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尿酸会让山东经济变“年轻”吗?

歪道道歪道道2020-07-03 15:43事业线
山东民营企业能让全国消费者记住的也不过一个海尔,然而家电产业天花板可见,医美、美容领域却爆发出强大的潜能。

山东民营企业哪家最出名?如果这个问题向男同胞提问,答案很可能还停留在海尔,但如果是女同胞,答案大概已经变为华熙生物了。

一位时常关注消费股的网民在微博上提到,化妆品三雄—珀莱雅、丸美股份、华熙生物,三个的平均估值已经超过70倍PE,白酒三杰—贵州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这三个的平均估值也已经超过30倍PE,而家电三巨头—格力电器美的集团和海尔智家,平均不到20倍的PE。

在山东,玻尿酸生产已经成为一个朝阳产业,玻尿酸前五大供应商:华熙生物、焦点生物、阜丰生物、东辰生物和安华生物,全部来自山东。2018年,华熙生物还被评为当年山东省的独角兽企业,上市之后,风头更盛。

山东民营企业大而不强,直到现在能让全国消费者记住的也不过一个海尔,然而家电产业天花板可见,医美、美容领域却爆发出强大的潜能,这能给山东经济注入新的活力吗?

填补新兴产业的空白?

山东经济的核心问题众所周知

其一,山东的企业集中在化工、采掘、能源、造纸、制造等几个传统领域,在新兴产业方面存在明显不足;其二,民营经济活力不足,不仅依旧集中于传统实体产业,而且中小民营企业明显较少。

突破国营经济的桎梏而增加民营企业的活力,是“治疗”山东经济问题的根本,而山东开发玻尿酸产业可以说是一个典型。

1986年,凌沛学进入山东省商业厅下面的商业科技研究所工作,他拿着山东省商业厅下拨的3万元创业经费,改造了生化药物实验室,1992年,凌沛学牵头成立了山东福瑞达医药集团的雏形。直至现在,福瑞达成为上市公司鲁商发展100%的控股企业,国资背景更加浓厚。

然而,走在玻尿酸研究前列的福瑞达,却被半路出家的赵燕“截胡”。

赵燕其人,做过服装业、证券投资、文化产业,也投资过地产,比起研究出身的凌沛学,她更懂得资本的力量。

她用资本的力量以闪电的速度扩大规模,拿下了玻尿酸的半壁江山,同时也因为当初她坚持上市,退市后的华熙生物在科创板上市顺利了很多,市值也在短短两年时间里翻了8倍。到2005年,华熙生物已经成为全球知名的玻尿酸生产研发企业。

山东民营经济缺少互联网、新能源汽车制造以及房地产等新兴产业,但玻尿酸生产研发所代表的生物科技,在全球医美、护肤及化妆品领域蓬勃发展的刺激下,无疑也拥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可以说,这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山东新兴产业匮乏的现状。

更关键的是,围绕玻尿酸生产,省内公立医院整容科、大型连锁医美集团以及中小型民营医美机构“拔地而起”,山东正在形成玻尿酸产业集群。

数据显示,山东省内医美相关企业共2857家,居全国之首。从2015年至2019年底,山东省境内经营范围含“医疗美容科”“整形”“整形美容”等关键词的现存企业共新增2100余家,2019年和2018年同期相比,医美相关企业注册量上涨61.49%。

很显然,玻尿酸商业神话的崛起,为山东中小民营企业的发展注入了一丝活力,这也是山东经济所渴望的。

玻尿酸难掩“老去”的落寞

移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各种新经济概念层出不穷,从物联网、共享经济到人工智能、区块链,各行各业涌现出一大批迅速崛起的独角兽企业。同样作为山东独角兽企业脱颖而出的华熙生物,虽然有着不差于科技创业公司的市场前景,但有一点永远无法企及—影响力。

一方面,山东民营经济之所以给外界羸弱的印象,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没有一家全国性的互联网巨头或汽车制造企业。而华熙生物属于美容产业的上游,上游企业能闷声不响地发大财,却无法帮山东民营经济摆脱“大而不强”的帽子。

另一方面,即使是在美容护肤的垂直领域,华熙生物也只不过是供应商,与欧莱雅、资生堂等国际性化妆品巨头,不可同日而语。

这也是为什么华熙生物积极构造自主品牌的原因。根据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华熙生物原料产品、医疗终端产品、功能性护肤品、其他四大类别的产品营收分别为7.61亿元、4.89亿元、6.34亿元和44.98万元,其中医疗终端产品和功能性护肤品占该公司总营收的比例从2016年的35.16%上升至2019年的59.54%。

