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拼多多安利的这一年

新芽NewSeedcharlotte2020-04-20 12:57事业线
拼多多和国美联手双方各取所需,在电商平台竞争日趋激烈下,阵营的变动,使得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变化。

去年4月3日,王兴曾在朋友圈转发《黄峥的100种偏执》一文,并评论称,接下来几年,就看拼多多的黄峥和淘宝天猫总裁蒋凡如何较量,应该会很精彩。王兴表示,蒋凡要是能赢这一仗,那就是当之无愧的阿里CEO接班人,如果他有兴趣干这活的话。

时隔一年,近日“话题人物”蒋凡不知是否还有机会一战,拼多多倒是一直动作不断。

新芽(微信ID:pelink)4月20日消息,昨晚,新电商平台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三年,票面年利率为5%,初步转换价为每股1.215港元。

同时,双方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国美零售全量商品将上架拼多多,品牌大家电将接入拼多多“百亿补贴”计划。国美旗下安迅物流、国美管家两大服务平台,将同时成为拼多多物流和家电后服务提供商。

拼多多和国美联手双方各取所需,在电商平台竞争日趋激烈下,阵营的变动,使得竞争形势也在发生微妙变化。

from clipboard

拼多多“圈地”,联手国美

遥想当年,国美曾经和苏宁争夺线下零售霸主地位。被甩开后,国美的线上新零售转型收效一直不太理想。

和拼多多的合作也有迹可寻,此前,拼多多APP就上线了“百亿补贴X国美”的页面。自2018年入驻拼多多以来,国美官方店铺的订单量一直突飞猛进,在拼多多微波炉、洗衣机、电视、手机等多个家电数码单品中夺得过销量冠军,是平台新品上架最快、销量增速最高的店铺之一。

“两年来,从平台到服务,再到今天资本层面的合作,国美与拼多多的合作日渐深入。”国美零售CFO方巍表示,作为高速增长的中国领先互联网新电商平台,拼多多的品牌价值和影响力日益凸显。国美与拼多多将在供应链、物流、服务、技术等多个维度,共同推动零售企业价值升级,为更广袤的市场和用户提供高质量的商品与服务,助力零售行业形成从供给创新到消费升级,再到创造消费新增长点的正向循环机制,加快释放新型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扩容提质。

今年3月底,拼多多与国美首次联手打造“超级品牌日”活动,双方以价格直降、消费补贴、联合让利等形式,推出了5亿元消费大礼包,覆盖家电数码、个护美妆、日用百货等近10个品类6000多款精选产品。

此次拼多多认购国美2亿美元可转债,意味着双方合作进一步升级。如最终全部行使转换权,拼多多将最多获配12.8亿股国美新股份,约占后者发行转换股份扩大后股本的5.62%。

拼多多战略副总裁九鼎表示,此次合作是平台践行“普惠、人为先、更开放”新消费理念的最新一步,平台将在商品采购、消费补贴、物流配送、客服售后等方面与国美建立深度对接,探索跨界合作的新模式、新方法,助力地面零售实现数字化转型。

3C家电起家的国美拥有丰富的线下店面大件家电、数码物流配送、客户服务能力。从2017年初的“6+1”新零售战略,到2017年底的“家·生活”,再到2018年上半年正式推出“共享零售”战略,被称为国美创新的第三代商业模式。这一系列举措动作频频、变化很大,但并未激起太多水花。

但发力三四线城市,一直是近年来国美零售战略转型的重要组成部分。合作后,拼多多的海量流量和极致的社交功能可导入国美体系,国美的供应链可为拼多多提供更多的货源,并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拼多多覆盖全国的仓储、物流和服务,这能让双方的竞争对手都所有忌惮。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不是国美第一次与电商平台合作。2013年,国美在线就进驻天猫开设旗舰店;2018年,国美在拼多多的品牌馆上线;今年3月13日,国美官方旗舰店也在京东开卖了。

