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公会欠薪背后,隐藏着厦门超级富豪

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蓝莲花2020-07-02 14:25事业线
在业内一直地位稳固的直播平台比如陌陌、YY也是有了成熟健全的公会体系后才走的更快的。

直播公会拖欠主播工资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并不奇怪。

一边是受疫情影响,快递无法送达,有些主播签约的时候只走了线上形式,连纸质版合同都没拿到就开播了,这就为日后的薪资纠纷埋下了伏笔。

同样是因为疫情影响,有些公会前年已经订好的融资方案,但年后并没有顺利拿到投资,资金链紧张也在所难免。

另一方面的压力则来自于平台方。以抖音为首的直播平台年后不断加重公会任务,比如提高流水以及拉新的任务,使得公会完成任务的难度越来越大,而利润却被摊薄。

在双方面夹击下,公会的日子并不好过,拖欠主播工资的新闻也屡屡见诸报端。

最近,剁主就被拉近了一个有10几位主播的“讨薪维权”群,里面的主播都签约在重庆一家叫瀚渝集团旗下的公会。甚至昨天,还有人在娱乐资本论的直播社群中公开讨薪,怒斥有人盗用华星兄弟公会的名义招募主播,但主播最后没有拿到任何分成。

事实上,在整个直播体系中,除了头部大主播以外,其余的中腰部,以及尾部主播一直处于食物链底端,属于“弱势群体”。

此前,某头部公会发布IPO招股书,里面提到,头部主播独家签约20年。想想看,这相当于一位年轻的主播基本上前半生都要签约在一家公会。如果某公会想要甩掉一些流水不好的主播,往往也会用拖欠工资这一招,而不是解约。

视频直播从诞生到现在大约只有6年的时间,行业内法律法规,以及各种合同协议比较混乱,尤其是各大平台,公会挂靠(类似加盟)现象严重,体系相对混乱,主播往往维权无门。

你会发现,在直播领域,做的最好的公会,往往都具备一定的江湖义气和家族氛围,而不仅仅靠协议与法规。像YY、陌陌这些公会体系健全且成熟发达的平台,都是花了很长时间去建立自己的公会制度。

主播组团去公会总部讨薪,惊动警局

在过去的四五年中,湖北籍女生婉儿一直都在做主播。用她的话说,她是行业内“资深”主播了,也没有人敢忽悠她。从底薪上就能看出来,新来的主播一般底薪在5000块钱左右,而婉儿的底薪是1万。

但就是这样一位老炮主播,今年却也走上了讨薪的路。

今年2月,她认识了一位行业内招募主播的朋友,加入了瀚渝集团旗下的一个公会。因为有底薪,不久后,她让自己的亲弟弟也加入了这个公会。那时候,她在探探直播。

但一个月之后,她没有如约拿到自己的工资。招募她的运营人员说,是平台没有拿到钱。“我当时就觉得不太靠谱,但招募我的人说,要不你换个平台试试吧,后来我就换到了映客。”婉儿说。

就这样,婉儿在同一家公会,先后在探探和映客上播出了有两个多月,都没有拿到之前承诺的底薪。当时正值疫情,且婉儿家住湖北,没有收到工资的她生活上过得很窘迫。所幸,招募她进公会的人用自己的钱垫付她1万元工资。

剁椒娱投联系到这位此前就职于瀚渝集团旗下的主播招募人员,他已经离职。他表示,因为婉儿是自己招募到公会的,但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拿到工资,自己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所以用自己的钱垫付了她的工资,保障她的基本上生活。

“公司可能是资金链上遇到了问题,后面确实有拖欠主播的工资,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职的。线下的主播有场地,运营,管理各方面的支出,一天的成本就好几十万。”

有招募人员垫付1万工资,婉儿还算是幸运的,但其他主播分部在探探、陌陌、映客等多个平台,她们并没有婉儿这般好运气。婉儿的弟弟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拿到工资。

“我2、3月份的工资也没有发,一共是3万2。一开始说,公司和平台资金对接有问题,后来说公司资金有问题,5月的时候说,公司资金解决了。但直到6月中旬也没有发,联系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不回复,现在我们打算起诉了,就是重庆爱泊瀚互娱科技。”群里另一位主播说。

剁椒娱投联系到主播们提供的一位重庆爱泊瀚科技的主管人员联系方式,对方表示,已经不负责直播项目了,会帮忙联系下目前相关的负责人,但后来没有了下文。

根据公开资料披露,这家公会获奖无数。

曾经荣获今日网红中国直播与短视频峰会2017年度影响力经纪公司,是中国表演协会网络直播分会2017-2019年会员单位;抖音战略合作机构;陌陌2018年十佳合作机构冠军,陌陌2018年度十佳新锐公会赛亚军。2016年与奇秀直播达成最佳战略合作平台,2016-2018年连续三年获得奇秀直播年度十佳公会冠军。2016-2018年,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年度十佳公会第5名,第4名,第3名;2017年获得美拍年度最佳团体冠军;2017年获得美拍年度音乐之星亚军;2018美拍最强站队第一名;2017年,迅雷直播年度最具影响力公会,2018年迅雷十佳公会,2017年迅雷最具影响力公会;2017年与千帆直播达成战略合作。

