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的三次悬崖勒马

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赵炯2020-03-10 13:52事业线
虽然又拿到了大额融资,但从整个电动汽车市场来看,蔚来也只是暂时处在安全状态。

去年12月20日,蔚来汽车掌门人李斌参加了《2019冯仑风马牛年终秀:认真说话》节目。

节目现场,主持人对李斌发起了连环三问。

“如果用一个字总结您的2019年时,会是哪个字呢?”“难”,李斌脱口而出。

“你对蔚来依然充满信心吗?”主持人接着问道。“那当然”,李斌点点头。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主持人追问道。“找活路呗”,李斌露出无奈的笑容。

事实上,去年一整年蔚来的确够“难”的——自燃事件、融资不畅、大幅裁员……主持人的提问其实也代表着外界对蔚来的质疑声。

尽管李斌自己充满信心,但蔚来的坏消息并没有停止。10天后,也就是12月30日,蔚来发出持续运营预警,公司现金余额不足以支撑未来12个月的营运资本。

这意味着,如果蔚来没有新的融资发生,公司或将面临停止运营的风险。

就在外界对蔚来唱衰声一片时,最近转机发生了。

今年3月5日,蔚来在其投资者关系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而就在不久前的2月25日,在2020年合肥市重大产业项目集中(云)签约中,蔚来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投资。

无疑,近段时间蔚来融资进程的顺利,极大改善了其资金困局,李斌悬着的一颗心总算可以放松一阵子。

在某档采访节目中,李斌曾称自己最大的特长就是善于从悬崖边把自己捞回来。显然,此次他的确把自己捞了回来。

回顾过去,从李斌的求学时代,到创立易车网,再到推出蔚来汽车,李斌在自己的三段人生经历中上演过三次“悬崖勒马”大戏。每一次徘徊在危险境地的边缘时,李斌总能把自己拉回来。

1

绝食相逼、弃政从商

1974年6月22日,李斌出生在安徽省太湖县吴岭村。该村几乎是太湖县最偏僻的小山村,直到李斌10岁以后,村子里才通了公路和电。

幼时的李斌是家中的长子,也是农村里典型的留守儿童。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了南京的一家煤矿工作,母亲则在煤矿旁边的服装厂打工。

二年级之前,李斌一直跟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外公是当地有名的“农业企业家”——他既能种得一手好庄稼,又能做得一手贩牛的好生意。李斌在帮外公料理生意的经历中,培育出了最初的商业嗅觉。

临近中考时,由于父亲所在的煤矿效益不好,家里经济一直颇为紧张,于是家里人希望李斌去考一个中专。因为在那个年代,如果考上中专就可以吃上商品粮,可以早点工作然后赚钱养家。在父母的概念中,这是一条很不错的出路。

作为家里的长子,李斌看着家庭窘迫的现状,意识到必须尽快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于是在家人的规劝下,他选择报考了中专。

然而考完之后,李斌就感觉不对。“这不是我想要的”,他后来这样回忆自己当时内心的纠结。

最终对前途的追逐战胜了对现实的妥协,他决定报考高中通向更广阔的世界。然而,他的想法并没有得到家里人的支持。

无奈之下,他只好用绝食相逼,并让家里人动用所有的社会关系,把学籍挪到高中那条线上,最终才得到考上太湖中学的机会。

如果不是当年在求学路上“拉紧缰绳”,按李斌的话说,“自己可能就是县里的一个粮站站长”。

1991年,李斌以太湖县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了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他终于按照自己的想法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

进入北大后,李斌开启了疯狂的学习节奏。他除了主修社会学外,又辅修了法学,还通过了国家计算机系统分析师的考试,成为当时北大文科生里唯一的系统分析员。最疯狂的时候,李斌一周参加了17门考试。

疯狂学习之余,李斌还当上了班级的副班长,这也激发了他从政的渴望。

在当年北大一大批寒门子弟中,毕业从政成为不少人试图“咸鱼翻身”的最大动力。同样,李斌也在谋划自己的从政之路。为了锻炼自己的组织号召能力,他经常发起各种各样的活动,比如带领同学一起去户外爬山、爬长城、天安门看升旗等等。

然而,尽管怀揣一腔热血,但李斌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量。在疯狂透支自己的身体后,李斌累到生病住进医院。结果等到出院后,他发现班上的“政治格局”发生了非常大的改变,自己此前苦心经营的人脉、活动都离他渐行渐远,一碰即碎。

