地货车司机。这位货车司机26日拉着物资去向北京,进出北京收费站,测完体温即被放行。

他又咨询了一位当地货车司机,确认高速公路长垣出入口同样只需测量体温。

“你直接和司机说,高速和空运都没问题。如果有问题,可以给我或鸿冉医疗的人打电话,我们再想办法。”听李明忠说完这话,李舒稍稍放心了。

虽是如此,南通绝大部分物流、快递公司尚未营业,在当地找到货车司机绝非易事,

“我们之前发往昆明、长春、乌鲁木齐的熔喷布,走的是顺丰空运。”江苏丽洋董事长尤祥银介绍,1月23日发往乌鲁木齐的那吨,运费两万多块,“在平常,发乌鲁木齐一样可以走陆路,一吨运费四五千元。”

一位物流业内人士表示,春节期间,只有顺丰、邮政在部分城市间提供有限度运输,京东在建有自营仓的城市提供末端配送,德邦等快递公司会在部分区域针对特定运输需求安排人员。

“除此之外,绝大多数物流、快递公司全网络停运。”这位物流业内人士称,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在全国大物流16万亿的市场规模中,工业企业的原材料运输、半成品和零配件供应链、商贸批零运输占据绝对大头。

国家邮政局报告显示,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507.1亿件,快递业务收入6038·4亿元,占到全国大物流市场规模的3.7%左右。

“工业加工企业春节基本歇业,社会物流需求大规模减少。再加上春节人口迁徙,线上购物需求明显减少,难以支撑起物流、快递企业的全国性运输网络。”这位物流业内人士称,相比正常营业,车辆空驶、转运场严重不饱和来说,全面停业是更好的减亏方式。

此次疫情出现,顺丰、德邦等快递公司发起绿色通道服务,运力主要来自企业提前预留和紧急调度的物流资源。

终于找到货车司机

南通到长垣只有800多公里,空运性比价太低,适合陆路运输。

李舒四处寻找司机。她咨询了韵达等快递公司南通网点,得到的回复是,“‘至少初八才接单营业,而且凑够一车才发货。’一车可以装50立方米的熔喷布,我们只发一吨,也就八九立方米。”

她又开始联系正在休假的快递公司司机,“看对方愿不愿接点私活。”

“有人开口要八千块,有人开口要九千块,”按照行规,这笔运费由鸿冉医疗支付,该公司采购员林青没有答应,“太贵了。平时从南通进吨货,司机的过路费、油费等成本一千多块,正常价格两三千块。”

“现在供货商价格高,物流又涨价,下一次进货接着涨咋办?”说这话时,林青正在公司忙活,鸿冉医疗同样要解决“封路”问题,“员工都住村里,村里不让他们出来,我们正发愁人手呢。”

该公司建有两条医用一次性口罩生产线,全负荷运转需要近百名员工。

27日深夜,李舒终于找到一位司机,“我们把价格谈到五千块。首先是对方跑过去一趟,只能空车回来,第二是现在是春节休假。不能让人家吃亏。”

28日9时许,这位司机在江苏丽洋厂区装货上车,又去另一工厂装了一批货,开上驶往长垣市的沈海高速。

他依旧有些忐忑,担心在高速公路上某个收费站被拦下。

行驶途中,一则新闻弹出手机屏幕:“公安部要求优先保障救护车辆、防疫车辆和运送医护人员、药品器械、民生物资等车辆通行。对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要立即报告党委、政府,依法稳妥处置,维护正常交通秩序。”

这位司机多少踏实了一些。

产业链正在苏醒

江苏丽洋董事长尤祥银操心的不是物流,而是熔喷布的原料供应。

该公司生产的熔喷布以聚丙烯为主要原料,具有过滤性、屏蔽性、绝热性和吸油性,用于生产口罩滤芯。

旗下医用口罩滤材规格分别是用于生产符合YY/T0969标准的医用一次性口罩滤芯、用于生产复合YY 0469-2011标准的医用外科口罩滤芯、用于生产符合GB 19083-2010标准的医用防护口罩(例如美国3M公司的N95口罩)滤芯。

“现在民众对口罩,尤其是对N95口罩的需求量特别大,”尤祥银说,N95口罩滤芯纤维直径0.3微米,过滤原理是静电吸附,适合医务人员在高危易传染的空气环境中佩戴,用于捕获空气中极小的颗粒物。

“一般老百姓配套口罩的目的是防范唾液等飞沫,医用一次性口罩和医用外科口罩应该够用了,没必要盲目追求N95这种高端产品,”尤祥银眼看着N95滤芯的价格暴涨,继而又推高聚丙烯等上游原料价格。

“聚丙烯同样不好搞,”尤祥银介绍,这类化工材料的生产企业除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下属公司之外,绝大多数是民营企业,“春节开工的肯定不多,我们同样要四处找原料。”

李明忠认为,口罩等医疗防护用品属于结构性短缺,“口罩生产商面临熔喷布、无纺布等原料短缺问题,这些原料厂缺少聚乙烯、聚丙烯等货源。这又需要化工材料产业链尽快启动生产。与此同时,物流等中间环节同样得动起来。”

但也不乏利好消息,例如江苏丽洋这类熔喷布原料商已经启动生产。

“27日上午,我们开始检修生产线,让机器先热起来,再把电和水检查了一遍。等到下午,两条生产线正式启动。”李舒表示,他们一天可以投入市场七吨左右的熔喷布。

不仅如此,天津泰达旗下天津泰达洁净材料有限公司拥有7条熔喷布生产线,总产能达到7000吨/年。

科技日报报道显示,泰达洁净根据疫情发展紧急启动了四条生产线,一天产能达到10吨,用于700万到800万只口罩的生产。

“随着时间推移,原材料跟上了,预计情况将有所改善。”据尤祥银观察,目前产业链上下游正在苏醒,“很多企业都像我们一样提前开工。”

得益于此,在产业链终端,鸿冉医疗这类长垣市口罩生产商同样筹备生产。

按照口罩生产流程,在熔喷布、无纺布等原材料到货后,先分切成小卷,放上生产线,通过高频焊接压制成口罩,再经过整理检查、人工装袋、灭菌16小时、解析库挥发灭菌气体两周之后,符合质量标准的口罩将通过物流、销售环节进入市场。

这吨800公里加急的熔喷布可用于70万到80万只医用一次性口罩的生产。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李舒、林青系化名。)

*本文作者张庆宁,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棱镜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