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无法重启,但投资人的钱仍要投出去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京京 士武 思遥2020-01-29 09:39事业线
创投大环境就像吃鸡游戏里不断缩小的毒圈,毒圈外的Game Over,跑进毒圈的要面对更残酷的战斗。

年终岁末,按照惯例,聚卓资本的联合创始人练孙郁都要投后走访,问问被投企业的发展情况。

2019年新增创业公司数量相比于2018年下降约81.2%,在练孙郁看来,无论是创业公司还是投资机构,二八效应越来越明显。

“项目的竞争很激烈,头部效应、二八效应越来越明显,对于投资机构来说,经历了一轮洗牌,很多小的机构募不到,也关门了。”

2019年是投资圈机遇与危机并存的一年。据时代数据创业公司数据库统计,截至2019年12月1日,全年一共有327家创业公司关闭。

创投大环境就像吃鸡游戏里不断缩小的毒圈,毒圈外的Game Over,跑进毒圈的要面对更残酷的战斗。“越热的项目,大家抢的越凶”,练孙郁说。

残酷的环境中,也有投资人看到了很多机遇。

“资本市场的春天快来了,我有一种期待”,天风天睿副总经理陈实对亿欧说,“今年春节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个春节——大的环境也相对平稳,资本市场这个相对小的领域内也有一些新的动向,带来新的利好。”

他的判断,源于下半年资本市场的一系列利好消息,以及中美之间长达近一年的贸易摩擦,终于有了阶段性进程。

“第一,中国和美国第一阶段协议已经签署了;第二,人民币最近也在大幅升值;第三,去年整个半导体企业的涨幅还不错;第四,新版的《证券法》也修订了,注册制马上要来了,投资机构退出通道更通畅了。”陈实继而讲道。

就在1月13日,天风天睿2020年首支基金正式成立,基金规模6000万元人民币。

在募资难的大环境下,聚卓资本同样有些逆势收获。“我们现在一直在忙于新基金的募资,比较庆幸的是过程相对比较顺利,跟母基金接触下来,他们对我们也比较认可。我们已经跟几家母基金已经都谈的差不多了,有些都已经过了投委会了”,练孙郁透露。

投后走访和新基金的close,让他有些忙碌。

同样忙碌着的还有华兴资本董事徐锟,他指着手机上的飞行记录对亿欧说,过去一年我飞了170多次,平均2-3天换一个地方。面对亿欧,徐锟分享了每个垂直领域里在未来可能出现的机会。

2019年有多个项目成功退出,出手投资频次不减的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从伦敦回京到飞香港的间隙接受了亿欧的采访,对于新年他也很积极地忙碌着。

“2019年是人类登月成功50周年,而当年80%的登月技术其实是在肯尼迪总统决定登月后才创造出来的。所以明势的被投创业者们,他们要有终局观,敢想敢干,利用有限的资源,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老北京”王京是踏足投资圈近十年的老兵了,作为云九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当被问到新年打算时,他激动得跳了一下:“我正要发朋友圈,问问谁春节还在北京,一定约来一起读读书,工作不停,正好有时间可以踏踏实实看项目。”

焦虑、忙碌、期待、机会、科创板、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各式各样的情绪、一个接着一个的大新闻,全部一股脑,涌到了春节这个特别的时间点。

过去一年,他们代表的一群投资人和背后的创业者们,主导着创投环境的变化,捕捉着新机会的诞生。

新春佳节之际,亿欧相约5位一直奋战在前线的投资人,回顾去年几大主投热点领域,包括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华兴资本董事徐锟、云九资本合伙人王京、天风天睿副总经理陈实、聚卓资本联合创始人练孙郁,他们涵盖了一线VC、PE和FA。

辞旧迎新,守先待后。

明势资本黄明明

to B、科技、企业服务,是我们2020年关键词

“一直以来,我们寻找的不单单是技术大牛,而是懂技术且艰辛通过技术提升产业效率的企业家。”黄明明告诉亿欧。

2019年,聚焦于to B、科技、企业服务的明势资本投资了多家相关行业的公司,其中也不乏近两年火起来的新兴赛道。

首先是RPA——其拥有实施周期短、部署简单、跨系统能力强的特点,且在重复性工作的准确性、效率、成本方面优于人工的特点特别适合当前企业需求。

明势资本A轮就投资了的「云扩科技」,这家为金融、能源、制造等行业提供流程自动化解决方案的RPA平台研发公司,先后又获得了金沙江创投和红杉资本中国的助力。

谈及为何选择RPA企业出手,黄明明表示,RPA本身不是一个新鲜事物,很多独角兽企业的核心产品服务都在运用RPA技术,但如今的各类企业客户对于RPA的需求都在逐渐增加。

