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大陆营业执照争夺真相还原

微信公众号:深响周楷2020-05-11 13:51事业线
对于当下的比特大陆而言,尽早解决纷争,是保全公司、员工及投资人利益的正确举措。

核心要点

比特大陆营业执照之争的真实情况是,双方确实对垒,且均配有安保措施,但人数为十余人,“六十大汉”属无中生有。

法律界人士认为,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应该股东根据《章程》确定。

对于当下的比特大陆而言,尽早解决纷争,才是保全公司、员工及投资人利益的正确举措。

李国庆“抢公章”的当当大剧在前,当比特大陆在5月8日发生“抢夺”营业执照的事情后,便尤为引发外界关注。

最初流传的网络传言中称,当比特大陆创始人之一詹克团在领取营业执照时,约60名不明身份(多人有纹身)的大汉出现在现场,并从工商行政人员手中强行抢走了营业执照。

但随着更多信息逐渐流出,事件真相的拼图愈加完整。结合多方信息能够看出,比特大陆的营业执照争夺事件,并非如传言所说的那么匪夷所思;传闻中詹克团一方处在“被抢”位置,也与真实情况存在出入。

事实上,耸人听闻的传闻,是部分当事者,基于自身利益,释放不准确信息营造出的舆论仗,喧嚣背后,牵涉的是复杂的公司权力争夺。

莫须有的“六十大汉”

随着涉事各方信息的逐渐披露,5月8日发生在北京市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的真实情况已经愈加清晰。

营业执照领域争夺事件发生当天,财新即在报道中对现场情况进行了还原。根据该位亲历了现场的财新记者的描述,在5月8日北京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现场,比特大陆首席财务官、法定代表人刘路遥等人受未能到场的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委托来到现场,在现场的另一方为2019年被驱逐出公司的詹克团及其律师。同时,现场还有十数名不明身份人员。

据报道,“当现场叫号至办理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变更事项时,数人突然站起簇拥至窗口前,气氛陡然紧张。”

结合财新报道以及流出的现场视频可以看出,早期网络传闻中提到的“六十大汉”故意夸大了现场情况,为不实信息。真实情况是,双方确实对垒,且均配有安保措施,但人数为十余人,“六十大汉”属无中生有。

而一张在网络上流传的比特大陆员工朋友圈则显示,传闻中被“六十大汉”围攻的詹克团方才是保镖聚集、并出手伤人的一方。

图源网络

5月8日的营业执照争夺闹剧发生后,还有传闻流出称代表吴忌寒一方的比特大陆首席财务官、法定代表人刘路遥遭遇逮捕。实际上,据知情人士透露,真实情况是詹克团及两名律师、刘路遥及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均前往北京上地中心派出所做笔录。

有业内人士认为,事实与传闻间的巨大差距并非信息传播本身带来的偏差,而是涉事相关方在故意释放虚假信息,误导公众,以形成对自身有利的结果。部分人士直指事件本身是“詹式营销”。

喧嚷的舆论战背后,事情的真实情况其实并不复杂。

此次发生的营业执照之争是2019年比特大陆内部管理层发生变动的后续。

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通过股东会免去詹克团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法定代表人身份,并由自己出任新的执行董事,同时将北京比特的法定代表人变更为自己。

随后詹克团在比特大陆的母公司注册地开曼群岛发起诉讼,并于2019年11月7日在北京市提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准予北京比特变更法定代表人和变更执行董事的行为。

2020年1月31日,海淀区人民政府做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2019年10月28日变更法人为吴忌寒的登记行为。但吴忌寒于2020年1月2日将北京比特大陆的法定代表人职务由自己变更为比特大陆现高管刘路遥。詹克团因此申请第二次行政复议,请求撤销刘路遥的登记变更。

2020年4月28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再次下达《行政复议决定书》,宣布撤销吴忌寒和刘路遥所做的两次行政变更登记。

行政复议书,图源吴说区块链

詹克团方赢得行政复议后,认为营业执照属于自己;但吴忌寒方认为北京比特大陆只是香港、开曼的子公司,公司管理权没有发生变化,营业执照、公章自然属于他。随后便发生了5月8日的闹剧。

