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价之姐》混剪出圈了,二次创作的未来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知宴2020-07-09 14:31事业线
既与原作重叠又能产生新的情感共鸣,借助短视频平台的力量,二次创作正在逐渐形成一个螺旋式上升的内容创作闭环。

“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

今年夏天,除了30位宝藏姐姐之外,《乘风破浪的姐姐》的主题曲《无价之姐》同样火出了圈,不仅有众多明星打卡,网友挑战,拥有“族谱”商标群的“无价之姐”老干妈,也来摇咿摇咿摇咿摇了。

《无价之姐》的出圈,除了节奏明快、舞蹈魔性外,亦有「看我乘风破浪,多诚实的欲望」「要历经多少风暴,做自己才不是一句简单的口号」等歌词真实反映出姐姐们的心气,精准把握女性受众情绪的内在动因。

一部网络神曲自然不缺广大网友的二次解读,《无价之姐》上线后,便有不少网友通过混剪创作出自己心目中的“无价之姐”,这样的二次创作既拓宽了《无价之姐》》的受众基础,又加速了《无价之姐》与其他文化的碰撞,不断丰富了网络神曲背后的精神内涵。

随着媒介载体的丰富,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二次创作中来,网络神曲拥有了从一次创作到二次创作、三次创作,甚至是N次创作的可能性,已然从“魔性洗脑”进阶到“灵魂共情”的阶段,迸发出更大的活力。

洗脑神曲

《无价之姐》能火,《乘风破浪的姐姐》功不可没。

作为《乘风破浪的姐姐》的主题曲,6月18日,《无价之姐》一经发布,立刻引来网友的热议。微博数据显示,《无价之姐》上线当天就占据了全站日榜第1名。

让《无价之姐》刷屏的,不止是李宇春和姐姐们动感十足的舞步,还有魔性的旋律和洗脑的歌词:

“看我弄潮搏浪/多认真的亮相/努力跳/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咿摇……”“摇咿摇咿摇咿摇”。

6月19日,王耀庆在薇娅直播间跳起了《无价之姐》,每个动作都跳出了精髓,舞出了灵魂。当晚,#王耀庆薇娅跳无价之姐#便冲上热搜,收获了3.4亿的阅读量和4.8万的讨论量。

与此同时,抖音也发布了“#姐姐舞挑战”,不仅有几十位正主姐姐亲自下场参与挑战,当红的明星艺人、专业的内容制作团队,都纷纷加入到短视频内容的宣发大军中,跟随着魔性洗脑的节奏摇摆起来。

新媒体环境为受众提供了一个足够庞大的议题市场,信息不再是传播者单方面传递给受众的过程,而是受众从中挑选出他们感兴趣的信息,心甘情愿受到“感染”后,出于社交等目的,主动将信息分享给更多人的过程。

作为音乐宣发的巨头,抖音十分善于运用智能推荐机制发掘推荐音乐,促使病毒式传播的自发形成。截止7月8日,《无价之姐》的“#姐姐舞挑战”已经收获了15.9亿的播放量。

在抖音、微博等平台都引起了极高的关注度后,《无价之姐》亦引发了官方层面的关注。6月30日,全国妇联@女性之声联合新浪@微博政务、@微博台网、@头条新闻等共同发起了#各行业闪闪发光的无价之姐#话题。

气象、消防、电力、文博、邮政、火箭军等系统的大号纷纷转发参与,许多优秀的小姐姐也争相晒出自己和身边人的闪光“瞬间”。

从明星站台到素人比拼,《无价之姐》每次曝光带来的感官刺激,都使得用户心智被这些魔性的旋律从多个维度不断占领、根植。百度搜索显示,《无价之姐》在短视频平台的催化和一众明星演绎的加持下,6月18日以来的热度始终居高不下。

精神共鸣

节奏快、旋律和歌词简单、动作魔性是《无价之姐》能够快速洗脑受众的重要原因,从早年的《老鼠爱大米》《伤不起》到后来的《最炫民族风》《小苹果》,再到如今的《少年》《无价之姐》,很多网络神曲都是凭借简单旋律的大量重复,不断强化记忆,让主要旋律在听众这儿混了“耳熟”。

不过,想要歌曲走红,仅仅是重复魔性的旋律、朗朗上口的歌词显然是不够的,一部音乐能否广泛传播,既要有良好的受众基础,又需要熟悉的场景,以及描述这些熟悉场景的“热词”,进而唤醒大众,获得情感共鸣。

