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陷风暴的泰洋川禾:艺人经纪公司洗牌进行时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Mia2020-07-14 13:04事业线
当话题炒作、人设营销等外在手法日渐剥离,艺人经纪也正在一点点回归到“人的价值”本身。

快门狂响、闪光灯狂闪,在这个虚拟的“紧急新闻发布会现场”,被推到台前身陷舆论风暴的不是旗下明星艺人,而是经纪公司。

截至发稿前,#泰洋川禾#话题阅读量已破2.7亿,该事件堪称“一个瓜牵起了无数个瓜”的典范:网络传闻澳门太阳城出事、刘銮雄妻子甘比被冻结账户几十亿,传闻在境外势力下涉嫌洗钱、提供资金支持暴动,泰洋川禾被指与此有关,且被网友与周冬雨、Angelababy解约以及两者片酬联系起来,并指向其他港资公司:传闻从豆瓣蔓延到微博,众说纷纭,事情真相扑朔迷离。豆瓣鹅组再次成为“产瓜第一前线”。在享受艺人带来的公众知名度的同时,身处聚光灯下的明星经纪公司一举一动都处在放大镜下被解读,也最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另外据鼎龙文化报表显示,周冬雨影视文化传播新沂工作室为鼎龙文化2017年和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的第一名,采购金额分别为5084.91万、5811.32万,合计1.09亿元。罗晋(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为鼎龙文化2017年和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的第3名、第2名,采购金额分别为2501.89万、5212.26万, 合计7714.14万元。限薪令之下的天价片酬也被网友当作是“洗钱”的论据。

今日上午10点零2分,泰洋川禾发布声明称“已向公安有关部门举报并已取证备诉,泰洋川禾始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一切分裂祖国的行径,也从未参与任何洗钱活动。”今日下午14点34分,泰洋川禾发布声明称公司及代理律师会紧密跟进事件进展并及时通报相关情况,“公司必将采取民事诉讼、刑事报案等法律手段,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被波及到的博纳影业也于下午发表声明称“已经启动证据保全措施,并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次莫名的风波是否是空穴来风已无从得知,但泰洋川禾被推上热搜TOP位置已是既定事实。前几日,舒淇加入东申未来成为陈坤、周迅之外的第三位合伙人,引发热议。在头部演员纷纷出走、自立门户的“后经纪时代”,经纪公司们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经纪江湖洗牌进行时:

选择流量,还是选择演技?

从赵丽颖到舒淇,一线演员们纷纷以“合伙人”的姿态加盟业界已卓有口碑、明星好友开设的新型经纪公司。对于公司而言,宣传推广的同时也增强了对新人的号召力。

作为一门研究如何放大挖掘“人”的价值的生意,艺人经纪始终逐风口而生,不断融合转型。行业风口不断迁移,从影视演员经纪,到选秀艺人经纪,到偶像经纪,再到直播网红经纪,不同的时代烙印、不同的创始人在艺人经纪公司身上印下了不同的独特印记。

总的来看,随诞生时间不同,主流经纪公司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种:一类是传统影视制作公司兼而发力艺人经纪业务,例如华策影视欢瑞世纪、欢娱影视等,大多数“以剧捧人”,例如欢娱签约的吴谨言、宋威龙;一类先是以艺人经纪业务崛起,随着资本进入,转而涉及影视制作板块,例如获得光线传媒华策影视投资后,喜天影视转型进军内容领域,这类公司大多数以联合出品身份,参与投资旗下艺人出演的影视剧;一类是由音乐类选秀综艺选拔而积累了自己独特的艺人资源,例如天娱传媒,艺人通常与公司其他项目深度绑定;一类是受到日韩偶像体系如“48系”和“101系”影响,视频网站平台布局相关偶像产业,而诞生兴起的经纪公司,例如丝芭文化,黑金经纪,香蕉娱乐,果然天空,哇唧唧哇。

摒弃了明星工作室的单打独斗,以及传统经纪公司的全盘包揽式,告别影视公司经纪业务的次要地位,效仿CAA提供宣传、商业合作、电影电视合约等不同环节专业服务的新生代经纪公司正在崛起当中,它们当中有的从明星工作室孵化而来、有的创始人即为明星经纪人、有的创始人是明星本人,为可能到来的职业生涯瓶颈预先铺路,开拓多元营收渠道,运用过往演艺经验和资源人脉,以规模化经营:“互联网周刊”此前发布的一份2020艺人经纪公司TOP50中,2015年成立的泰洋川禾名列第一,2014年成立的壹心娱乐名列第三,2007年成立的嘉行传媒名列第四,2010年成立的和颂传媒名列第五,2017年成立的东申未来名列第九。

