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厂长回归,B站需要什么

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麋鹿2020-07-10 09:48事业线
像敖厂长这样自身背负着强大的流量价值和品牌价值的UP主,正是B站最需要的代表人物,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流量价值。

7月5日,一向以嬉笑怒骂、搞怪吐槽风格为主的敖厂长,发布了一条从标题到语气都十分正经的视频《一个重要决定和一些真心话》,向观众们官宣:自己即将回归B站,并将与B站展开长期的内容独家合作。

“长期”据称是5年,除此之外,敖厂长宣布自己还即将带来新的4K分辨率数码栏目《敖物志》,尝试新的内容。

在弹幕中,不少B站用户纷纷刷出“爷青回”,并缅怀起敖厂长陪伴自己走过的青春,毕竟敖厂长的视频已经整整做了12年,横跨了前后两个视频时代。

长达12年的视频制作生涯,敖厂长前前后后经历过贴吧、土豆、优酷、B站、Youtube、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平台,而哪里最能契合他的发展,他也一直在做思考。

在节目中,敖厂长提到了自己最终回归B站的原因:“B站依然是那个重视内容、关心老牌up主的大家庭,无论这个平台涌入了再多的内容、用户群体产生了多大的变化,但B站的灵魂和内核依然没有发生改变。“这促使他下定了决心,他表示,这是他人生中非常重大的一次决定。

B站是敖厂长耕耘最久的一个平台,在B站上足足创作了8年,对于B站不断涌入的新内容、以及用户群体产生的变化,敖厂长内心对此再清楚不过,这也曾让他感到迷茫和害怕,作为老UP,他没有过去自信了,变得没法下“决心“了。

直到B站亲口告诉他,无论“小破站”产生多大变化,也愿意和他一起继续拥抱这些变化,他才终于下定决心,重新变成那个熟悉的“敖厂长”。

而视频中被刷的最多的弹幕则是“欢迎回家“。

年轻的敖厂长

敖厂长是个很喜欢制作“回忆杀“主题视频的UP主,在年终总结、以及探讨”恰饭“收入的几期视频中,他都很爱谈及自己最初创作时的心路历程,调侃自己早年“粗制滥造”的早期视频。

或许敖厂长回忆起12年前的自己,很难想到自己竟然能坚持这么久,而一个草根游戏爱好者的“用爱发电”,如今竟然成为了一代玩家的集体回忆。

敖厂长本名敖缘凤,在制作第一集《囧的呼唤》时,他还是一名读大一的学生,当时的敖厂长还叫作囧先生,他把自己的第一期视频发到《命令与征服》贴吧中,获得了一致的差评。

之后不久,他的投稿视频没有砸出一点水花,他意识到了立人设、做特色的重要性,改名“敖厂长”,开始发挥自己的恶搞才能,以一口川普配合搞怪的声线,开始制作游戏小剧场,这时,他在观众内心中开始有了固定的人设,《囧的呼唤》也成为了玩家们有盼头的一个节目。

只不过持续了两年后,敖厂长陷入了创作瓶颈,游戏小剧场的形式玩家们看腻了,播放量也在几十万停步不前,这时敖厂长陷入进退两难的局面,他再次转型,尝试做游戏测评和吐槽,凭借对玩家情绪点的把控以及精准的选品,敖厂长的视频轻松迈过了百万大关。

也就在此时,敖厂长内心开始深信一个逻辑:想要保持热度,就要继续创作更多元的内容类型给观众,为此他开始加入MC厂长(我的世界)、测评零食的“我不是吃货”系列,以及硬核的“考古”系列——淘来许多古董主机和游戏,探寻游戏的开发和背景故事,硬核程度大增,也由此诞生了不少厂长语录和梗,比如他那个无所不能的“哥们”。

这一时期,敖厂长的口碑获得了全面好评,敖厂长也按照自己验证、并得到成功的逻辑持续发掘新内容方向。

一位从高中关注敖厂长到现在的玩家评论说,敖厂长是一位“努力型”UP,不是专业出身或天赋异禀,但凭借认真的态度,收获了大量玩家的肯定。

其中把敖厂长“努力”形象推到巅峰的是《囧的呼唤》十周年时,敖厂长自学编程,给雅达利公司的遗作《寻剑》制作了未完成的第四作,这款游戏本身是一个包含诸多现实彩蛋与解谜的作品,而敖厂长也在视频中埋下了关于自己十周年的彩蛋,被粉丝们共同发现后,一起解谜的过程,才是他真正送过粉丝们的十周年礼物。

敖厂长不断的成长、不断的拓宽边界,然而他最熟悉的地方——B站,也在以极高的速度成长着,敖厂长一直以不变应万变的“转型”和“努力”,似乎也无法跟上B站破圈的速度,在名气达到巅峰后,年近30的敖厂长却开始迷茫了。

迷茫的敖厂长

敖厂长在回顾自己经历的视频中,多次提到一个场景:靠着给《英雄联盟》的商业植入广告,他第一次做视频赚到了1000块钱。

这段经历被他在回归视频、年终总结视频、恰饭探讨视频中都被反复提到,可见对于他来说,这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因为在当时,没人能告诉他全职游戏视频制作者,未来究竟能走一条什么样的道路,长辈对此的建议一定是否定的,但这笔钱却给了他另一个答案。

