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大国博弈的棋子

剁椒娱投马克李2020-09-01 10:44事业线
在中国和美国的博弈的背景之下,TikTok成了一枚棋子。

刚刚,字节跳动针对商务部和科技部联合公布《关于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的公告》进行公开回应。

字节跳动方面表示,公司将严格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技术进出口管理条例》和《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处理关于技术出口的相关业务。

8月28日,商务部、科技部更新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以下简称“目录”),针对计算机服务业新增多项控制要点,例如: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语音评测技术等等。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21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数据分析业务。

在行业人士看来,新增这项控制要点剑锋直指字节跳动的海外业务TikTok。众所周知,无论是抖音还是TikTok都是凭借这项技术吸引数亿用户。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商务部、科技部落实《目录》前一日,来自CNBC报道显示,字节跳动卖身美企将在48小时内完成交易,买主将从微软、甲骨文中诞生。

前脚TikTok卖身交易闪电推进,后脚国内监管部门新政落地,这难免让人产生一些奇妙联想。而在诸多舆论之中,已有观点认为,这是国家层面对此事做出的限制。也有专家表示,字节跳动应该考虑是否暂停交易。

那么,商务部、科技部对TikTok卖身行为加以限制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对于TikTok而言,它的“躯壳”是TikTok这款app以及背后数以亿计的用户,而“内核”则是字节跳动的算法体系,也就是所谓的“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

有观点认为,在新规之下,卖“壳”尚可接受,但卖“核”已成为触碰红线的行为。在中国与美国博弈的大背景下,核心技术转让已被视为有损国家利益的做法。

以现有信息推断,这场大国博弈的最终结果,可能是TikTok低价卖“壳”,也不排除是字节跳动最终停止交易,放弃美国市场。

在中国和美国的博弈的背景之下,TikTok成了一枚棋子。

TikTok出售经历一波三折

从CEO离职到交易闪电推进,再到国内监管部门颁布新政,用一波三折来形容TikTok近期遭遇再合适不过。

8月27日,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对外证实,TikTok CEO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已从字节跳动辞职。

其在内部信中明确表示“由于政治环境的变化,我认真思考了公司结构的需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很快就会有解决办法,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告诉大家,我已经决定离开公司。”

随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宣布公司最新任命:“Vanessa Pappas已经被任命为TikTok临时负责人,立即生效。

一天后,来自CNBC等多家媒体消息显示,TikTok即将达成出售其美国业务的协议,并可能在48小时内完成。

此外,CNBC还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话说,尚未决定买家,并仍在与甲骨文、微软和第三家美国公司讨论相关竞购事宜,但价格尚未决定。这两位知情人士表示,沃尔玛一直在与软银就一项潜在收购进行合作。

次日,商务部、科技部更新了《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

虽然这不是有关部门首次对《目录》做出调整,但在这个敏感时期做出“致命”调整,未免不让人过多联想,《目录》落地的背后是否来自监管层面干预?

而这样的联想也在调整细则中得到进一步验证。

《目录》针对计算机服务业新增多项控制要点,例如:语音合成技术、人工智能交互界面技术、语音评测技术等等。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当属第21条——“基于数据分析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服务技术”,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数据分析业务。在行业人士看来,新增这项控制要点无疑剑锋直指字节跳动的海外业务TikTok。

众所周知,无论是抖音还是TikTok都是凭借这项技术吸引数亿用户。

监管新政落地实施,舆论的滔天巨浪也随之而来,字里行间均透露著字节跳动的险象环生。

“字节跳动要沦为炮灰了,,我只是担心,以后谁还想把企业做大做强啊,当强大到一定程度,两个国家直接或间接干涉。。。。。。”;“真内循环了,再也没有能出去的了,除非完全切割,研发运营什么的全放国外”……

中国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崔凡也谈到了字节跳动的TikTok出售一事,他表示“如果字节跳动计划出口相关技术,应该履行申请许可程序。”

虽然TikTok主要在海外运营,但是技术支撑来自国内,向境外公司提供了技术服务出口,让出公司想要收购TikTok,很可能需要从境内向外转让软件代码或其使用权。

因此崔凡教授建议,“字节跳动认真研究调整后的目录,严肃并慎重考虑是否需要暂停相关交易的实质性谈判,履行好法定申报程序,而后再视情采取进一步行动。”

此外,在《目录》更新后,大数据分析业务已经被列为限制出口计算机服务业。对此,崔凡分析,根据规定,准备出口限制类技术的企业在对外进行实质性谈判前,应填写《中国限制出口技术申请书》,报送省级商务主管部门进行申请;属于国家秘密技术的,需提前办理保密审查手续。

监管层面出手背后的底层逻辑

8月20日,商务部召开例行新闻发布会,会上发言人高峰就TikTok一事作出公开回应。

高峰指出,美方的制裁打压,无疑会动摇投资者在美投资的信心。中方坚决反对将投资国家安全审查作为政治工具、泛化和滥用安全审查的做法,中国政府维护本国企业正当合法权益的决心坚定不移。中方再次敦促美方摒弃错误做法,停止对中国企业的无端打压,多做有利于中国和美国两国经贸合作和人民福祉的事情。

