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冰冰曾任女主,《巴清传》再出事,唐德影视或被拖退市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十一 风间海色2020-04-07 16:47事业线
在连续亏损的第二年,名叫唐德影视的上市公司市值只剩下了19.6亿元,两年多以前,这个数字是150亿。

唐德影视已经为《巴清传》投了5.8亿元,还花了6000万给范冰冰“AI换脸”,如今又公告了一个协议:如果7月15日之前播不出来,唐德还要为这部剧再赔偿3.56亿元。

在连续亏损的第二年,名叫唐德影视的上市公司市值只剩下了19.6亿元,两年多以前,这个数字是150亿。

《巴清传》与范冰冰的辉煌年代

站在今日回望,2015年到2016年,是对影视行业颇具意义的一个时间段。在这两年里,影视行业证券化率急剧上升,大量相关公司冲击上市,唐德影视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也是那波影视公司证券化、明星IP资本化的浪潮中,最具代表性的公司之一。

2015年,被称为近十年古装剧最灿烂的一年。范冰冰主演的《武媚娘传奇》一举创下内地电视剧史上开播的最高收视纪录,为接下来《花千骨》《琅琊榜》《芈月传》等古装剧的相继爆火赢得了开红门。

而这部剧不仅让范冰冰从荧屏火到了各大社交媒体,一跃成为当年的国民女星,更是让其制作公司唐德影视大赚4.66亿元,并成功在2015年登陆A股。

文娱圈有句话,叫做“小红靠捧,大火看命”,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明星本身的命运。

《武媚娘传奇》的爆火,将范冰冰在圈内的积淀与地位进一步巩固和推高,无论对于赚得盆满钵满的唐德影视,还是那时将“IP概念”炒得如火如荼的资本圈来说,都有着可遇不可求的商业价值

于是,唐德影视走向了一个与明星深度绑定的不归路。

2015年,凭借《武媚娘传奇》,唐德拿下巨额收益业界声名,并成功登陆A股。那之后趁着一片大好形势,在2016年立项开拍了由《武媚娘传奇》原班人马打造的《巴清传》(原名《赢天下》)。唐德影视对此寄以厚望,其制作成本超过5.8亿元,而唐德影视2016年的营业收入,则只有7.88亿元。

那时的范冰冰,是国内最具商业价值的女明星之一,她在影视圈汲汲营营积淀十数年,从小银幕疯狂刷脸起步,到沉下心去大银幕拍叫好不叫座的文艺片刷履历刷口碑,再到回归小银幕,重新补上此前牺牲掉的曝光,刷国民度刷流量——从个人命运来看,她所构建的,的确已经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局面。

但公司治理和个人命运不一样,邦哥曾经在许多次谈及公司治理时反复说过:人,是会出问题的。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2018年的3月29日,《巴清传》的男一号高云翔因涉嫌性侵一名36岁的澳大利亚华裔女性电视制作人,被当地警方带走协助调查,事发距今刚好两年整。

唐德影视措手不及,但没想到,要命的还在后头。

2018年7月,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在华谊众人和崔永元的骂战中被曝光,她本人随即销声匿迹,税务监管部门介入调查。事件把整个影视行业搅得翻天覆地,揭开一场规模宏大的税务整顿,整个泛文化娱乐产业都受到重创,随即揭开的整顿序幕和税务政策变动涉及面开始越来越广,包括大量相关的私募股权和投资基金都收紧钱袋,人人自危。

曾经依靠明星而赚得盆满钵满的唐德影视,如今又因为明星的“暴雷”而赔得轰轰烈烈,3个月之内股价腰斩,重金打造的《巴清传》档期一延再延,范冰冰本人面临8亿人民币罚款,开始大笔减持套现,最终获益约4100万元人民币。

曾经依赖的IP离场了,唐德却只能继续和《巴清传》死磕——他们已经在这部剧里投入了太多,如果全部变成沉没成本,也是不可承受之重。

唐德放弃不起,只能死磕。

业内的首轮播映权,和其他轮次的价格是天壤之别,2016年-2017年,为了抢夺《巴清传》的网络独播权,天猫技术、江苏广电、上海文广分别支付了2.16亿、4650万和6975万的预付款。这曾经是唐德的重要收入,现在是唐德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果《巴清传》最后播不出来,那这笔预付款,全都要还回去。

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境,作为一家公司的管理者,都是要硬着头皮去想办法的。

2019年,唐德公告称,与天猫技术友好协商,公司决定用不低于6000万的费用通过重新布景拍摄、技术手段、重新配音等,将《巴清传》原定主要演员在该剧中的镜头修改为由天猫技术另行确认的一线演员出演的镜头。

这一大串字,其实就说了一个意思:唐德要给范冰冰的角色做“AI换脸”。

有意思的花絮是,《武媚娘传奇》上映时,由于服装不符合新出的审批规定,唐德曾经找特效公司给剧中每一个妃嫔、宫女都重新补上了一块衣服,还因毫无特效痕迹而上过热搜。如今又要为充满辛酸的理由,再一次走在时代前列了。

不得不说,这个剧情的走向充满了黑色幽默。

根据协议,一旦无法如期播映,唐德影视应返还天猫技术已支付的《巴清传》全部费用2.16亿元,并再支付给天猫技术约1.4亿元违约金,两项费用共计3.56亿元。截止发稿,依然没有《巴清传》过审的消息传来。

公司治理永远不要依赖个人IP

邦哥在写这篇稿子的时候,被问到过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这个案例,对于创业者来说有什么启发?

