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弘芯的骗局

金错刀祥燎2020-09-17 14:25事业线
三年前成立时扬言将投资1280亿元的武汉弘芯,正在烂尾的路上狂奔。

今天,苹果发布会落下帷幕,热闹非凡。

今天,也是华为芯片被断供的第一天,前景渺茫。

小小的芯片,不仅令企业头疼,更成为了大国心病。

为了解决芯片问题,中国没少费功夫。

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江苏、安徽、浙江、山东等24个非一线城市,就已签约超过20个半导体项目,签约金额达到1600亿元!

上半年各省市半导体项目签约金额(亿元)

但是,热闹背后,很多项目却根本经不起探究。

在武汉,就有一家半导体企业,三年前成立时扬言将投资1280亿元。截至2019年底,就累计完成投资人民币153亿元!

然而到了今年,情况急转直下,种种迹象表明:它正在烂尾的路上狂奔...

它就是,武汉弘芯。

1

开局满级:

资金、人才、设备,要啥有啥!

2017年11月,武汉弘芯在半导体圈内,一夜成名。

原因很简单,武汉弘芯的阵仗太大了!

根据其官网描述,武汉弘芯的目标极其宏伟,主要有:

1、预计建成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

2、预计建成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30,000片;

3、预计建成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一家初创企业,一上来就主攻14纳米工艺,还要拿下7纳米,而且要量产?放眼全球,只有台积电和三星才具备这样的实力。

武汉弘芯也毫不客气,直接把自己定在了全球第三的位置。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听起来不怎么靠谱的企业,很多人却对它寄予厚望,为什么?

首先是有钱。

在这个烧钱的行业,没钱寸步难行,武汉弘芯却看似没有这方面的束缚。

按照计划,武汉弘芯的项目分为两期建设,一期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总共投资520亿元;二期工程于2018年9月开工,投资额760亿元。

截至2019年底,已累计完成投资人民币153亿元,预计2020年投资额为87亿元。

其次是优质人才。

2019年,武汉弘芯邀请到蒋尚义担任CEO,后者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的左膀右臂。

在台积电任职期间,蒋尚义将研发团队从400人扩编到7600人,打造出世界级研发团队。台积电能从技术跟随者发展为技术引领者,蒋尚义功不可没。 

也正是由于有蒋尚义坐镇,不少台积电人才也来到大陆。据报道,自2019年以来,中国大陆从台积电挖走了100多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

这其中,有超过一半的人都去了武汉弘芯。

最后是尖端设备。

自从中兴、华为接连被卡脖子后,中国人对用于制造芯片的“光刻机”不再陌生。

目前,用于生产7纳米及更先进制程芯片的EUV(极紫外光)光刻机,只有荷兰ASML一家能够生产,每台机器的售价往往超过1亿美元!台积电和三星的光刻机,也均由ASML提供。

就是这样的高端设备,也被武汉弘芯搞到了!根据武汉政府文件显示,“国内唯一能生产7纳米的核心设备ASML高端光刻机已入厂。”

去年12月底,武汉弘芯还举办了进厂仪式,背景板上赫然写着“弘芯报国、梦圆中华”。

种种大手笔,使得武汉弘芯连续两年位列2018年、2019年湖北省级重点建设项目,备受瞩目。

没想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2

把光刻机都抵押了,武汉弘芯怎么了?

今年,人们惊讶发现,武汉弘芯好像快撑不下去了。

那台光刻机,在武汉弘芯引进一个多月后,就被抵押给武汉农村商业银行东西湖支行,估值5.8亿元。

而且,抵押信息显示,这台光刻机“全新尚未使用”。

为了几个亿,就把新买的光刻机抵押了,到底是有多缺钱?

这还是那个原本规划高达200亿美元规模的投资项目吗?

此外,在知乎和百度贴吧“武汉宏芯吧”上,许多收到武汉弘芯offer的准员工都在抱怨公司一直在拖延时间,不让新员工入职。

不过相比这些,来自官方的不利消息更致命!