拼多多反击

跻身巨头阵营的拼多多,从上市后,就开始在撕身上山寨廉价的标签。

一直受制于农产品等品类的限制,拼多多的客单价一直不高。据拼多多最新2019年Q4及全年财报,2019年拼多多活跃买家年度平均消费额增长53%,达到1720.1元。庞大的新增用户对GMV贡献有限,拼多多太需要用户花更多的钱。

疫情期间,凭借多年在供应链的积累,京东逆势爆发。这也刺激了各电商平台,光有流量是完全不够的,需要有强大的供应链支撑——这也是拼多多的短板。

京东有自建物流,阿里有菜鸟、申通、圆通、中通、百世。虽然2019年拼多多的包裹数量占到整个电商市场近 1/3,但都是由第三方派发,没有任何物流布局。677亿美元市值的京东和517亿美元市值的拼多多,中间差的可不止一个京东物流,和阿里相差的也不仅是1.3亿用户。

公开数据显示,国美旗下的安迅物流的运营网络覆盖全国,在全国拥有超6000 个网点,库房面积达195万平方米。此番和国美合作,提高客单价的同时,拼多多可以快速补充物流短板。

提供综合性服务对电商来说很重要,拼多多也一直在试图改变单一的业务结构:去年底,拼多多上线了火车票业务,从实物商品延展到服务产品。今年初,拼多多正式上线了多多直播,对标淘宝直播;春节假期间,拼多多还上线了“多多视频”的短视频功能,切入短视频领域。还上线了线下团购工具“快团团”;1月下旬,拼多多完成对支付公司付费通的并购,获得支付牌照。

在阿里京东下乡的同时,拼多多也在“进城”。

除了百亿的农产品补贴计划,拼多多在数码产品上的补贴力度尤为大,如iPhone、耳机等,直接刺激了一二线城市的用户消费。而去年的“二选一”,也预示着老牌电商和新电商的冲突进入白热化阶段。

电商围剿、巷战,抖音快手自成一派

五六年前,阿里遭遇京东挑战时,还在守住“双十一”购物节的唯一解释权。而在过去的一年里,阿里、京东纷纷跟进“百亿补贴”,并在三四五线城市里攻城略地。

不止百亿补贴,反观这几年,拼多多一直在“带节奏”。

拼多多的创新在于:供应端,C2M极致压缩供应链条,省去中间环节;消费端,人以群分,社交拼单。2018年,拼多多启动了”新品牌计划“,为工厂提供数据、产品开发以及定价建议,并建立直达消费者的供需模型。

没多久,巨头们都盯上了这块蛋糕。2019年,一度被边缘化的聚划算被阿里拿出来放到了战略位置,推出“厂销通”系统,淘宝事业群成立了C2M事业部;京东顺势推出了“京喜”,未来3年将累计发布1亿种新品及C2M产品,还接入了微信一级入口;苏宁也发布了C2M生态;今年3月26日,淘宝特价版正式上线,主打C2M。经推出一度超过淘宝和拼多多登顶苹果应用商店免费App下载榜,这一举动也被业内解读为正面对抗拼多多。

巨头们一波操作猛如虎,也收割到了一大批下称市场。据阿里财报显示,2019下半年的新增用户,超过七成来自下沉市场;而京东2019年四季度,创纪录地新增了2760万用户。

截至2019年底,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5.852亿,单季度净增4890万。虽说增速上稳赢,但一直夹在阿里京东间错位竞争,终究难免一战。

淘宝和拼多多全面对抗,在电商巨头之外,快手和抖音直播带货也直接进入了电商腹地,且自成一派。如快手不仅与京东、淘宝、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开展合作,也逐渐在建立起自己的电商品牌。抖音更不用提,6000万签下罗永浩的抖音,直接展示出进军直播电商的野心。

疫情期间,让原本就已火爆的直播电商得到了空前发展。渠道在增加也在分散,各方之间的竞合关系面临着很多不可控的风险。

不管怎么说,对电商平台而言,这场战争远远没有到达结束的终点。对消费者来讲,各家的补贴还会持续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