闹剧背后,事涉矿机巨头比特大陆的实际控制权,与舆论层面的争论相比,比特大陆在公司治理和管理权归属方面的问题,更值得关注。

比特大陆,路归何方

在法理层面,比特大陆的纷争并没有那么复杂。

此次发生的营业执照之争,简单来说是吴忌寒方发起的股东大会决议,与詹克团方获得的行政复议支持之间产生的冲突。

对此,民商律师、行政法方面资深专家、地方政府法律顾问尹继涛,曾对北京市海淀区司法局作出了撤销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管局于1月2日作出的准予北京比特大陆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的复议决定提出不同意见。

尹继涛认为,第一,行政复议是行政体系内部的一种上级监督下级的行政监督行为,根据我国《行政复议法》的规定,有权对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比特大陆公司法人变更的工商登记行为作出复议决定的机关,只能是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或海淀区政府。

第二,法定代表人的变更属于公司内部人事关系的变化,应遵从公司自治原则,只要比特大陆公司内部有关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决议是有效的,比特大陆新任命的法定代表人就可以代表比特大陆的意志,行使对内和对外的权利。

因此,詹克团能否成功干预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的变更,阻却比特大陆新法定代表人代表公司意志,行使对比特大陆公司的内部和外部权利,关键在于比特大陆内部变更法表人的有关决议是否有效。

詹克团要想成功阻止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变更,只能向法院诉讼,请求法院确认比特大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决议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的规定,撤销比特大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决议。在比特大陆变更法定代表人的决议被法院撤销之前,很难说詹克团成功干预了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变更。

财新报道中的相关律师也表示,相关根据《公司法》,公司章程在法定代表人的人选确定中具有优先地位,而章程根据公司股东的合意形成。即在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况下,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应该股东根据《章程》确定。

公开信息显示,北京比特的唯一股东为香港比特,香港比特的执行董事和授权代表人均为吴忌寒一人;香港比特的股东是开曼公司。而据此前比特大陆前员工透露,詹克团在开曼公司已不再享有10倍投票权,仅间接持有开曼公司约36%的股份,并被罢免出开曼公司董事会。因此,即使詹克团被登记为北京比特法定代表人,香港比特也能依照章程将其再次罢免。

对此,比特大陆官方也与5月8日的官方声明中进行了说明。

北京比特大陆声明

香港比特大陆声明

因此从法理层面看,比特大陆的法人之争对于公司的实际控制和经营并不会造成实质影响,不过在詹克团积极发动进攻的短时间内,纷争还将继续。

闹剧之下,比特大陆究竟会走向何方?

与法理相比,公司内部与外部投资方的态度,往往更能决定潮水的走向。在这一点上,詹克团处在不利位置上。

据媒体报道,在去年10月吴忌寒发动“政变”,回归比特大陆当日的会议上,在宣布免除詹克团的一切职务,并停止结构改革运动时,现场传出了一片掌声。而这片掌声,足以体现比特大陆内部人心向背。

比特大陆方面对于詹克团的指责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疯狂执迷AI芯片,导致比特大陆损失15亿美元;迷恋华为管理体系,重用华为公司出身人员,在公司内部复制华为企业管理结构,引发内部混乱和不满;在詹克团带领下,比特大陆矿机业务优势被严重削弱,其技术能力被质疑。

正因如此,无论内部还是外部投资方,吴忌寒赢得了更多支持。自去年重掌公司之后,吴忌寒治下的比特大陆业务处在平稳发展当中,据业界消息,第三代云端AI芯片BM1684已开始量产出货,第四代云端AI芯片BM1686也正在升级规划之中。从结果来看,吴忌寒领导下的比特大陆航行在了正确的航线上。

作为全球矿机巨头,比特大陆曾经光环加身,而频频爆出的内部纷争,使得这家曾经春风得意的年轻公司不仅在品牌层面遭遇重大损失,还使内部陷入动荡之中。

对于当下的比特大陆而言,尽早解决纷争,是保全公司、员工及投资人利益的正确举措。而真正有能力带领公司对外在业务上取得突破、对内建立合理的管理结构的管理者,才是符合更多人利益的选择。

*本文作者周楷,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响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