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汽车业:焦虑像野火般蔓延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王瑞2020-04-08 09:49事业线
日益严重的疫情正在“辐射”整个美国汽车业,历史悠久、业务庞大的美国车企巨头也难以幸免。

新冠疫情将触手伸向了美国汽车业。

从纽约到底特律,美国大型车展相继“搁浅”。

3月30日,受美国疫情影响,底特律车展宣布取消,延期至明年6月份举行。据悉,车展每年为当地带来的经济收益超过4亿美元,今年或将“颗粒无收”。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所表示,车展场地将被改造为临时野战医院,以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蔓延。“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美国汽车研究中心副主席斯蒂娜·德兹切克(Kristin Dziczek)表示。

日益严重的疫情正在“辐射”整个美国汽车业,历史悠久、业务庞大的美国车企巨头也难以幸免。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显示,截至美东时间4月7日凌晨5:30,美国新冠病毒累计确诊病例达36.8万人,其中包括死亡病例1.1万例。与大约24小时前相比,美国确诊病例至少增加了3万例,死亡病例至少增加了1200例。

当下,“困顿”成为美国汽车业的真实写照。

销量断崖

疫情的影响,从停产开始。

迫于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压力,3月18日起,福特、通用和FCA宣布北美工厂开始停产。起初,三大车企对复工持乐观态度,并将复工时间节点暂定为3月30日。

但“肆无忌惮”的疫情,向车企无情地浇下冷水。原计划4月6日部分复工的福特,宣布无限期推迟重启北美生产;通用干脆拒绝给出具体复工时间,表示会每周重新进行评估;FCA表示“正在持续监视局势”,暂定4月13日重启生产。

“员工、经销商、客户、合作伙伴和社区的健康和安全仍然是我们的重中之重。”福特北美公司总裁库马尔·加尔霍特拉(Kumar Galhotra)表示,公司正与工会领袖,特别是UAW紧密合作,制定额外程序以确保员工

一再推迟复工的背后,是冰冷的死亡数字。

3月28日,据UAW确认,2名福特时薪工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去世。“我们对此感到遗憾,这令人悲痛地提醒我们,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无处不在。”在一份对外声明中,福特发言人凯利·费尔克(Kelli Felker)如是说。

面对生离死别,车企不得不低头,“产能王冠”旋即滑落在地。

据OICA数据,2019年美国汽车产量为1088万辆,周均产量约为30万辆。自3月18日以来,美国主流车企停产接近3周,流失产量约90万辆,这个数字大大超过福特去年在华总销量。

长期停产是车企不可承受之重。生产陷入“真空期”的同时,美国汽车销量也面临断崖下跌。

据JD Power数据,截至2020年3月31日,美国已有35个州颁布“居家隔离”的命令,覆盖美国2.3亿人口,约占总人口的70%。虽然大部分州政府并未强制命令汽车经销商关门歇业,但不允许陈列销售,对客流量形成致命打击。

“在实施了这些限制措施后,相应地区的汽车销量或将下降超过80%。”JD Power数据和分析副总裁泰森·乔米(Tyson Jominy)直言。

此外,失业救济人口激增、消费者信心下降也在打击汽车销量。

据美联储数据,美国大约有6700万人口在这场疫情中面临失业风险;圣路易斯联储认为失业率在短期内将达到32%,超过1929年大萧条时期的24.9%。受油价暴跌与新冠疫情的“夹击”,美国股市在过去的3月遭遇剧烈动荡:10天4次熔断,3天暴涨20%。

消费者“惊魂未定”,留给美国汽车工业一片惨淡。据CAR预测,在消费者停止购买新车的每7天中,美国将损失大约94400个工作岗位和73亿美元的收入。

能自救么?