当年敖厂长的判断是超前的,在没有人能给出确切建议的情况下,他凭着模糊的直觉,和一笔1000块钱的奖励就判断视频创作者职业化的大趋势。

与此同时,他在流量和内容思维上也是超前的,他是最早的一批同时在优酷、贴吧、土豆、B站、Youtube、今日头条上同时更新自己视频,多平台策略的创作者;同时每当内容遇到瓶颈,就积极转型,尝试新的内容类型,并不断找准用户的口味及喜好,让播放量稳步提升。

但是十年后,平台的崛起与发展,却又让敖厂长难以把控风向了,直播崛起,一批视频创作者如小智、女流转型主播,获得惊人的签约金与名气,成为风口上的宠儿;敖厂长选择坚持视频路线,留在B站,但视频创作者的收入模式还很模糊。

他耕耘了8年的B站也变得不一样了,老三区中的代表鬼畜区逐渐在海量的投稿中声势渐微,2019年,B站的百大UP主中,生活区UP主的数量首次超过了游戏区UP主的数量,生活日常、美妆、美食、Vlog、知识、科技区开始崛起,越来越多元的内容和用户涌入B站,敖厂长对这些未知开始有些担忧。

同时敖厂长也遇到了一些意料之外的麻烦:比如“214期”事件后,部分崇拜他但不太理智的粉丝将他推为游戏圈“反虚假宣传“代表,这并不是敖厂长的本意,之后他发表的评论,很多都被引申出超过他本意的解读。

这也意味着,过去他的大开大合、肆意吐槽的形式不得不变得更严谨,越来越多的人挑他的人设、逻辑、考据上的错误,制作压力变得更大;与此同时,视频创作者的收入模式仍然比较初级。

多方面的原因让敖厂长感到压力和迷茫,他沿用了自己过去的逻辑——转型和转平台,在B站上,他尝试做电影解说、数码评测以及零食评测;他也和西瓜视频签约制作独家内容,试图开发新的流量。

但这些方式并没有解决敖厂长真正的烦恼——他更想知道的是,B站到底变没变?他在B站上,还有多少可以施展的空间?

年轻时,他可以自己做出判断,但如今,他非常需要别人来告诉他答案。

敖厂长的决心和B站的决心

事实上,B站在上市之后,保证自身财务状况的稳定后,第一件做的事就是重金押注内容,买下《英雄联盟》S赛独播权,以及签约下主播冯提莫等人。

同时不断采买购入各类版权、扶持激励UP,保证内容源源不断的在B站上得到补充,而这一切,都在为B站的商业化做准备,尽管陈睿强调B站仍以增长为主,但商业化始终是企业的宿命,B站在为更大的盘子做准备。

敖厂长从做视频以来,无论内容方向,还是职业选择,其实一直是靠自己的野路子摸爬滚打出来,当年选择成为全职视频博主,只是因为那1000块钱的信心;制作内容方向,无非就是用户的爱看不爱看,以及给他的反馈,他十分熟悉B站的用户,但B站的未来,他能在其中扮演什么位置,他的感觉又是模糊的。

而且就变现而言,相比与他同等名气的主播,他等待的也太久了。

他如今已经无法再靠自己身边的一些现象,或只是用户反馈来做判断了,他需要一个更强有力的声音,告诉他如何去做,是否继续坚持自己。

敖厂长忽略了一点:他在B站成长的这9年,也是B站探索自身的9年,B站的商业化一直都“不走寻常路”,视频平台最常用的贴片广告不适用,而基于用户的兴趣和“发电”能力,B站在手游上闯出了一片天;不能上贴片广告的up主们,用户却接受他们自创的“恰饭”视频,而“恰饭”如今已经成为up主、用户、品牌都默认的一种广告形式。

这些自发形成的现象和探索,B站也需要时间。

在B站2020年Q1季度财报中,B站的游戏收入与非游戏收入已经各占收入结构的50%,其中广告收入2.1亿,同比增长90%,小米、Oppo等品牌也越来越多的在B站上举行发布会。

品牌带来的广告需求,就需要大量UP主们所制作的精良视频来消化,B站也在日前宣布推出UP主商业合作平台“花火”,将UP主的流量价值继续转化为商业价值

像敖厂长这样自身背负着强大的流量价值和品牌价值的UP主,正是B站最需要的代表人物,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流量价值。

而敖厂长也等待这些消息太久了,所以他将回归B站视作自己人生中的又一个重大决定。

还是熟悉的地方,还是熟悉的配方。敖厂长只要用心做好自己最擅长的内容就行了,敖厂长复出之前,他发布的第一个视频是测评Oppo与《EVA》联名手机的视频,还引起了观众误以为其“恰饭”的误会,但其实这是敖厂长迈向数码测评领域的第一步,敢于直面误会,敖厂长也变回了那个自信的、敢吐槽的敖厂长。

敖厂长一直以来都没变,还是那个只擅长做内容的敖厂长;B站也没有变,依然是那个视UP主为最宝贵财富的B站。

只不过这一次,敖厂长不用再靠自己做判断了。

*本文作者麋鹿,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

剁椒娱投

资料:先锐视角,辛辣态度!关注TMT公司、文娱创投、线上线下文娱新玩法,和我们一起探索科技与文娱之间的火花!(微信ID:ylwanjia)

最近更新文章

相关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