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资讯
  • 事业线
  • 站在对抗新冠病毒的前线 ,这位登上《焦点访谈》的医生有话说

站在对抗新冠病毒的前线 ,这位登上《焦点访谈》的医生有话说

新芽NewSeed2020-02-05 10:36事业线
病房里,他孤身一人,亲戚也没办法前来探望。第4天的时候,余昌平开始问自己:“我会不会死掉?”他估计,可能性是30%。

“是的,我也感染了。”武汉新型冠状病毒防治专家组的余昌平医生坐在病床上,通过手机录制的快手短视频,开始向网友描述自己的病情。

此时的余昌平已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在医院接受了半个月的封闭隔离治疗。他的面色有了些红润,但需要一直戴氧气管,哪怕对着手机说话也不敢完全摘下口罩。1月31日,他断断续续拍了快一小时。他是个爱笑的大叔,带着武汉口音,细致地描述自己感染病毒后的状况。拍摄很累,余昌平身体的实际状况比网友在视频中看到的模样要差不少。

他的快手短视频在2月2日陆续发布,仅一天时间,播放量超过670万次,将近3万名快手老铁为他点赞。“余老师加油,给你和冲在一线的老师们鞠躬了。感恩你们,愿医者平安,愿病人早日康复。”“说句心里话,你才是真正的英雄,你才是真正的明星。”从上传视频到现在,网友对他的祝福一直没中断过。

2月4日,余昌平医生被《焦点访谈》报道,更多的人们通过电视屏幕,了解到他正在快手普及新冠病毒的相关知识。

余昌平是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医师,医学博士,负责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疫情爆发以来,他在一线接诊了很多疑似和确诊的患者,直到1月14日,他发烧了,38.5度。

起初一切正常,除了发烧,余昌平不流鼻涕不咳嗽,就是吃东西打嗝。1月17日,本来科室要一起吃饭,余昌平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感染了新冠病毒。他立即给同事打电话,申请做CT检查。

结果显示,双侧肺部都有问题,必须马上住院。余昌平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开始接受隔离治疗。他变成了患者,身边的同事们变成了自己的主治医生。

住院前三天,余昌平感觉还好,没有胸闷气喘,还能自己下楼做CT。然而结果并不乐观,肺部的病变在增加,阴影面积越来越大。复查过后,余昌平就没离开过病床了,他开始胸闷、憋气,呼吸越来越困难。新型冠状病毒在急速侵蚀他的身体。

病房里,他孤身一人,亲戚也没办法前来探望。第4天的时候,余昌平开始问自己:“我会不会死掉?”他估计,可能性是30%。

他迷迷糊糊地躺着,想起自己平时身体比较好,抵抗力强,住院这几天也能吃能睡,怎么着都能把病毒打下去。确诊后,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活下来,想着自己的那些病人怎么办,他很有信心:“因为我了解这个疾病,所以没关系。”

只是这天晚上,余昌平特别难熬。他在心里告诉自己,挨过第5天,拍个CT看看病情是不是能稳住。

虽然病情依然严重,但第5天的复查结果显示,真的稳住了。在鬼门关外头晃荡了一圈,余昌平逐渐脱离了危险。29号,呼吸机撤了,余昌平的精力在恢复,他开始刷手机了解外面的疫情。信息太多了,看得他难受,最近几天反而没休息好。“作为一个医生,急啊,我总是想能做点事!”

在余昌平拍的快手短视频里,他坦言,自己直到现在都不清楚是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感染了新冠病毒。但是他说:“因为我接触过很多病人,因为我冲在最前面,我总是会感染的,总是有一天会倒下的。”看得出来,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现在的他想要尽快康复,因为还有病人在等着救治。打开微信,很多人都在找他答疑解惑。“我还是想冲到前线去。”他计划利用短视频科普新冠病毒以及医学常识,让人们不要过度恐慌,学会科学用药。

余昌平对网友说:“我今天早上看新闻,状况也很紧急,发病人数很多,控制不容易,有的地方还在蔓延,而且现在老百姓还对这个病不是很了解,还有无名的恐慌。作为一个基层的医生,我也有我的看法,最后的胜利还是我们的。不急,刚刚开始。我们之后慢慢说。”

*本文作者,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新芽NewSeed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