华熙生物显然在有意改变原来依赖玻尿酸供应的业务结构,这一战略转型也卓有成效,但公司旗下“润百颜”、“BIO-MESO”、“米蓓尔”、“润月雅”等多个品牌系列,目前尚无法在国际市场打开局面。

从这个角度来看,华熙生物挽救山东民营经济外部形象的作用其实有限。不仅如此,不少民营企业进军玻尿酸领域、以玻尿酸生产为转型方向,实际上无法掩盖山东经济在房地产、互联网等领域继续走下坡路的状态。

最典型的就是鲁商发展。作为山东房地产的龙头企业,2018年,鲁商发展斥资9.27亿元收购了福瑞达医药集团,自此后,瞄准大健康产业“去地产化”就成了鲁商发展的转型方向。

搭上“网红”玻尿酸,鲁商发展在医药强省的这一动作显然更被资本市场看好。去年10月,鲁商发展公告称,公司拟收购焦点生物并取得后者控制权,上述交易最终拍板次日,鲁商发展股价一字涨停。 

鲁商发展在股市越风光,越透露出山东房地产企业在主营业务上的窘境。

从2008年借壳ST万杰到2018年,鲁商发展10年间营收从25亿到88亿增长了3.52倍,净利润却从2009年的4.39亿元降至2018年的1.62亿。数据还显示,鲁商发展2018年88亿的营收在133家上市房企中排名41位,但净利润不足3亿,排名87位。

现在鲁商发展一手玻尿酸,一手养老地产,摆在眼前的现实是生存,更别提成为全国性房企巨头、带动山东民营经济了。

年轻“神话”隐藏危机

前段时间,华熙生物怒怼福瑞达的事情,揭开了这一暴利行业原本风平浪静表象下的真相。

4月17日,华熙生物发布公开函称,山东福瑞达产品SHREDA在部分网店、微信朋友圈宣传时,出现“福瑞达医药就是华熙生物”等不实表述,对消费者造成误导,属于虚假宣传、不正当竞争行为。

华熙生物和福瑞达本是同宗同源,前者注册成立于2000年1月3日,由山东福瑞达医药集团等4家公司共同出资。不过随着华熙生物逐渐做大,公司管理、业务等各方面都在摆脱福瑞达的影子。而且,鲁商发展收购山东焦点生物60.11%股权后,和华熙生物一较高下的意图更为明显。

当然,企业竞争会让行业更有活力,而且玻尿酸行业的肥水也流不到外省去,这本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过经由双方的闹翻和争端,我们看到外界对这一领域的关注度明显提升,也引来了诸多质疑。

对于华熙生物,一个最让外界诟病的问题是,研发投入成本与自身高端生物技术企业的定位之间的出入。年报显示,2016年至2019年,华熙生物研发投入分别为0.24亿元、0.26亿元、0.53亿元、0.94亿元,占营收的比例为3.27%、3.14%、4.19%、4.98%,均不足5%。

而有数据统计,前25家科创板企业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平均占比是11.31%,像虹软科技,研发投入占比高达32.42%。

新兴产业代表的是高科技创新与高知识密集的前沿,山东经济缺乏新兴产业,其实就是缺乏科技创新能力强的民营企业。而华熙生物核心技术之一的发酵法生产药用透明质酸的初始技术,是2001年花费45万元从山东省生物药物研究院购买来的,此后公司就一直维持着轻研发、重营销的状态。这根本无法改变山东民营企业高新技术能力落后的形象。

更大的危机还来自玻尿酸赖以依存的医美行业。根据艾瑞核算,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实际从业医师数量38,343名,但非法从业者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在广受用户欢迎的水光针、美白针产品里,针剂正品率只有33.3%;更夸张的是,在非法医美场所中,90%以上医疗美容设备都是假货。

去年6月份,山东16个市同步启动了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监督检查发现存在问题的医疗美容机构313家,占45%;发现和处理违法违规行为5885起,约谈医疗机构321家,通报69家。

在这些触目惊心的数字之下,医美产业负重前行。尤其是作为“医美大省”,山东中小民营医美机构不仅面临着极大的政策风险,而且消费信任一旦瓦解,也将反噬到上游产业链。

华熙生物能够在山东一众传统重工业企业之间冒尖,着实不易,但仅凭一个华熙生物很难盘活山东民营企业的发展动力。尤其是现在整个山东正处于舆论的“刀尖”,社会及经济问题的集中暴露,让山东左右为难,转型的路也更难走了。

最近负面频频被爆出,虽然很多怪现象并非山东独有,但在整个北方经济被南方拉开巨大的距离之后,作为北方第一省的山东自然会成为目光聚焦之地。实际上,不仅仅是山东,整个北方,都需要反思,而留给他们反思的时间不多了,急需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来改变这一现状。


*本文作者歪道道,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歪道道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