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没卖出一辆车的力帆,这一次又上演了“兄弟相残”

新芽NewSeed刘博2020-04-14 15:45事业线
此次仲裁纠纷无疑让力帆的境况雪上加霜,其前路何去也再度蒙上一层阴影。

已经一只脚站在破产边缘的力帆汽车,如今竟又陷入了“内讧”风波。

近日,力帆股份披露一则《关于涉及仲裁的公告》。据公告内容显示,重庆盼达汽车有限公司(下称“盼达汽车”)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对力帆股份子公司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下称“力帆乘用车”)向重庆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请求裁决力帆乘用车向盼达汽车赔偿资产损失等费用共计人民币约7.98亿元。

对此仲裁纠纷,力帆股份在上述公告中表示,鉴于本次披露的仲裁案件尚未开庭,暂无法判断对公司本期利润或期后利润的具体影响。

而在时隔几天后,力帆股份再发公告,表示因上海证券交易所问询函中相关问题涉及到控股股东、盼达汽车等主体,部分内容需要时间进行收集,为确保回复内容准确性和完整性,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请,力帆股份对问询函延期回复。

先是“无法判断”、后又“延期回复”,由此可见,此次仲裁纠纷无疑让力帆的境况雪上加霜,其前路何去也再度蒙上一层阴影。

因7.98亿元赔偿,自家“兄弟”对簿公堂

根据《关于涉及仲裁的公告》显示,盼达汽车在成立之后,因运营需要,即与力帆乘用车签署新能源汽车采购协议。

双方在2015年6月25日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框架协议》。框架协议签订后,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就购买新能源汽车订了详细的《购销合同》,2015年至2018年期间,双方及其指定公司共计签订《购销合同》22 份,购买车辆近万台,主要车型为定制版的力帆330EV纯电动新能源汽车,续航里程在150-200公里之间。

但随后盼达汽车发现,所购车辆在运营过程中出现电池严重衰减、设计缺陷等严重质量问题,导致大部分车辆出现故障需长期维修、甚至无法运营问题,造成了严重损失。

因此,2018年9月26日,双方针对盼达汽车的损失赔偿签订了《关于采购新能源汽车的补充协议》,约定标的车出现质量问题需维修造成停运的,每停运一天,力帆乘用车应按110元/车赔偿营收损失等多项赔偿措施。

经双方在往来函件中确认,2018年至2019年期间,力帆乘用车应赔偿盼达汽车资产损失6.14亿元、营收损失1.6亿元、交强险损失2218.61万元,以及租赁停车场的租金损失198.91万元,总计7.98亿元。

但无奈的是,盼达汽车曾多次向力帆乘用车催收,均未获得赔偿,直至此次提出仲裁申请。

有网友调侃称:“这回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这话不无道理,因为不只是力帆乘用车,盼达汽车恰恰也是力帆集团旗下公司。

根据天眼查显示,盼达汽车的大股东为重庆汇洋控股有限公司,而两者的最终受益人与实际控制人皆为力帆创始人尹明善。力帆乘用车正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由此成为盼达汽车平台车辆的主要来源。

至于为何自家“兄弟”会闹到对簿公堂的局面,有业内人士分析称,在力帆陷入破产危机的前提下,此次仲裁案不排除是力帆股份保全资产的策略。

实际上,对于盼达汽车来说,7.98亿元的赔偿用于自身经营更为现实。

据此前媒体报道,盼达汽车曾在去年下半年被曝部分地区存在网点缩水、用户无车可用且退押金难的问题,并且其自从2017年获得A轮融资后再无融资披露。在没有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的境况下,又没有外部“输血”,为了生存下去倒戈自家兄弟,倒也不那么意外了。

深陷“骗补风波”,2月乘用车产销“交白卷”

对比旗下子公司的发展现状,力帆股份不仅没有好到哪去,反而是债台高筑。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力帆的业绩一直都不尽如人意,公司利润从2009年到2014年一直徘徊在4亿元左右。而从2014年开始,公司业绩则连续四年呈现下滑趋势,负债率也高达70%。2015年,力帆为了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发布总额52亿元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这也导致该年力帆净利润缩减至1.1亿元。

但恰恰是力帆重注的新能源汽车业务出了问题,给了其当头一棒。

2015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14874辆,但同时被曝出有2395辆不符合国家申报补贴的条件,涉及补贴金额达1.14亿元。深陷“骗补风波”的力帆汽车受到了严厉处罚,其2016年的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预拨资格被财政部取消。自此,力帆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开始跳水式下滑。