不过,6月27日,讨薪群里的部分主播表示,除了5月份的工资以外,已经陆续拿到了之前所欠的工资。原因是,群里有重庆当地的直播,按照工商信息上提供的地址,直接找到了公司,进行讨薪。

“过程很简单,我们到公司后找负责人,前台说他不在,我们就坐在大厅报警了,警察过来了。”一位去公司讨薪的重庆当地女主播称。

在各种力量的协调下,重庆爱泊瀚互娱科技承诺6月底发放完拖欠主播的所有薪资。但到今天为止,维权群内仍然有1/3的人没有拿到工资,或者没有拿到5月份工资。

吴京曾为其站台,背后隐藏着厦门超级富豪

事实上,重庆爱泊瀚科技这家公司看起来并不缺钱,背后更有着复杂的资本关系。不管是主播还是招募主播的人都知道,公会背后的母公司在重庆地区非常有实力,按说不应该拖欠主播工资这么一点小钱。

先来看看重庆爱泊瀚科技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天眼查的信息显示,重庆爱泊瀚互娱科技的法定代表人是王怀增,监事为俞家东。

根据资料显示,重庆爱泊瀚互娱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网络直播为主的新星娱乐公司,公司是由泊瀚(厦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注资成立的一家网络直播公司,注册资金1000万,主要以美拍、奇秀、陌陌等平台作为合作推广对象,秉承“打造重庆第一网络直播公司”的口号运营至今公司的各方面日渐趋于完善,逐渐形成以“网络直播—活动策划—艺人包装—新媒体推广—教育培训”五大业务版块串联组成的生态链。

俞家东是重庆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他的名下,有多家公司。比如,重庆瀚渝颐鑫商业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重庆瀚渝互娱科技(持股35%),福州市鑫奇艺文化传媒公司(持股65%),重庆阑珊文化传媒(持股80%)。

就在今年6月8日,也就是在众多主播讨薪的时间阶段,俞家东还注册成立了重庆瀚渝文化传媒集团,持股99.98%。此外,天眼查还显示,俞家东拥有福州松鹤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福州海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重庆渝钻互娱,成都华瀚文化传媒,福州航越文化传播,北京瀚渝歆扬互娱科技等多家公司的实际控制权。

不仅如此,俞家东还是重庆九龙坡地区当地政府的座上宾。

2019年9月27日上午,九龙坡区与重庆瀚渝互娱科技有限公司在区会议中心签约,与北大资源燕南合作共建数字文化产业项目和短视频·渝数字文化产业创新公园项目。

这个产业园项目,由重庆瀚渝和众颐鑫(重庆)科技共同投资的重庆瀚渝颐鑫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重庆九龙坡区区长长刘小强,瀚渝科技总经理、瀚渝颐鑫董事长俞家东,重庆瀚渝董事长王育川等人都出席了签约仪式。

根据计划,该项目分三期建设,总计划投资13亿。第一期选址北大资源燕南,规划面积11000平方米,包含接待区、展示区、培训区、路演室、录音棚、直播间、办公区等。

2019年年底正式开园,至2024年全面达产,这期间的5年里,该公司计划实现营收29亿元、综合税收2亿元,最终实现100亿级市场规模产业链,建设成为全国流量最大、规模最大、产值最高的网络信息化集散中心和都市主题式短视频·4A级景区。

第二期计划2020年落户五洲世纪文化创意中心,面积18000平方米。第三期计划2021年前购商业用地,打造集培训、直播、影视制作、发行等完全属于自己的产业基地。第三期计划2021年前购商业用地100亩左右,打造全国流量最大、规模最大、产值最高的网络信息化集散中心,最终建成集“吃、穿、住、用、行、娱乐、购”为一体的国际数字文化人才港区。

根据九龙坡当地媒体的报道显示,瀚渝科技的前身系厦门市泊瀚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在重庆、北京、武汉等地设有分公司,在湖南等全国多个城市设有30多家工作室。

在俞家东的合伙人中,频繁出现一位叫王育川的人。甚至打开泊瀚娱乐的官网你会发现,王育川是公司的董事,而俞家东的头衔则变成了重庆公司负责人。官网上还有包括吴京、吴刚等知名演员祝贺泊瀚娱乐成立三周年的VCR。

王育川旗下有一家爱涵宇文化,同样从事文化产业园的生意,也是政府的座上宾。

在2019年第12届海峡两岸(厦门)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集美区政府先后与厦门市爱涵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厦门芒果诚丰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艺先生(厦门)文化经纪有限公司,进行现场签约,助力集美影视发展。