“一方面现代企业经营中运用了大量软件系统,且各种系统的复杂度越来越高、迭代速度越来越快,传统系统集成的手段已经无法满足需求;另一方面企业用人成本快速提升,用机器来解放劳动力、让员工专注于高附加值工作成为了每个企业的核心诉求。”

另一个明势资本重点关注的赛道是Cloud Native(云原生)。Cloud Native是一个管理理念的合集,包括从敏捷基础设施以及微服务在内的底层技术,到跟管理相关的DevOps和持续交付。

“事实上 Cloud Native正在重构全球的商业组织,我们认为这个可能是继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之后,技术类创业者的重要发展方向。”黄明明说道。

低代码开发平台「ClickPaaS」、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壹站」等产业升级项目,同样是明势资本在2019年的“战绩”。

在黄明明眼里,中国正迎来技术驱动产业升级的“黄金十年”,所以对于持续关注科技和企业服务的明势资本来说,“资本寒冬”的影响似乎并不大。

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升级,2020年的企服赛道会更加火热。同时,随着传统行业数字化转型的深入,未来三到五年,相关领域会带来五十万亿GDP的增量。

“所有超过万亿规模的行业都有潜在机会,通过信息化手段可以改造和整合上下游分散的行业,很可能诞生百亿美金、甚至更大的企业服务类公司。”黄明明说道。

华兴资本徐锟

产业互联网掘金者还可以关注这些万亿级大赛道

2019年12月16日,纺织品B2B平台百布宣布完成D轮融资3亿美元,这是迄今中国纺织布料领域最大一笔单轮融资,而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正是华兴资本。

华兴资本董事徐锟向亿欧透露,促成百布融资成功,其实包含着对未来中国GDP占比较高的大行业赛道的发展预判,那就是通过科技赋能和数据驱动,来提升各行业生产和流通效率。

百布的逻辑就是如此,它依靠国内领先的SaaS和AIoT进行织布机智能化管理,实时收集数十万织布机的运行状况的数据,对上游生产环节进行产能智能化管理和有效分配,并通过仓配一体化网络实现电商交易闭环,以数字化重构了中国纺织布料产业链。

除了百布,生鲜赛道的美菜,工业用品赛道的震坤行等,这些由华兴资本主导的融资明星项目,都是卡位促进行业生产以及流通效率的产业升级机遇。

顺着这个思路,徐锟整理了未来可能存在的机会,并向亿欧详细阐述。

以B2B为例,除生鲜、纺织、工业品等领域外,徐锟尤其关注汽车零配件、能源消费、工业设备租赁、电子元器件、服装和进口消费品赛道等。

“如中国电子元器件市场有3万亿市场空间,其中小批量样本电子元器件采购规模也已达3000亿,此外全球和中国5G设施建设带动大量传统PCB和元器件的替代性需求,以及国产芯片的逐步进口替代。” 徐锟对亿欧说,“这些趋势都会逐步催生新的电子元器件供应链电商渠道,所以我们很积极的看电子元器件的B2B。”

市场容量大,数字化改造空间大,用户痛点明显,是这几个行业的共同特征。

“如中国中长尾服装供应链流通大概有3.5万亿市场规模,全都集中在广州和杭州两大集散地,通过供应链电商模式进一步提升服装领域的设计、生产和流通效率,这里面还有产业升级的巨大机会。”

除了B2B,在徐锟看来,新物流、医药流通、物业管理也是他未来会关注的重点。

“我国重点区域正在大力推动药品流通两票制,再加上电子病历推行,带动了处方药放开网售”徐锟向亿欧诉说了这背后机会,“像中国药品供应链电商和互联网医院+药品新零售,这些新型医药流通方式我们都非常看好。”