从泰洋川禾的联合出品项目来看,如《微微一笑很倾城》《流浪地球》《阳台上》《铤而走险》等呈现出了多样性,在签约艺人方面同样呈现出了多样性:当中既有陈赫这样的成熟期艺人,也有旗下MCN业务papitube主要艺人papi酱,也有张颂文这样的老戏骨,更向今年《青你2》THE 9输送了赵晓棠、孔雪儿作为偶像担当。

嘉行传媒在打造旗下艺人时,表现出了流量倾向,例如迪丽热巴按照“小杨幂”的路线打造:“街拍带货女王+偶像剧+黑红出圈”。其捧新人方式大多为“一个头部带多个新人”捆绑出演:例如祝绪丹出演《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千零一夜》等。

曾携手过鹿晗、张艺兴等顶级流量的壹心娱乐话题关注度一直遥遥领先,《我和我的经纪人》也首次将这个幕后职业呈现于台前,为公司和今时今日的直播转型进行了前期最佳宣传,在艺人运营过程中较为擅长于打造人设,例如李现的“现男友”标签,朱亚文“行走的荷尔蒙”标签,但也多次遭到外界“营销过度招致反噬”“作品不足”的质疑。

旗下有倪大红、王紫璇等签约艺人的东申未来,创办以演技为立足点的山下学堂,在选择新人时同创始人陈坤、周迅一样表现出了质感演技、文艺倾向:设计师身份转型而来的李蔓瑄曾出演文艺片,周游最近出演入选戛纳官方片单的《野马分鬃》。

李冰冰和妹妹李雪成立的和颂传媒,表现出了好莱坞资源和大银幕资源方面的优势,新人周也在《少年的你》中表现亮眼,去年赵丽颖加入一度被视为她转战电影界的标志。

鑫宝源、荣信达等老牌经纪公司已经被泰洋川禾等新型经纪公司后来居上,而洗牌还在持续进行当中。选择流量还是选择沉淀打磨演技,各新型经纪公司逐渐分化出了不同的调性定位、盈利模式、未来走向,新的业态或正在酝酿之中。

头部艺人流失之后

不同于业务更多元化的影视公司,大部分艺人经纪公司营收来源较为单一,重度依赖头部艺人,或多或少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随着艺人转型节点、发展瓶颈到来而解约另谋出路,影视寒冬、限薪令更加重了营收焦虑,头部艺人流失之后,经纪公司该如何自处?

明星自己担任创始人、合伙人的经纪公司,通过资本深度绑定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头部艺人流失问题,但同时也要面临一线艺人演艺生命周期曲线由顶峰逐渐走向下降的趋势,为未雨绸缪计,同样需要考虑相关问题。

一是“开源”占据风口,今年万达、长城影视等多家影视公司均对直播经济、MCN板块有所布局,华策影视、华谊兄弟等均对偶像经济有所布局。张艺兴、张雨绮、乔欣、陈数解约之后的壹心,在杨天真带领下宣布将会“All In 直播”,瞄准今年最大的风口,618期间杨天真现身天猫直播间带货,虽然首秀成绩不尽如人意,但让人看到了挖掘培养主播的诚意;

泰洋川禾同样对直播、短视频风口早有布局,其CEO杨铭既是杨颖的前经纪人同时也是papi酱的中戏同学,于2016年和papi酱一同成立了papitube,泰洋川禾对papitube徐州自由自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52%,成为其,今年3月泰洋川禾获得字节跳动1.8亿元投资,估值超过50亿,外界分析意在其MCN业务。除了泰洋川禾布局偶像产业外,嘉行旗下的偶像子品牌嘉行新悦同样向《青你2》《创造营2020》输送3-4位练习生,并与抖音合作《练习生请开播》探索直播式主播选秀。

二是在影视开机项目减少之际,综艺输出非头部艺人,提升其国民度。泰洋川禾向《乘风破浪的姐姐》输送金晨、陈松伶,随着节目大爆而商业价值提升,另外也带来了更多影视合作机会,据网络爆料张萌已和金晨签约新戏合同。

三是进一步挖掘新人、中腰部艺人潜力,合理押注中小成本项目。近年来《隐秘的角落》等爆款证明,高成本投资+大卡司配置已经过时,新人导演、中小成本网剧反而更可能成为投资回报率更高的黑马之选。

最终,当影视日渐回归到内容价值本身的同时,当话题炒作、人设营销等外在手法日渐剥离,艺人经纪也正在一点点回归到“人的价值”本身。

*本文作者Mia,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