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入局云计算 To B野心再加码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姚心璐2020-03-26 09:44事业线
最近一年以来,字节跳动先后在云计算商标、域名等方面有所动作,近期更是在多个招聘网站上线云计算相关岗位。

国内云计算市场再增巨头玩家。

种种迹象表明,字节跳动正在向云计算进军。“最近收到了字节跳动的招聘邀请,”一位云计算企业销售向全天候科技表示,“从交流过程和职业描述来看,这不是一个对内项目,是To B的云计算业务。”

最近一年以来,字节跳动先后在云计算商标、域名等方面有所动作,近期更是在多个招聘网站上线云计算相关岗位,疑似将涉足云计算领域。

对此,字节跳动方面尚未给予正面回复,但对全天候科技表示:“目前没有做公有云的计划。”

今日头条、抖音等C端业务起家的字节跳动正在向To B领域进军,在疫情期间大力推广其办公软件飞书。云计算会是这个新兴巨头在To B领域的下一个动作吗?

1

潜入云计算

2019年7月,字节跳动提交了“字节云”的商标申请,商标注册查询显示,这一商标包括了社会服务、科学仪器和教育娱乐三项分类,截至目前,“字节云”商标还在审核中。

与“字节云”含义相对应的bytecloud.com域名注册于2004年,在2019年1月,这枚域名由海外注册商转入易名中国,之后开启了隐私保护。

3月13日,据工信部域名备案系统显示,bytecloud.com域名已经完成备案,其备案主体为北京飞书科技有限公司,为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字节跳动还拥有cloud.bytedance.com和larkcloud.com两个域名,前者含义为云+字节跳动,后者则意为“飞书云”。目前,两个域名均指向一个名为“轻服务”的网站,官方介绍为提供“先于时代的云服务”。

去年3月,知乎上一位标记为字节跳动tag的用户发布一则招聘广告《硬广!——字节跳动云计算岗位招募》,其中显示,字节跳动正在招聘包括资源调度、容器内核、后端开发等方向的云计算研发工程师和高级工程师。

近期,在猎聘、拉勾等多个招聘平台也纷纷上线了字节跳动有关云计算的招聘需求,总计达到数十个岗位类别。

以猎聘网为例,其招聘需求除研发工程师外,还有私有云架构师、IaaS解决方案工程师、私有云计算技术负责人等岗位。在其IaaS解决方案工程师的岗位描述中,工作内容包括:负责字节跳动私有云的解决方案架构与设计,场景拓展,以及字节跳动私有云定制、支持小型化部署和维护。

2

加入私有云战场?

由上述迹象判断,字节跳动入局云计算已成大概率事件。由此引发的疑问是,字节跳动的云计算是对内对外?方向是私有云还是公有云?

知乎发布的招聘广告中显示,其招募工程师所在的“调度团队负责字节跳动内部云底层计算引擎的资源调度管理,负责云引擎产品的底层基础设施建设与管理”。

不过,前述云计算企业销售分析认为,“不像是对内业务,我看过字节跳动近期的大部分招聘要求,大部分岗位描述具有典型的对外特征。而且他们找到我,表示字节跳动正在进行这方面的人才储备,销售本身就是一个对外的岗位。”

在国内云计算市场中,目前存在公有云、私有云两大阵营,两者均处于快速增长中。据IDC统计,2019年上半年,国内公有云IaaS市场规模达到33.6亿美元,同比增长72%,2018年,中国公共和私有云的年度投资总计120.1亿元,同比增长74.7%。

在公有云市场中,已经形成以阿里为主导的较稳定格局,前五名市场份额超过75%。多位云计算从业者分析认为,在巨头寡占的市场格局下,已很难有新参与者的发展和生存空间。“最终格局大概是以阿里为首的前三家或前五家组成,现在市场中的中小厂商可能都很难生存。”一位从业者表示。

相对来看,私有云市场格局更为分散,行业中不仅拥有传统IT厂商为代表的华为、新华三、浪潮,创业型的青云、九州云,还有系统集成商类的东软、神州数码等多个阵营。

在2018年工信部电子一所的报告中,以华为为首、中兴居末的19家企业均榜上有名,阿里云、腾讯云等公有云巨头,并未在私有云市场中形成相似的寡占格局。

“私有云投资回报更明确,规模效应也没有那么大,市场中可以容纳更多企业。”一位熟悉云计算人士分析称。

这可能也是字节跳动的云计算方向,在前述提及的字节跳动招聘岗位中,亦有多个岗位明确了“私有云”方向,且提及定制、小型化部署等内容。

对此,字节跳动官方回应全天候科技称,目前没有做公有云的计划。

3

字节To B战事

私有云不是字节跳动的第一个To B业务。

实际上,在广义的云计算中,拥有IaaS、PaaS、SaaS三种服务模式,目前通常所说的公有云和私有云市场,均为以底层基础设施和平台为主的IaaS和PaaS;例如办公软件等产品,则属于云计算的SaaS层面,也可简称为“云服务”。

在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已经先后将两款原本服务于公司内部的SaaS服务对外开放。

去年4月,字节跳动发布了针对海外市场的SaaS企业办公软件Lark,9月,该产品以“飞书”之名向国内开放。今年疫情期间,在远程办公产品整体走红期间,字节跳动更是对飞书大力推广,并宣布其基础版本面向所有企业免费。

字节跳动在去年推出的另一款SaaS服务名为“灵驹(ByteAir)”,为今日头条核心算法团队推出的服务产品,定位为“全球领先的企业级算法服务提供商”。

市场上的许多主流SaaS服务,均与其云计算互相配合。

例如飞书的对标产品钉钉,其背后是阿里云,在今年疫情期间,由于钉钉流量暴增,阿里云连续扩容10万台云服务器,以保障钉钉稳定性;而灵驹的竞争产品则是百度智能推荐引擎BRS,其背后支持为百度云,并搭配百度传统的应用内搜索服务售卖,商业模式和服务也更为完整。

若以此来看,字节跳动进军云计算领域也是顺理成章。这不仅意味着在私有云市场分一杯羹,更是以云计算为基础,与飞书等SaaS产品相互配合,形成在企业服务市场中的更强竞争力。

字节跳动的To B野心,正在以更完整的姿态浮出水面。

*本文作者姚心璐,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