物业管理则显得有些大胆,但徐锟反而因此看到了其中老树开新花的机会。

“中国基础设施建设近年来保持较快增长,较大的基建存量和处于低位的城镇化率,尤其新型社区环境中出现了社区新零售、智能物管、绿色家居、数字服务的高频物业需求场景。”因此徐锟认为,基于科技赋能和数字驱动的新型物业管理公司将会迎来规模化增长机会

互联网医院、医疗AI、物流无人化、BIM和装配式建筑、数字化房产交易租赁平台,在徐锟眼中,这些领域都值得被产业互联网掘金者们深挖落地。

云九资本王京

AI是新型生产力,围绕AI仍有很多机会

“2019年的投资圈,我认为三个关键词可以概括一下——创业者少了、资源向头部集中、市场大洗牌。”

云九资本创始合伙人王京告诉亿欧,创业者、创业项目的大幅减少,对早期投资的影响很大,但结合VC市场整体的态势,这种影响就变成了双向的。“能够继续健康发展的初创企业变少,且投资人关注的很多赛道也不那么拥挤,让我们有了更多时间和精力去调研和决策。”

除此之外,“募资难”的问题,在王京看来也是时局带给机构的试金石。“投资本身就应该是一件理智、能为社会和人民创造新的正向价值的事。”王京说道。

对LP负责是投资工作者的本职工作,但云九资本还要做到“只投资能够创造新价值的企业”。

举例而言,移动互联网大潮催生了很多共享类项目,但以共享单车为首的大部分同类项目,最终都没能获得好的结局。在王京看来,一个行业或一个商品品类是否适用于共享经济,需要从用户使用频率、成本以及社会整体的运行效率三个方面来考虑。

在王京看来,共享单车的出发点是好的,低价高效的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出行需求,但单车本身并不是绝大部分人出行的首要选择,尤其在交通比较发达的城市中、道路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人们可以选择自驾、出租、地铁公交等不同方式出行,而大量单车所需的高频运营造成的道路拥堵,反而给更多人的出行带来了麻烦。

除了投资人的身份,王京还是一位“老北京”,他告诉亿欧,这个春节会留在家里,花一些时间与创业者、LP以及创投行业的朋友们聊聊未来,并阅读一些书籍。

进入2020年后,随着AI、5G等技术开始应用于各行各业,云九资本也将更加聚焦拥有核心技术的项目。

第一个主要关注的方向是AI+5G。人工智能的本质是新兴生产力,能够带来新的生产和劳动关系,而新项目也会由此出现——这也符合云九资本此前的投资逻辑。

第二是围绕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发掘更多拥有创新价值的企业。“中国的城镇化约为60%,未来有机会达到发达国家的85%-90%,所以针对下沉市场的技术、文娱、社交等项目仍存有很多机会。”

第三个方向是热门投资赛道——产业互联网。值得一提的是,王京认为,产业互联网的核心在于产业本身在变化,而不是简单的互联网叠加,“互联网的角色是催化剂,而不是反应物。”

“2020年,我相信市场依然存在很多机会,虽然整体募资额、融资额、融资笔数都有所减少,但也不妨碍优秀项目的成长。”王京说道。

关于新年伊始的疫情,云九资本王京表示:“信心是最重要的,科学防治是根本,每个人都从自己和身边做起,照顾好自己和家人,就是我们为疫情能做的最大的贡献。“

聚卓资本练孙郁

现在的大风口半导体,也在重复着过去的事

练孙郁是聚卓资本的联合创始人,过去的2019年他见证了大数据、AI等热门科技行业的泡沫化。谈起这些,他一方面庆幸自己避开了雷,另一方面总结经验,观察新的“风口”出现。

练孙郁认为,在技术趋向同质化的背景下,不具备良好应用前景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是那些AI、大数据公司难捱的真正原因

“AI那时候很多都是玩概念,讲故事,项目前期很容易融到资,但是实际上很多所谓的AI没有从应用场景出发,产品本身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商业化,一旦风口过去就会过得很艰难”。练孙郁说,所以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去年只投了国内少有的真正做深度学习框架的一流科技公司。