即便算上力帆传统乘用车,其产销量数字也并不好看。根据力帆股份披露的产销数据显示,2019年力帆乘用车(含燃油和新能源)销售25627辆,同比下滑72.8%;而今年2月的产销数据通通为零。

去年10月初,多家媒体公开报道猎豹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力帆汽车等四家车企年底将进入破产程序,预计涉及上下游汽配供应商产业链合计约500亿元坏账。

随后,作为传闻中的主角之一,力帆汽车连发两则公告辟谣,称公司没有破产计划,将继续及时准确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并同时坦承,目前公司确实负债较高,资金流动性压力较大,根据目前中国汽车行业情况,未来发展可能面临挑战。

事实上,力帆股份当下的经营状况的确令人堪忧。

根据力帆股份2019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19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1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预计减少52.34亿元,同比降幅2068.77%。力帆股份表示,业绩预计亏损是因为受汽车行业大环境及公司资金紧张的制约,公司汽车业务受影响、收入大幅下降所致。

不仅如此,今年3月20日,力帆股份还因“16力帆02”债券违约一事连发两份公告,公告显示力帆股份“16力帆02”债券的发行日期为2016年3月15日,彼时,力帆股份获批的债券总额不超过20亿元,实际发行债券11亿元,债券有效期4年。截至2020年3月15日,共有5.303亿元债券因无法按时兑现而逾期。

另根据央视此前报道,位于两江新区的力帆汽车生产基地已完全停产,该基地在2018年12月份已卖给重庆市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收购价33.15亿元。另一个位于北培区的乘用车生产基地(第三工厂),去年以来已处于半停工状态,并拖欠员工近两个月工资。一名工人接受采访称,“不产车,早就不产车了,厂都垮了”。

除此之外,根据天眼查显示,力帆股份目前所涉及的法律诉讼多达75条,包含票据追索权纠纷、劳动争议、买卖合同纠纷等,同时被列为被执行人6次。

缺乏核心竞争力,缺少合格接班人

力帆之所以下滑速度如此之快,与其自身造血能力不足有着极大关系。

首先,力帆的汽车业务一直缺乏核心竞争力。力帆第一辆轿车力帆520在2006年1月正式上市,但年销量仅1万多辆。在这之后力帆便走上了模仿之路,从模仿宝马MINI的力帆320、到山寨宝马3系的力帆620、再到山寨福特S-Max的轩朗、以及山寨汉兰达的力帆X80,几乎没有自己的创新车型。

并且在国六标准已经实行之时,力帆却还未能推出符合国六标准的车型,而其原来积压的国五车型也无法销售、无法上牌。因此即使抢在国六新标准执行前,力帆推出拦腰斩断的优惠价格消化库存,燃油车和新能源车一共销量也不超过2.5万辆。显然,在竞争激烈的汽车市场仅靠价格低廉无法立足。

其次,力帆并未找到合格的接班人。在力帆2010年上市之时,对于未来的接班人问题,尹明善曾表示:“我家族里面有能人,我可以推荐其出任董事长,我家族里面人才不如家族外,我们就在家族以外去选拔董事长、总裁的人选。”

从最终结果来看,尹明善的选择是“家族外的人”。虽然他有一儿一女,但其子尹喜地只爱豪车,对公司经营并不感兴趣,曾斥巨资3000多万元买下国内第一辆布加迪威龙跑车;而女儿尹索微从小在国外上学,也只担任了力帆公司的董事,并未选择接班。

2017年“骗补风波”过后,尹明善宣布退休,并将手中大权最终交予了职业经理人牟刚,并表示:“八旬不退,力帆衰颓;后继有人,力帆腾飞。”

但就目前来看,牟刚并未将力帆带到更好的层面,力帆也没有像尹明善所说的那样再度“腾飞”。

不过好在,力帆的困境得到了政府部门的重视。有报道称,重庆市政府已介入协调。据悉,重庆市政府召集了地方金融办及银行机构债权人等,帮助力帆汽车组织成立了债权人委员会,要求各银行“不抽贷、不压贷、不断贷”。

除此之外,力帆也调转了发展方向,在去年的半年报中提出重新将“起家”的摩托车业务作为首要聚焦业务,表示将加大研发投入,巩固并增强摩托车产品竞争力。就目前而言,其摩托车业务的确有些起色。2月份力帆摩托车销量达到43569辆,同比增长101.96%;1-2月摩托车累计销量97477辆,同比增长25.29%。

此前力帆曾对外表示,2月22日复工后共接到5亿元订单,均为摩托车。但这5亿元对于力帆而言只是杯水车薪,想要摆脱破产危机,甚至是东山再起,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本文为新芽NewSeed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新芽NewSeed(微信公众号ID:pelink)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新芽NewSeed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