这是商务部首次就TikTok问题做出公开回应及定性,也意味着TikTok美国业务出售案从一场政府干预、胁迫的交易案演变成为政治事件,TikTok成为大国博弈的棋子。

那么,随着调整后《目录》的实施,一系列相关疑问再次浮出水面。

商务部、科技部为何要出手限制;TikTok是注册在开曼群岛的企业中国监管部门是否有权利加以限制;所谓的核心技术是否真的难以复制等问题成为公众争论的焦点所在。

事实上,监管部门的用意不仅仅是针对当下,而是为了长远发展做出取舍。

假设TikTok最终全盘出让给微软或是其他美企,这相当于将中国研发的核心技术出让给竞品,直接危害国家利益。

正如前文所述,国家层面可以接受TikTok这个品牌出让给美企,但无法接受核心技术落入他人口袋,这并不是说技术有多么核心、有多么不可复制,主要是由于背后牵连的是国家信息安全问题。

必须要强调的是,TikTok所运营的大数据算法并非独家、不可复制的技术,无论是微软、甲骨文都可以做甚至可以比TikTok做的更好,这项技术的关键就是需要大量用户数据、以及大量时间进行测算。

而字节跳动强大算法正式来自其十几亿用户数据的支持。一旦模型被解密,将会有大量私密数据被获取。

另一方面,信息安全也是国家底线,我国对于相关问题历来严苛。2019年,小米曾因向新加坡传输敏感数据而遭遇相关部门处罚。

对此,国家计算机病毒应急处理中心(CVERC)常务副主任陈建民表示:“这种跨境传输是我们国家严令禁止的。”

来自新加坡金融科技从业者IVAN表示:“这是直接威胁信息安全的事情,毫不夸张是说,是维护国家安全的必要举措。”

另一方面,有观点提及TikTok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企业,中国政府无权干涉其运营。

但事实并非如此,字节跳动是采用VIE架构运营的企业,监管部门固然知晓其主体是在国内还是海外。更何况,TikTok所使用的技术是来自设立在国内的研究中心且有大量中国员工参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监管部门均有权利加以限制。

TikTok的结局会是什么?

在或将生变的北美市场,TikTok的蛋糕正被一步一步吞噬。

其最大竞品Facebook旗下社交软件Instagram美东时间周三(8月6日)正式推出了一项名为Reels的短视频服务,目前已在在50个国家上线。

据悉,用户只要登录Instagram账号就可以体验这一新服务,和TikTok一样,Reels允许Instagram用户根据音乐或音频创建15秒长的视频,并添加特效。

Instagram的用户基础非常大,在全球拥有超过10亿用户。相比之下,TikTok目前在美国拥有1亿用户。不排除未来Reels有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短视频App之一的可能。

除此之外,TikTok的竞品还包括:还有同类型音乐视频平台Triller、总部位于印度班加罗尔的Roposo,TikTok在印度遭遇封禁这也给了Roposo前未有的发展良机以及来自Snap公司的核心产品Snapchat等等。

而对于TikTok及字节跳动的未来,目前局势一再变化,可能要到9月15日的最后关头才有定论。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似乎也已经做好了放弃美国市场的准备。

来自路透社消息显示,字节跳动本周已在一份备忘录中要求TikTok工程师,准备美国业务的“关停预案”,同时冻结大部分大部分招聘职位。消息人士称,由于目前的不确定性,TikTok已经在美国冻结了大部分空缺职位的招聘,只招聘了计划招聘岗位的5%。

而这一消息,也在国内社交媒体中得到验证。

有疑似字节跳动员工在知乎匿名发言表示:“字节就当前的事件,内部已经经历过大约十个技术备案了。而前几天最终敲定了一个技术备案,与此同时TikTok总裁梅耶尔离职。”

而来自国家层面的意愿显然更倾向于TikTok放弃北美市场,亦或是向美企出售阉割版TIKTOK。

当然,除非是最终成交价格极低,否则美企及特朗普政府势必不愿意掏出3、500亿美元买回一个“壳”。

无论那种结局,对曾经全球化进展最好的字节跳动都是一次打击。

不仅如此,这轮影响还波及那些已经出海或是走在出海路上的中国企业。

在《目录》更新之后,来自官方的出售限制几乎覆盖了所有中国互联网企业,也就是说,当下的中国出海企业在交易的过程中都要经过商务部审批,审查是否有涉及核心技术等限制要点。

但同样,大洋彼岸的特朗普政府也可以对任一出海企业以“危害国家安全”为由发起审查进而提出交易。

一度畅通无阻的互联网,也正被迫走向“内循环”。


*本文作者马克李,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剁椒娱投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