有研究指出,凤凰传奇的火爆或许跟当时国力昌盛、民族风流行有关,而《野狼disco》的流行则跟怀旧的东北、失落的香港不无关联。

papi酱生子到杨丽萍婚姻观,当下,中国社会女性的独立意识日益崛起,一切关于女性年龄与自我价值的议题,从未停止,女性话题综艺也已成为近几年综艺节目领域的宠儿。《无价之姐》同样敏感地抓住了女性集体人格以及当下社会的热点话题。

由你音乐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相较于《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乘风破浪的姐姐》主要听众群体为23-30岁用户,且23岁以上用户中「浪姐」的听众占比超越了其他两档传统女团节目。

图表来自:由你音乐研究院

“少女感高仿,雕刻标准形象/保持独有的锋芒,尤其遍地已偶像/狂我的狂妄,荒我的荒唐/打翻青春的鸡汤,管你的脸方不方”。

《无价之姐》既通过“少女感高仿”、“雕刻标准形象”,讽刺了娱乐圈对于女明星的格式化要求,又借着大众对于女明星的苛求,道出了社会对于女性的偏见。这些十分贴近现实生活,有助于将歌曲所承载的女性情绪在虚拟化的空间中迅速扩散开来。

可贵的是,《无价之姐》借着这些歌词,讨论的不仅仅是成功、独立、独当一面的女强人应该有的姿态,更是不同经历、不同年龄的女性面对生活时,应该坚守的态度。

“姐姐舞挑战”中,就有一位快80岁的奶奶,穿着精致的白裙跳起了《无价之姐》,像极了一只活力满满的小精灵。《无价之姐》用这样的信念告诉女性,每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都在乘风破浪,勇敢着、努力着......为女性的价值赋予了更多的意义。

《无价之姐》将女性面临的职场危机和家庭危机,通过声音和舞蹈的形式传递出来,营造了大量极具现场感的情境,既表达了她们对于传统的反抗和对于现实的无奈,又唤起每个人内心中的共鸣,这也是《无价之姐》能够出圈的根本原因。

多点开花

传播媒介和用户需求的升级,使得内容的生产、分发、传播、消费过程,由静态不断向动态演变。一段音乐迅速走红后,除了抖音PK赛,网友往往还会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符号解读。

《无价之姐》上线后,有人用《无价之姐》混剪周星驰的电影,为星爷庆生;有人用《无价之姐》混剪女英雄,致敬漫威电影;有人用《无价之姐》混剪《爱情公寓》,回忆青春岁月;还有人用《无价之姐》混剪欧美的女明星,发掘她们身上的女性气质。

不止是娱乐圈,近期,还有网友结合《无价之姐》出了一版#老干妈版无价之姐MV#,片中的老干妈变身少女,鬼畜的舞步+洗脑的神曲摇咿摇咿摇咿摇的,让人极为上头。

这些丰富多样的二次创作,能够呈现出巨大的粘度和后发力,有效推动《无价之姐》在更广泛的社会群体中扩散开来,短视频平台的二次创作已然成为网络神曲出圈的重要传播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早期的网络神曲,二次创作成为新的流量催化剂的背后,还酝酿着更深层次的理念转变。

2004年前后,《两只蝴蝶》《老鼠爱大米》风靡一时,这一阶段的网络神曲以辨识度极高的嗓音+及其洗脑的旋律为主,一直甩不掉身上的标签和既有印象:低俗。甚至连庞龙自己都曾因为《两只蝴蝶》的歌词过于俗气而拒绝过演唱。

相较于早期偏向于旋律洗脑的网络神曲,当下的网络神曲虽然也有旋律洗脑的一面,但更加注重于与受众在精神层面上的互动。

以《无价之姐》为例,一千个读者,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位受众看到《无价之姐》时,他们的感受都是不同的。但此前,他们心中的哈姆雷特只能住在自己的心里,不能同大众分享,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广泛应用,大众可以将自己对于《无价之姐》的理解以二次创作的方式,在视频平台上传播,由此产生连锁反应。

因而,从一次创作到二次创作的转变,不仅仅是二次传播那么简单,更是网络神曲三次创作,甚至是新的网络神曲诞生的过程。2018年底,便有网友将赵本山小品作品中的经典台词摘选,以鬼畜的手法进行剪辑,透露出一种消解宏大的,懒洋洋的又充满幽默感的精神。

既与原作重叠又能产生新的情感共鸣,借助短视频平台的力量,二次创作正在逐渐形成一个螺旋式上升的内容创作闭环,为网络神曲带来新的生命力。

*本文作者知宴,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