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综艺深处舆论中心,谁剪的?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Ashley2020-05-18 09:23事业线
高热度选秀节目将观众对综艺后期的关注度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全民制作人化身全民“审片”人。

吐槽后期,已经成了选秀综艺一大定律。

高热度选秀节目将观众对综艺后期的关注度提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全民制作人化身全民“审片”人。选秀综艺的后期团队,可谓在平台和粉丝的夹缝间生存。

镜像娱乐统计了自2018年以来优爱腾8档选秀节目的后期制作团队,发现三大平台的选秀综N代并无明确固定合作的后期团队,且其中不乏以灿星为代表的老牌制作公司及一批头部后期制作团队。

铁打的选秀节目

流水的后期团队

从2018年的《创造101》、2019年的《创造营2019》,到2020年的《创造营2020》,腾讯视频的选秀IP三年换了三批后期团队,从负责过《我是歌手》1~4季的BKW studio到《极限挑战》的后期团队大千影业,今年又选择了与灿星制作合作。

利用Python爬取微博上搜索“创造101 剪辑”关键词出现的评论并进行筛选提取后,镜像娱乐发现,关于第一季节目剪辑的讨论围绕着“实力”、“时长”、“无聊”。

对比《创造101》《创造营2020》,后者的滤镜存在感更强。而搜索“创造营 剪辑”出现的除了与第一季相同的“实力”,“好看”、“颜值”出现频率也很高,同时也有“恶意”、“一剪梅”、“辣鸡”等负面词汇。当然,节目才播出几期,目前的评价并不能完全代表观众对节目后期完整的观感。

《创造101》的后期团队BKW studio,据说与七维动力一起加入了优酷今年的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2019年的《以团之名》后期由爆谷传媒负责。同样对搜索词进行爬取后,“以团之名 剪辑”的高频词有“影响力”、“实力”、“互动”。不知道有了《创造101》的制作团队加持,《少年之名》的热度是否会赶超第一季《以团之名》。

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及两季《青春有你》后期名单中都有火烈鸟文化,但《青春有你2》片尾显示的后期制作团队只有星驰传媒,火烈鸟文化则出现在“特别鸣谢”一栏,可见火烈鸟文化参与节目后期工作的比重已经大大减少。

正片片头、舞台片头两处的处理应该是两季《青春有你》和《偶像练习生》在后期剪辑上最明显的不同。对比节目成片,《青春有你》系列增加了不少花字、动态效果,正片片头的字幕特色鲜明,走“煽情”路线,演出舞台前风格各异的片头也收获了广泛好评。

“创系”与“偶青系”后期对比,前者花字、特效含量更高,因此也制造了笑点、话题;后者舞台剪辑更有特色,其他选手的reaction和重复播放的killing part尤为瞩目。

针对《偶像练习生》剪辑的评价中,有围绕着高人气选手的镜头量争议,也有“恶意”、“孤儿”、“乱七八糟”等直白的吐槽。

而搜索“青春有你剪辑”的高频词也出现了“拖沓”、“防爆”、“稀碎”、“看不清”等质疑。当然,恶评的存在,与节目组、粉丝属性也有关。毕竟,后期团队并未拥有“最终剪辑权”。在实现“剪辑自由”之前,后期已经被迫接受“背锅自由”的现状。

从出镜人数和体量来看,大型选秀节目的后期制作比其他类型更难处理。《偶像练习生》的后期制作公司火烈鸟文化就曾在采访中公开相关数据:一期节目录制的原始素材多达100T,母带时长几千小时。公司70人的团队需要在6天时间内完成后期制作,压力极大。

一位后期导演告诉镜像娱乐,“每个团队的流程都不太一样,但基本的工作任务都一样。从拍摄结束后DIT、素材收集、转码、对接团队这样的细节,到整理时间线、分轨、剪辑、花字,根据具体需求进行包装、音乐音效混音等等,几乎就是后期的全部工作。”

头部后期制作团队

从户外真人秀转战而来

4月30日,灿星文化传更新了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上市,再战IPO。成立于2006年的灿星制作,因制作《中国好声音》而崭露头角。2013至2016年,灿星出品以台综为主:央视播出的《出彩中国人》《中国好歌曲》《了不起的挑战》、浙江卫视的《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以及江苏卫视的《蒙面唱将猜猜猜》,类型上以音乐类综艺居多,节目多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

2018年,灿星“拥抱”在线视频平台,成为优酷街舞选拔类真人秀《这!就是街舞》的主要制作团队。网综呈爆发之势,灿星也在积极转型,今年又参与了腾讯视频《创造营2020》的后期制作。

BKW studio成立于2013年,曾负责湖南卫视《百变大咖秀》《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等多档王牌综艺节目的后期制作,类型上则以户外真人秀为主,《花儿与少年》《爸爸去哪儿》都是旅行类节目,《全员加速中》《极速前进》均为竞速类节目。从初期的《百变大咖秀》《快乐男声》到2017年播出的《演员的诞生》,BKW studio在竞技类节目方面的后期制作经验也较为丰富。

2018年,《我是歌手》的班底在《创造101》再聚首。《我是歌手》制片人、总导演都艳带着七维动力、总编剧孙莉、导演组邹志明、后期团队BKW studio等一批带着“芒果系”烙印的综艺团队又成为了《创造101》的核心主创。成功将《创造101》推向现象级后,七维动力与BKW studio今年又“跳槽”优酷,加盟《少年之名》。

星驰传媒是《奔跑吧兄弟》的后期制作团队,创始人曾任职光线传媒。值得关注的是,星驰传媒的早期项目《两天一夜》《奔跑吧兄弟》均为从海外引进版权的户外真人秀,《爸爸回来了》《爸爸去哪儿》两档节目也是由韩综本土化的台综。熟悉韩系户外综艺“套路”的星驰传媒,也参与了2017年的现象级文化类综艺《国家宝藏》的后期制作。

2016年的《极限挑战2》,豆瓣评分高达9.3,好评度甚至超过了第一部,被称为当时“国内最好看的综艺”。知乎上关于“《极限挑战》的后期有多强大?”有一个回答是:后期:以后你们六个就在绿幕前面录就行了,足见观众对节目后期的认可度和高评价。

《极限挑战》第二季的后期由SMG技术中心电视制作部与大千影业负责。而大千影业也是2017年高分台综《向往的生活》的后期制作团队。2019年以来,大千影业又参与了爱奇艺《潮流合伙人》及腾讯视频《创造营2019》《令人心动的offer》的后期制作,类型横跨选秀、体验类综艺、经营类综艺、职场类综艺。

相比之下,2015年成立的爆谷传媒、2016年成立的火烈鸟文化资历较浅。爆谷传媒先后与优酷合作了《这!就是铁甲》《以团之名》,经营类综艺《我想开个店》待播。

火烈鸟文化则是《偶像练习生》制作方鱼子酱文化旗下子公司。

随着网综体量的增加,节目制作分工也愈发细化。近年来崛起的选秀网综,尤其倚重后期加工,在后期团队的选择上更为慎重。而擅长户外真人秀的一线后期制作团队,也开拓了选秀综艺的战场。这场“双向选择”,对于后期制作公司来说,是又一轮升级创新、自身“标签”与属性的巩固,而对行业而言,则是马太效应加剧的预兆。

*本文作者Ashley,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