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逝世,影院人走不出阴霾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李春晖2020-06-11 09:19事业线
疫情的阴霾,可能很多人、很多行业,都要花比疫情更长的时间去走出。

6月10日,曾是网传影院复工的日子,无数电影人数着日子盼这一天。也是这一天凌晨,网友目击有人在北京悠唐购物中心跳楼自杀。随后网络有传言,跳楼者为博纳影业高层。

当日下午,博纳影业集团官方公众号发布讣告,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于今日凌晨不幸逝世,享年52岁。

博纳官网显示,黄巍系博纳影业副总裁、影投公司总经理,拥有北京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此前曾任职于星美传媒集团,任星美影院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影星美电影院线公司董事。

自2009年1月至今,黄巍出任博纳影业副总裁,并成功签约、建成并开业了近百家现代多厅影院,拥有深厚的影院投资、建设和管理经验,拥有15 年以上电影院产业从业经验。

而位于北京悠唐购物中心的博纳影城,正是博纳在北京投资建设的第一家五星级影院,也是博纳在北京的旗舰店。当年博纳参投、出品的李安电影《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120帧、4K、3D的最高版本,据说全球只有五家影院能放,北京就是悠唐博纳。

凌晨在工作地点纵身一跃,说是该有多绝望也行,但硬糖君更希望那一刻他的感觉是解脱。

博纳影业已公布了黄巍治丧委员会名单,将由博纳影业董事长于冬担任组长,但并未公布其死亡的具体原因。“行业之悲”。导演贾樟柯微博转发了黄巍逝世相关内容,附上了这四个字。

尽管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疫情带来的行业寒冬,但事实上,目前外人无从知晓丧钟为何而鸣。由于种种原因,大概率最后我们也无从得知。

如果说是因为影院迟迟未能复工、资金链紧张。那即便是副总裁,说到底也只是职业经理人,何必走绝路?在当前的情况下,博纳也远不是情况最危急的电影公司。疫情之中,那么多倒闭的公司、失业的员工,还不都在重新找出路。社会资源注定要在大危机中重组、新生。

但毫无疑问,持续的疫情恶化了每个人的生存环境和心理健康。电影人正是受冲击最大的群体之一。

从3月开始,硬糖君几乎每个月、甚至半个月就会写一次“影院复工”。然而,所有人翘首期盼的影院复工,却迟迟没有来。

3月13日,为协助上海市影院提前做好复工准备,上海市电影发行放映行业协会发布《电影院(城)复业防疫技术指南》的通知。与2月底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发布《关于电影院复工准备工作的建议》时相比,网友的抵触情绪已减少许多。

当时,中国电影发行放映协会副会长、城市影院分会会长林民杰在一档节目中表示,四、五月份有望逐步开业,而回归到正常的、甚至爆发式的(规模),可能要等到六、七月份,甚至暑期档了。

但随后疫情的全球爆发,让3月部分影院的短暂复工,不到一周又被紧急叫停。今年一季度,万达电影亏损高达6亿元,这也是其上市以来首次一季度出现亏损。

4月,橙天嘉禾银河影城天津万象城店发布了闭店公告。该影院于2012年开业、共计放映电影164847场。然而在营运成本和新冠疫情的双重压力下,再等不到复工那一天。

由春入夏,伴随着北京“解禁”和五一小长假的到来,旅游业、餐饮业都迎来了复苏,5月的影院却依然没有复工。

没有大片混战的五一档,只有云端聊胜于无的上新,以及电影业在外部压力下频频爆发的内部崩坏:万达裁员、华谊换帅,巨亏之后勇敢地继续募集资金,北京文化被“自己人”举报财务造假,扯出“魔幻现实”的高层内斗疑云。

影院迟迟不能复工,还有越来越多电影选择“院转网”,也对院线形成现实压力和更长期的忧虑。在国家电影局于4月29日召开的视频会议上,王晓晖局长提到,目前估算全年票房损失将超过300亿元。

5月14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布《关于电影等行业税费支持政策的公告》。公告称,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纳税人提供电影放映服务取得的收入免征增值税。电影行业企业2020年度发生的亏损,最长结转年限由5年延长至8年。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免征文化事业建设费。

随后,财政部、国家电影局联合发布《关于暂免征收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政策的公告》,湖北省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自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8月31日免征国家电影事业发展专项资金。

政策层面的利好,也让市场开始普遍相信6月影院将开门迎客,更传出了“6月10日”这个明确复工日期。

久旱的院线盼着迎来像当年“非典”结束后的报复性观影潮。而相关片单,也早已被硬糖君这样的媒体梳理了一遍又一遍。

据日媒报道,日本东京都内受新冠疫情影响而关停的11所东宝影院于6月5日重新开门迎客。事实上,东宝院线自5月15日开始逐渐恢复运营,首批复工的影院位于疫情较缓和地区;5月29日再次恢复则包括大阪府、京都府等地。

东宝影院复工后要求观众戴口罩入场,并保持社交距离——座位前后左右隔开、尽量避免交谈、排队购票时需保持距离,进场前测温、隔座售票等。此前曝光的片单显示,重启以后的日本影院和国内的复工规划类似,也是以放映经典老片为主。

近日,万达控股的全球最大院线AMC也表示,随着疫情的好转使得不少国家重启经济而松绑防疫限制,预计将于7月重新开放全球各地的影院。其中,首先计划重新开放美国和英国的几乎所有影院,以赶上7月17日《天能》和7月24日《花木兰》的上映。同时,除了采取通常的预防措施外,影院还将以有限的容量运行,让观众分开坐,以保持安全。

影院复工只是时间问题。但有时,或许时间真的不等人,人也等不起时间。

今天下午,在发出“行业之悲”四字后,贾樟柯又在微博公开呼吁影院复工,“北京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二级应急响应下调为三级,全国大部分业态已经开放。有的电影企业日亏损100万,100万影院从业者需要生存啊。”

疫情的阴霾,可能很多人、很多行业,都要花比疫情更长的时间去走出。而逝者已矣,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本文作者李春晖,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