当前,大数据技术已经相当成熟,数据来源和数据用途的合法性成了关键问题,在2019年,这颗“定时炸弹”爆炸了。

“大数据行业的诟病一直存在,就是敏感信息来源的正规化,爬虫数据源的合法性,并且延伸到互联网金融,甚至产生了暴力催收这样的社会问题,引起了国家监管层的关注,并出手整顿,才出现很多公司关门或者裁员的现象。”练孙郁回忆说。

知易行难,太阳底下,并无新事。在练孙郁看来,现在的大风口——半导体,也在重复着过去的事。

对于半导体行业,聚卓资本提早做了布局。早在2017年底,聚卓资本投资基合半导体。

不到半年时间,基合半导体的第一款产品,用于显示屏的触控芯片成功打入了OPPO、传音、中兴等几个大厂商,抢夺了台湾企业的份额,随后围绕手机产业链收购了电源管理芯片和相机电动马达驱动芯片的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又从海外收购了5G传输芯片IP。

基合半导体的发展也令练孙郁既欣喜又意外。“2019年底,我们刚开完董事会,对企业这一年取得的业绩非常满意”,练孙郁告诉亿欧,“当然这也某种程度上得益于中美贸易摩擦的大环境下的政策红利”。

不过,在练孙郁看来,半导体行业也要警惕过度炒作导致的泡沫化。

“2019年,我们接触到很多项目,其中大部分就一个粗浅的想法,一个简单的计划就估值几个亿。我们感觉有很大水分,甚至有些团队经验也不足,都是为了蹭热点临时拼凑起来的,而且很多想法会脱离商业逻辑,没办法真正落地”,练孙郁向亿欧表示。

和过去不同,有了政策的助推,大环境的加持,看似火热的半导体,练孙郁给出了警示:“虽然国家鼓励和支持自主创新和进口替代这个大方向,像半导体这样原本相对冷门又非常专业的行业也变得跟前几年O2O、共享经济概念一样火热,但是如何在其中淘到金子,真的需要火眼金睛识真假,以及投资人过人的胆识与智慧。”

天风天睿陈实

瞄准硬科技,抓住产业变革新机遇

在业内,天风天睿向来聚焦高端制造,早在2016年,当各路资本追逐风口,不计风险,密集投资新能源汽车行业时,天风天睿就在锂电池负极材料领域投资了翔丰华。

向上游看,追硬科技,是天风天睿的标签。

而“硬科技”在2019年被提起的越来越多,在陈实看来,这是大环境使然,“从进口替代到产业升级和自主创新,这个趋势一直没有变过,只不过这两年趋势比较明显,尤其是华为和中兴事件的刺激。如果美国对我国进行封锁,那芯片就做不出来,这是必须要突破要解决的事情。”

在陈实看来,当资本扎堆到硬科技时,天风天睿的优势更能凸显,其中之一便是资源,“看到一个好项目,把钱投给它,我们也要把自己的资源给它,比如我们券商资源、投行资源、研究所资源都要给到,让企业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在市场上获得一定的壁垒和护城河。”

除了资源,还有天风天睿依托母公司的投研实力。天风证券副总裁、研究所所长赵晓光,是新财富白金分析师,就多年来专注于电子产业。

基于这样的研究,天风天睿就能摸清整个产业链,寻找优质项目,“比如说上游企业京东方,企业可能往哪个方向发展,原来是做LED,现在往OLED发展,未来往MiniLED、MicroLED发展,企业要去做收购、合并或者采购,整个供应链里的很多企业其实都是我们的标的”,陈实告诉亿欧。

陈实向亿欧透露了正在看的硬科技方向。

例如光学成像,陈实认为,这可能取代现如今的结构光,导致产业变革,“2020年苹果的5G出来以后,就会有类似于替代结构光的产品,这是一种新的低成本扫描技术。跟结构光比,它有一些技术优势,比如距离更远,受强光干扰更弱,未来的成本可能更低,应用领域更广。通过结构光做3D可能应用在人脸识别,未来就可以达到3D取景、VR互动、无人机交流、无人驾驶、取代激光雷达。”

有项目,有资本市场的一系列利好消息,再加上2020年新基金成功募资,让陈实的春节稍有舒心,同时在这个困难时期为武汉祈福。

*本文作者京京 士武 思遥,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欧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