为了自救,美国车企已经开始“动刀”。

3月26日,FCA决定解雇北美地区约2000名员工。FCA向被裁员工表示,由于工厂停产需要节省资金,公司将暂停部分项目,其中包括提供外部支持的分包公司。

同日,福特CEO吉姆·哈克特(Jim Hackett)称,公司不会裁撤任何岗位,但需要尽快削减成本,“公司将停止招聘新员工并降低管理层薪酬”,但未透露具体降薪幅度。

通用汽车将削减6.9万名员工20%的薪资,以应对现金流压力。通用汽车表示,裁员措施将确保在疫情结束后,公司能够尽快恢复发展势头。

面对疫情的冲击,美国车企并未坐以待毙,以转产防疫物资加入了“援疫”前线。

控制住疫情,方是当务之急。

3月20日,通用汽车与西雅图医疗用品公司Ventec Life Systems宣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解决冠状病毒爆发期间医院面临的呼吸机短缺问题;3月24日,福特与3M、GE Healthcare等公司达成合作,未来将转产呼吸机、口罩等防疫物资;FCA同样加入战“疫”,表示公司将很快生产口罩。

这对具有“跨界经验”的美国车企并非难事。

二战期间,为应对法西斯入侵,福特汽车工程师们曾设计生产了近9000台B-24 Liberator四引擎轰炸机,后者至今仍是美国历史上产量第一的军用飞机;通用汽车旗下的凯迪拉克工厂、奥尔兹莫比尔工厂、庞蒂亚克工厂分别造起了坦克、炮弹与高射炮……

“当下的情况比二战更紧急。”韦恩州立大学经济学教授迈克尔·贝尔泽(Michael Belzer)认为,车企转产防疫物资需要投资,“需要解决的问题并不简单。”

尾声

疫情只是美国汽车行业陷入困境的导火索。

2019年,美国汽车销量为1703.8万辆,同比下跌2%,近三年来首次遭遇下滑,“底特律三巨头”福特、通用、FCA均未能逆市上涨。

如果将2019年置身美国近20年汽车市场成熟期,销量下滑并不意味着世界末日。

自2000年以来,美国汽车千人保有量始终在800辆上下浮动;近年来,美国新车销量也稳定在1700万辆左右。真正需要引起注意的,是销量下滑背后的经济账。

“如果说2019年给了我们什么教训,那就是不能低估经济的力量。”汽车定价网站Edmunds.com分析师表示。

2019年全年,美国经济实际增速为2.3%,同比缩减0.6个百分点,经济发展速度放缓;同期,美国新车平均售价为3.64万美元,同比上涨约3%;截至2019年6月,二手车平均价格为2.08万美元,较新车便宜1.56万美元。

新车二手车间的悬殊差价,在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或将美国家庭推向二手车。

2018年,美国二手车交易量突破4000万辆,是19年新车销量的两倍多。存量市场不可避免地抑制汽车销量,美国新车销量很难突破现有瓶颈。

与此同时,“透支消费”也为美国汽车金融带来风险。截至2019年6月,美国新车交易的85.9%涉及贷款。较低利率与较长还款期限,吸引消费者在购置新车时大量依托金融手段,进而被财务风险“套牢”。

疫情期间的失业潮,或将动摇美国汽车金融行业的根本。

亿欧汽车认为,兴盛的二手车文化与过高的汽车金融渗透率,既维持了美国汽车业的繁荣,也掩盖了繁荣之下的沉疴积弊。

面对几无可能扩大的新车市场,美国汽车巨头们承受着疫情的挤压,游走在社会责任与企业发展的边缘,2020年大概率犯难。

LMC Automotive全球汽车预测部门总裁杰夫·舒斯特尔(Jeff Schuster)表示:“疫情何时结束的不确定性,造成了更多焦虑,就像野火一样在整个行业蔓延。”

他预测,4月份美国年化销售率将下降到900万辆到1000万辆之间,低于2009年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申请破产时1040万辆的销量。

撑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与经济大衰退的美国汽车巨头们,在这场疫情中被推向未知。

*本文作者王瑞,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亿欧网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