其实我们想强调的,已经在过往强调过很多次了:公司治理需要依靠健全的制度,而不能依靠某几个个人。

在现代公司治理的风控领域,有一个部分,叫做“关键人风险”,专门研究和考量的,就是一旦公司在某一方面过于依赖某一个人或某几个人,所将会产生的不可控风险。

人是会出问题的,这一点无论是做什么公司,都应该记在心里。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果你所处的行业,不得不依赖“人”呢?

走弯路的不只是唐德

值得注意的是,唐德影视或许是最典型的案例,但绝不是唯一一个案例。比如最近同样处于风口浪尖的新丽传媒,也是唐德的难兄难弟。

2015年到2016年,是IP的黄金时代。新丽的布局还更早一些,在2014年就买下了原著版权,备案了《如懿传》。

新丽是当做剧王来运作这个剧的,前期筹备相当用心,直到2016年1月14日,才终于官宣了女主角周迅。那时周迅顶着国内首位“三金影后”(金马奖、金像奖、金鸡奖)的名头,声望、地位如日中天。新丽为了拿到她的片约,给出了95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片酬,占了总成本的近三分之一,无异于一场豪赌。

那时的新丽是否受到过唐德的启发,我们不得而知。但范冰冰和《武媚娘传奇》成为唐德上市故事里浓墨重彩的部分,新丽毫无疑问,也想用《如懿传》助推自己的证券化进程。

新丽传媒的IPO准备工作,几乎和《如懿传》同时启动。但运气并没有站在公司这一边,《如懿传》2016年8月开机,至2017年杀青时,A股市场对于影视公司的态度,和监管层去虚向实的导向,已经让市场换了一片天。《如懿传》制作完成后迟迟无法过审,3亿的成本不管用,剧王的名声不管用,周迅,也不管用。

《如懿传》的首轮播映权,报价300万每集,最初定了90集的长度,加上腾讯开出8.1亿的天价互联网独播权,《如懿传》的前期授权费用高达13.5亿元。但还是那句话:只要播不出来,你吃多少进去,早晚都是要吐出来的。

新丽的现金流随即出现问题,更要命的是,IPO计划也随着重点项目遇阻而搁浅,递上去的招股说明书迟迟没有进展,断掉了新丽从二级市场进行直接融资的路。等不起的新丽,最终以155亿估值,卖身给了腾讯旗下的阅文传媒。

这起并购交易公告的那天,是2018年8月13日,距离《如懿传》在腾讯视频定档的8月20日,只差了7天时间。

吃多少亏,才能长记性?

总有些行业,最宝贵的资产就是人,即使是公司也不得不依附于某些超高价值的个体。影视行业就是其中之一,于是历史反反复复上演。

新丽传媒在卖身阅文集团之后,试图押注电影《情圣2》和电视剧《渴望生活》,接着这两部戏的男主吴秀波出事了;再后来,跟新丽联系在一起的名字,又有了肖战。

影视公司们在过去几年,用行动鉴证了黑格尔的一句话,叫做“历史给我们的教训,就是人们永远不会吸取历史的教训”。某种程度上讲,他们对明星IP的捆绑和证券化,在过去几年里堪称始终如一,有业内人士说这叫做“哪跌倒的,就在哪再摔一次”。邦哥一位编剧朋友评曰:记吃不记打。

直到现象级的肖战粉丝举报事件,将明星IP巨大流量背后的巨大风险彻底爆破,众多受到影响的公司和旁观的各行各业人士,终于开始了对事件背后的反思。新丽也通过高管之口表态撇清与肖战之间的关系,但收效甚微。

2018年唐德影视已计提近5亿元坏账准备,归母净利润亏损9.27亿元。2019年的情况继续恶化,唐德影视实现营业总收入-3.2亿元,较上年减少6.9亿元。总资产为26.32亿元。而2019年前三季度,唐德影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671.26万元。

这是唐德亏损的第二年,再有一年,它面临的就将是退市的风险。

唐德影视2018年年度报告

无论是唐德还是新丽的案例,都将超级IP的风险展现到了极致,不论是影视剧IP还是明星IP,不管其话题度或流量有多高,一旦踩雷,这些都会引发更加强大的反噬。光环有多大,其泡沫和风险就有多大。

但风险,不是不可以被控制住的。

以影视行业为例,当年横空出世惊才绝艳的小罗伯特唐尼,因吸毒被封杀在业内寸步难行;号召力惊人的约翰尼德普因蒙冤被告家暴整个演艺事业几乎彻底崩盘;更不要提,《速度与激情》核心角色保罗沃克在拍摄途中车祸身亡这样的不可抗力。

美剧行业里因为个人行为或不可抗力所产生的关键性换角更是比比皆是,最典型的比如《犯罪心理》的绝对男主托马斯.吉布森就因打架被剧组开除。此外,长青美剧大多有着许多深受欢迎,但因各种原因而换掉的主演或写死的角色,最终都没有对剧集或影片产生致命性的影响。

除非你所面临的事件量级已经到了韦恩斯坦的地步。

我们在前几节提到过“关键人风险”,当关键人出问题,制作方和发行方,同样受到相当的冲击,但通常因为有着完备的风控条款,风险得以被分摊到各个环节的参与者身上,使得不至于无法承受。最终付出最多代价的,还是行为者本身。

事实上,对于个体价值有着极高依赖性的,不只是影视行业,也有体育行业,时尚行业,甚至是内容行业,以至于如今如火如荼的直播行业,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但往往都能够得到解决,风险不至于被无限扩大。

乱花渐欲迷人眼的行当里,也要认清楚,能够让一家公司屹立于行业的,一定是健全的制度,和完备的工业体系,风险控制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喧嚣中心往往没有救世主,但可能有催命符。

*本文作者十一 风间海色,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创业邦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