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未来的未来还好吗?

微信公众号:FN商业三金娃娃2020-04-09 16:14事业线
在这个看重服务、珍视口碑、强调互动、慢工出细活的行业,不会有所谓的“强者恒强”。

从瑞幸咖啡自曝数据造假开始,中概股又接连曝出虚增收入的事件,今天站在漩涡中心的是好未来。可对于企业而言,名誉就是金钱,本来应该寸土不让,自曝作假当然不是什么行为艺术。

2020年夏天还没到,中概股竟然玩起了“脱光”的艺术。

从瑞幸咖啡自曝数据造假开始,中概股又接连曝出虚增收入的事件,今天站在漩涡中心的是好未来

可对于企业而言,名誉就是金钱,本来应该寸土不让,自曝作假当然不是什么行为艺术。

一切都要从一份又一份的做空报告说起。

“造假”始末

北京时间4月8日,好未来教育(TAL.US)发布公告称,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存在“不当行为”,好未来立即向当地警察报告,该雇员已被当地警察拘留。

受此消息影响,好未来股价盘后一度大跌28%。

好未来表示,根据公司的常规内部审核,公司怀疑有问题的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课产品线(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

此前,2018年6月13日,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曾发布了针对好未来的71页做空报告,质疑好未来至少自2016年起财报造假,欺诈性地创造利润。

随后,好未来方面回应称,该机构提出的指控包含大量错误、未经证实的猜测以及对事件的恶意解读。

好未来官方尚未明确表示此次例行内部审计是否与此前浑水的做空报告有关。

Light Class

(来源于好未来官网)

好未来在公告中宣布,在新推出的“Light Class”业务中,发现一名员工存在违规行为。好未来怀疑,该员工与外部供应商串通,伪造合同和其他文件,夸大销售额。

财报显示,2020财年中,“Light Class”销售占公司2020财年总收入的3%到4%。

目前,好未来的公告只展示了英文版,根据英文名称,此次造假的是“Light Class”业务,而该业务很可能是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轻课”。

据其官网显示,学而思轻课于2018年2月正式上线。是一款针对6至12岁小学生的在线学习产品,基于人教版、北师版、苏教版教材内容教学,涵盖小学1-6年级语文、数学、英语学科课程,为小学生提供在线学习辅导。

学而思轻课特色在于AI互动+直播+动画视频案例讲解,课后习题随时记录,大数据分析学情报告。

2019年11月27日,好未来集团总裁白云峰曾在产品发布会上表示,学而思轻课是好未来集团战略级产品。学而思轻课总经理姜真钦则在发布会上宣布,轻课已与中国移动百视通、京东建立合作,提供家庭教育场景产品。

目前,学而思轻课的价格在500元(16节)左右,大概30元左右一节,但不同于学而思普遍的“教师直播授课”方式,轻课主要是动画课和AI直播课,也就是录播授课,所以轻课的售价并不算低。

好未来

好未来的前身是学而思。

2003年,学而思国际教育集团(TAL Education Group)成立,通过为6-18岁的孩子提供课外辅导的方式探索最早期在线教育模式。

2010年10月20日,学而思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国内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小学教育机构,股票代码为TAL。

2013年,学而思教育集团正式更名为好未来集团,新的好未来集团定位为“一家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并将企业的使命调整为“让学习更有效”。

更名之后,好未来集团形成了由学而思、乐加乐英语、东学堂语文、智康1对1、学而思网校、摩比思维馆、E度教育网等七大子品牌组成的多品牌战略格局,但其最为人熟知的“学而思”仍旧是主打品牌。

2017年。好未来股价超过新东方(NYSE:EDU),成为美股市值最高的中国教育公司。

2020年1月21日,好未来发布2020财年Q3财报。财报显示:好未来第三财季营收8.624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5.860亿美元相比增长47.2%。

其中经营利润从上年同期的7100万美元增长到本季的7800万美元,增幅为9.9%。非美国会计准则经营利润(不考虑股权激励费用)从上年同期的9290万美元增长到本季的1.082亿美元,增幅为16.4%。

此外,净利润282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净利润1.238亿美元,同比下降了77.2%。

2020财年第三季度,好未来营收增长主要是由于学生总人次(长期正价课)从上年同期的约139.66万人增长到本季的约231.8人万,同比增长66%。

截至2019年11月30日,好未来在70个城市共设有794个教学中心,多于截至2019年2月28日设于56个城市的676个教学中心。

在这样一份亮眼的财报发布后不到三个月,好未来自曝家丑,为好未来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做空,做空

2月25日,GrizzlyResearch发布报告做空跟谁学,认为跟谁学将2018年净利润夸大74.6%,可能存在刷单、伪造学生数量等情况。

4月6日,跟谁学在审计后年报披露后发布致投资者信,表示公司受萨班斯法案的豁免,因此2019财年年报审计意见的措辞与新东方、好未来不同。4月7日开盘后,跟谁学股价大幅下跌,截至发稿,盘后股价跌幅超13%。

2018年6月13日到7月26日,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曾发布了四份针对好未来的做空报告:

质疑2016~2018财年,好未来通过与顺顺留学轻轻家教相关的两笔交易虚报税前利润1.532亿美元,达总利润28.4%到收购励步英语时虚报收入;

从在2018财年Q3季度财报中,夸大培优业务注册人数到培优业务披露的注册人数、平均收费与营收数据存在矛盾,并推论培优业务实际运营情况并不理想等。

美国时间4月7日,浑水在公布了一份狼群研究(Wolfpack Research)撰写的看空爱奇艺的报告,称爱奇艺早在IPO之前便存在欺诈行为,且涉嫌财务造假。

Wolfpack Research估计,爱奇艺将其2019年的收入夸大了大约80亿至130亿元人民币,即27%-44%;爱奇艺通过夸大大约42%-60%的用户数量来做到这一点。浑水称曾帮助了Wolfpack Research调查爱奇艺。

而就在上周,瑞幸咖啡自曝22亿数据造假,其根源也是浑水一份长达89页的做空报告。

自2010年成立至今,“深耕”中概股的浑水,共做空了18家中概股,目前已有6家退市。浑水也因此被称为“中概股杀手”。遭浑水做空的公司大体有三种走向:或股价出现短暂波动,或私有化退市、回归A股,或直接停牌退市。

在线教育

2020年,随着疫情爆发与持续,教育部通知“延期开学”,2亿多学生的学习计划转到线上。

在线教育站上风口,在线教育中概股成了A股、港股和美股教育版块的香饽饽。

在很多地区,在线教育的普及率由20%左右瞬间增至百分之百,连平板电脑都卖脱销了。

虽然这只是疫情黑天鹅带动下的短暂繁荣,但令人想象不到的是,在线教育退烧并不是从学生重新走进教室开始,而是源自几分做空报告。

回看同样处在漩涡中心的瑞幸咖啡,淡定得不像故事的主角。

或许好未来也能以同样的方式展望自己的未来,毕竟在线教育真正的难题是获客的姿势,对手是摩拳擦掌只待厮杀的字节跳动、腾讯、网易等互联网巨头。

在这个看重服务、珍视口碑、强调互动、慢工出细活的行业,不会有所谓的“强者恒强”。

参考资料:

1、《好未来回应造假:员工被依法拘留对违法行为零容忍》,来源:腾讯深网,作者:安然

2、《瑞幸、爱奇艺、好未来……中概股为什么一直被做空?》,来源:猎云网,作者:林京

3、《2020,在线教育跑步入场》,来源:未央网

*本文作者三金娃娃,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