由此,李斌的从政野望深受打击,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方向,并把眼光投向了商业世界。

李斌认为自己从小帮助外公料理生意,记账、赊货、要账的活儿都干过,做生意的底子不错,从商未尝不是一条更好的出路。

不过受限于大学生的身份,李斌在大学时并没有足够多的资本开启商业之门。于是,他选择利用课外时间去做兼职,打了足足50份工。如此多的兼职中,李斌称自己做得最好的一份工作是推销员——当时他奔波于北京的CBD写字楼,向白领们推销办公用品。

翻阅李斌的早年经历时,笔者发现他的成长轨迹与京东掌门人刘强东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

出生于1973年的刘强东仅比李斌大一岁,同样是家境窘迫的留守儿童。他10岁时第一次在镇上看到电灯,而李斌10岁时村子里才通电。

另外,李斌是太湖县高考状元,刘强东是宿迁市高考状元,两人大学期间主修的都是社会学,并且都在怀揣着从政的梦想后,又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过与刘强东大学毕业后,在商业路上经历了一段摸索期不同,李斌在踏出校门后开局便取得商业上的高成就,但这也让他冲到了危险的悬崖边上。

2

起死回生的易车

大学毕业后,李斌曾以总经理的身份参与了科文书院的创办。这家公司也就是如今当当网的前身,但李斌并没有在这家公司待多久便选择了离开。

2000年,李斌准备自己创业单干。他瞄准了互联网行业,创立了易车网,致力于为汽车厂商和区域经销商整合营销提供解决方案。这是当时国内首批汽车网站之一,李斌顺利拿到了1000万元投资。

在外界看来,李斌当时的判断很精准。首先,这一年是互联网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由于互联网产业的火热,纳斯达克指数到达5048.62的最高点,比1999年翻了一番还多。中国的新浪、网易、搜狐相继在纳斯达克上市,呈现出欣欣向荣的火热态势。

其次,虽然这一年中国汽车市场并不算红火,全国汽车销量只有208万辆,私家车对于许多家庭而言还距离很远,但2000年被称为中国私家车的元年——这一年“鼓励轿车进入家庭”被写进了“十五计划”纲要中,引导汽车市场发展成为了国家层面上的一项重要战略。

一边是势头猛烈的互联网世界,一边是潜力无穷的汽车市场,李斌试图用易车网在两块滚烫的土地中播下自己的商业种子。事实上,当时易车的确创造了比较好的盈利模式,光是网络广告订单就接到手软,李斌自豪地称这些业务“推都推不掉”。

站在新旧世纪的交接处,李斌雄心壮志地宣称,“自己是中国的比尔盖茨,创办一个公司只需三四年就能上市”。

然而,疯狂过后通常就是毁灭的开始。谁也没料到,2000年后全球互联网行业就迎来了泡沫破灭的惨剧。

2000年3月,纳斯达克在达到5408.60高点后便一路狂泻。背后的导火索是全球互联网产业泡沫进入破灭期,承载着倒闭风险的多米诺骨牌迅速在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中蔓延。

到了2001年,大量本身没有盈利的互联网公司,在烧光了投资者的钱后陷入了困境。许多投资者调侃称,这些失败的互联网公司简直就是“炸弹”。

这场互联网行业的惨烈状况,同样波及到了李斌带领下的易车网。

当时易车的大股东是一家国有汽车企业的经销商,占据超过60%的股份。目睹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大股东不希望把钱继续投向这块无底洞中,便提出了撤资。

对于一家初创的互联网公司而言,在资本寒冬时面临投资者的撤资,无疑是雪上加霜的痛击。

当时易车账上还剩下600万元,李斌实在不忍心看到自己亲手栽下的树就此倒下。2001年底,在最后一次董事会上李斌没忍住爆发了,“算了,你们把钱都拿走吧。亏掉的400万,算我欠你们的债”。

随后李斌便通过个人贷款,把亏掉的钱还给了投资方,并获得了公司100%的所有权。但同时,他也背上了400万元的债务。在那个年代,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危机之时,李斌俨然又一次来到了悬崖边上。