而厦门爱涵宇文化旅游公司投资项目包括集美大社文化旅游产业园和集美(岑西)直播产业园两个园区。

集美大社文化旅游产业园以弘扬嘉庚精神,传播华侨和闽南文化为宗旨,集观光旅游、餐饮、住宿、康养、购物,以及动漫、艺术品拍卖、艺术家创作室、文化研学等产业为一体,将打造成旅游区。

该产业园正式投入运营之后,预估年产值3.8亿元;集美(岑西)直播产业园正式投入运营之后,预估年产值1.5亿元。

集美(岑西)直播产业园将建设有500间的线下网络直播间,服务于网络直播、艺人经纪、小视频、电商直播、电竞娱乐等项目,将打造成国内领先的线下网络直播间。

而王育川也是厦门市泊商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这家公司持有泊瀚厦门文化传媒15%的股权。

也许看到这里,大家已经觉得,重庆爱泊瀚科技背后的实力很强大了,不仅经济实力强大,而且政府关系也强。但故事还没有结束。

在泊瀚(厦门)文化传媒公司的工商信息里显示,蔡端宏实名持股25%。也许你不了解蔡端宏是谁,但随手百度一下就知道,他是厦门的超级富豪。厦门骏豪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知名企业家。

骏豪投资的投资范围包括,房地产开发,商业开发,国际观光返点,连锁餐饮,矿业,医院,墓地陵园开发,资讯软件开发,休闲娱乐事业等。

但让蔡端宏出名的并不是他的投资事业,而是一件自己的业余爱好——收藏名车,他被成为“厦门豪车第一人”。据说为了放收藏的豪车,他特意建了1000米的车库。他的车库里放着众多世界顶尖名车,不管是法拉利,保时捷,还是迈巴赫,或是一些老爷车摩托车,总之每一款都很有特点,并且大多数是限量款,数量多达50台。

小小的一家直播公会,没想到背后还能牵连出这么长的资本链条。

在直播生态里,主播始终是弱势群体

签约重庆爱瀚互娱科技的这些主播还算是幸运的,也许是因为疫情,公司资金一时周转不开,所以拖欠了主播工资,但好在公司背后的资本实力强大,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目前拖欠的工资也在陆续发放。

但很多被拖欠工资的主播,等来的可能只是公司破产的消息。最近触手TV一度传出6月底破产,并且关停服务器的消息,触手TV上的游戏主播也被转为签约快手直播。

在此之前,不少触手旗下的主播都在网上公开讨薪,还有主播甚至将讨薪过程制作成了视频发在了B站上,标题为《冻结某直播平台500万是什么体验》。

一旦触手TV申请破产清算,这些主播的工资可能就真的要不回来了。

事实上,非头部主播,甚至是挂靠到大公会旗下的小公会,在整个直播生态中一直都是“弱势群体”。此前在一家公会IPO的招股书中显示,独家签约主播的时间期限是20年。还有业内人士透露,签约时间还有更长的。

考虑到主播的平均年龄和学历普遍不高,对一些合同专业术语理解能力不够,往往只听招募人员讲解,然后直接线上签约,甚至都拿不到纸质合同。比如,招募人员会跟主播承诺有底薪,但是,主播们往往不被告知,要拿到全额底薪,是需要完成一定任务量的,如果完不成,是拿不到底薪的。

再比如,主播加入一家公会往往都是招募进去的。一般情况下,这些招募人员的身份是公会的运营,但也有时候他们并不是公会的员工,而仅仅是帮忙招募主播的中间人,以招募提成为主要收入。

为了拿到高提成,他们不惜以各种公会的名义在各大社群等渠道招募主播。不久前在娱乐资本论的社群里就发生这样一件事情。

有一位运营先后以千星娱乐,启星之路,华星兄弟的名义招募挂靠的主播,但又都以平台没有结算为理由,没有给主播做结算。这家挂靠的小公会负责人几次讨要,对方不给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在社群曝光欠薪的聊天记录。

也许有人会问,主播难道就不能不加入公会,而选择自己直播么?现在,包括抖音,映客等几家大平台,都实现了主播自提分成的功能,也就是说,主播的工资由平台直接发放,而不用再经过公会这一层。

不是不可以,不加入公会在工资发放上会有一些便利,但也要面临,自己承担税负,要知道,主播所要缴纳的税不仅仅是个税。此外,主播与平台对话的可能性不大,毕竟平台没有那么多运营跟客服去一一处理每个主播直播间当中发生的情况,但是平台有专门对接公会机构的运营。

这样看下来,加不加入公会,各有利弊。而那些在业内一直地位稳固的直播平台比如陌陌、YY也是有了成熟健全的公会体系后才走的更快的。

*本文作者蓝莲花,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