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在美上市再现风波,字节跳动能否用抵抗换来转机?

数娱梦工厂乔小凡2020-09-28 07:47事业线
继续对抗,或许是字节跳动当前为数不多的选择。

我们真的别无选择……明确的说,比起诉讼,我们更喜欢进行建设性对话。”

在宣布起诉美国政府的声明中,TikTok(抖音海外版)的态度既无奈又坚定。

9月21日,特朗普对他此前“原则上同意”的TikTok在美上市方案态度大变,并要求美国公司必须完全掌握TikTok,否则将拒绝批准协议。

一天前,字节跳动刚发布声明称:其与甲骨文、沃尔玛已就“云上加州”方案达成共识,计划在未来12个月内让TikTok在美股上市,并启动上市前的Pre-IPO融资,TikTok的投后估值将达到近5000亿元(约625亿美元),字节跳动将继续掌握TikTok的控制权,甲骨文和沃尔玛则会分别获得TikTok12.5%和7.5%的股份。

今年7月以来,字节跳动一直感受到来自特朗普政府的压力。特朗普曾于8月6日的行政命令中称将禁止与微信和TikTok有关的交易,以维护美国国家安全。8月28日,我国商务部、科技部调整发布《中国禁止出口限制出口技术目录》,限制了字节跳动出售TikTok的技术及算法,价格方面预期会大打折扣,TikTok和谈判方无法达成一致,因此字节跳动不得不寻求折中方案。

为了保住TikTok,同时继续保留控制权,推进TikTok在美上市分享利益似乎成了字节跳动目前的最优选择。通过公开发行股份,降低字节在TikTok中的账面持股比例,也许能让紧盯TikTok“中国”背景的人放松一些。

然而原则上已同意字节跳动、甲骨文和沃尔玛达成“云上加州”协议的特朗普再次翻脸,最早在9月27日TikTok就将被迫从苹果和谷歌的应用商店下架。对此,TikTok已经紧急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请求,希望阻止特朗普政府的禁令。

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此前打算出售TikTok被诟病不作为,如今在美国政府的强势态度面前则显得势单力薄。不过继续对抗,或许是字节跳动当前为数不多的选择。

从沉默到抵抗

字节在动态博弈中力求最优解


字节跳动正面临着历史性的残酷博弈。

当地时间2020年8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了针对TikTok的行政令,要求受美国司法管辖的个人与实体,在9月20日后不得与字节跳动及其子公司TikTok进行任何“交易”。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只有两个选择:一,接受,然后退出美国市场;二,抗议,在剩下的45天内据理力争。

TikTok是字节跳动的重点战略布局,但坚持不退出就意味着面临无法想象的经营发展阻碍,直接退出则意味着巨大的信誉受损和全球业务无法估量的损失。两难之际,字节跳动选择了沉默。

8月4日,张一鸣写了一封给中国同事的内部信,信中提到:

首先,CFIUS强制TikTok出售美国业务,全面封禁才是其真正的目的。

其次,字节跳动也做好了接受人们批评和误解的准备。

最后,“美国等部分国家,有一些政客全面攻击中国和中国企业至少在短期内形成了一定的氛围”,张一鸣要求全公司从长远的发展看待困难和压力。

“在国家机器面前,几乎任何一个企业的力量都是有限和薄弱的。”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朱宁分析本次事件时曾公开表示,“而字节跳动的任何应对,在美国政府面前,都将是一场力量悬殊的较量。”

面对来势汹汹的美国政府,也许沉默已经是当时的最优方案。但在不久后的8月24日,字节跳动宣布正式起诉特朗普政府。

企业和企业家的使命是通过提供商品和服务获取利润,此前的缓兵之计与后来的反抗构成字节跳动在和美国政府的博弈中关键的两步棋,使原本陷入两难的TikTok也有了其他选项。

8月28日,中国商务部科技部推出新规,明文规定禁止出售算法和技术。9月14日,字节跳动拒绝微软全盘收购的方案,转而寻求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甲骨文的合作。

甲骨文老板埃利森是特朗普多年的老友及金主,似乎比微软更有能力推进与字节跳动的谈判。据美媒的报道,甲骨文手头有430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证券,可用于为收购TikTok提供资金。

不久后,字节跳动、甲骨文和沃尔玛关于TikTok的重组方案“云上加州”应运而生:字节跳动需要让出一部分股权,把TikTok除中国之外的全球业务交给重组后的公司TikTok Global。

9月20日,特朗普表示他原则上同意了“云上加州”方案,美国商务部也将禁止在美国境内下载TikTok的禁令推迟至9月27日晚23时59分。

然而仅仅一天不到,特朗普政府态度陡变,明确要求:甲骨文和沃尔玛对TikTok要进行“完全控制”,要的就是重组后的新公司和中国“毫无关系”,字节跳动不仅没有对新公司的控制权,还要让甲骨文访问源代码。

《环球时报》随后发表社评指出:由于TikTok的源代码和抖音的源代码应是同源的,而甲骨文可以访问审查其源代码,“这意味着美方将能够洞悉抖音的核心技术”。

“新组建的TikTok Global董事会将由5人组成,其中4人需是美国公民,只有一人可以是中国人。而且董事会将包括一名国家安全董事,该董事的任命需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

既已至此,字节跳动下一步该如何应对?如果特朗普政府强势的态度不发生改变,那么继续向美国法院起诉美国政府,是字节跳动最明智的选择。

抛开整理证据的难度和司法过程的漫长,字节跳动胜算有多少?