日后多年,李斌谈到为何敢于背上400万元的巨额债务时说:一个是他认为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对的,并且是能做成的,眼前的困难可以克服;另一个是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自己大不了去打工还钱,可能会经历5到6年的打工还债期。

但李斌也坦言,尽管他用底线思维说服了自己的负债选择,但事实上非常煎熬。

一方面,没有了投资者的支持,李斌的工作、生活水平急剧下降。他把公司从别墅搬到一个没有电梯的老式居民楼,公司员工数也从80人锐减至最少时候的7个人。据称,当时每天李斌要坐1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去上班,最窘迫的时候口袋里竟然不超过10元钱。

另一方面,尽管当时李斌心理压力巨大,但还是要自我振奋,在团队面前表现出成竹在胸的自信状态,以此来鼓舞士气。

后来李斌回忆称,当时根本看不到希望,“一方面是欠着400万的外债,另一方面是来钱太慢,都是在做几千块的业务”。

就这样,李斌憋着一股劲,死死地拉扯着徘徊在悬崖边上的易车。

转机出现在2003年的春天。

当年,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疫情,席卷了整个中国。如同当下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一般,彼时人们都减少了出门的频率,待在家里等候疫情的好转。一时之间,线下流量急剧减少。

然而,谁也没料到这给了部分互联网公司一线生机。由于线下流量减少,线上流量反而激增,大批互联网公司迎来了一波需求井喷。此时的李斌敏锐地捕捉到这个机会,便开始尝试重操老本行,即给汽车经销商写管理软件。随后他又开辟互动业务,推出广告投放平台“新意互动”。

结果,很快易车就接到了华晨汽车和一汽的两个大单,由此极大地改善了公司现金流危机。正是凭借这两个大单,李斌找到了起死回生的稻草。到了2004年初,易车网的利润已经达到数百万元,随后李斌又推出新车、二手车业务,彻底打牢了根基。

3

蔚来艰难的2019

在易车网站稳根基的那一年,中国汽车市场进入了快速增长期:从2004年的250万辆到2010年的1375万辆,中国汽车市场销量在6年时间内增长了近6倍。

伴随着汽车市场的蓬勃发展,易车于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由此,它成为中国第一家在海外上市的汽车互联网公司,股价最高时一度接近100美元。

就在所有人认为李斌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可以过上一段安稳日子时,李斌却并不这么认为。

此时,他又一次感觉自己站在了悬崖边上,总感觉哪里不对。

这种“不对”并不是来自于他对易车的担忧,而是源于他对人生低谷的定义,即对自己的不满意

具体地说,李斌认为自己前几年在商业决策上犯了错误——本应该把互联网放在战略最突出的位置,结果反而做了一些与互联网无关的业务,感觉自己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在对自己的人生做出一个彻底的否定和反思后,李斌选择再次将自己从悬崖边上拉回来,即创办一家电动汽车品牌,在自己的出行版图上再添上一员强将。

这个举动相当大胆,因为当时大洋彼岸的特斯拉刚刚发布第二款电动汽车Model S,且自身仍处在亏损之中,电动汽车行业究竟能走多远并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出判断。

李斌内心也有些忐忑,他给雷军打了一通电话阐述了自己想法。在李斌的一番战略蓝图描述完毕后,电话那边的雷军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扣动扳机?”

雷军的支持给与了李斌很大信心,于是2014年李斌决定开启自己的造车之旅。

这一年李斌40岁,他很忙。一方面,他剥离出易车汽车融资事业部,成立了上海易鑫,此后其成长为独立上市的易鑫集团;另一方面,他还酝酿出了一个共享单车的点子,此后孵化成如今的摩拜。

不过对于李斌而言,这一年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推出了电动汽车品牌蔚来。他拿出全部身家,投入到这条将他从人生悬崖边上拉回来的“蔚来绳索”上。

不得不说,李斌选择在2014年推出蔚来的确赶上了一个好时机。一方面,2013年财政部与科技部联合发布了新能源汽车推广方案,为新能源汽车的普及点着了一把火。

另一方面,当时造车新势力面孔并不多,蔚来得以获得众多投资方的青睐。要知道想在电动汽车领域做出一番动作,海量资金是基本的入行门槛,李斌自己也曾称“没有200亿别想做电动汽车”。而翻阅蔚来早期的投资人名单可以发现,马化腾、刘强东、张磊、雷军、李想都是李斌的投资人,这也让蔚来在一开始缓解了资金上的压力。

