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晨宇当店主了,明星电商赚钱路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Ashley2020-05-26 10:11事业线
无论是利用明星合作的电商平台,为自身商城引流,或是绑定明星进行直播带货,扩大平台声量,明星电商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歌手华晨宇的最新身份——店主。

5月20日,华晨宇首家网店“火星空间站”在有赞正式上线,首个产品,来自火星空间站的潮流玩偶鼠鼠,价值899元。

据悉,“火星空间站”将通过有赞搭建会员体系。成为会员后,用户可在商城购买享受永久包邮以及优先预定的权益。

华晨宇跨界文创,有赞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桥梁的作用。粉丝经济日益成熟,明星与电商的合作也愈发紧密。为华晨宇“火星空间站”提供技术支持的有赞,也是快手直播的背后推手之一。对于明星而言,组建社群化电商平台是看重了粉丝消费力,而对于有赞来说,牵手明星IP、试水会员制电商可能成为新的增长点。

明星效应为电商赋能

从“导流”走向“运营”

明星与电商的深度合作,可追溯到2014年。

2014年,正值跨境电商早期爆发之时,归国发展的顶流鹿晗,以“董事”身份投资入股了跨境电商“达令”。

仅三个字的微博“嗨,达令”,引发了几十万转发评论,也推动达令的用户量、订单量、APP下载数据爆发式增长。势头迅猛的达令也得到了资本青睐,在2014年末至2015年间先后完成了三轮融资。

不同于代言关系,这种明星与电商的深度绑定对双方都有益处。一方面,利用名人效应为电商平台引流,深度挖掘粉丝经济带来社群化效应,另一方面,明星的多重身份也推动自身商业价值水涨船高。

当然,明星推广只是初期的引流利器,后期的达令也尝试了对明星效应的依赖。不过对于电商平台而言,除了运营策略还有很多需要纳入考量范围。如果最关键的产品和服务不到位,必然会被消费者抛弃。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半年一度的《2016年度中国电子商务用户体验与投诉监测报告》,达令投诉占比为1.16%,排名第四,用户反馈的主要问题为虚假发货、发货慢、退款难等。

事实上,2014年左右,陈赫、薛之谦也都创立了自己的潮牌店铺,上线电商平台。但与鹿晗投资达令相比,这也只是比较简单的明星副业。而华晨宇联合有赞开通文创品牌,不再是“明星+电商”的模式,而是“明星电商”,自建渠道。

根据现有信息来看,“火星空间站”意在搭建会员制电商平台,组建较为私人的粉丝社群,有赞方提供技术支持,华晨宇方提供产品。

加码直播电商

有赞亏损收窄

成立于1999年的有赞是一家电商及门店SaaS服务提供商,旗下的SaaS软件产品包括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教育、有赞美业、有赞小程序等,主要为商家提供网上开店、网上营销、管理客户、获取订单等服务。

财报显示,有赞在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73亿元,同比增长48.9%,而营收主要来源于以上SaaS及延伸服务收入的大幅增长,其中SaaS及延伸服务收益营收2.64亿元,同比增长78.3%,交易收益9784万元,同比增长25.7%。

自2018年借壳上市后,有赞陷入持续亏损,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有所收窄,与近年来入局直播电商的战略有关。直播洗牌电商之际,有赞也在试图抓住风口。在2018年快手、抖音的“电商之争”中,有赞就以第三方电商平台的身份介入,为快手小店提供商品售卖服务。彼时,在抖音,用户需要跳转到淘宝进行购买,在快手,用户可以在App内购买。快手与有赞帐号互通,用户可免登录购买,用户购物体验得到优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交易闭环。

天眼查资料显示,有赞在2019年获得了两轮战略融资:2019年4月,有赞获得来自腾讯的9.1亿元融资,估值达到135.82亿港元;同年8月,又获得了百度投资并购部3000万美元投资。

今年以来,有赞陆续与映客、酷狗直播达成合作。4月,央视新闻联合快手发起的“谢谢你为湖北拼单”活动,也由有赞提供技术支持和货源支持。直播推荐的11款商品中6款来自有赞商家。延续2小时的直播,成交额为6100万元。5月,有赞宣布认购专注直播业务的杭州爱逛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10%的股权,继续加码直播电商。

以明星IP驱动会员制体系

有赞进化之路上的新尝试

疫情爆发后,直播业态受到更高的关注。而电商平台已基本形成了“多强”的竞争格局。淘宝之外,京东等头部平台市场份额占比高,小红书、拼多多等“后浪”也在积极布局。深耕直播场景,对于有赞而言是稳住营收的抓手,同时也要寻找进化的关键。

明星成立粉丝俱乐部,便于撬动粉丝经济提升商业价值。而有赞与华晨宇合作推出“火星空间站”,也是有赞建立会员制电商平台的一次新尝试。

社交驱动型会员制电商平台,在国内还没有建立成熟体系的先例。

社交电商平台,有如拼多多之类的拼团模式,也有以环球捕手、云集微店为代表的分销模式。

拼团模式需要以低价、优惠券为噱头吸引用户,而分销则靠代理层层出货。过分依赖社交的私域流量,容易让平台小众化,这并不符合电商的发展模式。因此,社交只能成为一种手段,本质还是零售。有赞通过华晨宇的影响力建立粉丝社群,一定程度上省去了获客环节,但仍需考虑运营、供应链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明星集体拥抱电商直播的大潮下,陈赫创造了4个小时8000万的成交额,刘涛直播卖房达成了1.48亿的成交额。虽然明星直播带动了电商平台出圈,但仍被形容为从艺人到网红的“降维”。目前尚未出现结合明星IP做电商平台的例子。围绕明星这一IP做社群运营、电商渠道建设、会员制平台搭建,或许是深度挖掘直播+电商+粉丝经济价值的下一站。

无论是利用明星合作的电商平台,为自身商城引流,或是绑定明星进行直播带货,扩大平台声量,明星电商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本文作者Ashley,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