辅仁药业的十字路口

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沈庹2020-06-28 10:54事业线
55岁的朱文臣,可能怎么也没想到,ST辅仁已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

两度延迟,ST辅仁终于披露2019年报,不过,瑞华所对这份年报持“无法表示意见”。

这种“非标”意见,是会计师事务所四大“非标”意见中最为严重的,意味着此后企业再融资、股权激励等事务将会受影响。

截至目前,证监会对公司的立案调查尚未结束,公司绕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对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借款等违规事项未有最终定论。

从去年7月被曝“分红爽约”事件至今,公司收入下行、债务高企等状况早已跃然纸面。

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仅4126万元,而短期债务近24亿元。且控股股东辅仁集团所持公司股权全部被轮候冻结,短期内能否归还占用公司的借款尚不确定。

55岁的朱文臣,可能怎么也没想到,ST辅仁已走到命运的十字路口。

两度延期,等来“非标”财报

6月23日晚间,ST辅仁(600781.SH)2019年报经两次延期,姗姗来迟。

今年4月21日,公司公告经审计2019年报延迟,主要原因是有3个:年报审计工作量大、疫情影响、复工有所延迟。公司称,无法在4月30日披露公司年报,并确定披露日期为6月20日。

斑马消费注意到,当时,审计机构等针对ST辅仁重要内部控制流程的控制测试、重要客户等走访及函证、重要原始单据检查等审计程序尚待开展。

6月19日晚,公司再次公告将年报披露时间延至6月24日。原因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公司及审计机构复工延迟。

两次延迟虽有客观因素的影响,更多的则是自身问题未能解决。

果不其然,6月23日晚间,公司公告,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ST辅仁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及对外担保、违约债务及诉讼(仲裁)、预付款项及其他应收款的商业实质及可收回性、应收账款的确认、计量与列报的恰当性等,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导致对该年度财务报表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

审计机构对公司财务报表“无法表示意见”,意味着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年报财务数据的存疑和诟病。但凡上市公司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还可能影响公司再融资、股权激励等。

这对于ST辅仁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重击。

流动性紧张致业绩下行

ST辅仁走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不仅已被实施风险警示,而且,公司的经营状况不容乐观。

2019年报显示,ST辅仁实现营业收入51.71亿元,归母净利润4.6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8.14%和48.12%。

公司称,这主要是受资金周转紧张影响,导致公司部分产品生产和销售出现下滑、收入下降。数据显示,其产品整体毛利同比减少5.52亿元,净利润随之减少。

斑马消费统计显示,公司的医药工业、医药商业两大业务板块均出现下滑。其中,医药工业收入42.81亿元,同比减少15.26%;医药商业收入8.90亿元,同比减少23.26%。

从产品来看,公司的片剂、粉针剂、水针剂以及胶剂等产品营业收入,分别较上年减少21.58%、14.07%、26.31%和23.31%。

公司的10个主要产品中,除“其他产品”、“冲剂”两项收入增长,其余8个产品全线负增长。受此影响,公司在全国7大区域市场收入全线下降,往年保持增长的核心区域市场华中、华北及东北地区收入,同比分别下降21.92%、10.05%和19.71%。

2019年,公司在极度缺钱中度过,对费用管控进一步压缩。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分别为6.73亿元、2.40亿元和2.13亿元,同比分别减少1.48亿元、2351.65万元和1624.19万元,分别较上年同期下降18.01%、8.94%和7.09%。

上述同期,公司为应付融资费用及逾期利息等费用支出,财务费用支出增加1.08亿元,至3.52亿元,同比增长43.98%。

与此同时,公司对员工进行大幅削减。2019年,公司在职员工3694人,同比减少959人。其中,仅行政人员就裁掉512人。

到2019年末,公司的财务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负债总额58.91亿元,其中流动负债54.92亿元,期末货币资金仅3738.90万元,同比减少97.74%。当年末,公司已逾期且未偿还短期借款总额为24.60亿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的业绩再度下行,营业收入5.40亿元,归母净利润2531.84万元,同比分别下降60.55%和88.23%。当期货币资金为4126万元,短期借款为23.95亿元。

内控存重大缺陷

ST辅仁是国内知名药企,老板朱文臣是慈善活动的常客,但是公司内部治理一塌糊涂。

内部治理失衡首次被外界知晓,是去年“分红爽约”之时。

去年7月,公司拟发放6271.58万元的2018年现金红利无法按原计划发放,当时公司账面可用现金不到400万元。可在当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8.16亿元。

巨大的落差,公司立即被掀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其内部治理怪相随之暴露。

根据瑞华会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截至2019年末,公司向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关联方借款16.36亿元、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余额5980.00万元)未经公司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计;公司通过供应商、其他往来单位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支付资金、与辅仁药业子公司进行资金周转,还有重要子公司开封制药货币资金内部控制运行存在重大缺陷、以及ST辅仁存在违规担保及担保责任引起的待偿事项涉及多起诉讼等。

遗憾的是,对上述这些事项,瑞华所未能获取“充分、适当的”相关审计证据,导致无法判断对公司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

此外,公司在资金管理、印章管理、关联方往来及对外担保方面内部控制运行失效,存在资金体外循环。

根据审计报告及公开报道,上述借款进入了朱文臣控制的上市公司体外企业,其中,有不少资金流向宋河股份和宋河实业。

2019年中报显示,2018年1-6月,公司为辅仁集团及及其下属企业宋河股份、宋河实业提供4笔担保累计金额1.4亿元,担保余额6202万元,已全部预期。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全资子公司开封制药应收账款账面余额37.76亿元,一年内应收34.39亿元,占当年主营业务收入的74.07%。开封制药向圣光集团等96家客户销售7.26亿元、其子公司河南同源向安徽益信堂等226家客户销售1.58亿元均未回款。审计发现,开封制药货币资金内部控制运行存在重大缺陷。

2019年,是公司重组开封制药后第3年,实现扣非净利润5.62亿元,仅完成业绩承诺的64.32%。

人事变局:朱文臣委身幕后

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借款等绕过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程序,且未及时披露,窟窿越来越大,直到最后残局越来越难收拾,河南前首富朱文臣的日子并不好过。

早在2019年12月,上交所发文公开认定朱文臣10年内不适合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一同被处罚的还有公司众高管。

今年6月,公司在人事上作出重大变动。姜之华成为董事长、朱文亮为总经理。

资料显示,今年39岁的姜之华,曾任辅仁药业有限公司法务部经理、法务总监等,现任开封制药董事;朱文亮现任公司董事兼副总、河南辅仁堂制药董事长,去年被上交所通报批评。

自此,今年55岁的朱文臣退居幕后。不过,他仍为ST辅仁实控人,其通过辅仁集团持有公司45.03%股权。截至目前,这些股权已被多次轮候冻结。

启信宝显示,2020年前4个月,辅仁集团因失信被各地上海、郑州等法院执行13次。朱文臣在今年前6个月时间里,因合同纠纷,陆续被上海、广州两地法院限制消费5次。

6月12日,ST辅仁公告披露,辅仁集团逾期债务规模估计38.45亿元。公司称,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及关联方占用资金及违规担保事项,预计1个月内无法解决。至于双方何时能协商尽快落实资金占用的归还方案,目前仍存不确定性。

*本文作者沈庹,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斑马消费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