正式踏上征程后,蔚来汽车接连在2016年推出电动超跑EP9、2017年发布概念车EVE和量产车ES8,吸足了外界眼球。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特斯拉之后第二家在美上市的纯电动汽车公司。三个月后,中型纯电车SUV蔚来ES6面世。

然而,就在融资进程顺风顺水时,李斌却认为真正的困难还未降临。面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李斌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时直白地说,“找投资人的过程非常顺利,随后的创业才是九死一生”。

的确,在2018年成功上市后,2019年成为蔚来“九死一生”的一年。

复盘2019年蔚来的股价表现,可以用一个“惨”字由来形容。目睹着跌入谷底的股价,李斌仿佛又一次来到了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

事实上,去年蔚来惨烈的股价表现,伴随着的是其贯穿一整年的利空消息。

2019年4月22日,西安一辆蔚来ES8在维修时突然自燃;紧接着5月16日,上海嘉定区又发生了一起蔚来ES8冒烟事件。

随后李斌紧急回应称,“自燃事件的确存在一定比例,但燃油车自燃的概率比电动车高多了,电动车更安全”。然而,此时蔚来的品牌形象由于自燃事件已经严重受损。

2019年5月28日,蔚来发布Q1财报显示,第一季度蔚来交付了3989辆ES8。这个数字相比于2018年第四季的7980辆,可以说近乎腰斩,随后蔚来股价应声下跌。

就在电动汽车质量饱受质疑,且交付量下滑时,蔚来内部也在发生震动。2019年8月22日,李斌发布内部信,宣布公司将在9月进行裁员,预计将减少1200个工作岗位,调整后公司的人员规模约保持在7500人左右。

当然,抛开其自身原因来看,蔚来去年的举步维艰也与电动汽车大环境收紧相关。

首先,2019年全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降4%,为近十年来首次同比下降;其次,国家层面对于新能源车企的补贴也在走下坡路,补贴政策呈现收紧趋势。

内外夹击的趋严态势,让2019年的蔚来处在风雨飘摇的黑暗汪洋中。2019年12月30日,蔚来发出持续运营预警,公司现金余额不足以支撑未来12个月的营运资本。

然而,此时蔚来的融资进程却处处遇阻。此前其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原本在洽谈一笔超50亿元的融资意向,结果对方经评估后认为蔚来项目风险较大,最终未签署融资协议。

2019年的寒冬岁末,李斌和他的蔚来再次来到悬崖边上。如果没有持续的资金涌入,蔚来的名字或将消失在电动汽车玩家的名单里。

就在外界对于蔚来的唱衰声愈发高涨时,今年以来李斌用一系列的融资活动暂时安抚了市场的质疑。

3月5日,蔚来在其投资者关系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再次完成2.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事实上截止目前,蔚来在2020年已累计完成4.35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另外,2月25日蔚来在与合肥市政府的合作中也获得了超过100亿元的投资。

敲定一百多亿元的融资,李斌让徘徊在悬崖边上的蔚来脱离了危险区。

4

结语

虽然又拿到了大额融资,但从整个电动汽车市场来看,蔚来也只是暂时处在安全状态。

未来,摆在它面前还有特斯拉这位强有力的挑战者。特斯拉在上海的超级工厂已经走上正轨,大幅降价的国产Model 3更是直接对蔚来发起冲击。

马斯克,或将成为将李斌推向下一个悬崖边缘的那个人。

当然,二者未来的较量还有待时间来回答。回到李斌本人身上,其善于“悬崖勒马”的特质倒是有可圈可点之处。

事实上,像李斌这样的人都是富有冒险精神的人,对人生的进阶有着强烈的渴望。但同时,他们又并非没有风险意识,不管是外界推过来的悬崖,还是自己迈过去的悬崖,他们都能在最后的一厘米处刹车,然后或转弯,或回头。

当然,此类人也会为自己的“悬崖勒马”付出一些代价,比如许多人发现这几年李斌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他自己也笑称希望头上的白发少一些。

未来,李斌的白发会不会变少,就得看他手上勒马的缰绳是否足够紧实了。

*本文作者赵炯,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砺石商业评论

专注于全球商业与管理领域的深度报道,是中国最领先的商业知识媒体。微信公众号ID: libusiness

最近更新文章

热 点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