在5月21日发布的《湖北省2020年省级重点建设计划》中,武汉弘芯项目的身影消失不见。

7月30日,武汉市东西湖区政府在其网站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文件(现已删除)中更指出:武汉弘芯存在项目主体资金不足,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导致项目停滞的风险。

其实从去年11月起,武汉弘芯就麻烦不断。

先是计划投资520亿的一期工程,落得一地鸡毛。

去年11月,武汉弘芯半导体价值7530万元的二期工程用地的使用权,突然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查封期限三年。

理由是:弘芯一期工程总承包商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拖欠分包商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4100万工程款长达一年多的时间。

同时,武汉弘芯也被列为了被申请人。

接着是二期工程,据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透露,二期工程可以说根本就不存在。2019年国庆节后就完全停工,工厂早已停滞了整整一年。

原因是整个工程已经掏不出钱了。

上文提及的“截至2019年底,弘芯已累计完成投资153亿元”,钱究竟花在哪了?

外界不得而知。

分包商武汉环宇甚至认为,弘芯背后的大股东,实际是在通过设立空壳公司空手套白狼,这是个”早有预谋欺骗债权人的骗局”。

武汉弘芯背后有两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和武汉临空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持股比例分别为90%和10%。

资料显示,光量蓝图的大股东叫李雪艳,做过生态科技、卖烧酒、办餐饮和盖园林,甚至还卖过中药——没有一样和半导体行业相关。

奇葩的是,光量蓝图还是她在开工仪式前一个月才成立的。

而且,从项目开始至今,没有投入任何资金,一直在烧政府的钱!

更神奇的是,按照现有的公司章程,光量蓝图的发起人在2045年12月31日之前都不用出资...

至此,经过重重爆料,许多人总结出了其中套路:

李雪艳等人先成立空壳公司北京光量蓝图,再通过空壳公司拉上武汉区政府成立重点项目公司武汉弘芯,然后武汉弘芯通过总包商“武汉火炬建设”,将债务(包括贷款、工程款和货款)和风险转移给贷款银行、分包商、供应商。

经过这一番折腾,政府、承包商、供应商、工程师、新员工,无不受伤。

而始作俑者,似乎毫发无损。

3

造芯乱象:

武汉弘芯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短短三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

放眼全国,这样耸人听闻的例子,竟然不是个例。

往远了说,十几年前就爆发过轰动全国的“汉芯丑闻”。

一个叫陈进的家伙,从摩托罗拉买来芯片,再用砂纸打磨掉摩托罗拉的logo,再,并以此作为科研成果,命名为“汉芯一号”。

整个研发过程,陈进骗了十几亿的科研经费!

往近了说,近两年无疾而终的芯片项目,比比皆是。

今年5月,拟投资100亿美元的芯片制造大厂成都格芯,正式宣告彻底关停。这个项目,仅仅坚持了19个月。

今年7月,南京德科码——当初号称投资30亿美元的芯片项目——沦为欠薪、欠款、欠税的“三欠公司”。

不仅是准一线和二线城市,就连一些三线四线城市都在搞造芯运动。

例如GDP排名江苏省倒数第三的淮安市,2017年淮安区政府一口气拿出了26亿购买德淮半导体60%的股权。

这个项目,当初立志做“中国第一,世界第二”,如今却只留下一个有上亿元债务的公司。

图源:《科创板日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如今一些地方政府贪功冒进,因而屡屡被人钻了空子。

诚然,芯片问题卡得中国十分难受,每年光进口的芯片价值就超过2万亿,还要看别人脸色。

越是危急,越要沉下心来

华为研发海思芯片,投入数千亿,历经十余年才打开局面。但海思的成功,也仅限于半导体产业链中的IC设计环节。

可想而知,中国要想在半导体产业链中获得更多话语权,前路究竟有多艰难。

但正如《人民日报》针对中兴事件时所说的: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也打下了相当的基础,积累了实力。今天的中国如果下决心攻克一个难题,通常是能够做到的。

所以,别再拿“起步晚”之类的当借口。浮躁的“人心”,才是如今最大的阻碍。

我们需要的是持续、高强度的投资和投入,而不是投机。

发展国产芯片,不能再三心二意了!

*本文作者祥燎,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金错刀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