不少法律界人士公开表示过看法。纽约大学法律博士柳治平认为:“字节跳动胜诉机率较低,特朗普受到制裁的概率更低。”上海市律师协会金融工具业务研究委员会委员邹林林则较为乐观:“如抖音的诉讼程序能跨过大选,白宫易主,或许能有转机。”

尽管普遍都认为字节跳动选择起诉结果很悬,但事实上,美国历史上也有过几次企业起诉美国政府/美国总统胜诉的案例。

2002年4月10日,中国企业福耀玻璃状告美国商务部,要求其撤销此前征收11.8%的反倾销税裁定。这场官司持续三年多,美国国际法院判决驳回美国商务部的诉求,将反倾销税率降低至0.13%。事后,福耀反倒在美国打开了知名度,玻璃销量不降反升。

2012年9月28日,奥巴马以涉嫌威胁国家安全为由,叫停三一集团旗下罗尔斯(RALLS)公司在俄勒冈州投资的风电项目。三年后的终审,三一与美国政府达成全面和解。

2016年,微软公司正式对美国政府提出法律诉讼,声称在联邦政府机构要求获取私人资料的时候,自己有权把有关信息透露给用户。最后,法院依照美国宪法,判决微软胜诉。

鉴于过往胜诉案例的特殊性,字节跳动此时坚持起诉美国政府,并不是将希望全部押在判决书上,这一举动的目的在于为后续方案争取足够的时间。只要在诉讼期内,特朗普的封杀禁令就会自动冻结,TikTok的未来就仍然还有转机,下一轮谈判何时突然到来也未可知。对于字节跳动而言,“抵抗的目的不是玉石俱焚,而是不让发动战争的一方实现它本来的目的”。

这场官司不一定会赢,但如果当下就选择妥协,字节跳动一定会满盘皆输。

美国霸凌他国企业黑历史

字节跳动不是第一家


特朗普政府要求字节跳动与TikTok切割,将政治色彩强加在商业竞争中,强迫一个中国企业接受“不平等条约”,完全是新时代下“冷战”思维的体现。

在美国过往历史上,有很多通过霸权制裁来实现打压他国优秀企业、对先进技术的巧取豪夺、因意识形态对立而破坏合作的先例。

上世纪“冷战”期间,因日本东芝公司向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出口技术设备,违反了美国的《出口管理条例》,美国发现后调查并制裁了日本东芝公司,最终迫使日本加入美国战略防御计划,双方共同开发FSX战斗机,美国由此打开获得日本技术的渠道。

进入21世纪,类似的制裁还在不断发生。美国司法部经常动用的两个关键法律:《反海外腐败法》和“长臂管辖权”。美国得益于其多年的全方位经济技术积累和官爵全球的军事法律优势,通过实现预设的“长臂管辖”,美国有权起诉任何一家海外公司,受制裁个人或实体不得不最后遵从于现实。

法国阿尔斯通公司曾在全球发电和轨道交通基础设施中领先,供应着全球发电站四分之一的设备,更关系着法国的经济和战略安全。2003年,美国警察逮捕公司高管作为“经济人质”,胁迫公司CEO配合美国通用电气收购阿尔斯通。

2015年9月8日,阿尔斯通核心的能源电力业务被迫出售给美国公司。著名经济期刊《经济学人》认为:“美国司法部的调查扭曲了阿尔斯通出售资产的流程,为潜在的美国买家创造了优势。”

2008年12月5日,驰创电子创始人吴振洲应邀出席美国耶鲁CEO峰会期间,在芝加哥被美国FBI以“违反出口管制”等罪名被拘捕,并在2011年1月,被美国法院宣判吴振洲和驰创电子以非法对华出口美国国防物资的罪名。这里的“违反出口管制”,正是演变自“冷战”期间美国出台的《出口管理条例》。

2018年9月,美国得知伊拉克政府与西门子双方即将达成一项价值150亿美元的合同,对伊拉克的整个电力系统改造升级,结果这项协议被美国“搅黄了”。在美国政府出手干预下,伊拉克转而与美国通用电气签署了协议。

2018年10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一匿名西门子顾问的话说:“美国政府拿枪顶着我们的头。”

2018年,法国兴业银行被指控违反了美国《禁止与敌国贸易法》,美国司法部在声明中指出其通过“编造不准确或不完整”的信息规避检查,在美元交易中故意隐瞒与古巴的联系。

最终,美国财政部于当年11月20日宣布与法国兴业银行就涉嫌违反美国制裁达成和解,和解费为5400万美元。同年12月,法兴银行宣布预计向美国联邦和州当局支付约14亿美元罚款,以解决美国违反对伊朗和其他国家贸易制裁的法律争端。

美国政府胁迫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彻底切割、将源代码和技术拱手相让,一方面是打压高新科技行业里他国企业的佼佼者,另一方面,让美国头部企业通过“入股”全盘接手对方的算法和技术,更是填平了美国在社交互联网这一领域的大数据缺陷。 

无论TikTok命运往何处发展,中国的态度也至关重要。《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说,“中国不会同意将一家优秀高科技公司的控制权拱手让给美方,更不会让中国未来科技发展的生命线落在美国政府手中。”

*本文作者乔小凡,由新芽NewSeed合作伙伴数娱梦工厂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新芽NewSeed处理。

相关领域的投资人